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189章撈尸人

第189章撈尸人

    四個小時後的武漢夜空,原來是這般的美好,燈火通明,星光璀璨!

    對于這個陌生的城市我一無所知,薛博福帶著我在一條偏街上找到了一家沒有關門的售賣手機卡的小便利店,買了一張卡,插上去我就給楚菡打了過去,但提示無法接通,只好發了一個信息過去。

    回到大街上,有專車連夜接薛博福,他讓我一塊上車,我拒絕了,問他要了吳超和他的號碼,隨後揮手告別。

    我站在夜晚空曠的武昌街口,有些落寞和孤獨。

    我嘗試性的給吳超發了一條短信,還沒等我反應過來,這家伙的電話就打來了。

    電話那端傳來了一陣焦急的喘息聲,並且伴隨著呼呼的風聲、流水聲,沒等我開口,吳超就在那端抖著嗓音說︰我靠,正要找你們求救呢!你在武昌最好,快來救我,蘆葦蕩,長江北岸……緊跟著電話變成了一陣忙音。

    正_.版~首x發

    我心里猛然一緊,再打回去,電話變成了忙音,我的心立馬懸了起來。

    還沒等我放下手機,薛博福的電話就來了,他也是急喘的說道︰“長江凶險無比,千萬別去!”而後是匆忙的掛電話。

    一個讓我去救他,一個讓我千萬別去,我不知該如何抉擇。

    我最後決定還是先去救吳超,攔下一輛午夜出租車,我前往一家大酒店,開了一間房,隨後把東西寄存在大堂前台,拿著自己包裹,背著符文劍就匆匆的朝外面等候的出租車跑去。

    在車上,我試探性的詢問道︰“師傅,你知道長江北岸蘆葦蕩不?”

    “你去那里干嘛?”

    車速明顯的一慢,不過幾秒後又加快了,走了一段距離,司機點開車窗拿著一元錢往地上扔了去“破財消災!”隨後,有些不自然的開口說道︰“別見怪,最近這幾天長江上經常淹死人,特別是蘆葦蕩,那片區域要是隔兩天不死人都是奇怪。”

    “為什麼?”

    我已經猜測到這個蘆葦蕩不簡單。

    “我勸你還是別去,你要執意要去,我只能載你到長江邊上。”

    司機抽出一根沒有手的胳膊“看到沒,這就是我小時候去蘆葦蕩的下場,開始水里什麼都沒有,可是我伸出來後,卻硬生生的沒了手,並且還是被什麼東西咬斷的,為了謀生,不得不深夜跑黑車。兄弟,我勸你還是別去。你若是去別的地方,我保準會狠狠的宰你一筆錢。你跟我說去蘆葦蕩,雖然我黑車心狠,但還沒壞到沒良知,那地方真的去不得。”

    我開口笑道︰“莫得事兒,我就是去轉轉。”

    “呵,這午夜十分,你去轉個錘子?轉個死人還差不離。”

    司機搖著頭說道︰“不是給你吹,我從小在江邊長大,這長江里幾乎是天天死人,不是這死就是那死,前幾天還有幾個學生來玩兒,手拉手救人愣是一個人沒出來!”

    隨後,司機又開口說道︰“這事兒,我已經塵封了20多年,你一個外人,我也不怕告訴你,那天在蘆葦蕩,咬斷我手的根本就不是什麼鱷魚,而是一個人,並且是一個小孩兒,他就站在水里拿著我的斷手在吃,當時我就嚇暈了過去,我跟家里人說,他們都信,都說是我嚇傻了,出現了幻覺,愣是沒有一個人相信我。我知道你也不信,畢竟這事兒邪乎,但,我真切的看到了一個小孩兒,他瞪大雙眼的樣子讓我想起來,現在還是很怕!”

    “我信,鬼神這東西,很難說得清。”

    我附和他說道。

    “唉。”

    司機搖搖頭,打了幾把方向盤“前面就到了,凌晨午夜是沒有輪渡,你若想去蘆葦蕩,只能做一種高價船!”

    “怎麼個高價船?”

    我開口詢問。

    “死人船。”

    司機車速開始減慢“不知道你听過撈尸人這種職業沒有?就是他們開的船。”

    “哦。謝謝!”

    我拉開車門,從口袋里拿出了有500塊錢的樣子從車窗里塞給了司機,而後快速的離去,以至于他說什麼我也沒听到。

    午夜的江面依然能感覺到它的波瀾壯闊和凶險,冷風吹拂,夾帶著江面上混雜的氣味兒。

    我到了江邊,確實看到了有幾個人正在抽煙聊天,我想他們應該就是休息的撈尸人,我剛走過去,其中一人就開口︰剛死的2000,死了半天到一天的1500,拉到岸上3000,這里都是一口價。

    一道強光照在我臉上,又是一個聲音“在哪里死的?”

    我淡然的笑笑“沒有死人,我想去蘆葦蕩。”

    听說我要去蘆葦蕩,5個人刷的就站了起來,直接一根手指“不講價,一萬塊!”

    耤A這不是打劫嘛?

    我直接白了他們一眼,轉身離開。

    “去那里九死一生,沒有當地人帶路,就別想活著出來!”

    一個人冷呵呵的笑笑“那幾個警察估計還在里面耗著呢,讓你們出點錢都以為是宰你們,我特麼就納悶了,是命重要還是錢重要?”

    “真特麼坑爹!”

    我也沒好氣的回了句。

    朝前走了一段路,看到一個人正在彎腰擺弄破舊的竹筏,我趕緊上前“師傅,這是要出去打魚?”

    “呵呵,一看你就是外地,我這是去撈尸!”

    這個聲音有些蒼老,一看就是一個上了年紀的人,我走過去一看竹筏裝備也夠老的,直接說明了來意。

    誰知這老漢哈哈一笑“看著給唄,不過我這竹筏只拉死人,你要是不介意就上來。”

    我也學了點心眼“一千怎麼樣?”

    “上來吧!”

    老漢一擺手,就彎腰解開繩子,隨後發動汽艇,我剛坐上,他就來了一句︰不是給你吹牛b,這一片超過我撈尸本事的幾乎沒有。

    竹筏猛地開動,江面的冷水直接濺了我一身,這還不算,竹筏竟然有點朝兩邊分開的趨勢,我直接嚇尿了︰嗯,夠牛b!

    我提心吊膽的蹲在竹筏上,看著下面昏黑的江面,真怕這竹筏在長江中間零散了。

    “呵,不要怕,小伙子,我這竹筏結實著呢,別小看我的竹筏,前兩天還帶了兩撥人呢,其中最多的時候坐了四個人,不過有一個女的看著都死了,那三個和尚坐上來,也不說話,真是奇怪了,他們也是去蘆葦蕩!”由于江面有風,老漢說話聲音很大。

    三個和尚?一個女人?

    我蹭一下就站了起來,一個不穩差點掉水里。

    “嘿、嘿、嘿,穩著點,看你激動的,我不是給你吹牛b,咱還拉過一個湘西玄門世家的公子,別以為我撈尸人沒見過世面!”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