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 > 第1699章 番外之商界老大算什麼

第1699章 番外之商界老大算什麼

    “歐,原來是沈總的私人秘書……”其中一個男人意味深長的語氣看著梁昕,這種酒局他們見得多了。

    “是的!”梁昕甜甜的笑容,心里卻對這個盯著她看的男人沒有任何好感,看她的眼神讓她感覺心里發毛。

    “來來來,你們遲到先自罰三杯!”一個帶著眼鏡的男人熟練的端起酒杯,另一只手拿著一瓶剛打開的白酒。他是公關部的張墨,本來下班不願意來加班陪領導,誰知道發現這麼一個美人。

    “可是我不會喝白酒。”梁昕面有難色推辭,她一直都是乖乖女,不怎麼踫酒。雖然已經參加工作,但是她的酒量她自己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兩罐啤酒就是她的極限。

    現在居然還要喝白的,豈不是直接被撂倒!

    “一點點是不會醉的,來來來,不要這麼不給面子!”張墨壓根不給梁昕反抗的機會,杯子硬塞在她手中,一只手大膽的搭上了梁昕。

    “我們來談合同的事情!”沈鶴騫壓低的聲音充滿警告的意味,他只是回個電話,一會兒沒跟在梁昕的身後,推門進來就看到這一幕,尤其那一只咸豬手,異常耀眼。

    不動聲色把梁昕從男人堆里拽到自己身後,她不想做的事情誰也不能強迫!

    梁昕感覺到一股來自沈鶴騫的力量,硬生生的抓著自己的胳膊。

    她忍不住蹙眉,他這是在生氣?嬌小的身軀被沈鶴騫擋的嚴嚴實實,瞬間消失。

    寬闊的後背莫名讓自己有一股安全感,她失神……為什麼這樣的男人總是沒有女人懂得珍惜,好好守在騫少身邊呢?

    “呵呵,沈總還真是個名不虛傳的工作狂,一上來就要談工作,不著急不著急,我們先喝兩杯,好不好?”並不顯眼的陳志彭發話,情況有些不對勁,他來緩和氣氛,一杯白酒讓給沈鶴騫,伸手不打笑臉人。

    直覺告訴他這個私人秘書有點斤兩,更直白的說,私人秘書不出意外應該跟總裁沈鶴騫有微妙,不然怎麼這麼護犢子?

    “你說的自罰三杯,我們遲到確實是我們的問題。”沈鶴騫在隱忍,三杯白酒一眨眼下肚,喝完還不忘記把杯子底朝下,眼神看向合作方老大。

    在場的張墨、陳志彭兩人不再說話,怎麼感覺氣氛哪里怪怪的?談業務最重要的就是要學會察言觀色,這種情況下一不小心就會撞在鐵板上,還是此時無聲勝有聲吧。

    “沈總還真是好酒量,沒想到為人還這麼豪爽,我就喜歡跟這樣的人合作。”合作方老大並沒有意識到有哪里不對勁,酒過三巡,他已經微微有些醉意,伸出手想要跟沈鶴騫問好。

    “你知道就好,那份合同如果沒什麼問題現在就簽了,我還有事情要忙。”沈鶴騫冰冷的臉色並未緩和半分,任何想要接近梁昕的人他都不會放過。

    合作方幾個人一臉懵逼,這沈鶴騫強勢的態度是要跟他們談合同嗎?分明就是不要跟他們合作的態度!

    合作方老大一把年紀,在商界縱橫了將近二十年,在這方面遠遠是沈鶴騫的前輩,踫到的人數不勝數,公司a市數一數二,還沒人敢對他如此不尊重。

    “沈鶴騫,這是你們公司拿出來簽合同的態度嗎?如果是這樣,我想也就沒有繼續談下去的必要。”合作方老大勃然大怒,直呼其名,這麼一個毛頭小子對他這種態度,他當然無法忍受。

    梁昕被嚇的一個激靈,她對這個飯局也略知一二,合作方實力跟沈氏集團不相上下,這次合作是雙方第一次合作。

    俗話說,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

    其他競爭對手也在看著,誰都盼著兩大集團合作不成功,不然以後怕是沒有他們的活路。

    “合作是雙方真的需要彼此,並不是睡一覺就能解決問題的,如果你們也沒有簽合同的意思,那就這樣吧。”沈鶴騫一萬分認真,拉著梁昕的手沒有松開半分。

    張墨、陳志彭兩人站在那里尷尬極了,這分明就是點名說他們兩人好色,而他們也只能倒霉認栽,誰讓今天惹到不該惹的人。

    商場上的事情我比任何人都懂,還輪不到你一個毛頭小子來教我!”合作方老大變了臉色。

    打狗也得看主人,他站在這里,沈鶴騫對兩個經理講的話也太過分。

    “沒什麼事情那我們就先離開了,請秦老慢慢享受!”沈鶴騫拉著梁昕從餐廳離開。

    梁昕全程跟個小傻子一樣任由沈鶴騫拉著他,女人小短腿跟男人大長腿比起來,差很遠。她一路上幾乎是跑著,高跟鞋跟地板摩擦的聲音。

    她心心念的都是,因為她,公司合同沒簽成功,她自己也是從營銷部過來,深知簽合同整個過程中的困難,一個合同就這樣被她搞沒了。

    人在心里裝著其他事情,根本沒有辦法集中注意力眼前的事情。

    沈鶴騫氣呼呼的喘著氣,發生的這件事情壓根在他預料之外。他開始後悔自己為什麼要帶她一起出席,簡直就是個錯誤,讓其他男人有覬覦她的機會。

    “你怎麼不說話,是不是內疚自責合同的事情?”他把車停在路口,一只手支著腦袋,看到梁昕小腦袋靠在車窗上發呆的樣子他就什麼火氣都消失了。

    “啊?我沒有自責合同的事情……我只是覺得挺可惜。”梁昕下意識去反駁,但底氣不足,只要一對上沈鶴騫眼楮,她就只會說真話。

    “沒什麼可惜的,不怪你,也不用自責,你記住,你開心快樂最重要!”沈鶴騫一把捧起梁昕的小臉蛋,這麼幽怨的小眼神他看了心疼。

    “可是我覺得沈氏集團的業務更重要,現在正處于非常時期,二老爺三老爺兩人正想找你毛病,這個時候你再……”梁昕條理清晰的訴說自己的理由,作為家臣,他們的責任不就是幫助沈鶴騫順利在沈家站穩腳跟。

    嘴巴因為沈鶴騫捧著的原因嘟嘟起來倒有幾分可愛,她撲閃撲閃的大眼楮盯著沈鶴騫,他剛剛講話的語氣霸氣十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