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三國之終極進化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回援

第二百七十四章 回援

    黃巾軍帳內,江千勝被掐指一算傳回的一系列信息給徹底整蒙了,“踫!”江千勝用力將面前的桌案雜碎,吼道︰“飯桶!都是廢物!”

    “此時掐指一算的策略是正確的,徒兒應該抽調精銳部隊護衛糧道,若是糧道有失,我等想攻取泰山難上加難!”鼠道人眯著一雙小眼楮。

    江千勝握拳道︰“我還是小瞧了秦戈,沒想到他在絕境之下能給我反戈一擊!龔都那邊怎麼樣了,他們的糧草到了嗎?”

    鼠道人搖頭嘆道︰“我親自給寫了求救信,但是他提出了要求,糧草必須用信仰來換!而且價格拔高了3倍!”

    江千勝咬著牙道︰“這個混賬,竟然趁火打劫!”

    鼠道人掐著小胡須沉吟道︰“此時,兗州的援軍和于禁的援軍正在火速趕來,如果我們加速進軍,可以趁對方大軍沒有聚合而一舉破之!如果此時等朝廷那邊各方部隊匯聚,到時此仗就難打了!”

    江千勝大搖起頭道︰“此時糧道以斷,切不可貿然進兵,如果這數十萬大軍斷糧後果不堪設想,大軍原地修整,我已經給星耀發出求救信號,他們的糧草不久便會送過來,先向龔都購買五十萬單位的糧草應急!我親自帶著太史慈和管亥前去會會秦戈!”江千勝深知秦戈的奸猾狡詐,故而親自調兵去守衛糧道,而他走後大軍無人督軍,而他手下雖然良將眾多,但很多將領都跟太史慈一樣,雖然是自己的屬下,但是恨不得生吞活剝了他,所以江千勝不敢將軍權交給他們,讓他們帶兵。鼠道人也看透了江千勝的心思,無奈的嘆了口氣。

    黃巾軍營開始依山駐扎,江千勝抽調十萬精兵馳援黃巾糧道,其中有三萬精騎兵、五千黃巾力士,其余皆為黃巾長精銳。

    江千勝騎著戰馬與太史慈和管亥並肩騎行,江千勝回頭看著一臉冷漠的太史慈,笑道︰“子義!我想我們之間的誤會頗深!當今天下即將大亂,有志者皆揭竿而起,到時神州是誰主宰?而子義的一身本領如果發揮出來,將能成千古偉業,何必被所謂的愚忠羈絆呢?”太史慈背負著擎海獄門鞭,依舊神色冷峻一語不發,眼神深處是徹骨的寒冷,若非老母被這無恥之賊所囚,太史慈恨不得將江千勝生吞活剝,如今自己身陷匪巢,想到自己名門之後竟然淪落為匪,太史慈心中異常的煎熬。

    “混賬!主公跟你說話呢!”一旁的管亥暴怒喝道,太史慈依舊默默不語。江千勝嘆了口氣,想到了掐指一算傳給他的情報,典韋拼死以身軀吸引天雷攻破大型據點的視頻,攔住了管亥嘆道︰“我自問絲毫不比他秦戈差,為何他手下的將領情願為他賣命,而我手中的神將卻視我為仇敵呢!”

    ……

    一個中型據點,煙火四起,秦戈率領白虎軍團剛經歷血戰,將一萬守軍全殲!經歷上次血戰,白虎軍團協同作戰能力快速提升,僅一戰死百人的代價全殲敵軍!淳于婉兒雙手捏印,從地脈中涌出無窮的綠色光波灑向重傷士兵,治愈士兵的傷患。

    英招正指揮人手清理戰場,這時從四面呼呼啦啦涌出十數萬百姓,英招見此大驚喝道︰“全軍備戰!”

    秦戈正準備將戰利品收歸祖鳳戒,許跑來道︰“主公!從城外出現十數萬百姓,英招將軍正準備迎戰!”

    秦戈聞訊帶著典韋和虎賁趕赴城牆,來到城牆只見牆外黑壓壓的一片人影,不過多數是衣衫襤褸的老幼婦孺,一個個皮包骨頭渾身髒兮兮的猶如喪尸一般。

    英招眼中閃爍著冷芒道︰“這些黃巾信徒真是不知死活,這些人戰力極低,我們白虎軍團一刻鐘就能將他們全部滅掉!”

    秦戈抬手制止了要出兵的英招,沖著城外吼道︰“在下泰山秦戈,奉命在此剿匪,諸位想與我軍一戰嗎?”

