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三國重生馬孟起 > 第八九六章 兗州軍進攻並州(四十七)

第八九六章 兗州軍進攻並州(四十七)

    反正最後都是歸納為差距,都是差距,多了,這個曹操知道。一直都想追上涼州軍,甚至都想超過他們,可顯然,這個就不用多說了,他也清楚。能盡量說讓己方和他們涼州軍的差距縮小那麼點兒,可要說大規模追上,甚至就超過,曹操覺得是沒什麼可能。就看比較基本的,他們涼州軍有那麼多的錢糧,而己方不能和他們比,在這個方面,所以說如今這樣兒……

    這個最基本的,已經是超不過對方了,趕不上人家了,那麼這個差距,就得一直存在這兒,而其他的,都是己方不如對方的,不說步步都是,可大多都有差距。這就是事實啊,可不是嘛。因此,曹操可以說是相當清楚的了,那是一點兒沒錯,己方如何,對方又是如何,那是。

    所以說他還是很清楚的,就己方和涼州軍的差距,但是曹操卻從來都沒說放棄過,沒有一點兒半點兒那樣兒,確實是啊。所以說這個也是,兗州軍差了涼州軍一塊兒,這個天下大勢就在後者,基本上都是他們的,最多了。而到前者的話,確實是不行了,和後者不能比啊。

    之後在馬超中軍大帳,還有曹操中軍大帳,他們也是都沒多說,就打發眾人都回去了。反正明日如何,他們都知道,眾人明白要怎麼去做。反正就今日的戰事的話,兩人還都覺得不錯,總體說是可以,那是不錯。明日的話,他們都相信己方只能是表現更好,那是沒錯。所以說兩人也不用說太多,手下人,那都明白,可不就是。因此,這個也是,他們覺得是……

    其實對于他們兩軍的情況,那自然都了解,可也是覺得,自己能比之前表現更好,確實也是那樣兒。兩軍將士都是那麼樣兒的想法,這個也是不容易,可不就是。不過都想著明日比今日表現更好,可終究還得看誰更佔點兒優勢,不就是那樣兒。還是,涼州軍的話,他們信

    心能多點兒,而到了兗州軍那兒,自然就少了。這個一直都是,或者說從涼州軍大軍還沒到的時候,其實就那樣兒了,都正常,真的。可哪怕這樣兒,兗州軍和曹操一樣兒,他們都沒放棄過什麼,一點兒都沒有,想著勝了涼州軍的話,那可比什麼都好,可不就是那樣兒。

    盡管這個其實也都不太可能,但是他們可沒放棄,那是沒錯,肯定是啊。如今這個時候,那是沒什麼問題,就算是贏不了,可要真讓對方損失多點兒,也不是說就不能,真是。己方將士知道該如何做,馬超和曹操/他們也是,什麼都不會多說,正常。戰事具體什麼樣兒,到時候再看,肯定都是,那沒錯。不過就還是涼州軍佔優勢,怎麼都是多,而兗州軍就差了,

    不就是那樣兒。這個他們也都知道,那是沒錯。不過卻也是,都想著之後的戰事,哪怕兗州軍,他們也是覺得,己方盡力就好。確實啊,一直都是那樣兒。如果說換成涼州軍是他們的話,也得是那樣兒想法。正常,他們如今是有優勢,所以說和兗州軍來比,還是不同的,

    那是沒錯。畢竟一個來的時候,那是十萬人,而另一方,經過了壺關這兒的戰事,那早已是不足十萬人馬了,就是如此。當然了,還是說,在外面的涼州軍,沒比關外的兗州軍多一萬多人,近萬人,那樣兒。不過別說是近萬了,就算是幾千人,可也終究是涼州軍優勢,這個一點兒不錯,不就是那樣兒嗎,確實。所以說兩軍自然是都不一樣兒的,那都是不同了。

