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重生之軍婚惹火 > 第372章︰他去那干嘛

第372章︰他去那干嘛

    穆影笙後面的話沒說完就自己先垂下了頭。她心里清楚,眼前她不適合去方天橋家里。

    厲衍見她知道輕重,也不再提,只是把自己的布置說一下。

    “江興懷這邊,黑然他們會想辦法盯著。”

    “我跟上面申請了,把這個當成一個特殊任務。雖然目前我們並沒有實證,但是預防萬一。”

    “另外,安銳跟尹素素,會在今天跟著所有應聘的人,一起進江氏。”

    “尹素素跟安銳的手,你應該信得過。沒什麼可擔心的。”

    簡歷都做得很漂亮,相信應該能應聘成功。兩個人也會在每天上班時稍稍裝扮一下。女人化妝跟不化妝,有時候完全是兩張臉。

    穆影笙點頭,厲衍把自己的布置說完,然後看著穆影笙。

    “明天,你的手會受傷,受傷之後,你跟劇組說,你要把傷養好了才能進劇組。”

    “我相信以江妍目前對你的,你這段時間閑在家,她一定會來找你。到時候,你再見機行事。”

    “我總有一個感覺,江妍或許知道什麼。但是你不要做得太明顯。有柴柒在,安全第一。”

    “好。”

    穆影笙點頭,對于厲衍的安排,完全沒有異議。

    想到江妍單純的臉,她突然有些不是滋味“你說,如果真的證實了江興懷有問題,江妍會怎麼樣”

    厲衍沉默,看著穆影笙臉上那一絲不忍。他的目光卻是相當的冷清。

    “我抓方淮,抓肖奇偉的時候,從來不會去想他們的家人怎麼樣。我只會想,那些受害人的家人會怎麼樣。那些為了正義而犧牲的同事,他們家人會怎麼樣。”

    “你不必去浪費你的同心。等你出的任務越來越多,等你見過越來越多的犯罪,你會知道,他們的家人,不值得同。”

    有因才有果。一個人做選擇的時候,為什麼不替自己的家人想想

    穆影笙想到方天橋的妻子,想到之前雷鳴的家人。一時沉默。

    第三天,江妍再見到穆影笙時,就發現她的左手吊在口前面。

    “楚楚,你怎麼了”江妍一臉關心的看著穆影笙,眼中的關切,真誠而不作偽。

    “抱歉啊。”穆影笙似乎是在忍痛“昨天不小心在浴室摔了一跤,手骨折了。”

    她說話的時候還有一種自己實在是沒用的感覺。眼角的余光卻看到柴柒面無表的盯著她的手,她神不變,反而笑得越發尷尬。

    “怎麼會這樣”

    “不小心。”穆影笙看著江妍,眼中還有幾分愧疚之色“你看,你還幫我聯系劇組,可是我昨天問醫生。醫生說傷筋動骨一百天。只怕,我沒辦法拍佟導的電影了。怎麼辦啊”

    “讓他們等著你唄。”江妍相當不以為意。穆影笙嘆了口氣“算了,當是我運氣不好吧。我打算下午去劇組跟佟導說一下。讓佟導再挑過一個演員。說起來,真的是我不好。”

    “說什麼呢”江妍可不听這話“你受傷又不是故意的。不讓他們等你已經是客氣了。怎麼還想怪你不成”

    “話是這樣說,總歸不好。”

    “我說你啊。”江妍忍不住,在她的額頭上戳了戳“你能不能要做什麼事,都顧慮這顧慮那的”

    “”

    “行了。”江妍看著穆影笙,一臉看不上她的模樣“去什麼劇組不就打一個電話的事麼跟鄒宏義說一聲就是了。”

    “江妍。”

    “你要當我是朋友。就別說這些虛頭巴腦的事。”

    她說話的時候轉過,看了柴柒一眼“阿七,這件事交給你了。你打電話給鄒宏義,說楚楚受傷了,沒辦法拍他的戲了,讓他再找過一個人吧。”

    這樣隨意的態度讓穆影笙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她一臉言又止,江妍卻不給她機會。

    “行了。我們逛街去吧”

    “還逛”穆影笙抬了抬自己的手“我可是個傷患啊。”

    “對啊。”江妍一下子反應過來,第一時間看著穆影笙“你這傷要不要緊啊我幫你找個大醫院再檢查過吧。”

    “不用了。”穆影笙怎麼可能讓江妍給自己找醫院“我都檢查過了。大問題倒是沒有,就是要小心,不要用力,也不要踫到了。”

    “你怎麼這麼可憐啊。”江妍說了一句,卻是馬上笑開“不過,也有好處。這樣你就可以專心陪我啦。”

