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210章深度的迷局

第210章深度的迷局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股磅礡的浩瀚氣息朝判官席卷而來,生死空間逆流急速轉動。

    判官拿著判官筆快速揮動,引周身恐怖之力化解這鋪天蓋地的滅絕性一擊“你是誰?”

    “轟!”

    生死空間劇烈的晃動著,牛頭馬面因受兩股恐怖之力的影響,不得不朝四周潰散而逃。

    “你到底是誰?”

    判官也經受不住這至強一擊,嘴里噴涌出來一大口鮮血和至陰之氣,並且身子朝後退了很遠,他甚至有些恐懼的看著那個接近瘋狂的女人,在他眼里這個女人已經達到了道法通天的地步,也只有這樣的人才能在生死空間來去自如,但,她根本就不是人!

    “去死!”

    小薇胸前的藍色光球圖案,轉動的速度越來越快,她再次發出厲吼,朝化身為吳超的判官攻擊過去。

    恐怖的氣息在生死空間,掀起了狂風巨浪,將判官徹底擊退,小薇急沖而下“龍……空!”

    阻止她!

    `l永+久8!免費{看小t0說&

    判官回過神沖身後的牛頭馬面大吼“這里是生死空間誰也別想活著出去!殺!”

    “沖,殺!”

    一群牛頭馬面如同狂風驟雨攜著至陰之氣朝逆流之中那個接近瘋狂的女人沖下來。

    “吼!”

    小薇受到牽制,猛然回頭紅著眼楮看著身後襲來的一群牛頭馬面,她站在原地,雙手瞬間展開,無數的藍色斑點朝它們攻去“你們必死無疑!”

    “好大口氣,竟然敢跟陰間做對!”

    白面判官也沖下來,判官筆揮動間濃厚的至陰之氣,朝小薇攻來“孽畜,你才是必死無疑!”

    “轟,砰砰!”

    生死空間再次發生強烈的震動,那些牛頭馬面來不及躲閃全部被震得身形接近渙散,慘痛的嘶吼聲在這個空間咆哮起來。

    小薇顧不得其他,抓著接近消亡的我流著血色的眼淚看著接近的判官和牛頭馬面,拖起黑蓮花,眼楮變成了血紅色,她身前的藍色芒光四射,隨後淡然的說了一句“萬古洪荒的陰靈,隨我,征戰吧!”

    突然,整個空間發出了野獸般的厲吼聲,緊跟著小薇身上芒光四射,她激流勇進,朝撲過來的那群牛頭馬面殺了過去。

    “我記得你了!”

    白面判官冷冷的哼笑著“你就是一年多以前在齊雲山追殺陰兵的那個孽畜,不過,今天你就沒這麼好運了!”他抬手祭起了一張轉動的符文,而後將判官筆朝小薇投了過去。

    小薇冷笑著“他們私闖齊雲山古壇廟,該死!有種你們就引大軍壓境齊雲山摧毀上古符文陣,讓你們有來無回!”扭曲的逆流之中,她攜帶無窮無盡的藍色芒光迅速的朝判官撞了過去。

    “轟”的一聲巨響,將整個生死空間徹底的搖晃起來。

    ……

    又是深夜,蘆葦蕩深處,一片竹筏慢慢的飄了過來,那個熟悉的老漢輕輕的把一個滿身血跡的年輕人扶了起來,隨後唱著高歌朝長江匯流口駛了過去,在他們離開後,遠處一口泛著藍光的血晶棺閃了幾下,慢慢沉在了水面之下。

    荒村之內,一群警員正在急速的奔跑,而帶他們遠去的則是熟悉的吳超。

    然而,我卻是被一艘貨輪發現,並且搭救上岸。

    幾天之後,我再次回到江邊,我一直感覺這就像是一個夢境,也像是某個人布下的一個局,而這個局就是單獨為我設置的。

    我站在長江邊,看著奔流東去的江水,心中有無限感慨。在岸邊我找到了幾個撈尸人,在付出了1000塊錢和一條利群煙之後,他們才同意回答我的問題。

    我問他們見到過一個也是在這里撈尸有六十歲左右的老漢沒有,他們則是木楞和震驚的看著我,一同搖搖頭“這里根本就沒這麼一個開著竹筏的撈尸人。”

    他們的回答無比肯定︰這里撈尸人從來都沒有一個老漢!

    但,是我能看出來他們說話還是有些搪塞。

    隨後,我跟他們講了有關那件青灰色長衫的事兒。

    他們嘴巴張的很大,這次是直接搖頭,撐船去了江里。

    我又詢問了很多人,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樣,我在想那個老漢到底是誰?他怎麼會知道那麼多的事情,他像謎一樣出現在我眼前又消失不見,他到底要做什麼!

    回到酒店我正準備休息,薛博福趕來了,卻是一臉的疲憊,他沒有找到吳超。

    吳超是死是活,我現在無從得知,總感覺他把我引到蘆葦蕩要告訴我什麼,但卻一直未開口。

    我簡單的跟薛博福說了一下長江蘆葦蕩的情況,雖然在那里看似沒有任何收獲,但我還是找到了楚菡的父母,盡管他們已經死去。

    他們卻告訴我要告訴外面的人一定要摧毀那里,我一直在想那個地方到底是什麼地方,難道真的是陰間地獄,就算是道行再深估計去了都是螻蟻,除非道法通天。

    薛博福听了我的話後,也是皺著眉頭,忽然告訴我,你遇到的那個老漢可能是陰間擺渡者,或者是陰間的吏使,他們可能要從你身上得到什麼,或者想借助你來打破什麼均衡定律。

    他又是很突然的看著我︰龍空,你能告訴我,你到底是誰麼?

    我有些愕然,定定的看著薛博福“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誰,我也很想知道,我總感覺我一個受人操控的木偶。

    薛博福笑著嘆口氣︰你身上充滿了謎!

    我們聊了一會兒,隨後,借用薛博福的電話,給楚菡打了過去,楚菡在那端用歡笑的聲音講著她所遇到的事兒,得知她安然無恙之後,我決定動身前往紹興。

    這個夜晚我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到了齊雲山古壇廟,夢到了萬人坑里那個禿鷲鳥掙脫了束縛,夢到了蘆葦蕩底下一場場血腥的廝殺,夢到了小薇,醒來之後,我淚流滿面,感覺自己要失去什麼一樣。

    早上,我坐上了去浙江蕭山的航班,再由那里坐車去紹興,我心里極度的不安定,總感覺很多東西正在離我而去,連研習古書我都沒有一點心情,唯一讓我感到欣慰的是,小豬熊甦醒了,並且它和我靈魂相通,我猜測可能是吸收了我的鮮血的緣故。

    但,現在小豬熊的實力,比狐狸姐姐低一點,但,我和狐狸姐姐都明白,它還處于成長階段,到後期的小豬熊一定是一個超級恐怖的存在。

    經歷過蘆葦蕩事之後,我自身的實力也突破了很多,我心里有個聲音告訴自己︰都強大吧,到時候就能幫我追查至爺爺和婆婆于死地的神秘人,包括齊雲山古壇廟的秘密!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