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九零軍嫂很凶萌 > 第二百九十五章一夜春宵

第二百九十五章一夜春宵

    “我知道,我不應該來找你了,但是我們太久沒有見面了,我也想因為,上次的事情向你道歉。”高月低著頭對嚴青說道。

    可是嚴青並不想跟她多說什麼,因為他和她之間沒有什麼好說的。

    也正是因為她讓上次的事情那麼難以收場,那天可是他大喜的日子,可是她卻這樣讓他難堪。

    說實話,若不是看在她哥哥的面子上的話,他一定不會給她好果子吃的。

    “沒有必要,事情已經過去那麼久了,你現在才道歉,不覺得太假了嗎?而且我也不需要你給我道歉,你可以走了。”嚴青冷冷的對著她說道。

    說完過後,他就準備關門。

    可是,高月並不死心,她連忙一個箭步上前,攔住了他關門的動作。

    嚴青眉頭緊緊的皺著看著她,不知道她到底要搞什麼鬼?

    “你到底要做什麼?難不成今天你要在這里再鬧上一出嗎?上次的事情看在你哥哥的面子上,我也就不計較了,但是若是你這次還要這樣鬧的話,也別怪我不給你留情面了。”嚴青皺著眉頭冷聲對她說道。

    高月連忙對著他搖了搖頭,就在她正準備解釋著什麼的時候,她的眼角眼就看到了,坐在屋里沙發上的毛依珊。

    她一下子就愣住了,臉色變得十分的難看,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過了好半天,她才回過神來,用一幅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嚴青。

    “難怪難怪我過來你要這樣做呢,原來是因為他在這里,難不成我就這樣的見不得人?我只是想過來跟你道歉,又沒有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你有必要這樣瞞著我嗎?還是說是我影響到你們兩個的二人世界了,你就這樣厭惡我?”高月的眼里帶著失望,就那樣靜靜的看著他問道。

    嚴青對她並沒有什麼好說的,她在他眼里就如同一個跳梁小丑一般。

    “你說夠了嗎?沒有什麼事的話,就請你現在立刻馬上給我離開這里,這里不歡迎你?從今天開始,再也不歡迎你了。”嚴青冷聲對她說道。

    高月就那樣靜靜地看著他,眼里帶著絕望。

    她知道她和嚴青已經不可能了,可是為什麼就連她的道歉,他也要拒絕呢?

    難道他們真的沒有辦法回到以前的那種樣子的嗎?她真的沒有辦法再和他好好的相處了嗎?

    “好,既然你不想看到我,那我就離開,但是那聲對不起,我還是一如既往的說給你听,那件事情確實是我做的有欠考慮,我做錯了,我向你道歉,對不起!”

    高月說完過後,一個轉身,淚水就如泉水般涌出眼眶。

    她怕自己會在他們面前哭出聲來,便連忙的朝前跑去。

    嚴青看著她離去的背影,緊皺的眉頭微微松開。

    他希望高月以後再也不會來她他這里打擾他的生活了,因為他知道,毛依珊並不喜歡她。

    看著她走後他關上了大門,然後轉過頭去看了看毛依珊。

    此時,毛依珊正靜靜地坐在沙發上,她什麼都沒有說,臉上也沒有顯露出什麼不高興的表情。

    這反倒是讓嚴青有些擔心了,他擔心毛依珊會不會因為這件事情生他的氣。

    “那個我不知道,她會突然來這里,你別听她瞎說些什麼,我和她之間什麼都沒有,你不要想太多。”嚴青看著她淡定的說道。

    本來毛依珊的臉色還是一臉嚴肅,但是听著他這樣說,一下子就忍不住笑出了聲來。

    “你在瞎想些什麼?我又沒有怪你,她是什麼樣的人,難道我還不知道嗎?我只是想看看你會怎麼跟我說,卻沒有想到你竟然這樣可愛。”毛依珊一臉笑意的看著他說道。

    她的話讓嚴青輕松了一口氣,但是嚴青卻有些疑惑,自己哪里看上去可愛了?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用這個詞語形容他,還真是讓他有些不習慣。

    “我好不容易來這里一趟,難不成你就讓我一直在這里坐著嗎?”毛依珊挑眉看著他問道。

    這是嚴青才反應過來,確實如此,他好不容易來這邊一趟,兩個人總不能在客廳里干坐著,過完這一夜吧。

    此時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易讓人察覺的笑容,連忙走到毛依珊的身旁,一把將她抱起。

    毛依珊看著他的動作,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她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畢竟她也不是小孩子了,而且他們兩個也已經結婚了。

    就算是發生了什麼,也是正常的。

    嚴青將她平穩的放到了床上,這時毛依珊才突然發現了有些什麼不一樣了。

    她左右看了一下,這張床似乎不是以前的那張床了。

    “你什麼時候將床的換了?”毛依珊挑眉看著他問道。

    嚴青嘿嘿一笑,伸手捏捏她的鼻子。

    “我覺得以前的那張床實在是有些小了,不是我一個人睡的話還可以,兩個人的話還是有些擠,這張床是我前兩天回來的時候才換的,你覺得怎麼樣?”嚴青笑著看著她問道。

    毛依珊拍了拍這張床,然後對著他點了點頭。

    這張床可是時下最流行的那種彈簧床,睡上去應該也很舒服,反正坐著是軟軟的。

    “感覺還不錯,但是也不能因為坐一下就知道這個床到底舒不舒服,還是要用過才知道。”毛依珊按了按床墊對他說的。

    嚴青听她這樣說,十分認同她說的話,便對她點了點頭。

    “我也是這麼想的,不如我們現在就來試試這張床到底好不好?”

    嚴青說完過後,沒等到毛依珊再說什麼,一把就將她推倒在床。

    毛依珊一時之間也沒有反應過來,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她的紅唇已經被嚴青的薄唇給堵住了。

    一時間房間里的溫度漸漸升高,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們就已經坦誠相待了。

    一夜靡亂,似乎秋風也變得溫柔了,房間里的兩個人身體緊緊的相擁著,似乎這樣才能感受到彼此的存在。

    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毛依珊便已經累的睡著了。

    可是她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某些人都還在樂此不疲的運動著。

    她實在是說不出來話,沒過多久,就又睡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