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我有一刀在手 > 第540章 流連忘返

第540章 流連忘返

    第540章流連忘返

    楊光越過許多游客人,便看到了某個地方有一群和尚在那兒誦讀經文。

    對著那一尊大佛像,閉目誦讀經文。

    為首著穿著袈裟,敲著木魚。

    儼然一副高僧模樣。

    在大熱天並沒有流汗,也算是有點兒本事的。

    沒有任何人敢去打擾,更沒有人覺得他們在秀。

    如果是另外一個地球,那麼不存在這些和尚念經的。可是在這個武者世界,好像很多難以想象的事情都是真的。

    大白天的,楊光似乎察覺到那些和尚體內的氣血隨著嘴巴一張一合在涌動,甚至還有一些氣流被他們汲取到體內。

    看樣子是有效果的,但只是偏慢。

    可跟楊光沒有什麼關系,他並不是和尚,只是來看大佛的一個人罷了。普通人也知曉那些和尚有一部分是武者的,自然是不敢打擾的。

    普通人跟他們的距離,也像是武者和普通人之間的差距。

    目前是互不打擾,互不統屬。

    但很明顯,普通人對他們都是敬畏有加,畏大于敬。

    ……

    “佛祖啊,如果你能夠听得到信女的祈禱,就請您幫幫我吧!”

    然而楊光在準備離開此地的時候,卻看到了一個年輕的女生跪在了大佛面前。這樣的事情並不新鮮,有一些信佛的人是很常見的。

    更重要的是,這些和尚遠比另外一個地球的和尚有本事多了,而且還是真本事。只要他們願意幫忙的話,很多疾病想要徹底解決都不是問題的。

    稍稍做一些事情當典型,自然而然也容易獲得一大批善男信女的。但比較少見的是,這女子不去寺廟之中求拜那些和尚,反而祈求佛像,有點兒本末倒置的。

    如果佛祖真的存在的話,那麼這世界就有點兒恐怖了。或者說,那些所謂的血族伯爵公爵,都是一群渣渣的。

    “信女乃是萍城人,在蜀中讀大學後,嫁給樂山的大學同學為妻,也跟他們一同信佛了。可是我爸媽音訊全無,生死未知。身為人女,這是大不孝啊。”

    楊光听到她說萍城後,便上了心。

    因為萍城的事情,楊光可是接觸過的,也是相當關注的。

    至于她所說的事情,楊光也不覺得有什麼問題。就算是很多人知曉危險,也是不舍得離開萍城背井離鄉的。

    子女勸阻,未必有效。

    除非是真確定無法居住了,才有可能會離開的。可等他們確定了之後,那些黑霧便在萍城蔓延了開來。

    人畜皆亡。

    這時候再想走,就未必能走得了了。

    “我祈求能夠讓我找到爸媽,不管是生是死,只要一個準信,這樣的話我就能帶他們回家了。”她念叨著。

    如果她爸媽是生,便帶到蜀中來。是死,便帶到墓地里。

    不會讓魂魄游蕩世間,讓靈魂無處安放。

    “我祈求世間的大恐懼能少一點,我們都能夠幸福美滿地活著這個世間…”

    楊光听到這里之後,便不再言語了。

    他想要做的,便是讓這世間的人享受安穩的日子,哪怕有點兒困難。

    但他在努力。

    至于那個佛教信女的祈求,楊光沒有時間幫忙。或者說他的目標太大,要救的人不是一家兩家,而是全天下。

    有些事情,就讓別人去做好了。

    楊光離開了樂山,在此之前他特意飛到了峨眉山上空,散發出了自己的氣勢。針對一位年過四十的中年男子,但這氣勢只是一晃而逝。

    下一刻便飛離樂山,前往下一個目的地。

    而那位被楊光針對的,乃是蜀中另外一個宗門勢力的初級武宗。

    現在這種情況下,華國的諸多勢力已經在慢慢融合了。

    不再是以前針鋒相對的情況,已經在趨向于聯盟了。但依舊有一些短視的人,總想要搞點兒小動,就像是在整一些話語權。

    而那位常年居住于峨眉山頂的宗門太上長老,便是這樣的存在。

    喜歡搞一些小動,格局僅限于一省之地。以前宮正對他的行為無可奈何,只要做的不過分,基本上是無視。

    畢竟宮正也只是初級武宗,奈何不得對方。

    但楊光不同啊!

    給予一番教訓,但下一次還不知悔改的話,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

    後來,這位武宗連忙詢問他那些徒子徒孫,也找了關系才確定那位在峨眉山頂的強大武宗,乃是出身于洪城武協的楊光。

    再後來他那些小動便消失了,甚至還配合宮正整頓蜀中一些不听話的勢力。

    當然,他就算是想要負隅頑抗也沒有多大的意義了。

    在不久的將來,會有其他省市的武宗也入駐蜀中省的,這個生存基地的建設不能出錯。關系著太多老百姓的生存問題。

    這也算是楊光為蜀中做出的一件小貢獻吧。

    ……

    接下來的時間里。

    他去了省會蓉城,看到了公元前兩百多年的都江堰水利工程,為古人的智慧有所折服。楊光就算是武宗,想要讓他在同等的條件下,做出這樣的利國利民的工程來,那是不可能的。

    而這存在,也使蓉城變成了‘天府之國’。

    而他也在蓉城獨自一人吃著火鍋,把自己當成普通人,享受著美食。

    後來他去了青城山,當初的青城門自稱為祖地的地方。但來自于古代的青城派,跟他們一毛錢關系都沒有的。

    楊光也去了九寨溝,去了看了劍門關。

    李白《蜀道難》詩雲“劍閣崢嶸而崔嵬,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看過流經蜀中的黃河,也看過流經蜀中的長江。

    奔流到海不復回。

    …

    楊光來回穿梭于華國的名山大川之間。

    感受過泰山雄,華山險,恆山幽。也看過嵩山峻、衡山秀。他也去看過一次黃山,終于明白了課本中的‘黃山奇’的來由。

    五岳歸來不看山,黃山歸來不看岳。

    可楊光並沒有在意這些,登頂了珠穆朗瑪峰,寒風刺骨無所懼。

    在黃果樹瀑布下淋過頭,在鄱陽湖中游過泳。

    在呼倫貝爾大草原奔過跑,在塔克拉瑪干沙漠玩過沙。

    縱情于山水之間,有點兒流連忘返。

    見欲已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