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九零軍嫂很凶萌 > 第二百九十四章高月上門

第二百九十四章高月上門

    那個教官被她這一系列的動作給嚇了一跳,可是看著她嫻熟的,給新兵檢查著身體,他漸漸的也開始放心下來。

    不一兒,毛依珊的眉頭越皺越緊,看樣子這件事情確實有些棘手。

    她連忙掏出了自己隨身攜帶的銀針,快速的將他身上的迷彩服給脫了下來,然後在他身上的幾個穴位下針。

    這幾張讓一旁的那個教官更加迷糊了,他以為毛依珊是醫生,但是看上去就不像是醫生會做的事情。

    一時間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這是其他的幾個教官也圍了過來。

    “你這是在做什麼?他暈倒了就應該送她去醫務室,你讓這個小姑娘在這里瞎鼓搗什麼?要是出了什麼事情,你能夠負責嗎?”那個教官皺著眉頭,對著另外一個教官說道。

    就在這時,那個教官好像恍然大悟一般,連忙就想推開毛依珊,讓其他的幾個新兵將這個新兵抬到醫務室去。

    可是就在他要動手的時候,毛依珊抬起頭來,瞪了他一眼。

    “你們若是想讓他死得太快的話,就盡管動手,到時候若是出了什麼樣的事情,我也沒有辦法向你們保證。”毛依珊的冷冷的看著他們說道。

    她最討厭的就是她在施針救人的時候,有人在一旁插手。

    這樣不僅會影響她的判斷,更加會影響病人的情況。

    那個教官听她這樣說,一時之間進退兩難,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這個時候去放碗筷的嚴青也回來了,他看到桌子旁邊已經沒有了毛依珊的身影,便開始到處尋找著。

    就在這時,他突然發現了,那邊圍著一群人。

    他走過去一看,果然毛依珊被他們圍在中間,地上還躺著一個新兵。

    “你們這是在做什麼?都圍在這里,你們今天的任務都已經完成了嗎?”嚴青皺著眉頭,看著那幾個教官問道。

    那幾個教官一看到嚴青,自然也認出了他,連忙對著他敬了禮。

    “嚴團長!”他們幾個異口同聲的喊道。

    嚴青只是簡單的看了他們幾眼,然後就轉頭看向了蹲在地上還在為那個新兵施針的毛依珊。

    “他的情況怎麼樣了?要不要幫忙?”嚴青輕聲細語的對著毛依珊問道。

    其他幾個教官也難得看到嚴青這樣子的溫柔,他們一下子就愣住了。

    毛依珊對著他搖了搖頭,然後繼續的為那個新兵把著脈。

    就在這時她不知道從哪里掏出了一個藥丸,快速的給那個新兵服下了。

    這是那個新兵的臉色,也漸漸的好了起來,他的神智漸漸恢復了。

    他睜開了眼楮,看了看頭頂上的那些人。

    他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就覺得,耳邊還有嗡嗡的聲音。

    “我這是怎麼了?你們怎麼都看著我?”那個新兵有些迷糊的看著他們問道。

    “好了,你緩緩的做起來慢一點,不要太激烈。”這時毛依珊看著他說道。

    那個新兵轉過頭去看了看一旁的毛依珊,這是他在部隊里面見過的第一個女孩子。

    她是這樣的漂亮,這樣的清爽,這樣的干淨。

    就在這一瞬間,毛依珊就留在了他的心里。

    那個新兵听她這樣說,便緩緩的坐起身來,他只覺得有些頭重腳輕的。

    毛依珊見他能夠坐起身來,便伸手再次為他把了脈,然後站起身來。

    “他已經沒有什麼大礙了,但是最好你們還是帶他去醫院檢查一下,他這個身體,怕是在部隊里也呆不長久。”毛依珊看了看那幾個教官,對著他們說道。

    那幾個教官听她這樣說,連忙點了點頭。

    可是他們此時更加好奇的是,毛依珊的身份,她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在這里?

    他們可不記得部隊里有這麼一個漂亮的女孩子,而且毛依珊留著一頭長發,一看就不是當兵的。

    部隊里面當兵的女孩子都剪的是短發,因為她們需要更加麻利。

    “好了,既然沒有什麼事情了,我們就回家吧。”

    說完過後,嚴青拿著她的手就離開了食堂。

    說實話,剛剛那些人的目光一直都在毛依珊的身上,他都有些吃醋了。

    那幾個教官更是毫無避諱的直勾勾的盯著毛依珊,他可是知道的,這幾個教官到現在都還是單身。

    若不是他將她拉走的話,他還不知道她會在那里讓別人看多久。

    “你這是做什麼?我還有話沒有給他們交代呢,你這樣急急忙忙的要去哪里?”毛依珊皺著眉頭看著他問道。

    “我看你不是已經都說完了嗎?我可是看你說完了才將你拉走的,再說了你在那里也沒有什麼事情了,你在那里一直站著的話,那些新兵蛋子,哪里還有精力去吃飯?”嚴青看著她說道。

    這是毛依珊也听出了他話里面的意思,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看來他這是為那件事情吃醋了,她不過是做一個正常醫生該做的事情罷了。

    她也沒有想到,那些人居然會用那種眼神看著她。

    難不成他們這些當兵的都如狼似虎的沒見過女人嗎?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不過就是吃醋了吧,我也沒有說什麼,走吧我們回家吧。”毛依珊一臉笑意的拉著他往家屬樓里走去。

    嚴青看著她拉著自己的手,沒過多久,臉上也露出了笑容,將剛剛的那件事情也拋之腦後了。

    很快他們就回到了家里,就在他們關上門沒過多久的時候,門口傳來了敲門聲。

    毛依珊才剛剛坐下來,準備喝一口水,听到有敲門聲,便看了看嚴青。

    他連忙站了起來,去打開了門,門口站著的竟然是高月。

    他一看到高月,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

    很顯然,他並不歡迎她來這里。

    “你來這里做什麼?有什麼事情嗎?沒有什麼事情的話就先回去吧,我要休息了。”嚴青冷冷的對著她說道。

    高月皺著眉頭,咬著嘴唇,一臉委屈的站在門口看著他。

    他們已經好長一段時間沒有見面了,她這才剛剛過來見到他,他竟然就要趕自己走。

    這讓她的心里怎麼能夠平衡呢?

    她知道,因為上次的那件事情,嚴青就一直躲著她,就算踫到了也不會主動的和她說話,更加不會看她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