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蜀漢之莊稼漢 > 第0434章 好地方

第0434章 好地方

    “句扶?”

    馮永一怔。

    “對。下官與王將軍乃是同鄉,下官得了這都尉之職,還是得了王將軍之薦。”

    馮永定定地看眼前這個三十來歲的漢子,他臉上帶著有些憨厚的笑容,可能是不太習慣拍馬屁,所以臉上的陪笑有些不太自然。

    雖然馮永臉上沒有什麼表情,但心里卻是起了波瀾︰這個句扶,莫不成就是那個句扶?

    都說蜀漢自五虎上將之後,就剩魏延姜維算是名將——其實這是錯誤的。

    除去原歷史上早死的關興張苞,還有許多人是被五虎上將的耀眼光芒給遮蓋了,所以世人的眼光很少落到他們身上。

    吳懿、陳到、王平、句扶、張翼、鄧芝、馬忠、張嶷、宗預、羅憲、柳隱等等,這些人哪一個不是忠勇之輩,哪一個不是領軍有方?

    上面這些人,只有兩個沒有在三國演義》出現過,所以較少被人所知。

    一個是柳隱,守漢中黃金城,堅如磐石,鐘會大軍多次攻打都攻不下來,最後只能繞道而行。

    不過也幸好他守的這個城名字很亮眼,所以馮土鱉當時一听到張姬說了一聲“黃金”,他立刻就想起柳隱這個名字。

    至于句扶,則完全是因為王平。

    後世網絡上有好事者給蜀漢排了個後期五虎,雖然有著各種版本,但王平和句扶的名字,經常出現在後五虎的名單里面。

    句扶的地位僅略低于王平,而且更巧的是,他和王平是老鄉。

    所以馮永知道王平,自然也知道句扶。

    既然眼前這個漢子說了他是王平的同鄉,那麼這個句扶,也肯定只能是那個句扶。

    句扶看到馮永突然定定地看著自己,也不說話,心里有些發毛,還以為自己說錯了什麼話。哪知馮永突然展顏一笑,竟然說出一番讓人意想不到的話來,“原來是句都尉,久仰大名。”

    當即就讓句扶有些受寵若驚。

    上頭的張表更是心思連轉,這馮郎君對句扶這般熱情,莫不是因為他是王將軍的同鄉?

    听說王將軍家的王郎君,乃是稱馮郎君為兄長的。

    想到這里,他仿佛看到了自己達到目的的希望。

    “原來馮郎君竟然認識句都尉?”

    “沒見過,但听說過。”

    馮永搖頭,“句都尉為人忠勇寬厚,久有美名,故永聞名久矣。”

    句扶一听,有些黝黑的臉當場變得有些發紅。

    眾屬僚更是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句扶,也就是跟著郡丞奉承了馮郎君一句,就得了馮郎君這麼這般稱贊,看來他這官職,後面少說也要升一級啊。

    誰不知道馮郎君除了能點石成金,還有相人之術?

    不說趙廣李遺王訓李球黃崇等人,只說南中,遠的有王平得了蕩寇將軍之職,近的有柳隱隨李都督南征立下大功。

    雖然馮永從來沒有承認過什麼相人之術,但許多人仍然覺得這個傳言確實有一定道理。

    句扶當然也知道這個傳言,當下就有些手足無措,只會對著馮永連連說道,“馮郎君過譽了,下官當不起這等贊譽。”

    句扶知道王家與馮永關系密切,他又是受了王平所薦,這才當上了朱提郡的都尉,所以他對馮永天生有好感,跟著郡丞奉承了一句,那就是理所當然。

    只是沒想到馮郎君竟然給了他這麼大的面子,心里倒是有些激動。

    馮永一笑,舉起碗,“句都尉方才還說我自謙呢,沒想到一轉眼,你自己倒是自謙起來,以湯代酒,罰一碗。”

    “沒錯,句都尉此舉,確實應當罰一碗。”

    張表在一旁拍案笑道,“句都尉,快飲了這碗湯。”

    句扶听了,連連點頭,也不推辭,當下就舉起碗,一下子就咕咚了個干淨。

    “好!”

    有了這一幕,席間的氣氛就立馬熱烈起來。

    甚至還有不少人也想學句扶奉承馮郎君幾句,奈何馮郎君卻只是微笑,卻是連一聲點評也沒有了。

    這就讓不少人暗自後悔,早知道如此,自己還要什麼臉皮?