    都一樣兒就怪了,可不是,但事實不是啊。在涼州軍和兗州軍都算是期待中吧,迎來了雙方的第二次大戰,第二日的大戰。對他們來說,這昨日的戰事,雖說總體還都不錯,可其實對他們士卒來說,還覺得己方更能進步,那是肯定沒錯。都覺得自己一方,那其實還沒有達到最強的程度,絕對不是表現最好的情況,那肯定是。如果說己方表現更好呢,那麼就肯定

    說傷亡什麼的都少了點兒,對方的話,那是要多了。這個是他們的想法,涼州軍士卒,兗州軍士卒,他們幾乎都是那麼想的,正常。要說不希望自己好好表現,保住小命,讓對方多傷亡,那都不對了,確實。可以說不管是涼州軍士卒也好,還是兗州軍士卒也罷,他們都是

    那麼想的,所以說……不過也不好說兩軍就都奮發了什麼的,那種情況並非就不可能發生,但是兩軍同時的話,這個幾率也不大啊。因此,有那麼一方,那倒是很正常,還很可能,確實有幾率。而是涼州軍最先呢,還是說兗州軍抓住了機會呢,這個也是不那麼好說啊,真是。

    誰先,那麼自然都是對誰有好處,趕早不趕晚,其實是有道理的,真的。不管說是對涼州軍,還是說對兗州軍,其實都是,他們都那麼想,想著越早越好,這個是。肯定沒錯,兗州軍就不用多說了,他們本來就想著己方這人馬比對方少,而且還不佔什麼優勢,那都是人家的,所以說奮發一次,那絕對是好事兒,真的。而對涼州軍來說,其實也是,他們怎麼都不

    想說落後于兗州軍,這個一點兒沒錯,所以……那麼他們都有奮發的情況,真比涼州軍前了,那麼或者也得想著己方奮發,哪怕這個其實未必就真能有,不過不代表他們會放棄,不代表說他們就不會去努力。就像兗州軍一樣兒,他們是沒想著己方有十成的把握能那樣兒,

    可他們從來都沒有說放棄過,一點兒都沒有。因此,有奮起,也確實是兗州軍最先,甚至就他們有,而涼州軍沒有。是,雖說後者的那個態度其實也不錯,但是和前者一比,那確實,還差啊,可不就是。如果說不差什麼,那麼絕對不是說就兗州軍肯定有,而涼州軍就沒有了。

    這個還得說是看具體情況,不過兗州軍的幾率,那肯定是大,畢竟他們和涼州軍比,沒什麼優勢,可也不代表說他們什麼方面都不如對方,那可不是。就一個探馬,他們最強,涼州軍的探馬,就比他們差了,可不是。所以說也不是說就涼州軍什麼都最強,那可真不是。那樣兒你把兗州軍和江東軍他們都置于何地啊,真是。涼州軍強是強了,那沒錯,可卻不代表

    他們什麼都超過了兗州軍和江東軍,那可沒有。真那樣兒的話,要是什麼都超過了那兩方,那麼估計涼州軍他們早都一統天下了,還用這麼費勁,這還得幾年,才能一統了天下呢。不知道啊,不一定。超過那麼多,那麼肯定就早。可沒超過那麼多,那麼自然就不一定什麼時

    候了,而北方異族再一來攪局,那確實就更不一定了,真的。所以說,真那樣兒的話,都沒準。那可不就是,其實馬超是寧可晚點一統天下,也不想讓北方異族那麼早就過來,肯定是。畢竟一統天下和北方異族的問題比,顯然還是後者,是更讓馬超頭疼,那是一點兒沒錯。他認為己方一統天下,那不過就是時間問題,多少年而已。可要想滅北方異族,那現在反正

    是做夢了,夢都不一定夢到。所以說這個也是,沒有那麼簡單,不像你所想那樣兒,那都好了,可不是。這個也真如此啊,你必須承認,北方異族的話,那可是比兗州軍比江東軍強的敵人,還要難以對付,肯定沒錯。如果說北方異族沒有那麼強的實力,或者說兗州軍江東軍他們沒有什麼實力的話,那樣兒其實都好了,確實也是馬超想要的,可那不是現實啊,真

