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成為神明的日子 > 第414章被騙了

第414章被騙了

    很快就到b4棟了,看著面前的大樓,幾乎每家每戶都亮著燈,如果不是大樓窗戶里映著燈光的話,夜以空估計這小區外面看著就和沒人住一樣,桑歷的家住在第12層。

    進入樓道大廳,明亮的燈光照亮黑暗。

    兩個人進入電梯,就在電梯剛剛要閉上的時候,進來的一個老人。

    老人花白的頭發,穿著模樣怪異的衣服,手里還住著一個木質拐杖。

    夜以空和白離對視一眼,電梯正常慢慢閉上,就在電梯閉上的1那一秒夜以空突然看見了一個藍色的蝴蝶一閃而過。

    電梯啟動兩分鐘後在一邊站著的老人開始劇烈的咳嗽。

    “年輕人。”一邊的老人開口,他一直低的頭看不清此時的模樣,“年輕人能幫幫我嗎,年紀大了腿腳有些不好,扶我一下吧。”

    夜以空看都不看他一眼開口,“老人家年紀大了,就應該早些投胎,黃泉比良阪才是你現在應該待的地方。”

    老人听到後立馬渾身僵硬,有一股其實鋪天蓋地的朝直接他壓下來,他不可思議的看著一邊的夜以空和白離。

    當電梯再次打開的時候,夜以空和白離走出來,再次電梯慢慢合上。

    白離感受著周圍的感覺,他有些不適的皺眉,旁邊混濁的空氣,彌漫著令人嘔的味道。

    “桑歷是怎麼住在這里的。”

    夜以空看向周圍,“我倒是好奇,這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發現了沒有,我們從外面看的時候完全感受不到這里面的情況,包括在我們進電梯前看起來都十分正常。”

    白離走到牆壁前聞了聞,“應該是有人在建這大樓的時候就已經做了手腳,在牆壁里有血腥味,而且味道還不小。”

     !

    就在這是他們听見了從上方傳來的打斗聲響。

    “去看看。”

    23樓的樓頂,一個白頭發的男孩和一會女人在交手,兩個人現在的情況都不怎麼樣。

    男孩停在了天台邊上,只要在向後推一步就是23層樓的高度。

    他指尖落著一個藍色的蝴蝶,臉上有一道很深的傷口不過沒有流血。

    “你就是為了捉我才弄這麼大的陣仗的,不過恐怕是要讓你失望了,我並不好捉啊。”

    女人穿著一件長袍,她的眼楮是豎瞳,兩只手是像鱷魚一樣的爪子,嘴里一條蛇信子時不時的吐出來。

    她看著年輕的男孩,臉色不善的道,“你以為你還跑的掉嗎?”

    男孩看著女人突然瘋狂的大笑起來,“可笑,真是可笑,人類竟然想要得到妖精的力量,看見你真是讓我的生活有多了一份樂趣,不過真是不好意思啊,恐怕我要讓你失望了。”

    說完他和女人兩個人的中間突然一聲巨響。

    然後女人就眼睜睜的看著白頭發的男孩身體慢慢變成一片蝴蝶然後消失。

    夜以空和白離在听見巨響後沒有幾秒便出現再了天台上。

    白離凌空躍起,朝那片蝴蝶的地方狠狠一抓,帶血的布料出現在空中然後慢慢的飄下去。

    夜以空看向消失的藍色蝴蝶,嘴角出現一個微弱的弧度,輕嘆,“這次是被耍了啊。”

    “你們是誰?”

    一句話把夜以空和白離拉進來現實里,兩個人轉頭看過去。

    “實驗體嗎?”白離打量著女人道。

    夜以空點頭,“應該就是凌麟說的那個博士的手下了。”

    女人清楚的感覺到了這兩個人看她眼神的那種輕蔑,沒錯剛剛那個家伙是強了一點,在之前的時候也已經有三個人折在了那個看似弱不經風的少年身上。

    女人身體微微下伏,渾身的肌肉緊繃。

    夜以空看向白離,“這里交給你怎麼樣?”

    白離活動了活動手腕,“沒問題。”

    夜以空拍拍白離的肩膀,“記得,要活的。”

    听著兩個人的對話,女人終于忍不住了,她大吼一聲,“你們找死!”

    在把這里交給白離後,夜以空就放心去下面了。

    電梯每到一層,夜以空就往牆上貼一道其他人看不見的白福。

    夜以空之前听桑歷說過,他們小區樓道里曾經被有人出錢整修過,他估計就是在整修的時候把血摻進去的。

    在看見實驗體和白發男孩的那第一眼,夜以空就了解事情的全部了。

    “首先,博士一定沒有死,而實驗體是受了博士的命令來抓那個白發小孩的,用的誘餌就是這棟大樓和不久前那個無辜死去的跳樓人。”

    “白發本身就是高級惡靈,而且惡靈最喜歡的就是尸體,尤其是那種有執念的尸體最著迷。”

    “但是白發他在一早的時候就察覺到了這些人的目的,或者說是這些人太小看男孩了,一個在幕後用一顆小小的殺生石就把整個國關地區的政府玩的團團轉,甚至是一舉就滅掉了國關政府四分之三兵力的惡靈,怎麼可能那麼容易讓人捉到。”

    “然後白發男孩就瞄上了桑歷,不對,準確的來說應該是瞄上了我,白發把桑歷搞得整個人精神恍惚,為一個班里的同學,我怎麼可能會發現不了桑歷的情況。他用桑歷讓我調查藍岸橋小區的事情,自然而然的就會調查到實驗體的動。”

    “如果他今天晚上死在這里的話,最後我也會為他報仇,如何不死那更好了,完美的轉移的注意力,讓我來對付實驗體,最後還是為他報仇了。”

    夜以空現在是一臉的郁悶,“被人耍了啊,不過想著有這麼一個危險的惡靈盯著你,而且完美的了解了我身邊的人,有點驚悚啊。”

    夜以空一邊一張一張的貼白福,一邊想著對策,“現在唯一的對策就是盡快把白發給殺了,可是我現在連他在那里都不知道,事情有些難辦啊。”

    在白離處理好頂樓的情況時,夜以空也處理好了b4棟樓的情況,還從桑歷家里給桑歷拿了幾件換洗的衣服。

    第二天早上,不出意外,藍岸橋b4棟樓又出現了意外事故,意外不是別的正是天台的狀況。

    此時課間的夜以空接到了凌麟的電話。

    “喂。”

    “關于昨天晚上藍岸橋小區b4棟的事情”

    夜以空道,“這件事情我知道,有幾個實驗體和一個惡靈打起來了,我當時正好在那里,還追了一個活的實驗體,現在就在一方神社里。”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