    城下目光呆滯的百姓,听了此言眼中有了神采道︰“是秦大人!多謝秦大人賜我們活路!秦大人要發糧了!”眾難民紛紛跪下來,七嘴八舌是一片歡呼。

    秦戈愣了一下,想到了什麼,回頭對英招道︰“將城內所有的糧草全部帶出城發給這些百姓!”秦繼宗曾經給他匯報過,狼騎兵所過之處,因為輜重無法攜帶,所以將繳獲的糧草全部發給當地百姓。

    青州本來已經連年大災,而黃巾匪起義後,劫掠貴族和富戶雖然糧垛里堆滿糧草,但普通百姓卻無糧可食餓殍遍野,加上現在江千勝舉全郡之力攻打泰山,光是糧草消耗就是個天文數字,所以百姓已經活不下去了。

    這時,淳于婉兒處理完傷病後走過來道︰“這里是黃巾地界,喂飽了他們,他們很可能會成為黃巾匪的助力,攻襲我們!”秦戈沒有說話,揮揮手讓英招下去分糧。

    秦戈沒有回答,看著天空道︰“江千勝四五天可以回軍救援糧道,我等應該避開他的鋒芒打游擊!命令將士們盡快收拾戰場,遁入山林!”淳于婉兒俯身看著不斷將糧草拋下城牆,在城下哄搶的百姓眯著眸子,似乎陷入了思考。

    ……

    泰山山路山道間,江千瀑帶著昌押運著百萬單位糧草在崎嶇險峻的山路中艱難前行,由于山道險阻,江千瀑等人甚至無法乘騎坐騎,只能牽著馬!

    江千瀑神色有些陰沉,在星耀除了幾位獲得傳承在山門修煉的兄長,他最忌憚的便是這個弟兄江千勝,本以為在博縣大敗後,他夾著尾巴灰溜溜的逃走了,沒想到他竟然遇到了如此機緣,直接掌控了北海郡。如今星耀很多長輩都已經倒向江千勝,這對他非常不利。

    但是如今星耀想要發展,就必須要借助江千勝之力打破僵局。

    “啊!”突然從身後傳來的慘叫聲,驚醒了沉思中的江千瀑。

    只見在險峻的山道上不斷滾落山石,山石砸破了運輸的車轅,甚至一些將士被活活的砸死,一時間整個山道亂哄哄。

    一個小隊長急匆匆的趕來道︰“不知為何,山石坍塌,有數百名兄弟被砸死,三十輛車輛受損無法行進!”

    江千瀑沉吟片刻,對昌喝道︰“叫兄弟們別慌,只是普通的山崩,昌將軍帶弟兄們繼續前行,命令運輸部隊在前方五里外的河谷修整,工匠快速搶修運輸車!”

    然而不久後,再次爆發了混亂,一個傳信兵匆匆趕來道︰“突然從山道中竄出數十個獵人,他們居高臨下,我們的一百多個工匠被射殺!那些人一擊即退,我們派人追擊卻不見蹤影!”江千瀑眼中閃過一抹利芒,握緊拳頭道︰“加強警備,派出斥候強化軍情刺探!”江千瀑心中隱隱有種不好的感覺!

    接下來的三天,這片崎嶇的山麓成為了江千瀑的噩夢,運輸部隊行軍,不斷遇到山麓崩塌,以及各種陷阱,不斷有運輸車受損和人員傷亡,而且到了晚上會有一批神秘的獵人不斷對營地襲擾。他派出大批的部隊出去巡查,然而在山野中,這批獵人就是死神,他們善使弓箭,擅長隱蔽和制作陷阱,派出去的斥候在山林中不斷的被射殺!

    短短三天,江千瀑率領的兩萬黃巾部隊、一萬壯漢部隊戰損高達九千,其中光斥候就死亡三千!而運輸糧草的車轅被損壞了三分之二,江千瀑不得不向星耀發出求救信號,而且,神秘獵人部隊都是以個人或者幾個人為一組出沒,在這廣袤的山林中,他們猶如幽靈,到目前為止,除了昌親自出手,擊殺了十名獵人外,這支部隊沒有任何戰損!

    江千瀑不得不在一處稍微平坦的河谷內駐軍修整,斥候部隊已經全部傷亡殆盡,他只能派兵固守,等待星耀的援軍!

    江千瀑坐在營帳中,昌坐在一旁正在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星五神色凝重道︰“千勝少爺的部隊已經斷炊,族長讓我等在七日之內將糧草運到,現在已經過了五天了,我們才走了不到一半的路程,而且前面的山道更難行進,如果完不成任務該如何是好!”

    “砰!”江千瀑這些天已經被風劫獵手部隊弄得虛火上升,吼道︰“混賬!我怎麼知道,秦戈這個混賬早就料到了,所以在這必經山道布滿了陷阱,加上這支弓箭手,擅長山地作戰,如此大的泰山山脈,就算有千萬兵馬也難以鋪開,我們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江千瀑心中暗中咒罵秦戈的同時,還有一絲快感,他就是相看江千勝吃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