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成為神明的日子 > 第153章盜墓賊

第153章盜墓賊

    夜以空朝剛剛他感覺到一絲不對大方向過去。

    大山深處,現在正在森林里狂奔著幾個人,他們三男一女,每個人背後都背著鼓鼓的行李包。

    如果夜以空他們看到那其中了兩個人,一定會認出來,這兩個人其中就有他們白天在面館的時候,看到的那兩個特別粘糊的小情侶。

    呼呼呼呼

    粗重的呼吸聲,和踩在枯樹枝上的嘎吱聲,在這靜謐的山林里顯的格外的響亮。

    似乎天上的月光各位的照顧這里,在森林里幾個人完全看的清路和周圍,還有下面他們的倒影。

    四個人停下,其中一個胖胖的男人,指著一個地方驚恐的道。

    “哥,哥,哥,這地方剛剛我們來個。”

    “怎麼可能,我們都跑了這麼久了。”女人立馬道。

    “真的。”男子看她不想就指著那個地方道,“你看,這里還是我剛剛標記的地方呢,我親手標記的,怎麼會錯。”

    女人也看到了那個標記,頓時卡殼。的確,那里還有她用刀的劃痕呢。

    “哥,這地方一些邪門啊,我們在這里打轉。”情侶中的男子道。

    他們兩個叫哥的人,是一個個子不高,長的一副賊眉鼠眼看起了有三十多歲的男人。

    男人碎了一口口水,看著周圍道,“真他媽的邪門,怎麼跟著他們來的時候就沒事,我們單獨來就這樣呢。”

    這時女人看著大叫起來,“來了,來了,剛剛那東西又來了。”

    “草!”

    胖子大罵一聲,然後撒腿就跑。

    男子拉著女人跑,幾個人又在森林里狂奔起了。

    “這他媽的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胖子看了一眼後面大叫。

    “管他什麼東西。”那個他們一直管他叫哥的人說,“反正我們是別讓那東西給踫見。”

    後面的東西黑黝黝的一片,速度極快,越來越近了。

    胖子向前一撲,然後從右邊伸過來一直手,把他向後一推。

    胖子驚訝的看著他的“哥”,腦子里一時還沒太反應過來。

    二人的目光接觸,胖子只覺得自己渾身一疼,然後這個世界上就再也沒有他這個人了。

    前面是一個矮坑,剩下的三個人同時摔倒。

    撲通!

    摔倒後,三個人蜷縮身子,下意識的防備接下來的一切。

    可預料到的疼痛並沒有到來,三人慢慢的睜開眼楮看向後面。

    這也讓他們看到了剛剛在追他們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那是一群密密麻麻的爬行蟲子,每一個都像是一個成年男子手掌大小差不多大的帶殼的爬行蟲子,讓人頭皮發麻。

    只見那一群蟲子就像是踫到了什麼分界線似的,順著一條線徘徊了一會兒,然後紛紛退去。

    三人紛紛吐出一口氣,沒事了蟲子走了。

    “哎,胖哥呢?”

    這時女人看看了周圍都沒有那個胖子的身影。

    男子看著了一眼他們的“哥”,然後對女人說,“剛剛胖子跑的有些慢,所以”

    所以什麼自然是不必多說的。

    女人一听,先生愣了幾秒鐘,然後大顆的眼淚掉下來。

    “胖哥,胖哥,胖哥他”

    “他什麼!”剛剛殺死胖子的男子打斷她的話,他惡狠狠的道。

    “誰叫那胖子平時不動的來著,要是他平時多跑兩步也,現在也不會這樣了。”

    男子看向他,“哥。”

    “行了行了。”男人煩躁的揉了揉頭上本來就稀少的頭發。

    “我們快走吧。”

    “走吧!”男子回頭溫柔的看向自己的女友,伸出手。

    “我們向前走,然後找路回家。”

    女友把手放著男朋友的手里,站在起身。

    嗖!

    破空的聲音穿來。

    女人慢慢低頭,看著已經穿透自己胸腔的樹藤,然後不可置信的看著剛剛還對她一副溫柔的男友。

    竟然會在剛剛那一瞬間把她推到自己身前,他自己躲到一邊。

    男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只見他女友的眼楮睜的大大的看著他。

    剛剛前一刻還飽滿水潤的皮膚,在頃刻之間就成了干癟的樹皮,男子愣住了。

    “快跑啊,還愣著干什麼。”

    男子听到他哥的話,趕緊從地上撒腿就跑,頭一回不回。

    連掉在地上的背包都忘了撿,他想活下去,他還不想死。

    夜以空到了森林的深處,周圍一片亮堂堂的。

    他抬頭看,直接那慘白的月光,透著厚厚的葉子,直直的照在地下。

    現在這種樣子,就像是這里把那條公路上的月光都搶過來似的。

    這片林子里安靜的有些不正常,而且亮的也不正常。

    夜以空向前走,他感覺道在前面有很濃重的血腥味。

    走著,走著,夜以空好像踩到了什麼。

    低頭,夜以空到了那紅色的骨頭。

    沒錯,還是那種顏色艷紅的骨頭。

    夜以空查看,這骨頭像是是人骨,而且還有淡淡的余溫,應該是這人剛剛被什麼東西給啃干淨了。

    而且由于時間太短太急的原因,那骨頭上的血肉還在,所以就是紅色。

    夜以空在向前走,這里有一個凹坑,顯然這里有明顯的人類摔下去的痕跡,而且還不是一個人。

    在這一刻,夜以空發現他在充分的運用前世的知識。

    並且,他發現了一張干枯的人干。

    那人上身穿的衣服讓夜以空看的很熟悉。

    這是

    夜以空看到了,那人干耳朵上的銀色耳釘。

    這種耳釘,和吉田上上一位女神的耳釘屬于同款。

    夜以空听吉田把他那只認了不到兩個星期的女神,從頭發夸到腳趾,在到耳釘夸到鞋子。

    然後夜以空就完全記住了,那女孩上身的一切裝飾,包括這個記憶幽深的耳釘。

    能把人類一瞬間吸成這樣的東西,現在一定就在這周圍。

    但是夜以空沒有時間找,還有前方那濃郁的血腥味,夜以空覺得他得去前面看一看。

    月光的反射照到了夜以空臉上。

    這是什麼?

    夜以空彎腰,把地上的背包一動,從里面一下掉出來一件古銅鏡。

    打開背包,發現那包里,一包的古文物,上面還有在地下埋的原因,而留下的土。

    哇哦!

    夜以空把頭再次轉向已經成干的女人。

    原來是盜墓挖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