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201章血色荒村

第201章血色荒村

    看著周圍破敗的荒野環境,我心里猛地一抽,知道自己根本出不去了,在這里我什麼危險的氣息都感覺不到,顯然我已經成了普通的人。

    這里給我的感覺就像是荒野的墳地,另一個荒蕪的世界。

    猛然的那個吊在樹上的人渾身的皮肉像是被什麼東西剝掉了一樣,紅的白的一層層的往下掉,在地上竟然變成了一個黑色的肉球,突然朝前面的村子滾去“來呀、來呀……哈哈…我知道你不敢來…追我呀……”

    听著這陰森的聲音,我渾身都在顫動,我尋思了一下,知道自己這是出不去了,拿著符文劍緊追過去“站住!”

    按理說現在現在已經天亮,但這里的天空卻蒙著一層灰色,讓人總感覺在傍晚時分,周圍的樹木在晃動,時不時的發出聲響,就像是有人在踏步接近。

    “我在這里!”

    後面突然響起了聲音,還是那種陰森的冰冷。

    我沒有回頭,也不敢回頭,《趕尸秘術》有記載︰夜半黃昏,偏僻小村,路有甲人,或哭或喊,切勿回頭!

    現在的我已歸于平凡,要做的就是一直朝前奔跑。【愛書屋】

    寒風在耳邊呼嘯,淒厲的聲音入耳,听著心里發毛。

    遠處的村落在慢慢朝後移動,與我總保持著一種特定距離。

    盡管這樣,我還是一個勁兒朝著一個方向跑,曾經爺爺告訴我,荒郊窮途若遇鬼事或者鬼打牆,自己不能解的時候,就認定一個方向一直跑,這樣方能破解。

    若遇大型圓圈墳地,轉不出去,那就不要轉,站在最高墳頭,直接撒尿就能破解。

    玄門、茅山之道,萬法不離其中。

    最終,經過一路奔跑,我還是踏進了村子里,這時,我回頭,發現在身後走過的路變成了一座座墳頭,滿地的尸骨,而我渾身已經濕透,這把綠色的符文劍在這里也變成了黑色,就像是一根木頭一樣。

    走進這座荒的不能再荒的村子,我內心忽然有種惶恐和不安,在村口,我看到三座墳頭組成的三角形場地,有三具血淋淋的尸體,開膛破肚、皮開肉綻整個臉已經面目全非,腦漿撒了一地,我沒敢過去,總感覺有上百只眼楮在那里盯著我。

    我又看到了熟悉的制服,心里惶恐不已,真的不想吳超出事兒!

    我站著沒動,從包裹里拿出了一道靈符符文劍甩動著念叨起來︰玄光指引,不分遠近,開我法眼,見個分真!

    靈符雖然著了起來,但,根本沒作用!

    我大著膽子繼續朝里面走,街道兩旁的院子早就是殘破不堪,不時的有聲音從周邊發出來,正走著,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我猛地回頭,但後面什麼也沒有。一股涼意襲上心頭,此時我才知道沒有道法異術,我也對鬼類是如此的恐懼。

    看來真如老漢所說︰這個村子不能進!

    但,他怎麼就知道不能進?

    我此刻才知道自己大意了,看著前面灰蒙蒙一片,我身上莫名的起了一些雞皮疙瘩。

    夾帶著血腥味道的風,吹著殘破不堪的木門發著嘎吱嘎吱的聲音,就像是有人在你耳旁啃骨頭。

    這個村子有多大,這條街道有多長,我不知道,也根本就不知道。

    路過一座保存完好的院子門前,我突然看到了地上有一只皮鞋,門上有一雙血紅色的手印,我猜測這個院子里可能有人,就慢步靠過去,門上的血跡未干,說明這里前不久有人來過。

    我大著膽子推開了木門,傳來嘎吱的響聲“是不是有人?吳超?”突然,我門口地上看到了一張警員證上面印著吳超的頭像和他的姓名,來不及多想,我就沖了進去“吳超!”

    “ 當!”

    o首發~

    木門緊跟著關上,我趕緊回頭透過門口的縫隙,看到外面有白影一閃而過,像是有長指甲劃動門的聲音,在這個昏暗的荒村院子里听著異常的刺耳!

    我沒有沒有管,而是跟著地上一雙血腳印朝老式兒的堂屋走去,輕輕推開門,一股子發霉味傳進我鼻孔里,燈光很暗,但我站在門口還是瞅見了一個擺著的很大的黑白色照片,一個年輕的女人就那麼瞪著眼楮怔怔的看著我,這個樣子太過熟悉了,我身上一陣發涼,這個女人和楚菡太像了,若不是我知道楚菡人在湘西,我一定會認為這就是她!

    我慢慢的進入其中,這次門竟然沒被關上,我緊盯這張黑白照,越靠近,越覺得她就是楚菡,也可以說是太像了!

    這個女人穿著一身苗疆服飾,給人一種很古典美,黑白色和黑色的鏡框幔布將她映襯的有些陰森。

    此刻,她就立在中堂中間,整個昏暗環境給人一種進入了靈棚的感覺。

    我緊走兩步過去,看著這個女人,和楚菡簡直是一模一樣!

    我伸手拿了起來,但就在此時,堂屋門 的一聲被關上,一股冷風從後面撲過來,不等我轉身,一雙冰冷的手就卡著了我的脖子將我拎了起來。

    那股冰冷深入骨髓!

    我忍不住顫動起來,卡的我幾乎喘不過來氣。

    “咳咳。”

    我禁不住咳嗽起來,突然,手里的黑白照片像是被人從手里抓走,幾乎是同時出現在了,之前擺放的位置。

    但,滿是灰塵的桌子上卻出現了一個繁體字︰死!

    “楚、楚菡……”

    我有些驚恐,雙手抬起緊握著那人的,但,那雙手在我喊出楚菡名字時突然消失了,我緊跟著癱在地上,而一個身影卻快速的朝堂屋里側一個閣樓上跑去。

    我費力的喘著氣兒,若是再卡我一會兒,我估計真的會死掉。

    我這時瞅向黑白照片,此時,那個女人表情竟然變了,一雙眼楮流出了血水!

    她就像是活了一樣。

    然而,就在這時,黑白照卻迅速的被一只無形的手拿著朝木質的閣樓上跑。

    我猛然站起身,扶著桌子渾身顫抖,此時我感覺出來了,這個照片里的女人一定和楚菡有莫大的關系!

    我腦子嗡的下楚天曾經告訴過我,楚菡從小沒有父母,那麼這個女人會不會是楚菡的母親。

    經過這麼一想,突然覺得她流出的血水應該是淚水!

    真的是楚菡的母親?

    就在我盯著中堂思索的時候,木質樓梯那里傳來了嘎 的響聲,我瞅過去,突然,一只蒼白無比的手,拿著那張黑白照晃了一下,緊跟著消失,木質樓梯又傳來了嘎 的聲響,似乎有什麼東西上樓了!

    它在引我過去,它想引我上閣樓,可是,閣樓上具體有什麼,我不知道!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