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養尸為禍 > 第256章歸來王者

第256章歸來王者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夜間,這種聲音听的極為真切,但,卻僅僅一聲,此後一切又歸于平靜。

    有人來了!

    我迅速轉身,穿過半人高的草叢朝前院跑去。

    {}l)唯%=一u3正版q!,go其他{都7是~ 盜版☆

    前面庭院依舊冷清清的,什麼人也沒有。

    但,大廳門口的柱子上出現了兩個血紅色的大字︰速走!

    字跡很潦草,可見此人很心急,到底是什麼人跟著自己來了?

    我腦子里冒出的是那些守護在古河村邊緣的國家秘密組織成員,剛從古河村出來,唯一能快速跟上我的,也只有他們。

    看著楚家現在的情景,我心里一片悲涼,我真的想知道這里到底發生了什麼?

    難道被陸家滅掉了?那麼楚家老祖宗呢?

    到底怎麼回事兒?

    我有些抓狂的揮動手里的短劍將周圍的瓦礫抽打成了碎末,霎時間,整個院子里出現了砰砰砰的踫撞碎裂聲,我的憤怒與悲痛到達了一個巔峰崩潰的邊緣,一直壓抑的所有情緒全部被激發︰村子里的人為我而死;爺爺的尸體不見了;婆婆蹤跡難覓生死不知;小薇更是消失的無影無蹤,再也沒在我視野里出現;楚家消亡了,小菡不見了…

    所有的悲痛的將我徹底壓垮,我如同瘋子一般仰望蒼穹︰為什麼這麼多親近的人都離我而去?難道就因為是身負厄運之人?

    啊,到底為什麼!

    恨!

    恨天!

    一聲咆哮聲傳出之後,只見一道藍光擊向天空,引起四方運動,烏雲翻滾,在一陣悅耳的鈴聲下,原本星光閃閃的夜空,卻下起了雨。

    我到底是誰?

    是誰?

    我內心的傷痛決了堤,悲恨交加,所有的恩恩怨怨將我壓榨的喘不過氣!

    我就像是這個世界的包袱,累贅,而我卻又一無所有,無家可歸,難道我真真的就老無所依孤苦終身?

    問天,天不語。

    天空下起了雨,楚家山腳下,落葉矗立在雨中,仰望著這個曾經輝煌的楚家大院,忍不住喃喃道︰蒼狗浮雲,感慨萬千!

    沒有永恆的定律,無論陰陽。

    他听著山上那悲痛的聲音,內心也觸動了下,但,他不敢有任何懷疑組織和國家。

    京都的上層,讓自己死,自己下一秒就會橫尸當場。

    他也從來不敢認為自己是組織殺戮的工具,因為他需要信仰,需要有某種精神來支撐!

    若,沒了國家秘密組織,他就會像行尸走肉般活著。

    山上的聲音趨向于絕望,而越絕望的人,就越需要某種精神寄托,也就是所謂的信仰。

    上層領導的決策是對的,這個年輕的活死人,遲早會歸于他們秘密組織。

    落葉任憑雨水打濕自己,他還是沒動的意念,他的腦子在思考很多問題。他沒想到,也根本就想不到,這個年輕的活死人在短短兩年的時間里,實力竟然恐怖膨脹!

    他在揣測這個年輕的活死人實力到底達到了何種境界,從剛才听到聲音,由後院到前院的速度來看,怕是已經突破了化境巔峰,但,趕尸人的具體實力定位,他知道的很籠統,只能用玄門道法的實力階段來判斷。

    天境的強者或許更高,若是他操控尸類的意念再強悍,已經躍入真正的強者之列,他竟然這麼年輕!

    落葉想若不是剛才自己跑得迅速,怕是已經被這個年輕的活死人抓到了,若是任他發展,那麼遲早有一天,他能達到通曉陰陽的實力!

    老了,自己老了。

    落葉嘆息一聲背負雙手慢慢朝山下走去,滄海桑田,世事變遷。

    老師交代的任務已經完成,那麼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將這個年輕活死人出來的消息放出去,讓那些已經沉澱兩年的仇恨滋長起來。

    他依稀記得,老師那很多年沒有再出現的充滿殺戮的眼神和冰冷平淡的話語︰殺吧,盡情的殺吧,讓所有仇恨交織,讓他徹底仇恨起來!

    是的,而今剩下的只是無情的殺戮與滿腔的仇恨。

    湘西,你能否在經得起一場血腥的殺戮呢?

    盡管落葉同情這個年輕的活死人,但,生生死死,善善惡惡,真真假假,這世間誰又具體的分得清,道的明?

    雨,慢慢變小,落葉也消失在了楚家山腳下,雨水沖刷了他的腳印,但,沖刷不了楚家大院那個年輕活死人的悲傷。

    我宣泄完自己的悲恨,內心才算是好受那麼一點點。

    現在,我越加悲恨,眼前出現的卻是小薇被人綁在十字架上的畫面,她臉龐依然那麼冰冷,她永遠的那麼冰清玉潔,當腦海里出現這一片段的時候,我眼淚忍不住的掉落,內心的仇恨就越深,就像是趟進了永遠也出不來的沼澤地。

    或許只有無情的弒殺,才能讓心變得平靜。

    我站起來,隨後轉身離去,我要知道這里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必須要有人告訴我!

    早晨的湘西,空氣永遠是那麼的清新,一個穿著破舊衣裳,頭發披肩,胡子拉碴的年輕人走在大街之上。

    看著熟悉的街道,我沒有任何的心情來欣賞這里的變化。

    去取款機取了一萬塊錢,我修剪了頭發,買了一身休閑裝,又買了一個單肩包,整理好所有東西之後,在街頭找到了一個算命的先生。

    “小伙子算命?”

    這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他眯著眼楮看著我“我可以看姻緣,斷前程…”

    “我想跟你打听點事兒。”

    我沒有廢話的拿出了一千塊錢放在桌子上“告訴我的消息越多,錢就越多。”

    算命先生看著桌子上的錢眼楮里泛光,但,卻咳嗽一聲“我從不為金錢所動,不是跟你吹噓,我不但算命準,在這鳳凰縣還沒人比我知道的事兒多!”

    “我想知道楚家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雙眼緊盯著這個算命先生。

    “咳咳,噗…”

    算命先生剛喝了一口豆漿,就直接吐在了桌子上,隨後一臉驚恐的看著我“我、我,我不知道,你、你趕緊走。”

    他喘著氣兒謹慎的呃環顧四周,站起身,就要收拾東西,眼楮里滿是恐懼。

    “怎麼?”

    我依然冷冷的盯著這個算命先生,用手按住他的桌子。

    “別,別問了,我真的不知道。”

    算命先生感覺一股子涼意襲遍全身,渾身哆嗦起來。

    “我給你錢!”

    我將剩余的錢也都拿了出來。

    “再多錢也沒用,錢再多,能買我和全家老小的命麼?”

    算命先生桌子也不要了,抽身就要離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