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197章荒村

第197章荒村

    荒村,給人一種毫無歸屬感的感覺,在這里等于說已經接近了死亡。

    冰冷的話語,讓劉浩、喇嘛怪人幾人感到了窒息。此時,他們才知道彼此之間不過都是這個老乞丐手里的一枚棋子。

    “你們以為出來就能為所欲為?也太小看我背後恐怖的力量,你們真想死,我也只好送你們一程!”

    乞丐慢慢的朝前走,而他身後則是出現了兩個影子,一個和他一般大,另外一個卻是大得多,突然他大吼起來︰“別我當傻子!”

    “噗噗!”

    幾人各自吐出了一口鮮血,並且他們的身子不自覺的慢慢朝前移動,他們的心髒部位猛然拱起,一股無形的力量試圖要將他們的心髒抓出來。

    “不,不。”

    劉浩最先忍不住顫抖著聲音大聲求饒起來“老祖,老祖,饒命!”

    緊跟著幾位喇嘛和尚身體開始抽搐,他們的靈魂似乎要被剝離出來,靈魂剝離之痛要比下油鍋重數十倍,那種痛牽扯整個身體經脈和神經!

    他們幾位自認為在西域堪比高手的存在,但,在乞丐面前,他們小如螻蟻,屁都不是,別說還手,就是動都不敢動,這到底是怎樣一個超級恐怖的存在,難道真的如同他嘴里所說是萬年厲鬼?那麼華夏上下歷史距今才5000多年,難道他是在原始社會之前就形成的?

    他們恐懼和痛苦的癱軟在地掙扎著求饒“老祖、饒命。”

    “我、我有一個人選,她頗具靈根。”

    劉浩呼吸出現困難,他的胸部已經滲出了血跡。

    “誰?”

    乞丐慢慢的靠近,他臉上的皺紋又多了起來。

    “湘西鳳凰縣楚家的大小姐,楚菡!她、她頗具靈根!”

    劉浩一口氣說完,緊跟著豆大的汗珠從頭上滑落,全身都濕透了。

    “哦。”

    乞丐止住腳步“看來我有必要去湘西一趟了。”他的話音剛落,一道和他聲音一樣,但卻蒼老無比的聲音從四面八方開始凝聚“熟悉,陌生的熟悉,楚家,楚菡!”

    隨著這聲音消失,乞丐冷言看著眼前這幾個如同螻蟻一般的渺之人“若不是我追尋你們氣息而至,你們是不是還耍我很久?”

    “不,我們受到了重創想要在此恢復,恢復完一定會幫老祖您找尋頗具靈根之人!”

    三位喇嘛怪人此時也是痛苦難當。

    “不必了。”

    乞丐慢慢的轉身“你們在這里生死由命吧,若是能活,下次我遇見必當殺之,不過你們活的的幾率不大!”

    “我們一定會找頗具靈根之人,求老祖把這陣法解除了。”

    幾人軟的像是一灘泥趴在地上,看著遠去的乞丐哀求道。

    “這是陰間鎖魂陣,若不是我主鬼道通天,也入不了其中!”

    乞丐越走越遠慢慢消失在村子盡頭“我不殺你們已經夠人情了……湘西,楚家,我來了。”

    劉浩幾人徹底的絕望,回頭看去李佳一的尸體已經化成了一灘黑泥和發黃的爛骨頭,而黑衣老頭的魂魄在空中劇烈掙扎了幾下,也徹底消融在這個塵世。

    “不!”

    劉浩驚恐的大吼,這麼多年來,他和黑衣老頭已經是形同一人,親眼看著黑衣老頭消散在這茫茫霧氣之中,徹底抓狂了起來。

    三位喇嘛怪人趕緊去瞅地上的死亡傀儡巧玲,他們也驚恐了起來,因為巧玲的身體也慢慢腐爛,尸靈也慢慢脫離軀體,突然,一道藍光閃起,巧玲的尸靈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

    竹筏越往里面走,蘆葦就越多,風一吹,就引起了蘆葦呼啦啦的作響。

    又往前走了一段,老漢停下來“到了,再往前水就淺了,竹筏走不動。”

    “嗯。”

    我回了句,而後看著老漢“多謝。”收拾東西跳進了水里,水不是很深,到腰部,我不過地下有淤泥和上面有水草不太好走。

    “記住我說的,村子不能進,找到你朋友就趕緊回。”

    老漢調轉竹筏,嘆息一聲,欲言又止,隨後控著竹筏離開。

    我看著竹筏慢慢飄遠,天起了霧色,估計快要天亮了,我把符文劍拿在手里撥動上面的水草開始朝前走。

    吳超一路奔波,不敢停留,在蘆葦蕩深處繼續向前,幸運的是,他已經和其他三位別的省市特派的民警匯合。

    三個听了吳超簡短的描述,心里都緊張起來,甚至有些恐慌,他們無比謹慎的繼續前行,最終在河流變窄的地方,四個人來不及多想,就順著蘆葦蕩邊緣爬了上去泥土路。

    上來之後,都顯現除了久違的輕松,疲倦的坐到了一棵樹下,相比水里陸地還是安全的多。

    “真活受罪。”

    江西九江的外派警員張攀從上衣口袋里拿出了香煙每人打了一關“我覺得殺人犯在這里,才特麼的邪門,鳥不拉屎的地方。”

    “誰說不是。”

    吳超幾人臉上都是略顯疲憊,長時間的緊張工作,都不想開口說過多的話。

    “你們手機有信號沒有?”

    吳超詢問道。

    “有個錘子,進了這蘆葦蕩,手機就跟磚頭一樣。”

    張攀氣憤的說道,隨後拿出手機晃了晃“諾,無服務!這什麼地方,游艇都丟了,上頭也不知道會不會來找尋我們。”

    “你說那個張東真出事兒了?”

    一個叫何大偉的湖北宜昌警員往吳超身邊挪了挪。

    “嗯。”

    吳超點點頭,他沒敢告訴他們實情,只是說張東突然的失聯了,想起張東,他腦子里就會浮現出在蘆葦蕩血腥的一幕,他感覺自己又回到了兩年前的古河村,渾身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張攀長得是瘦小猴精,拍拍屁股站起來“前面有個村子!”

    “有村子?”

    何大偉和另外倆人也站了起來“吆喝,還真有村子。”

    吳超渾身一顫,也跟著站了起來,看著泛著燈光的小村落,心里猛地一緊,剛才明明漆黑一片什麼都沒有,他有種不祥的預感“別去!”

    可是他們三人已經帶頭朝前走去,張攀回頭又準備點上一支煙“我發現你小子咋個疑神疑鬼?沒看到有燈光嘛。”

    何大偉也附和說道︰“還有雞子叫喚哩?你听。”

    永"`久\x免va費看l小~7說

    可是,吳超卻什麼也沒有听到,在張攀打火機明滅間,他突然看到地上多了幾個影子!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