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前夫生存攻略 > 第二十四章 目的

第二十四章 目的

    衛襄沿著街晃悠了一圈兒,卻再沒找著尉遲嘉的人。

    這麼一會兒人就不見了,尉遲嘉這貨是長了翅膀嗎?

    衛襄不信這個邪,又鍥而不舍地找了一會兒,才在一棵梧桐樹下站住了腳,胸腔里的火星子更是蹭蹭蹭往上冒,直接燒成了熊熊怒火——

    “尉遲嘉!你個王八蛋!”

    衛襄一手抱著小花,一手叉著腰,當街大喊︰

    “有本事出來給老娘把話說清楚,這麼鬼鬼祟祟算什麼正人君子!”

    饒是李記燒雞所在的這條街地處偏僻,來來往往的人不多,衛襄也接收到了好些異樣的眼光。

    認識她的,估摸著她這是又為了柱國公世子犯病了,不認識她的,覺得這女子大概是病的不輕。

    衛襄對這些好奇探究的目光一一瞪了回去。

    丟人她不怕,可這種她在明尉遲嘉在暗的感覺讓她覺得自己可能會炸——

    難不成還沒干掉他,就要被他干掉?

    真是豈有此理!

    衛襄猶豫著要不要直接殺到柱國公府去,不過想一想柱國公府那尊戰斗力極強的大神,她還是生生忍住了。

    “尉遲嘉,別讓我再看到你!”

    她對著空氣撂下狠話,然後才氣沖沖地走開了。

    她身後的梧桐樹輕微地晃了晃,掉落幾片樹葉在她頭頂。

    “呸呸呸,你個爛樹葉子都來欺負我,祝你和尉遲嘉一起原地爆炸!”

    衛襄拿掉頭上的葉子恨恨地扔在地上,順便踩了一腳。

    小花在衛襄懷里掙扎了幾下,對著樹上喵喵了兩聲。

    但到底拗不過正在氣頭上的主子,被衛襄強行按住,揣在懷里揚長而去。

    自始至終,被氣昏了頭的衛襄都沒想起來往樹上看一眼。

    良久,梧桐樹日漸稀疏的枝葉間才傳出來一聲輕笑。

    坐在樹干上的尉遲嘉從沒想過自己會做出這種藏頭露尾的事情。

    可他,真是不知道要如何面對她。

    賭氣地命人將那一盤挑干淨的花椒雞送過去的時候,就如同那夜他吩咐她院子里的嬤嬤如何照顧她時一樣,盡管已經努力在克制,結果還是不由自主。

    那是他藏在魂魄里的本能,他重新得來的身軀根本無法掌控。

    但是望見漸行漸遠的那個生機勃勃的身影,他的唇角又止不住上揚。

    真好啊,那是一個鮮活嶄新的衛襄。

    再也不是那般死水一潭的絕望,也不是寂寞度晨昏的枯槁。

    即使是她坐在有鳳來儀的欄桿上,信誓旦旦地喊著死都不會再多看他一眼,即使她在大街上跳腳罵他原地爆炸,都讓他覺得滿心愉悅。

    那朵因為他最終枯萎的花朵,終于重獲新生。

    所以,當衛襄追出來的時候,他又下意識地躲了——

    他不確定,他是否該讓她知道,自己曾經目睹了她那樣暗沉的一生。

    他多希望,她永遠都覺得自己還是那個一無所知的尉遲嘉,還是那個她心里眼里裝滿的尉遲嘉。

    李記燒雞,賀蘭辰慢條斯理地吃飽喝足,又問明白了自己不用付飯錢,心情甚好地緩步出了李記燒雞的大門。

    不過看到不遠處容貌俊美的男子時,賀蘭辰的心情就不大好了。

    傻子也能看得出來,這位柱國公世子就是在這里等著他的。

    “看來小師妹沒能逮到你,讓你還能去而復返,在這里等我——小師妹若是真有你這樣的未婚夫,那真是太委屈她了。”

    賀蘭辰的不滿一點兒都沒掩飾——這人如此行徑,明明就是在戲耍小師妹!

