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195章迷雲

第195章迷雲

    青海境內,被成為國家第一神山的昆侖山脈,一處山谷絕境中,霧氣繚繞,宛如仙境。【愛書屋】

    自古以來都是歸隱之士的向往場所,無愧是華夏民族的萬山之祖。

    0;8首發g,

    夜晚,昆侖山脈這處山谷之中,顯得異常的靜,靜的可怕。

    突然,一聲怒吼,直沖雲霄“誰?誰殺我陸家子孫!”包含著莫大的痛楚,莫大的憤怒,頃刻間,在這峽谷之中劇烈回蕩,鳥獸群起,並向大亂,聲勢震天,疑似地震前奏。

    時隔幾分鐘,才慢慢停歇。

    若不仔細辨別根本找不到聲音來源處,根本找不到,這是一處山谷夾縫,穿過雜草山林,再入一低谷,一處偌大的古代莊園出現在眼前,門廳巨石砌成,大門飛龍翔鳳,小路精雕玉石,里面假山樓閣樣樣俱全。

    最後面的一處庭院,標準的大方四合院,燈火通明,門廳外站滿了身穿清一色古代白衣服飾的年輕人,肩背長劍,宛如武林人士。

    大廳之內,一個精瘦的中年人,用一種蒼老的聲音不住的嘆息,而他的眼楮卻放著銳利的光芒,緊盯牆面上那個古老旋轉的八怪星耀圖,上面有很多顆黃色的小星星,橫七豎八的綠線穿織宛如一根根血管,這圖像似乎有股吸力,站著這里的人能讓你忘卻時間,忘卻所有,他每隔一會兒就會轉變一種圖案,並且那些細細的綠線也跟著轉動。

    站在這里的人之所以能忘記所有,是因為,這個圖案就是一個生命,並且是源泉,它的正中心有顆成人拳頭大小的黃色符文石,這上面也有圖案就是它在源源不斷的給這個古老的圖文陣法供應能量。

    然而,這現在這圖案下方有兩顆黃色的星星碎裂,牽扯他們的綠線也變成了黑線,似乎死了一般。

    這個中年人,握緊了拳頭,眼里分明滿含殺意!

    若是家族里的人正常死亡,那麼這些星星會根據大自然的規律,慢慢隕落,那些綠線則會朝別處發展,但現在這兩顆星星不但碎裂,並且綠線枯萎,說明家族里的人非正常死亡,也就是說被他殺!

    陸家存在于寥寥古代,一直都是命源不斷,沒想到在百年浩劫到來之前剛剛重出于江湖,卻死了兩位,中年人精瘦的臉龐因為憤怒顯得異常難堪,脖子上的青筋畢露,他名叫陸清風,作為一家之長能不惱怒?

    陸清風猛然回頭,看著庭院外的家族子弟“找,給我找,不管是誰都給我殺!”他最後一聲是咆哮出來的,他的憤怒再也難以抑制,將身後的桌子一擊弄了個粉碎。

    “傳令下去,召開元老會,我們陸家要重出江湖!”

    陸清風下身邊的人下達命令。

    “要不要召少公子他們幾人回來?”

    旁邊一位微胖的中年人開口說道。

    “不用,我感覺到了符文石碎裂的瞬間就是在湘西邊緣。”

    陸清風揮揮手“去吧,犯我陸家者必死!”

    後面一群白影迅速的朝外奔去,隱沒在了黑夜之中。

    ……

    武漢,武昌一處殯儀館內,薛博福作為一名資深的老法醫和玄學人士正在和一些刑警、醫學專家商量一些事兒。

    他們正在討論的話題就是關于長江沉尸案件以及蘆葦蕩出現的詭異之事,一群人討論的很火烈,薛博福卻是眉頭緊皺,他手里緊緊的揣著手機,他可不認為這事兒一般。

    蘆葦蕩聚集尸體,天天又莫名其妙的死人,浮尸肚子里發現人頭、手腳等等人體器官,這些是不單單用現代科技就能解決的問題。

    明顯的已經接近了靈異的範疇,讓薛博福傷腦筋懂得是,新來的領導一直堅信是有人有組織的團伙犯罪,請他來不過是協助解剖一些尸體,出馬辦案的卻是一大批的刑偵人員。

    開完會,薛博福按著一個號碼撥過去,但顯示的是無法接通,他望著夜空長長的嘆口氣。

    刑偵大隊的人趁著黑夜已經開始出警了,之所以選擇黑夜有兩個原因︰第一就是趁黑夜埋伏,白天抓捕,第二就是早前出發的刑偵小隊無法聯系。

    黑夜的長江顯得異常的壓抑,一葉竹筏正在江面上漂浮,一個渾身破爛,並且帶著血腥的年輕人和一個渾身濕漉漉的老漢。

    “小伙子,你告訴我剛才是不是幻覺?”

    老漢看著眼前這個身上帶著傷痕的年輕人問道。

    “鬼神,信則有不信則無。”

    我開口說道︰“我們還是快些去蘆葦蕩吧。”

    老漢還想說什麼張了張嘴又閉上了,隨後開著竹筏朝蘆葦蕩行進。

    然而,在江邊幾首快艇快已經聚集,一個嘹亮的女聲響起︰大家注意安全,穿過蘆葦蕩,就是幾個當年因為漲洪空無一人的小村莊,若是發現可疑人,立馬逮捕!出發!

    幾個撈尸人睡眼蓬松的看著幾首快速離開的小艇,搖了搖頭“唉,這麼多人急著死,傻b才會相信殺人犯在蘆葦蕩里。”隨後繼續睡。

    ……

    竹筏逆流而上,老漢和我這會兒一句話都沒說,此間,我們也沒遇到貨船和漁船,更沒有浮尸之類的東西。

    老漢看著前面的年輕人,最終還是張了張嘴“小伙子,你告訴我,你去蘆葦蕩作甚?”

    “找一個朋友,他說他在這里遇到事兒出不來了。”

    我並沒有隱瞞的說道︰“他是一個警察,來這里辦案。”

    老漢嘆口氣“你若沒有真本事,還是不要去了,這地方真的不能呆,就算是犯案的人來這里也是死。”

    “這里就這麼邪乎?”

    我開口詢問道,總感覺這老漢要告訴我什麼。

    “我知道你救了我,也知道那具尸體復活了。”

    老漢直接開口“那麼我也不瞞你了,蘆葦蕩底下是一座城,也是一座古墓。我八歲那年我太爺爺在江面上撿到一件灰色的青灰色大褂,那時候家里窮扔了可惜,太爺爺就拿回來洗了洗自己穿,然而在第三天就出事兒,太爺爺撈尸一夜未歸,爺爺帶著家里人趕緊下江去找,然而爺爺剛走,太爺爺就滿身血,身上沒有一點皮的血淋淋的回來了,他進門就恐慌的說了一句話︰你、你怎麼在這里?緊跟著他整個人像是被什麼拉著朝朝外面拖去,愣是拉出了一條血道,他突然對我喊道︰蘆葦蕩底下有古城、古墓,別去……隨後消失了,當時我嚇壞了就暈了過去,然而等爺爺他們回來,卻在蘆葦蕩里找到了爺爺的尸體,不過他的後背沒有一點肉!”

    接著他又說︰蘆葦蕩盡頭的幾個村子一定不要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