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王者圖譜 > 二十一章︰命懸一線

二十一章︰命懸一線

    & ngua=&ot;java&ot;sr=&ot;/gaga/pa-tpjs&ot;>

    “箏箏,還沒到嗎?我們已經到底了。”

    “不知道,我們現在這里休息一下吧。”

    兩人在一塊礁石上稍作歇息。

    到底問題出在哪里?上一次是怎麼到那里的?秦箏努力回想,卻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難道是因為踫撞?”秦箏不知不覺說出了聲。

    “什麼?”

    “師姐,昨晚我看見冰宮是因為我撞到珊瑚礁,暈了過去,是不是再暈過去就可以看到了?”秦箏問顧靈。

    “叩。”顧靈敲了一下秦箏的頭,“想什麼呢,我們要是暈過去了,可沒有人來救我們,我們潛入的這麼下面,師叔們估計也查探不到,最後的結果就是葬身魚腹。”

    顧靈剛說完,只見一群金利獸從她們身邊匆匆游走。

    不一會兒,又有一群海獸同樣急匆匆的游走。

    怎麼回事?顧靈拿出月明石往海獸來的方向照去,只見一個龐大的身軀駛來,連周圍的水流都喘急了起來。

    “是赤炎金猊獸!”兩人異口同聲驚呼起來。

    赤炎金猊獸幼獸都至少是築基初期,成年可達築基圓滿。

    這頭雖是幼獸,可也是目前秦箏顧靈無法撼動的。

    “疾風術,快逃。”

    秦箏想往海面行駛,那樣至少門中師叔們會發現,或許可以逃過一命,可是赤炎金猊獸似乎能料到秦箏想法般,直追著兩人往深海跑,不停的兜圈,偏偏觸不到禁制的範圍。

    即使兩人不停歇的打訣,卻因實力太過懸殊,況且還是在水中,讓人感覺赤炎金猊獸下一刻就追趕上來了,將兩人一口吃掉。

    赤炎金猊獸在身後張大了嘴,令人作嘔的腥臭味透過保護罩傳入兩人鼻中。

    但這只赤炎金猊獸似乎不急著取秦箏和顧靈兩人性命,總是在兩人不遠不近的距離後跟著,散發出的腥臭味有至使人昏迷的效果。

    用靈力將腥臭味暫時隔絕,靈力不濟時秦箏施展了治療術,兩人靈力稍稍得到補充,可是這樣下去不行,靈力遲早會消耗掉。

    靈力消耗掉之後,估計赤炎金猊獸也沒興趣再和兩人玩貓抓老鼠了。

    早前儲物袋就被收上去了,除了身上法衣什麼都沒有。

    怎麼辦?絕不能坐以待斃!

    對了,還有這個,顧靈腦海中閃過一道靈光,“箏箏,攻擊他!”

    說完顧靈就扔了幾個火球術過去,可是剛出保護罩,火球就被水滅熄。

    來不及多想顧靈這樣做的原因,秦箏施展凝淚成冰,三個冰球向赤炎金猊獸擲去。

    擊中了,但就像撓癢癢一樣,並沒有給赤炎金猊獸造成什麼傷害。

    “得把他激怒才行。”顧靈又些力竭的說道。

    怎麼樣把他激怒?

    有了!

    “妲己,將甄姬的技能符給我。”秦箏在識海與妲己溝通,想要激怒或者傷到赤炎金猊獸,這是唯一的機會了

    “主人的命令是絕對的。”

    秦箏手中出現一張銀白色的符,看不出什麼材質。

    “這是什麼?”顧靈沒有看到符是怎麼出現在秦箏手中的,只是有點好奇這個從來沒見過的符?

    來不及解釋太多,秦箏迅速輸入靈力,將符拋向身後。

    符擊中赤炎金猊獸,瞬間激發,一道水柱沖出海底,周圍形成一個漩渦,將赤炎金猊獸擊飛出去。

    這是甄姬的二技能‘淚如泉涌’,是秦箏傳承凝水成冰那天隨機得的符,在這里屬于築基期法術。

    兩人頓時歇了口氣。

    突然,秦箏顧靈兩人周圍的海水被染紅了,從上方傳出一股腥臭味。

    赤炎金猊獸受了傷,身上密密麻麻的口子,最大的一個橫穿腹部。卻因為秦箏的攻擊暴怒,即使受傷也要追過來將兩人碎尸萬段,巨大的尾鰭甩了過來,水流甚至還將兩人往前推了推。

    再沒有其他的辦法了!仙途還沒開始就要結束了嗎?秦箏有些絕望。

    顧靈與秦箏對掉了一下位置,確保等下打過來是先打中她。

    在尾鰭打上來的一刻,想象中的劇痛並沒有到來,只見一道白色的光異起,赤炎金猊獸的尾部掃入白光,在秦箏不可思議的眼神中赤炎金猊獸由尾部開始爆開,瞬間化為血水,染紅了這一片海域。

    秦箏昏迷前眼中觸目可及的都是紅色。

    ===============================

    迷迷朦朦听見一聲來自遙遠的嘆息。

    他說,“醒來吧,醒來吧,不要再沉睡了,遠古的……”

    應著他的召喚,秦箏醒來了。

    威嚴的獸象,精致的冰宮,又一次出現在眼前。

    “果然不是夢。”秦箏望著這一切喃喃道。

    顧靈還在昏迷中,秦箏為她施展了一次治療術。

    顧靈悠悠轉醒,“這是?”

    “阿靈,這就是我與你說的地方,我們來到了!”似乎是受到這里氣息的影響,秦箏語氣中並沒有過多的驚喜。

    顧靈移到宮殿前,摸了摸宮壁,“這里好似很孤寂,很悲愴。”

    “是啊。”秦箏有同感的道。

    “阿靈,那道白光怎麼回事?”最後那道白光是她們活下來的關鍵!

    似乎沒有想到秦箏問的這麼直白,顧靈愣了一下,還是解釋道,“那是我們家族所特有的護體靈光,只有在生命極其危險的時候才會激發出來,元嬰以下直接擊殺,就算是元嬰也會受重傷。是我們顧氏直系子弟的保命手段,除了顧家核心人員,這世上沒其他人知道了。”

    這麼重要的信息都告訴自己?對于顧靈的信任秦箏感到很暖心,想了想開口道,“我秦箏今日在此發下心魔誓,若將此事泄露出去,便心魔纏身,終身不得進階。”

    大概只有如此正式的心魔誓,才對得起這份信任了吧。

    “箏箏,其實你不用發心魔誓我也是相信你的。”

    顧家是個傳承了數十萬年的大家族,底蘊甚至比現在幾大宗門中的一些還要深厚,雖然現在依附于玄枵宗,卻也是當年的無奈之舉。

    之所以以一個家族的形式屹立那麼多年,關乎于一個秘密。

    顧氏嫡系子弟只要有靈根,便與妖獸一樣具有血脈傳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