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211章風雨江南

第211章風雨江南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湘西鳳凰縣城,現在熱鬧的很,可以說促就了這里短暫的熱鬧繁榮。

    很多玄門江湖人士都在這里聚集,他們大多都是接到了楚家的玄門江湖邀請函,來這里參加楚家和陸家的聯姻。

    但,熱鬧的鳳凰縣城同樣也有悲傷存在,譬如李家和陳家,他們一個是因為失子之痛,一個是為重傷未愈的小兒前途堪憂,他們坐看楚家空前壯大,甚至和玄門古武世家陸家聯姻,這讓他們充滿了無盡的恨意,看來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不過,楚家的內在境況也好不到哪里去,雖然楚家每個人都面帶笑容,但內心卻也是在壓制著無盡的悲痛。

    楚天看著接到邀請函而來的湘西玄門江湖高手,一方面著人應酬著,另一方面派人暗探陸家的情況,他听說陸家很多人都來了。

    確實,陸家的人不單單來了,並且還在鳳凰縣城買下了一處落寞家族的老宅子,進行了簡單的裝修,由此可見他們已經默認了和楚家的聯姻。

    楚天和楚雲始終沒有弄明白陸家的意思,不過他們沒多少擔心,畢竟唐家已經派人過來。

    雙方看似平靜,實際上一切都處在緊張的氛圍之中,每人都知道,中間隔得那層紙一旦碎裂,那將是腥風血雨。

    然而,在唐家看來,楚天和楚雲做事太急,不應該先把陸家提親一事公布于眾,這樣讓他們陷入了被動之中,現在若是提出悔親,有違基本道德禮儀,他們唐家也不好出面阻止,唯一能做的就是瞅準時機。

    c首4發

    在陸家新購置的老宅子里,後院緊閉的大廳之內,白色蠟燭燃燒著,中堂前擺放著三張黑白色的相框照片,一群身穿白衣頭戴白色錦帶的陸家年輕一輩子弟,鞠躬跪拜。

    這三張黑白色照片分別是陸清瀟的九叔、陸清譽、陸清譽大表哥三人,最前站著是陸清瀟六叔,他目光銳利,能看到無盡的怒意和恨意。

    陸清瀟劉叔抬起右手揮動了下,後面陸家年輕子弟大吼起來︰殺,殺,殺!

    陸清瀟劉叔上香,而後冷冷的說道︰安息吧,我們會不惜一切代價血染湘西!

    他回頭看著陸清譽“半個月後舉行定親儀式,廣邀湘西玄門高手,只要能來的,都給我殺。”

    “諾!”

    陸清瀟重重的點頭,而後帶著兩名陸家子弟快速離去。

    “楚家發現很多唐家祠的人。”

    一名陸家子弟跨步上前報告給陸清譽六叔。

    唐家祠?

    陸清譽六叔眉頭緊皺,自從來到湘西,他已經不是第一次听到唐家祠的名字了,這個家族貌似很厲害“調查過了沒有?”

    “他們是來自苗疆的一個家族,背後實力很深,在湘西目前沒有人敢招惹他們。”

    陸家年輕的子弟頷首而立。

    “莫去管它,遇到也必殺!”

    陸清瀟六叔咬緊牙關“我們陸家也不是吃素的!”

    ……

    山水之美,堪稱翹楚,紹興無愧是融“中國山水”和“詩畫江南”于一體的東方名城。

    在這里,我心情難得的美好,有時候一個人出來走走看看山水也是很好的。【愛書屋】

    我打車一路找到了歐陽老前輩所在的小鎮子,也不急著過去,就一個人在這江南水鄉轉悠一番。

    歐陽家地處郊外水鄉東面角落里,三面環水,圍牆和建築全部都是藍色磚瓦,離遠處看,活脫脫的一副淡墨山水畫。

    歐陽家不愧是江南大家族,門庭足以彰顯他們的氣勢。

    歐陽家像是有什麼喜事,路邊停滿了車輛,車水馬龍,門庭若市,人來人往,絡繹不絕。

    此時的歐陽家庭院里搭建了一個很大戲台,上面紅布幔寫著很大的字跡︰慶祝歐陽老太九十六歲大壽。

    戲台兩側也有紅色布幔寫著金色大字︰福如東海長流水,壽比南山不老松!

    一條大紅色地攤直沖戲台中間,兩側擺滿了宴桌和紫檀交椅,庭院大的很,再說這是一個轉圈的四合圍院,二樓也坐著人。

    只听門口的老者禮儀不住的大喊︰“江南玄門韓家大公子,少公子前來拜壽!”

    “江南玄門趙家家主攜少公子前來拜壽!”

    “江南董家前來拜壽!”

    “………”

    在門口的歐陽家族的人都有些木楞了,他們感覺听錯了,但看到來人核實了身份之後,不得不快步稟告家主。

    因為此次來的人很多都是沒有宴請的歐陽家宿敵!

    數十年從不來往,這次卻突然造訪,讓人難以尋味。

    現任歐陽家家主是歐陽凌風的父親,歐陽環宇,他听到後眉頭也是緊皺,旁邊坐在輪椅上重傷未愈的歐陽凌風忍不住開口道︰“父親,我看他們這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

    一旁三十多歲的年輕人也開口“叔父,風弟說得對,數十年不來往,全部在奶奶九十六歲壽辰前來拜會,怕是真的不安什麼好心。”

    正說著話,一個拄著青龍黑木拐杖,滿頭白發的老太咳嗽著出來“自你父親歐陽羽失蹤他們哦度蠢蠢欲動,再加上前不久凌風在玄門大會慘敗,他們自認我們歐陽家已無頂梁之人。”她重重嘆口氣“走吧,隨我去看看,這幫人等耍什麼花樣,這壽辰應該相當熱鬧。”

    一群人跟在老太太後面走了出去,站在戲台上,九十六歲的歐陽老太放下拐杖,抬手行禮,蒼老的聲音響徹全場“多謝各位前來為我這歐陽羽遺孀祝壽,再次謝謝光臨我們歐陽家,請入座!”

    “恭祝歐陽老太健康如意,福樂綿綿!”

    戲台之下很多都站了起來,不管是虛情假意還是真心實意都抬手行禮,而後坐了下來。

    江南韓家一干人等,坐在二樓的角落里,冷呵呵看著庭院里的歐陽家人“人都準備好了麼?”

    後面一個中年人趕緊過來小聲說道︰“回大公子的話,都照安排弄好了,只要您一聲令下,立馬就把歐陽家攪成馬蜂窩。”

    “好!”

    韓家大公子臉上露出奸笑“我倒要看看歐陽家這次怎麼下台面,我要他們名譽掃地。”

    另外一桌子上,趙家家主摸著嘴角的一撮小胡子“慶壽是吧?老子讓你們全部去西邊過去!”

    二樓很多桌子都在交耳低語,他們心懷鬼胎,這是要歐陽家一網打盡。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