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西游之金烏大聖 > 第八十六章 走了(二合一)

第八十六章 走了(二合一)

    “莫塵,你便是不把我放在眼里,也不把佛祖他們放在眼里嗎,我來找那只猴子,可是關系著取經大業的,這其中的干系你不清楚嗎?”

    豬八戒臉色難看的說道,雖然不知道莫塵當初為何離開取經隊伍,但是豬八戒確定,莫塵對于取經一事,皆為了解,不然他為何回去找唐僧,還是從長安開始就跟著唐僧呢?

    莫塵不在的這段日子,唐僧將他的來歷一五一十的說給了三個徒弟听,還在那感嘆陛下看中的人,也耐不住取經的磨難,真是可惜了。

    這和尚說的話讓幾個徒弟暗自在心中偷笑不已,莫塵可是焚天大聖,妖族近幾百年來最為杰出的妖魔,西行一路上,根本不會有妖怪和他為難的。

    “不是我不讓你見他,是猴子不見你,懂了嗎,懂了就趕緊滾!”莫塵沒好氣的道,觀音壓不住他,就拿佛祖壓他,這豬八戒狐假虎威的本事還當真高明啊。

    說實話,唐僧把孫猴子氣走一事,是連觀音以及如來都料想不到的事,畢竟都是人,法力修為再高,也無法看透人心,誰也不能預料到下一剎那一個人會想些什麼,做些什麼,因為連那個人自己都不知道。

    人性不可捉摸,所以觀音和如來佛祖在心里頭暗自慶幸,還留了一個後手在猴子身上,有那道緊箍咒,總算不至于放虎歸山,而唐僧寫下的斷絕師徒關系的文書,在緊箍咒這等威脅下,便絲毫作用也沒有了。

    但是緊箍咒終究是殺手 ,不能老用,用得太多,等取完經,這猴子的心可能就不在佛門了,那時便不妙了。

    所以觀音這才點了八戒,讓他來請孫猴子。

    八戒此刻真的是有些無奈,換做別的地方也就罷了,他硬闖也能見著猴子,他自恃憑借著一張嘴,能說服猴子跟他回去,可眼下擋著他的是莫塵,而猴子根本不願意見他,他能怎麼辦?

    打?

    陛下派了大羅金仙,手持射日神箭都奈何不聊這只烏鴉,自己這點修為,還不夠他塞牙縫的。

    可是不能硬闖也就見不到猴子,那也完成不了菩薩的吩咐啊!

    這可真是進退兩難,怎麼合該是我攤上了這個差事,早知道裝作不敵讓那奎木狼抓去好了,咱就不行了,憑著當年天上的老交情,那奎木狼還能不好吃好喝的招待著咱?

    要說那沙師弟才是個心思剔透的,平日里不吭聲,關鍵時候就知道躲起來,讓奎木狼抓去。

    豬八戒在心里念念有詞的抱怨著,想不出一絲的辦法來解決這個困境。

    “怎麼,還不滾嗎?”莫塵說道。

    豬八戒眼珠里滴溜溜的打轉著,瘋狂的想著法子,要見著猴子,總是得先讓莫塵讓開路來才是啊,怎麼讓莫塵讓開路呢?

    他還不知道莫塵對他厭煩之極,已經想動手收拾他了。

    “莫塵,你就放老豬進去吧,老豬我日後必有回報,我見不到猴子,救不出師父,難道讓菩薩親自到你這通天河來請嗎?”豬八戒想不出法子,只能半是哀求,半是恫嚇的,期望莫塵能放他進去。

    莫塵那里會搭理他,如果沙僧來哀求,莫塵說不得還會讓他進去,豬八戒是想都別想,總是嘴上掛著菩薩佛祖的,難道我太上老君的弟子這個身份是擺設嗎?

    他佛門有如來佛祖,我太上一脈還有玄都大師兄呢!

    “哼!”

    只听得莫塵冷哼一聲,衣袖一擺,霎時間,豬八戒腦中天旋地轉,眼前一黑,再緩過神來,已經不知道離那通天河有多遠了!

    “再敢到我的通天河撒野,可就要當心你的小命了!”

    豬八戒還沒晃過神來,耳邊就傳來了這一句殺氣四溢的話,驚得他渾身一顫,也不再想如何去把猴子勸回來了,運轉法力,朝著南海紫竹林而去,他可是不敢再去通天河了。

    送走了豬八戒,莫塵環顧自己的手下一大圈子,一時無語,整天誰來都是一大群人蜂擁而出,一點用都沒有。

    莫塵眼神里透漏出的信息讓底下一眾跪著的手下面紅耳赤的,確實,自己一群人實在是太過無能了,不過這也是來敵太強大的緣故。

    黑尾道︰“我等無能,讓駙馬丟臉了!”