    不是。現實就只是,北方異族的實力強大,超過了大漢的三路諸侯,那是沒錯。而兗州軍和江東軍,他們實力也不弱,至少兩軍加一起,聯合在一處,對付己方,就像如今這樣兒了,馬超雖說不懼他們,可也那麼點兒頭疼啊,確實,所以說他們都是有實力的,那確實不假。

    這他是不懼什麼,可也不得不承認,因為兗州軍和江東軍,他們聯合了,所以這個,馬超知道,己方一統天下的腳步,自然就是變慢了,這個沒什麼說的,就是天下大勢啊,可不就是。如果說沒有他們的聯合,沒有他們的聯盟,那麼己方是早日能一統了天下,不就是那樣

    兒。所以這個也是沒錯,他清楚。涼州軍和兗州軍的第二日,也是第二次的對戰,馬超和曹操,他們依舊是沒斗將,直接就讓兩軍廝殺了,符合他們這個時候的想法,那確實沒錯。兩軍此時已經廝殺上來,他們都想著己方表現好,不一定非得說是奮起什麼的,可也得差不多啊,至少比昨日強,那就可以了,真的。這個是涼州軍士卒和兗州軍士卒的想法,當然了,

    他們將領也是那麼想的。就算是馬超和曹操,他們就真心一點兒想法都沒有?那可能嗎?所以說該有的想法,肯定都不會少,那是必然,一定是,沒錯。所以說這個一想,也是……不過想法都好,可實際呢?這個也是不用多說,看了就知道了,真是。馬超和曹操,他們看

    到了己方的表現,剛開始還行,越往後的話,應該只能是更好,這個也是他們所想到的。如今就看得出來,比起昨日剛開始,今日的話,那可以說是真強了,這馬超和曹操,他們可都看到了,確實那樣兒,所以說他們對此,還是有那麼點兒自信的,己方只能是表現更好,

    越來越好。這就是現實,也一樣兒是事實,可不就是,如今看,就是那樣兒。不管是馬超所想,還是曹操想的,都是,看到的,也是。己方比昨日表現好了,其實就挺好,真的。不好的話,那才是完了。確實,兩人可都是想著,希望著,己方表現超過了昨日,那就是最好的情況。哪怕對方也那樣兒,可那是自己和己方決定不了的,自己和己方決定不了別人啊。

    現在這樣兒,其實就是挺好了,真的,他們就都滿意了,可不是。現在兩軍就算是都在狀態,確實是他們想要的,也滿意了,可不是。要這樣兒還不滿意的話,那要如何呢,是吧。而如今這樣兒,馬超和曹操,他們可就放心多了,真的。要是己方表現更不好了,那麼他們

    肯定不會放心什麼的,那是。可己方表現更好了,那麼肯定是,他們也就放心了,確實。不放心的時候,那不是現在,那都沒可能,如今己方表現好了,他們還有什麼不放心的呢?真的,勝敗的話,對他們來說,尤其是曹操,早都已經不是最重要的了,所以說現在這個

    情況,那是挺好。此時依舊是兵對兵,將對將,兩軍將領的單挑,和昨日對陣也沒什麼區別,都一樣兒。還是崔安對許褚、甘寧對夏侯  磲範韻暮鈐  詈笫搶淄 岳紙 揮惺裁錘謀淞耍 妥蛉找謊6詈蟺慕  岵換崴蹈謀淠兀 飧鼉褪撬 疾恢 懶耍 強剎弧5 撬腔怪 賴模 褪歉誓賾 暮  磲芬不嶧故鞘涓暮鈐  褪僑鞜耍br />
    只要回合數到了,就那樣兒啊。至于說崔安和許褚,雷銅和樂進,他們那兩組,那確實,還得看時間吧,肯定是。只要說時間夠長,那麼他們兩組決出來勝負,都不是什麼問題,那卻不是什麼困難事兒啊,可不是。因此,這個對馬超對曹操/他們來說,具體的時間,那還

    是很重要的。他們是都不希望己方的將領敗了,但是兩人也還有那麼點兒信心,或者說迷之自信,可以這麼說,他們都有,可不就是。

    天才本站地址︰.。手機版閱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