    尉遲嘉也不惱,淡淡道︰

    “賀蘭先生只是襄襄的師兄而已,似乎不大合適對我說這樣的話。”

    “所以,你是喝了一壇子醋來警告我,順便跟我找茬的?我這個人呢,向來喜歡直接了當,尉遲世子有話不妨直說。”

    賀蘭辰看了看天色,不打算跟這人 綠 唷br />
    萬一小師妹去了四皇觀,他卻不在,多耽誤賺錢。

    尉遲嘉听他如此說,點點頭,朝他衣襟處瞥了一眼︰

    “既然如此……我只想知道,方才襄襄給賀蘭先生的,是何物?”

    “這都被你看到了?尉遲世子真是好眼力!”

    賀蘭辰眉目間霎時帶了冷意︰

    “不管是何物,與你何干?”

    說完,緊了緊背上的行囊,目不斜視地從尉遲嘉面前走過︰

    “無可奉告。”

    “賀蘭辰!”

    尉遲嘉伸手欲要攔住他,卻又縮了回去。

    賀蘭辰回頭的時候,就看見尉遲嘉正對著他鄭重行禮,姿態語氣都驟然溫和下來︰

    “我知道襄襄待你如同親兄長,我並非要插手你們師兄妹之間的事情,只是,今日襄襄與神武將軍鬧翻,總歸是不好,我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或許,我亦可助你們一臂之力!”

    賀蘭辰眯了眯眼,心中頓生警惕︰

    “尉遲世子這是準備硬的來不過,就跟我套近乎?你干脆直說你有什麼目的好了,還是你也想讓我好好給你算一卦?”

    這句“好好給你算一卦”,最近可真是,如雷貫耳。

    尉遲嘉愣怔片刻,微微地嘆了口氣,態度愈發誠懇︰

    “難道你真的看不出來,我唯一的目的,只有襄襄嗎?你是她的師兄,我也願意與她一同尊重你,但還請你,相信我這一次,我不願看見她因為唐家的事情有任何的損傷。”

    這話說得,真是情真意切……

    賀蘭辰清雅俊秀的臉上有了那麼一絲遲疑︰

    “那你又能幫到我們些什麼呢?”

    “這就要看,你們需要我做些什麼了,畢竟相對于賀蘭師兄來說,我對長安城的大小事情,略微熟悉。”

    尉遲嘉眼眸亮了亮,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不怕辛苦,不怕被猜忌,就怕永遠都被拒之于千里之前。

    既然襄襄那邊無從下手,另找一條路,總歸還是可行的。

    傍晚的四皇觀。

    道觀里的道士們都去打坐修行了,衛襄供了香火之後,朝賀蘭辰的住處行去,倒也沒人盤查。

    剛剛燃起的燭光下,賀蘭辰輕輕地將手中的紙符放在了衛襄面前︰

    “小師妹,這是一道‘毀天滅地符’,若是畫符的人修為夠了,又有合宜的材料來畫符,毀天滅地,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只可惜……”

    “只可惜這符跟贗品差不多,只震塌了一座房子罷了,是吧?”

    衛襄雖然不成器,認不出這是個什麼符,不過她好歹也是蓬萊門下,賀蘭辰一說,她也就明白了。

    賀蘭辰頷首嘆息︰

    “是啊,只不過用這樣的符來對付一個凡俗婦人,實在是其心可誅。我們身為蓬萊弟子,必須查清楚是誰家門下行此惡事,絕不能容此人如此傷天害理!”

    衛襄對此不想說話,師兄的義正言辭,真的不是看在那三萬兩銀子的面子上的,對吧?

    她正準備問問師兄怎麼查,就見賀蘭辰嘆息完了,拿出來一疊紙遞給她︰

    “你也看看吧,這是那位神武將軍所有的相好,咱們今晚就從她們開始查吧,畢竟她們的動機最大。”

    “喲,師兄你這麼快就摸清情況了?你自己去查的?”

    衛襄迅速翻動紙張,難以置信。

    就算她這個長安的地主親自動手,也沒這麼快的速度吧?

    賀蘭辰不置可否︰

    “嗯,一個朋友幫的忙……你就說今晚咱們去不去吧?”

    “去啊,必須去!”

    衛襄摩拳擦掌,跟著師兄去干正經事,頭一遭呢!

    好激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