    “罷了,不怪你們,是來的敵人太強了。”莫塵揮了揮手,示意眾妖起來。

    他想了一想,隨著他修為日高,接觸的人物也必然是也越來越強大,不能每次過來,見不著他,就先把自己手下這群人打上一頓吧?

    “爾等听著,日後如果有敵人來犯,爾等都不要出手,讓黑尾試探一下敵人修為的深淺,如果他敵不過,爾等徑直來尋我,不可一擁而上。”莫塵吩咐道,每次一群人一起被打敗,實在太丟人了,修為越高,人海戰術便越來越沒用了。

    “謹遵駙馬之令!”

    二十四名妖王拱手道,卻個個都感覺臉上火辣辣的,駙馬這個吩咐分明是在說他們無能,就不要上去丟人了。

    莫塵看著他們的樣子,心中知道他們的想法,隨手一甩,二十四點金芒脫手而出,急速異常的鑽入了一眾妖魔的腦海中。

    “爾等不必多想,好生修煉吧!”說完這句,莫塵身影便消失在了水府門口,留下一群妖魔神色驚喜的面面相覷。

    傳給他們的是修煉的功法,有神通,有法術,都是結合各個妖魔的特點傳授的,莫塵從白猿道人那里,從太上老君那里都得到了不少的神通法術與修行法訣,絕大多數他根本用不上,教給這些妖魔一手,也算得上是為了通天河水府了。

    “怎麼,那呆子走了嗎?”猴子見莫塵進來問道。

    “走了。”

    “這麼快就走了,那呆子平日里對俺老孫可不是這般,他不是最會死纏爛打的嗎?”猴子有些驚訝,這只烏鴉出去屁大的功夫就打發走了?

    莫塵笑而不語,那豬八戒掐準了唐僧在,猴子不敢對他如何才敢死纏爛打,他又不怕唐僧,自然收拾的利落。

    “走了正好,咱們在再練一場?”猴子將豬八戒拋諸腦後,隨手拿出金箍棒道。

    “你還有心思和我打,只怕要不了多久,觀音菩薩便要念著緊箍咒來找你咯!”

    ……

    “就是在這嗎?”

    陳家莊上方的天空,一朵祥雲飄了過來,那祥雲之上,站著兩道人影,一道是肥頭大耳的豬頭人模樣,卻是那豬道是寶相莊嚴,手托玉淨瓶的女子,氣質祥和,正是南海觀世音菩薩。

    發問的正是豬八戒找來的觀音,通天河她也是第一次來,搞不清楚莫塵所在的水府究竟在哪里。

    豬看,一臉憨厚老實的回道︰“啟稟菩薩,這是舊水府,我師兄他們在新水府,離著這里還有一段呢。”

    “嗯,這莫塵如何還有兩個水府?”觀音菩薩面上有些不解的問道,但心中卻暗暗有些惋惜。

    這陳家莊所在的通天河這一段,乃是西游取經的必經之路,那焚天大聖竟然避了開來,他如果還在這水府,那剛好就給了他們佛門一個收服的借口。

    天賦絕倫的妖孽,不管是哪方勢力都是極為稀缺的,這一位還是天上地下獨一無二的金烏,他們倘若能收服了,對于佛門來說是一個大大的幸事。

    觀音心里的想法豬八戒不知道,豬八戒有自己內心的小算盤,他道︰“那位焚天大聖,聲威日盛,四大部洲無數妖魔視他為榜樣,不知多少妖孽投靠與他,弟子去他洞府看過,妖兵數百萬,壯闊無比,這舊水府太狹隘了,如何能容得下他的勢力?”

    說到這,豬眼觀音的臉色,見這位菩薩絲毫沒有詫異的樣子,又接著道︰“弟子還听那焚天大聖的手下說,他們要做這西賀牛洲之主,要打上天庭,重復上古榮光。”

    西牛賀洲之主是誰?

