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196章撲朔迷離為殤dcf5加第十二更

第196章撲朔迷離為殤dcf5加第十二更

    凌晨後半夜的冷風吹過來,我感到了微微的涼意。

    我一直在琢磨老漢的話,隨後禁不住問道︰“這事兒都誰知道?”

    “沒誰,知道這事兒的人都死了,就剩下你我了現在。”

    老漢嘆口氣“曾經我爺爺試探性的去蘆葦蕩里找過,但,什麼也沒發現,不過每次回來都得大病幾天,並且我家里也會出現一些莫名其妙的腳印。”

    我試探性的問道︰“大叔,你太爺爺之前的那件褂子還在麼?”

    老漢猛然怔住了,眨巴了幾下眼楮,隨後把眼楮看向別處“沒了,早不在了。”

    我看著老漢的表情,知道他有難言之隱,也沒再去過多的詢問,而是接上了另外一個話題“蘆葦蕩盡頭還有村子?”

    “嗯,有得。”

    老漢看我轉移了話題,又恢復到了以往的話匣子“有三個相連的村子,不過88年洪災之後,就沒人住了,久而久之也便成了荒村。”

    “為什麼一定不讓我去?”

    我問道。

    “至于為什麼你別問,反正進入里面就別想回來。”

    老漢搖搖頭“都說是發洪水造成人死了,其實不盡然呀。”

    隨後,他便閉口不談,最後索性唱起了水調歌頭。

    見問不出什麼,我也沒再去詢問,在一處長江匯流口,老漢控著竹筏拐了進去,江面似乎在慢慢變窄,我知道這是快要到蘆葦蕩了。

    我揣測老漢說的有百八十是真的,其實,我一直想知道的是那件青灰色的大褂是不是如老漢所說早不在了,在我看來那件大褂實際上就是通往水下古城的鑰匙,前提是這個古城或者古墓得真實存在。

    事事都有因果,該來的總會到來,我似乎已經感覺到了陸家鋪天蓋地的殺意彌漫開來,如果真如陸清譽表哥口中所說他們家族有自存命脈,我估摸著他們陸家的殺手已經在路上了。但,他們在千年前滅殺狐狸姐姐全家,甚至將它肉體和靈魂抽離,那麼他們就該殺!

    突然間,我感覺狐狸姐姐身上真的有很大的秘密,在古河村古墓里那場邂逅,在我現在看來或許是它被婆婆招來了魂,早就在那里等我。它給我的感覺像個人,並非狐狸!

    因果循環,一切听天由命!

    ……

    盡管是深夜,京都還是燈光閃爍人流不止,古西門樓子郊外,一處宏偉廟宇庭院內站著一位紫衣老人,他背手而立仰望星穹,北斗錯亂,六芒微弱,時有流星殘尾劃過,留下一道明亮的軌跡。

    庭院門外小道上傳來了一陣急切地腳步聲,隨後,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走了進來,站的遠遠就開始拱手“老師。”

    “落葉,你跟了我多少年了?”

    紫衣老人依然看著天空,並且伸手去觸摸空氣。

    “一百年了!”

    落葉彎腰稽首“感謝老師多年來培育之恩。”

    “百年了,原來時間眨眼而過。”

    紫衣老人感慨起來。

    “諸葛青來電,那個年輕的趕尸人暫時拒絕了我們。”

    落葉開口說道︰“要不要強制性……”

    紫衣老人揮手“百年浩劫將至,他還不足為慮。”

    “老師,我們給他開的條件是不是太大了?“落葉最終還是問出了口“你很少對一個人這般感興趣。”

    “不,他不管要什麼都給!”

    一陣寒風吹著紫衣老人的衣擺獵獵作響。

    “如果他要我們對付昆侖山陸家呢?”

    落葉抬頭看著他老師的背影,他看到紫衣老人的雙肩微微抖動了下。

    紫衣老人答非所問“古河村的陣法布置的怎麼樣了?”

    “若想進去,除非道法通天!”

    落葉站著沒動,看著紫衣老人慢慢的走遠“陰兵不時的聚集,不知道在搞什麼名堂。”

    ^x唯ud一+正h版)。,其\他j都◎是u盜版

    “陰間的事兒,我們管不了,也不能管。”

    紫衣老人淡淡的說道︰“陽間,我們力所能及就好!”他走到一顆臘梅樹旁,伸手彈了一下“寒冬臘月,樹木凋零。”身子慢慢的走遠,消失在臘梅的樹叢間。

    落葉一直拱手低頭恭送,忽然一道聲音從紫衣老人消失的方向傳來“那就殺吧!”

    “諾!”

    落葉慢慢的抬起頭,他知道玄門江湖又要一場血雨腥風。

    ……

    寒風寂夜,寥寥星斗,蘆葦蕩深處泛著一股潮濕、腥臭的氣味。

    藍光乍現而又消失,劉浩、喇嘛怪人幾人一路追來也沒發現端倪,讓他們感到驚奇的是,一路上的浮尸不見了,並且河水是刺骨的冰涼。

    不過,幾人都沒說話,繼續朝蘆葦蕩深處追蹤,這條長江支流越變越窄,到最後擰成了一條細小的河溝。側面,蘆葦和雜草叢生間,一個滿目蒼夷,破舊不堪的小村出現在幾人面前。

    走進村子,幾人都眼前都出現了一種幻覺,人影晃動或站或臥,或手拉手嬉笑連連,突然道路猛然一變,滿地的尸體腐臭燻天。

    幾人猛然搖頭,清醒之後,發覺還是原來的村子,什麼都沒變。讓他們恐懼的是,在這里他們身上的道法竟然沒用了!

    豢養的小鬼兒也被某種力量給禁錮了!

    他們現在就是普通不能再普通的人!

    一股驚恐的壓抑涌上心頭,幾人茫然回頭,卻發現來時的路不見了,蘆葦蕩不見了,他們身後一處懸崖陡壁!

    濃烈的風正從這懸崖之下席卷而上,他們心里清楚這是進入了玄門或者茅山陣法之中。

    與其說陣法,倒不如說,是一個屠宰場!

    突然,他們前面的街道上出現了一些響動,像是有人慢慢的朝這里走來,他們緊盯著前方,慢慢的一個人手腳並用的老乞丐吃力的走來,一股磅礡的死亡之氣籠罩當空!

    看到這個乞丐,幾人都忍不住顫抖起來,險些掉下身後的萬丈懸崖之中。

    “我放你們走,是讓你們為我找尋陰年陰月出生的頗具靈根之人,而你們做了麼?”蒼老的、沒有任何表情的聲音響徹耳邊,就像是從地下發出,讓幾人的防線徹底崩潰。

    “  ”

    幾聲,幾人全身抖動的跪了下來“老、老祖,饒命……”

    乞丐慢慢的靠近冷言冷語“生死在天,你們活不了,也不能活!”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