    “你啊。”穆影笙笑了笑“我可沒辦法陪你,我還要回學校一趟。打算明天就走。”

    “回學校干嘛”江妍一下子就不高興了“你現在不拍戲了,不正好可以陪我你們現在學校應該也沒什麼事吧”

    “沒什麼事,不過我幾個同學打算排個話劇。那話劇要五月才上。我現在去,剛好趕得上。也不耽誤到時候演出。”

    “不許去。”江妍噘著個嘴“你想演話劇寧市也有話劇團啊。我跟我爸說一聲,讓你去里面好了。”

    “江妍。”穆影笙是真的吃不消江妍這樣“你別任了。我就算是留下來,又能留多久我可是滬城人。總要回去的吧”

    “你不是孤兒嘛去哪不都一樣干嘛非要回去”

    江妍說完這句,才發現穆影笙的臉色不太好。她自知失言“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覺得跟你投緣,想讓你留下來。”

    “江妍,我知道你是好意。可是你對我太好了。我有點消受不起。這樣吧。我答應你,這兩天留下來陪你。我晚兩天再回去,可以了吧”

    “可是楚楚,我”

    “言易也要回去的。”穆影笙的聲音很輕“他們健房雖然不只他一個教練,可是他本來就是陪我過來試鏡的。現在事結束了,他也要回去上班啊。”

    看到江妍滿臉寫著不高興,她忍不住用沒包紗布的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們不是你,我們都需要生活。”

    “那可以留在寧市啊。”江妍還是不高興“讓我爸給言易開個健房。不就行了”

    “江妍。”穆影笙很認真的看著江妍,她知道,江妍說這個話沒有壞心,可是這話听在別人的耳中,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

    “我知道你有錢,我也知道你心,對我是真的好。可是我跟言易,都不是那種喜歡不勞而獲的人。更何況,這些錢,也不是你的,是你爸爸的。”

    “我”

    江妍噘著嘴,明顯不高興的模樣。她不高興,穆影笙也顧不上。她確實是喜歡江妍,就算是沒有江興懷的事,

    “好了。”穆影笙看著江妍“我又不是以後不回來。有機會,我們還是可以見面的啊。”

    江妍還是不高興,又帶著穆影笙一定要見她。又說讓她去了滬城要接她電話,還有她去滬城找她她要跟她見面。

    穆影笙都答應了,江妍才算是玩,兩個人又一起吃過飯,這才把她送回了酒店。

    可是等穆影笙真的到了酒店,江妍又不干了“我還沒玩夠,我們去酒吧吧”

    “去酒吧”

    “恩。”江妍點頭“你只要陪我去就好了。我不要你喝酒。怎麼樣”

    “不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反正那家酒吧,也是熟人開的。”

    說到這里,江妍似乎面帶幾分不屑,穆影笙看著她的表,心下一動。

    一副推脫不了的模樣“好啊。我都要走了,就陪你一起去吧。”

    “走。”江妍帶著穆影笙又一次上了車,穆影笙坐在車里,發現前面的柴柒一直在盯著她的手臂看。

    她心下警覺,暗暗提醒自己,呆會一定要小心。

    酒吧在寧市中心一片辦公樓後面的一個小巷子里。穆影笙進了門,發現這里並不像是其它酒吧一樣,烏煙瘴氣的。

    進了門,發現里面放著爵士音樂,舒緩的調子,听著就很舒服。

    客人們在自己的位置上三三兩兩的坐著。看台上有樂隊,但是還沒開始演奏。而是在做準備工作。

    看台下方有一大塊空白區域,應該算是舞池。

    江妍拉著穆影笙進了門,並不在大廳停留,直接越過了大廳,去到後面。轉過後面的走廊,發現兩側都是包廂。

    穆影笙就直接被江妍帶著進了包廂,里面環境布置得很是雅致。不像穆影笙上輩子看到的那些包廂,總是一副金碧輝煌,看起來十分奢華,其實總給人感覺有些俗氣。

    這里倒是不錯,牆角擺著幾株綠植,就連壁紙的顏色都是素雅的暖色。

    “這地方不錯吧”江妍看著穆影笙,神不見多少夸獎。

    穆影笙點了點頭“很不錯。你家開的”

    “是我家開的倒好了。”江妍說到這里,有些不忿之色“我那個好表哥開的。”

    不等穆影笙接話,她自顧自的開口“說什麼,不會跟我哥爭財產。只想做點小打小鬧的生意。小打小鬧,就是讓我爸給他投資,開了這麼一家酒吧,你知道這家酒吧光這個地段,這個位置,這個店面,值多少錢嗎”

    穆影笙搖了搖頭,江妍正要開口,包廂的門被人推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