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刀與千歲 > 第二十四章 傀儡王

第二十四章 傀儡王

    石與血與浪,大浪拍擊孤石,將孤石上的血液吞為己身,接著一並融入大海。梵蒂尼手握的金剛杵有些微顫,他已經記不清手中的金剛杵擊殺了多少瘋狂的教徒,近處以及遠方,密密麻麻的神庭十字軍仍舊見不到尾,他們淌水而來,他們高舉著十字劍向他沖殺,嘴里齊聲高呼,“為了信仰!”狂熱而執拗。

    岸邊,原本周身光線黯淡的法蘭西斯漸漸恢復傷勢,散發出的光輝愈發明亮,這個在西方如同“神”一般的男子,他再次睜開眼楮,眼中戲謔之色一閃而逝。

    梵蒂尼捕捉到了他眼中的情緒,他咽下一口喉中血,金剛杵遙指他,言中盡是怒不可遏,“我原本以為梁九手上的殺孽已滔天,可現在才知。法蘭西斯,你才是這個世上最血腥的魔頭!你到底對他們做了什麼!”

    “唯信仰而已,精神至上,肉體不過是一具承載精神的器物,他們死得其所,神會善待他們的靈魂。而異端,皆會下地獄受永世的贖罪之火灼燒!”

    “你!你無可救藥!”梵蒂尼踏地沖岸,沿途的十字軍紛紛被其周身蠟黃色光暈籠罩,震弊,化為一條血水之路,直到他上到岸,先前所立的那塊孤石這才轟然碎裂。可見其速之快。

    神權之杖頂端六菱形的紅色寶石此刻已黯淡無光,法蘭西斯將權杖插在地上,他還有金色的神典,只見他一手捧神典,一手翻閱,翻到神典的三分之一後,似越往後越難翻,他虔誠念道:“世人不信有神,皆因爾等心中魔鬼作祟,此等異類,該永世……深鎖地獄!”

    修力凝聚的光明如一條條扭曲的手,且如鏈,自法蘭西斯體表席卷向梵蒂尼。

    梵蒂尼閉目,左手轉經筒似傳出沙沙的沙啞之聲,他右手執的金剛杵一橫,霎時生成形如半個蛋面的防護金剛盾,同時肅念六字真言最後一字。

    “迦!”

    氣浪走,如同佛宗神通獅子吼,氣浪之中似還攜著一尊行走的菩薩,五指印向法蘭西斯。

    先是無聲的湮爆,皆著如同晴天霹靂,平地轟隆響。大地繼又四處開裂,煙塵久久不散,好半晌,待到煙塵漸漸落定,自兩人粗喘的氣息的來看,卻是兩敗俱傷的局面無疑。且皆是重傷。

    法蘭西斯拿上權杖,一舉,“為了信仰!”而後繼續隱沒到密集的十字軍潮之後。

    梵蒂尼滿目淒然,他自認真是殺到手軟,他想起了西域,想起了剎羅生,想起了宗門,終歸還是有不舍,也想起了臨行前梁九告誡他的話,“別犯傻送死,敵人很卑鄙,慣用洗腦大法統治教徒,你要想主持正義,需等本王騰出手我們再來從長計議。風雲大陸這邊也有些不對勁,若事情真發生,比海外那邊還恐怖。你去那邊坐鎮,本王先坐鎮這邊。”

    面對瘋狂的十字軍潮,梵蒂尼到底還是選擇暫退,他遙望那退入軍潮之中的法蘭西斯,冷聲道:“法蘭西斯,我還會回來的,你是我第一個不死不休也想要擊殺的……孽障!”

    法蘭西斯嘴沿潺潺流血也不顧止,露出一口浸滿血水的牙,臉上的笑容看似燦爛,卻是可怖的笑,“你怕了”

    梵蒂尼轉身離開之前,扔下一句意味深長的話,“等另外一個大魔頭騰出手,定叫你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魔頭……一听就該被燒死。”不以為然的法蘭西斯搖搖頭,就地閉目療傷。血色的教袍如今真浸滿了血,傷口密布。

    ……

    比丘斯環形山下,充當監工的曹響對照著山,不時細看兩眼圖紙,工程已進入最後的完工階段,還差後續一物。

    他將圖紙一收,接著扯著嗓子大嗓門一吼:“收工,吃飯!”

    充當苦力的自由聯盟戰士挖了這麼長時間的山,也意識到曹大人想要干什麼,他們敬佩的同時說不怕那是假,比丘斯環形山可是一道天然屏障,能保他們暫不受十字軍的踐踏,倘若這山一崩,後續的十字軍一來,他們可怎麼守。自由聯盟的戰士人數遠不及十字軍多。

    曹響與他們說過一次,援軍會有的,其他的也不多說,說多了沒用,總得眼見為實。

    軍營駐地,亞瑟正立在兩根柱子上一板一眼的揮劍,曹響這些日子也逐漸摸清了她體內修輪的運轉與修習方式,監野司與青盟曾搗騰來不少神臨大陸的各類練武秘籍,曹響先挑選一本入門的劍士武籍給她學著。

    “丫頭,開飯,今天有咸蘿卜下飯。”

    亞瑟躍下木樁,開心道:“這麼豐盛”

    “這還豐盛你這丫頭還挺容易滿足。”

    兩人各端著一碗白飯配著咸蘿卜吃起來,曹響邊吃邊與她說道:“大梁以前也窮,菜要弄咸一些,這樣好下飯。我們的女帝陛下也愛吃蘿卜,千歲帶兵打大燕那會也隨身帶了根白蘿卜。一開始那些大頭兵還以為是寶材來著,沒少對著那根白蘿卜流口水。”

    亞瑟咬一小口咸蘿卜,然後扒拉三口飯吃起來,腮幫子塞的鼓鼓的,待到吃完嘴里的東西這才道:“曹叔,千歲老板會親自過來麼?”

    曹響搖搖頭,“近段時間不會,也還沒必要過來。而且我們那片大陸也出了些ど蛾子,千歲現在正在處理這個事。”

    亞瑟奇道:“ど蛾子那是什麼?”

    曹響瞧她吃的正香,斟酌了下詞語道:“那是比十字軍還恐怖的東西,那種東西若一旦大規模爆發,就是末日降臨。依我看那才是最大的異端,該叫十字軍去跟那些髒東西搭伴,讓他們狗咬狗。”

    這時多瑪瑙港外,大海之上行來千余艘戰船,船上的旗幟顯示為高句麗的船只,這些船只多是破損一副落過難的淒慘模樣。與之相較的,在其之後高一頭的黑茫茫一片,卻是兩千余艘鐵甲森森的大梁戰船!它們如同海上一群面目猙獰的黑鯊。

    領頭的大梁旗艦之上,一羽扇綸巾打扮的楚子喬正在呵斥一人,這人是大梁扶持的高句麗傀儡王,侯奏的私生子侯人樸,這家伙路遇大鯨魚竟然跑去挑戰。

    “你是不是腦殘沒見過藍鯨你算算你延誤了多少軍期,信不信換個姓做你高句麗的王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家伙。”

    侯人樸噗通跪地,痛哭流涕忙說再也不敢,唯唯諾諾的模樣很是卑躬屈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