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199章你讓我死?

第199章你讓我死?

    吳超臉色變得黑紫,他用胳膊肘踫了踫旁邊的何大偉,抖著聲音說道︰“別,別吃了!”

    “嗯?”

    何大偉正在吃的香甜,有些不耐煩,小聲嘟囔著“你小子又特麼犯病了?”

    “看這。”

    吳超伸手指著自己放在桌子上的那半截手指,哭著嗓子說“人、人的手指頭。”

    一听這話,何大偉整個臉就不好了,不過等他看過去卻冷笑道︰“叼毛都沒一個,我看你小子這真的是得病了!”

    吳超低頭一看,傻眼了,整個人蹭一下就站了起來,桌子上什麼都沒有!

    剛剛放桌子上的手指不見了!

    他扭頭看著周圍的一群人,他們都低著頭吃的是津津有味兒,他目瞪著羊肉湯老板。

    老板也看到了他,皮笑肉不笑的問道︰“怎麼?要加湯還是加肉?”

    “加泥煤!”

    吳超神經系統要崩潰了,直接罵出了髒話,隨後大聲喊道︰“大家都別吃了,這是人……”

    沒等他說完,張攀拽著他就坐下“你小子憋住吧,我擦!”隨後他笑著看著大家“莫得事兒,繼續吃。”

    然而,在喝羊肉湯的人,並沒甩他,似乎都沒听到吳超說話一般。

    吳超還想動彈,被張攀按著“你小子老實點,你特麼有證據再說好不好?”

    r最%新章節bj上

    吳超听他這麼一說,低頭開始找那根手指“媽比的,證據是吧,老子給你們找!”

    張攀哼了聲,招呼老板給自己加了肉和湯,何大偉也跟著要了一些。

    吳超找了半天也沒找見,他也在懷疑自己是不是看錯了,難道自己真的神經出現了問題?

    在張攀幾人快要吃完的時候,突然,傳來一聲嘹亮的雞鳴聲,桌子上的人開始騷動起來,擦嘴,有的甚至站了起來,儼然一副吃飽喝足的樣子。

    突然,張攀在自己碗里發現了,兩根腳指頭,他的臉也一下子黑了下來,瞪大了眼楮看著碗里,沒錯就是人的腳指頭。

    何大偉喝的見底,忽然感覺嘴里毛毛的,張嘴吐了出來,這一看不當緊,只見是一團黑色的毛發,他仔細看了一下,然而並不是頭發,根據其彎曲的程度,他辨別出來這是人體的in、。【愛書屋】毛!

    他們趕緊站起來看著吳超,然人此時吳超卻渾身發抖的看著人群里一對母女,他們正慢慢的走過來。

    張攀他們仨這會兒全都懵了,胃里一陣翻滾,到嘴里並且變成了一股惡臭的味道。

    又是一陣雞鳴,這些人站起來匆忙離開,也不去付賬,然而,等他們看到其他桌子上放著的錢幣時,整個身子都濕透了,冥幣,全是冥幣!

    這特麼是鬼市!

    張攀幾人這會兒算是明白過來了,跟他們一起吃飯的全是一群鬼!

    想到這里他們全癱軟下去,並且張嘴吐了起來,一股子惡臭燻天,吳超聞到氣味兒,再也忍不住了,也張嘴大吐特吐,吐出來的不是耳朵,就是鼻子,還有手指頭,一團團的黑色毛發,白色東西,更像是腦漿!

    不過吐出來之後,慢慢的變成黑黃!

    “瑪德,這、這是鬼市!”

    何大偉忍不住罵了聲,可是等他們幾人抬頭看的時候,這才發現周圍不知道什麼時候,圍滿了全身流著黑膿水的鬼類!

    沒等幾人反應過來,那對母女快速的過來了,並且拎著手里的一個小布袋,扔在了他們面前的桌子上。

    “嘩啦”一聲,攤開之後,一些腸子、肝髒、肺葉之類的東西全部暴漏了出來,一股子血腥味彌漫開來。

    又是幾人沒反應過來,那個小女孩兒突然扔過來一顆血淋淋的頭顱,張東的頭顱!

    這下,幾個人徹底大亂了,嚇得渾身顫抖不已。

    吳超畢竟經歷的事兒較多,反應過來大吼一聲“跑!”抓著身旁的何大偉就跑起來,但瞬間何大偉又被這些東西扯了回來。

    吳超沒敢回頭,破命的跑起來。

    “吃,讓他們吃!”

    一群鬼東西抓著這些腸子內髒等東西就往張攀幾人的嘴里一個勁兒的猛塞,他們想喊叫都沒來得及,他們的嘴不夠大,這些鬼類就活生生的把他們的嘴撕開,他們咽不下去,這些鬼類就用手伸進他們食道里幫他們捅!

    瞬間功夫,這里血淋淋一片,而張攀他們三人除了蹬著腿不住的掙扎,卻沒有任何的反抗。

    吳超身後追過來一群行尸走肉,聞著濃烈的血腥味他流著眼淚大吼一聲不辨方向的快速奔跑起來。

    ……

    天色微亮,湘西鳳凰縣長途車站里,楚菡一臉的疲倦下了大巴車,她從來沒有感到這麼的心痛和疲憊,看著熟悉的鳳凰縣城,此時,她覺得是無比的陌生。

    她拿出手機,開了機看到龍空的短信,索性打過去電話,活動了下有些僵硬的面部表情,哼了下沙啞的樣子,可是那端傳來︰暫時無法接通!

    她無奈的搖搖頭,發過去了一切安好的短信,出門攔下一輛出租車朝家里趕去。

    然而,她並沒有注意到,一個手腳並用的乞丐卻緊跟著她。

    不多時,便到了楚家的山腳下,楚菡付了錢,下了車,就急匆匆的朝家里趕,她已經做好了被爺爺和三爺爺訓斥的準備,當然也做好了一些說辭。

    急匆匆的上山而去的楚菡,並沒注意到山腳多出了一個人影,並不是乞丐,而是陸清瀟的九叔!

    他之所以來這里是因為從第一次見到楚菡,他就看出此女子頗具靈根,並且是大禍之兆,這樣的人怎麼能讓她嫁到陸家!

    這是他絕對不想看到的,他今天必須來毀了她,毀了楚家!

    憑借他玄門道法化境巔峰實力,對付楚家的人還是有絕對把握,他伸手揮動,一群黃色的紙人從山上慢慢朝通往楚家的山路聚集,並且對楚菡形成了合圍之勢。

    突然間,陸清瀟的九叔听到了後面身後傳來聲音,猛然回頭卻沒發現什麼,然而卻在眼皮底下看到了一個髒兮兮的乞丐。

    “要害人?呵呵。”

    誰知沒等他開口,乞丐卻先開口了。

    陸清瀟九叔眉頭緊皺,罵了一聲︰“你最好給我滾!”

    乞丐則是冷笑了聲,根本不甩他,繼續朝前山上挪動。

    陸清瀟九叔徹底大怒,抬腳踢向乞丐“是你自己作死!”

    “ ”

    一腳實實的踢向了乞丐的頭部,然而乞丐卻沒倒下,而是,猛然回頭,瞪著陸清瀟九叔,用一種冰冷,蒼老的聲音說道︰“你讓我死?”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