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影視之最強穿二代 > 第326章悟道而羽化

第326章悟道而羽化

    “越界者死!”

    姜明臉上的憔悴瞬間變化為凶戾,如同行尸走肉般困鎖在這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讓任何人來打擾這些師兄弟的安息。

    “咻~~”

    一道凌厲的劍氣瞬間朝夏樹襲來,沒有大意,夏樹背後的夏禹劍頃刻出鞘,直接斬散了這道劍氣。

    “御劍伏魔!”

    姜明見一擊不中,劍分無數,再次朝著夏樹激射而去,赫然正是昔日他自創的劍招——御劍伏魔,這一招簡化了萬劍訣施展的過程,但卻加強了攻擊的力度。

    如果說忍術結印的速度事關忍者的生死,那麼對于修行者而言,打出法決的快慢對戰斗的勝負也起到了決定性的影響。

    “刑鎖念刃!”

    見姜明的御劍伏魔攻來,夏樹連忙打出了蜀山另一式劍訣——刑鎖念刃,這一招可攻可守,漂浮在半空中的夏禹劍聖瞬間一分為七,化為七柄巨劍,排列在夏樹周身,飛快的旋轉起來。

    只見無數襲殺而來的氣劍被這七柄飛速旋轉的巨劍當場攪碎,姜明的這一式御劍伏魔被夏樹直接破了。

    “本門功夫,並不外傳,老實說來你究竟是是誰?”

    姜明也是認出了夏樹用的招式,不過他這一身蜀山弟子的服飾真的很難認嗎?

    “見過姜師叔,弟子夏樹奉掌門之命進入鎖妖塔,一是為了女媧後人之事,二就是姜師叔的事了。”

    “你喊我師叔?你是小師弟的弟子?”

    “正是!”

    “不,我不是你師叔,我殺了這麼多師兄弟,早就是蜀山棄徒了。”

    姜明有些自嘲的說道。

    “姜師叔,過去的事情終究已經是過去了!”

    “沒有過去,這一百年來我始終停留在那一天,怎麼可能過去。”

    听到夏樹這麼說,姜明大吼著說道,他的話似乎是直接否認了他這一百多年。

    “時間能讓一切都過去,這些死去的師叔師伯們早就放下了,放不下的也只有姜師叔你!”

    作為曾經的茅山天師境高手,超度一直都是夏樹最拿手的,雖然以往他更擅長用符篆法劍說話,但面對姜明這樣因為執念成魔,死後化鬼的存在夏樹能做的只有讓他念頭通達。

    夏樹剛一說完只見墓碑上的一柄柄飛劍齊齊顫動,在魂力的牽扯下慢慢飄起,這是昔日那些蜀山弟子殘存的魂力,他們放下了,所以才不會像姜明這般被困鎖在這里。

    “師叔師伯們在拱衛自己道的路上獻出了生命,由此他們將徹底的跳出輪回轉世之苦,也就是說,是姜師叔你成就了他們的道。”

    “事情真的是這樣嗎?”

    听到夏樹所言,看著這些已經放下仇怨的師兄弟們,姜明的雙眼閃爍過一絲迷茫之色。

    大道三千,並非劍聖一條上善若水之道,李逍遙的有情道是道,夏樹的強者之道是道,甚至魔道同樣也是道,每個人的道都不相同,姜明的道在何方,還需要他自己去尋找。

    “姜師叔心中似乎已經有了答案!”

    “命運讓我被師父撿到,所以我成了蜀山弟子,命運讓我遇見了女苑,沒能堅守道心的我貪戀紅塵,讓一切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對與錯,是與非,我也迷茫了,但心中的執念讓我蹉跎到了今日,或許我真的該放下了。”

    說到這里,姜明的魂體開始慢慢飄散,看似迷茫的他已經悟出了自己的道。

    “爹?”

    此刻姜婉兒不在隱藏,直接從後面走了出來,這一百年的時間她和父親從未有過交流。

    “婉兒,你長得和你娘真像啊,很抱歉,第一次見面爹就要和你說再見了。”

    魂體開始消散的姜明聲音中有些遺憾,也是最後的遺憾,作為一個失敗的求道者,在過去的一百年歲月中他從未盡到過父親的責任。

    “爹娘不在了,接下來的路縱然只有一個人也要好好走下去!”

    “我知道了,爹,你也保重。”

    听到父親最後的叮囑姜婉兒情不自禁的留下了眼淚,作為人和妖的結晶,她從未抱怨過自己的出生,她為在痛苦中沉淪的父親感到悲哀,今天夏樹幫她解脫了父親的痛苦,對此她非常的感激。

    “謝謝夏公子!”

    目睹姜明羽化之後,夏樹耳邊傳來了姜婉兒的道謝聲。

    “婉兒姑娘不必謝我,這些都是我作為蜀山後輩應該做的。”

    話說如此夏樹也是有些小小的失望的,鎖妖塔的場地限制了他的發揮,他和姜明的戰斗只打到一半就倉促的結束了。

    “另外不知婉兒姑娘往後有何打算?待我完成了掌門交給我的任務之後便帶姑娘一同出去。”

    夏樹開口問道,這也是他之前就想好的。

    “我打算出去好好看看這個世界,以前我的世界只有鎖妖塔這麼大,但外面的世界一定很美麗吧!”

    姜婉兒的眼神中流露出向往的神色。

    “是很美麗,婉兒姑娘一定要將往昔失去的全都補回來!”

    “嗯!”

    在姜婉兒的指引下夏樹往關押靈兒的地方去了,而鎖妖塔之外,蜀山的一處偏殿之中,姜明牌位前的不曾燃燒的香無火自燃,飄起了裊裊青煙。

    牌位前默立的劍聖睜開了眼楮,嘴角揚起一抹苦澀的微笑。

    “沒想到師兄被夏樹的一番‘歪門邪道’化解了心結,不過這樣也好,我從師兄身上悟出的道或許並不適合師兄。”

    姜明無法放棄對女苑的感情,但劍聖卻因為對天下蒼生的博愛放棄了他對巫後青兒的小愛,每個人都是不同的。

    只是夏樹勸人悟道容易,他自己卻很難,因為他選擇的是強者之道,何為強者,多強算是強者?這都是往後他需要捫心自問的。

    或許這也是夏樹成為蜀山下一任掌門的最後一道障礙,而對于這些夏樹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了,他甚至可以借用詩仙李白的一句詩——“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

    這個世界不行,還有下一個世界,總有一天夏樹會明白何為強者之道的,那一天他將成為真正的強者,屹立于諸天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