    宴席過後,張表又親自帶著馮永幾人到安排好的住所安頓下來,這才離去。

    “那張表少有名聲,素有清高之名。如今妾觀之,卻是與名聲大不相符,只怕是有怕圖謀,兄長還是小心些。”

    過了一會,關姬走進馮永的房間,有些擔憂地說道。

    “不必怕他。”

    馮永把身子縮在躺椅里,一點也不顧及自己的形象,“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世人所求者,不外乎名利權勢美色。他有所求,自然要放下清高的模樣。我等只等他開個價出來,再行還價就是。”

    說著,他拍了拍椅子的扶手,“連我喜歡坐在椅子的喜好都能打听出來,想來定是費了一番心思。看來他所求不小。”

    關姬听了這般直白粗俗之言,當下就是又好氣又好笑地看著他這副憊怠的模樣,心想二兄老是說阿郎像個浪蕩子,看來還真是有原因的。

    “兄長這口氣,還當真是大呢。那兄長呢?兄長所求什麼?”

    馮土鱉看著一身男兒打扮的關姬,再看了看門外沒有人,當下就起身涎著臉湊近了關姬,笑道,“我所求者,三娘難道還不知道麼?自然是三娘你啦。”

    關姬听了,心里當即就是有些酥麻,看著馮郎那目光灼灼的模樣,又有些發慌。

    和馮土鱉交換了不少口水,她自然明白他的眼神代表著什麼。

    果然,馮永拉住關姬的手,咽了一口口水,說道,“三娘……”

    說著又瞟了一眼外頭,嗯,沒人。

    再看看關姬那豐潤的嘴唇,覺得當真是無比吸引人。

    “唔……”

    關姬的嘴很快就被堵上,然後馮土鱉手頭上就開始不老實起來。

    左手環過關姬的腰,右手向上摸了摸,覺得不過癮,然後又听得馮土鱉含含糊糊的聲音說道,“三娘,你這束胸太緊了,對胸口發育不好,我幫你解了。”

    關姬嬌喘細細,臉上紅紅的,聞眼睜開眼楮,瞟了一下外頭,捂緊了自己的胸口,“阿郎,門還開著,別這樣。”

    “好好,你且等著,我去關門。”

    “有人要過來了。”

    “哈,這回你可騙不了我,上回你也是這麼說的,誰知道你竟然趁機跑了,這回我……”

    “主君,有個叫句扶的人來訪。”

    馮土鱉才把門關了一半,只見阿梅突然從旁邊冒了出來,低眉順眼地說道。

    馮永︰……

    只听得身後的關姬“撲哧”一聲,然後又是悶悶一笑。

    馮永的動作停頓了半天,這才悻悻地說道,“請他進來吧。”

    句扶的來訪並不讓馮永覺得意外,讓他意外的是句扶會來得這麼快,他還以為至少要等到明天。

    “扶見過馮郎君,見過關郎君。”

    句扶進得屋來,先是行了一禮。

    “句都尉不必多禮,請坐。此番來,是有何事?”

    句扶聞言,抬頭看了一眼馮永,眼楮瞟到他身邊那位俊美無雙的關三郎,神情突然有些凝滯。

    這關三郎,神色怎麼……好像不太對勁?

    關姬臉上的紅暈還沒褪下去,剛剛吃了馮土鱉不少口水,眼中的綿綿情意仍在。

    看到關家三郎這副樣子,句扶心里不禁有些打鼓︰這馮郎君和關郎君……不至于是那種人吧?

    “句都尉,請坐啊,怎麼這副樣子?”

    看到句扶一副魂不守舍,眼神飄忽的樣子,馮永覺得有些奇怪。

    “哦,哦,謝過馮郎君。”

    句扶看了看四周,挑了一個最遠的地方,小心翼翼地坐下。

    “不知句都尉此來,有何指教?”

    “不敢不敢,下官就是過來問問,馮郎君還有什麼需要的。張郡丞說了,若是有事,請盡管吩咐下來,朱提郡上下,皆會盡力幫忙。”

    句扶覺得臉皮有些發燙,這些話,太露骨了,可是這是郡丞的吩咐,他又不得不咬牙說出來。

    “目前倒是沒什麼事,不用勞煩張郡丞了。我就是帶著人,到處看看。”

    反正又不是自己有求于人,你不明說,我就當是不知道 br />
    “馮郎君,可是要把整個朱提郡看完?”

    句扶听了,低聲問了一句。

    “嗯?”

    馮永看了一眼句扶,這是什麼意思?

    想了想,回答道,“也不一定。畢竟這南中的農事,又不是一時半會能提高起來的。我就是隨意到各郡縣看看,先了解一下情況。”

    “原來如此。”

    句扶點頭。

    益州典農校尉督益州農事,到處察看各地耕種情況,這是本職工作,很正常。

    “听說馮郎君想在南中種甘蔗,想來此次察看南中農事,也與此有關吧?”

    句扶又問了一句。

    “是啊,南中這些年久受叛亂之苦,開墾莊園,再想法子招些僚人幫忙,不但可以讓他們安心生產,減少叛亂,還可以在南中墾殖些土地出來。”

    “久聞馮郎君善耕種之術,沒想到在南中這等多山之地,竟也能墾殖?”

    句扶贊了一句,“馮郎君若是想在朱提郡開莊園,下官倒是知道個好地方。”

    “哦,是哪里?”

    “堂郎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