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200章荒村鬼事

第200章荒村鬼事

    楚家上山的小道之上,此刻被一種參雜著冰冷的死亡之氣覆蓋著。【愛書屋】

    陸清瀟九叔低頭俯視這個又老又髒的乞丐,不由得產生了一種畏懼,這個老乞丐也在看著他,不過眼神卻是暗淡無光,深邃無比。

    顯然眼前這個老乞丐,也會點奇門異術,不過他也把自己的古武玄門氣息給釋放了出來,瞬間把老乞丐的散發的氣息給覆蓋。

    “滾!”

    陸清瀟九叔輕聲冷喝,又是一腳直接踢飛了出去,看著朝山上滾了一截路的乞丐,他眼楮里露出了蔑視的色彩“還敢擋路,真是不知死活!”他抽出符文劍,控制那些散發著陰冷氣息的黃紙人朝已經消失在曲折山路盡頭的楚菡攻去。

    然而,就在他踏出一步的時候,突然整個人倒在了地上,看著地上一灘黑紅水,整個人忍不住劇烈痛苦的呻吟起來。

    剛才踢乞丐的整條腿在沒有任何征兆的情況下,全部腐爛融化了!

    一股恐怖的超強死亡之氣襲來,讓這個不可一世自以為雄傲天下的中年人產生了莫大的恐懼,他看到山上那些黃色的紙人眨眼功夫全部化為了灰燼,而那個又髒又老的乞丐陡然出現在他面前冷冷的看著他。

    陸清瀟九叔整個身子在被一種陰暗的死亡之氣侵蝕,而他的另一條腿也在慢慢融化,他忍不住大聲淒慘的吼叫起來,然而,這個空間就像是被隔離了一樣,他的聲音根本就傳不出去,他知道今天遇到了超級恐怖的玄門高手,但,自小養成的性格讓他從不屈軟,嘴唇黑紫顫抖著說道︰“我乃昆侖山古老的家族,古武陸家……”

    陸清瀟九叔話沒說完,就被這個老乞丐給打斷了,不過老乞丐卻沒張口,而是和他一樣蒼老的聲音響起︰“昆侖,萬山之祖,陸家,呵…呵,曾經那個弱小的家族居然發展壯大了。”

    陸清瀟九叔這才注意到,老乞丐身後出現了一團濃厚的黑氣,像是一個人影,又像是一頭洪荒猛獸,而話語就是它在發出!

    “你、你知道我們陸家?”

    陸清瀟九叔已然顫抖著嗓音說道,此時他不得不低頭,因為他另一條腿也沒了!“求,求你高、高抬貴手!”

    “小人之人,必死!”

    蒼老、沒有任何感情的聲音再次響起,老乞丐突然出手,一手掌抓在陸清瀟九叔的天靈蓋上,一股磅礡的死亡氣息奔涌,朝他天靈蓋涌去。

    “啊!”

    陸清瀟九叔頭部開始忽大忽小,忽方忽正,忽扁忽圓,他的臉也跟著變相的扭曲,拉長縮短,而他在不停的嘶吼、哀嚎著,他在忍受著莫大的痛苦!

    突然,一股白色,像是燃燒的白色的火焰從他天靈蓋飛了出來,老乞丐身後的黑影忽然變大,吸了過去“呵,靈根!沒想到他還具有靈根!”

    是的,這是就是他們口中所說的靈根!

    老乞丐的手還是抓著陸清瀟九叔的天靈蓋,並且將其魂魄抽離了出來,緊跟著陸清瀟九叔慢慢癱軟下去,變成了一灘黑水,而一顆不顯眼的黃色符文石被恐怖氣息碾壓的直接成了粉末!

    乞丐淡然的開口“他們陸家人都有靈根!”他背後傳來了和他一模一樣的蒼老聲音“呃。”

    乞丐在汲取著陸清瀟表叔的靈魂記憶,隨後揮手將他的魂魄驅散消失在萬物天地間,轉身看著山上的楚家以及那個消失在山上的背影,臉上竟然露出了莫名的滄桑感。

    ……

    0…看!正版章|節上

    昆侖山,陸家。

    陸清風,剛挪開步子,圖案之上又傳來了劇烈的破碎聲,他猛然回頭,手里的杯子滑落在地上摔了個粉碎。

    他顫抖著身子慢慢朝圖案走過去,只見靠中下的位置一顆黃色的星星碎裂了,他周圍的綠線全部變黑,光華不再流動。

    “不!”

    陸清風禁不住抖著嗓音昂頭大吼“九弟……”他怒發沖冠,他雙眼瞪得滾圓,紅色的眼楮里滿滿的都是殺意!

    湘西,湘西!

    陸清風眼楮里閃現著淚花,我要血洗湘西!

    整個陸家現在是陰風呼嘯,群鬼亂舞!

    ……

    大概個把鐘頭,我已經走進了蘆葦蕩深處,這里水位不是很深,但有很多淤泥,並且散發這一股子腥臭味,按理說這環境下應該有很多蠅蟲,事實上,這里什麼都沒有。

    水位不深,卻很冰涼,有些刺骨。

    我曾抓出一些淤泥看了一眼,這不是黑色的污泥,而是黃色,拿在手里就像是拖著一團肉,里面還夾帶著一些毛發,酸臭味濃烈的讓人想吐。

    這里並沒有我預想的那樣,都是浮尸,很平靜,除了有風吹打蘆葦的聲音和我趟水的聲音,不再有任何的響動,越往前,我越感覺到身體再發涼,我身子本來已經夠涼了,我不知道到最後會不會被冰凍在這里。

    狐狸姐姐露了一下頭,然而,它的臉立馬扭曲起來,又趕緊竄進了黃紙盒子里“龍空,別往前走了,估計前面就到頭了!”

    “嗯。”

    我答應著,但還是往前移動,因為我內心忍不住的朝前走,盡管我也感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就在我走了一段距離後,狐狸姐姐再也不說了,我喊了一聲,也沒任何作答。

    我站在原地沒動,大著嗓子喊兩聲︰“吳超,吳超……”

    一陣風起,聲音便被淹沒在了蘆葦搖擺的聲音里。

    就在此時,我才發現,這條支流變窄,蘆葦也少了,我大著膽子又朝前走了不遠,側面前方出現了一個村子的模糊輪廓。

    這應該就是老漢給我說的村子,他的話也響徹在耳邊︰盡頭的村子,一定不要去!

    透過蘆葦,不遠的岸邊有顆大樹,上面竟然吊著一個人!

    我遲疑了片刻,快步趟水過去,此時才看清楚,這是一個血淋淋的人,渾身血肉模糊,脖子上掛著一根繩子,繩子的另一端拴在樹干上。

    我在猶豫,這個地方給我的感覺就如同末日來臨,而前面的村子則是幽冥地獄!

    最終,我還是朝前踏出了一步,因為我在地上看到了熟悉的制服!

    當踏上這片土地,一股濃烈且刺鼻的血腥味迎面撲來,而樹上那個人在不停的掛著脖子擺動,似乎在跟我打招呼。

    在我踏上這片土地之後,我突然發覺渾身的氣息全部被禁錮,我再次回到的平凡,猛然回頭,身後的是一處深不見底的深淵!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