    雖說諸多大能的道場都在西賀牛洲,還有無數大妖老魔盤踞在各處,但是從鴻鈞講道開始,這西牛賀洲便一直是準提和接引兩人的基本盤,換句話說,西牛賀洲自古以降,都是佛門的地盤,是佛門之主。

    焚天大聖要做西牛賀洲之主,還要回復上古榮光,那便是要干掉佛門,順帶著干掉天庭,好家伙,這憨貨一張嘴便將莫塵與這兩大勢力對立了起來,這是置莫塵與死地啊。

    莫塵雖然跟腳強硬,法力高深,但是論勢力,佛門和天庭那個不是拔根毛都比他腰粗的存在?而論後台的話,天庭背後是鴻均道祖,佛門背後是兩位聖人,他也佔不到便宜。

    這番話要是被人信了,莫塵估摸著只能四處流竄逃命,或者躲在兜率宮里面不出來了。這豬八戒好毒的心計啊,剛被莫塵羞辱了一番,轉眼間就想找回場子,還是那般千百倍償還的場子。

    不過觀音會信嗎?

    自然是不會的,莫塵的太陽真火在她眼中雖然頗為棘手,但對于佛門對于天庭來說,也就那樣了,折騰不起什麼大風大浪來,當年妖族十太子陸壓道人可比他厲害多了,不也是乖乖入了佛門嗎?

    眼下萬事以取經為重,能趁著老君不在,在取經路上順手降服莫塵固然好,沒這個機會,他們佛門也不會浪費資源專門找莫塵的麻煩。

    所以觀音菩薩只是微微一笑,沒有接這個話茬,反而指著通天河道︰“那這舊水府是如何了?”

    “弟子也不大清楚,上次尋那莫塵府邸時,只是听聞是有一魚妖佔了這水府,具體的就沒打听了。”豬八戒恭恭敬敬的道,只是心中滿滿的失望,他當了這麼多年天蓬元帥,玉帝的心腹,最善于察言觀色,哪里看不出來觀音不信他,看來還得找別的機會坑死那只烏鴉了。

    敢讓爺爺丟臉,遲早要你好看!

    豬八戒在心里發著狠,面上絲毫不漏,觀音也沒察覺出異樣,只是輕輕點頭,她有自己的打算。

    這通天河必然要算上一個劫難,如果這舊水府沒有妖魔盤踞,那她便要找一位來了,她還不知道,這水府里的妖魔便是她蓮花池里溜出來的金魚精。

    畢竟莫塵搬遷也沒幾年,三界之中的人,甚至都不清楚莫塵搬了洞府,觀音也不例外。

    那金魚精雖是她特意放走的,但卻不知道他究竟會在哪里呼嘯一方,為難唐僧。

    “悟能,頭前領路吧,咱們早一刻找到你的師兄,便能早一點讓你們師徒眾人團聚。”觀音道。

    豬八戒應了聲是,便頭前帶路,領著觀音朝著莫塵的水府而去。

    這兩名高來高去的仙佛,誰也沒有注意到,腳底下的陳家莊,哀聲一片,焚香誦佛,正在做一場預修亡齋。

    ……

    “這是花果山?”

    莫塵站在雲頭上,看著下面荒涼無比的地界,一臉懵逼。

    他記得原先這花果山是靈氣逼人,精怪遍布山野,山清水秀,人間仙境一般的地方,但看看現在,蛇蟲野獸密布,哪里還有什麼精怪,靈氣更是稀薄無比,而原先山頭山底隨處可見的猴子,整個花果山地界,就沒剩下幾只了,這啥情況?

    他在那里懵逼,猴子看著自己老巢變成這個鬼樣子,紅著眼怒喝一聲,瞪著一雙金楮火眼,朝著滿山森林野草中搜尋,尋找著自己的猴子猴孫。

    搜尋了一會,他目光一定,伸手一攝,一只躲在大樹上的猴子便被他抓到了手上來。

    “放開我,放開我……”那只小猴子在他手里拼命的翻滾掙扎叫嚷著,簡直就跟要被強暴了一般。

    “別掙扎了,連你家大王都不認識了嗎?”孫猴子語氣輕柔的道,那腔調是莫塵從未听過的。

    小猴子抬眼一看,果然是五百余年前他們被抓走的大王,一下子呆住了,好半天才帶著哭腔道︰“大王,你可回來了……”

    接著這小猴子便一五一十的開始訴苦起來,原來這花果山上,當初光猴子便有十萬,加上其余零零散散的精怪,怎麼說也有幾十萬妖怪。

    花果山資源豐富,靈氣充足,倒也供養得起,而孫猴子大鬧地府,更是燒毀生死簿,讓花果山的猴子各個不用受生老病死之苦。

    可是自從他被抓拿上去之後,天庭卻依舊派了天兵天將下凡,將花果山地界有點法力的妖怪都除了個七七八八,還撅了靈脈,放火燒山,導致花果山變得現在這般荒涼。

    天庭做完了孽不說,這滿山猴子猴孫的苦難可沒結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