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前夫生存攻略 > 第六十六章 儐相

第六十六章 儐相

    十二月初六,晨曦燦燦,微風和煦,是衛國公世子娶親的大好日子。

    衛國公府的前院鼓樂喧天,人聲鼎沸地熱鬧,新郎官的院子里,氣氛卻有點不大對頭。

    一群衣飾華貴,相貌堂堂的公子哥兒,齊齊圍住癱在椅子上,捂著肚子哎呦不停的年輕男子,面色既是憤怒,也帶著憂心。

    “陸平昌,你到底行不行啊?你特麼不知道自己今兒干什麼來的?吃吃吃,你就知道吃,你到底吃了什麼啊?”

    “這可怎麼辦,你自個兒听听,前院鼓樂都到哪一曲了!馬上就得出發了!”

    “哎呦,我沒吃什麼啊,我就是……哎呦不行了,你們等等,我再去趟茅房!”

    喊完不等圍了一圈兒的公子哥兒們抬腳踹上來,年輕男子捂著肚子,飛奔而去。

    “媽的,這個憨貨!”

    有人恨恨地罵了一句,回頭看向一身大紅色袍服,意氣風發的新郎倌兒衛程,頓時覺得有些歉疚。

    “衛兄,真是對不住,我這表弟向來不這樣的……”

    開口道歉的是鎮南候府的二公子,楊贊。

    給如今炙手可熱的衛國公世子做迎親的儐相,這原本是一件極其露臉兒的事情,不但能向長安城的大姑娘小媳婦兒全方位展示他們的英姿不凡,還能彰顯自家與衛國公府非同一般的交情。

    他是向來與衛程交好的,這次衛程需要男儐相,他挺身而出,不但給自己爭取了名額,還給自己這遲遲混不進頂級權貴圈兒的表弟也爭取了一個名額。

    多不容易啊,誰知道這個憨貨臨陣居然拉肚子!

    這就不僅僅是丟人了,這還特麼耽誤事兒啊,辰時可就要出發迎親了!

    楊贊這會兒是真急眼了,額上青筋直跳。

    身為新郎倌兒的衛程也是沒想到臨出發了居然出這檔子事兒,心底也是一沉,但是這種時候,苛責也是無用了。

    但今天是自己的大好日子,絕不能因為這種事情出岔子。

    事關自己的終身大事,衛程反應神速,一邊由著身邊的僕婦給自己最後一遍整理衣飾發冠,一邊安慰楊贊道︰

    “楊二你也別著急,無妨的,儐相的事情,我記得是有替補人選的,你代我去前院告知我三哥,讓他去請一位過來。”

    衛程口中的三哥是他的族兄衛和,楊贊也是認得的,他連忙應了,匆匆出門去找衛和。

    只是心里還是忍不住扼腕,這個倒霉的表弟,真真是個生來沒有福運的貨!

    楊贊出院門的時候,迎頭遇上了一身朱紅色衣袍走過來的人。

    燦燦如明珠美玉的臉,兩道長眉飛揚其上,眸色深沉,身材頎長,再襯上這深沉的紅色,即使明知道眼前這光芒萬丈的人是個十足的男人,楊贊還是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尉遲世子也來了?”

    他停下腳步,與這人見禮。

    無論因為衛襄那場不著調的痴戀,他們這些人在背後如何譏笑尉遲嘉,彼此見面,面子上也總還是要過得去。

    尉遲嘉很有禮貌地頷首︰

    “嗯,我在前院听說衛兄這邊儐相之事有些不妥,我來看看。”

    楊贊暗暗咬牙,不妥……到底是誰這麼嘴巴長了羽毛,這麼快把這種紕漏傳到前院去了?

    他勉強維持了笑意,道︰

    “也不算什麼大事,我這就去前院再請人過來,尉遲世子先請吧。”

    他讓開了路,讓尉遲嘉先過。

    但尉遲嘉卻沒有往院子里走,而是看著他,露出謙和的笑意︰

    “嗯,是不算什麼大事兒,缺人也無妨的,我來補上這個儐相的位置就好。”

    什麼?

    楊贊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

    尉遲嘉做衛程的儐相?他想干什麼?

    一個人,這樣打自己的臉,很好玩嗎?

    楊贊想起那日听人說的,尉遲嘉恭敬地喊衛程大哥的事兒,終于有了七八分相信。

    倒霉蛋陸平昌,提起褲子就趕緊往回跑。

    剛跑出茅房沒幾步,就被人從身後一腳踹了上來。

    “陸平昌你是不是找死?今兒什麼日子你不知道?你居然敢壞我哥的好事兒,不怕我扒了你的皮!”

    陸平昌抓著褲子回過頭,就看見一身水紅色雲錦衣裙,頭飾華麗的少女正凶神惡煞地瞪著他,頓時魂飛魄散,不好,衛襄這個祖宗來了!

    他抓著褲子的手有些哆嗦︰

    “小姑奶奶,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拉肚子,我今兒踏進府上的門兒,什麼都沒敢亂吃,我就在前院喝了一杯茶!真的,尉遲世子親手遞給我的!”

    “尉遲嘉?”

    少女明亮的大眼眯了眯,似乎覺得哪里不太對。

    尉遲嘉……儐相……

    剎那間有個荒唐的念頭從腦子里閃過,她立刻回頭吩咐跟著她的兩個狗腿兒︰

    “你們快去我哥那里,先找個人頂上,別誤了吉時!”

    “好咧,我去!”裴照高高興興地準備出頭露面。

    少女卻眼楮一瞪,凶得很︰

    “你不能去!你剛剛戴了綠帽子,當儐相不吉利!”

    “不是,衛老大,我那小妾我都打發了……”裴照心酸又委屈。

    唐子笑卻立刻拉了他一把︰

    “別說了,快走,你不行還有我,我上!衛老大,我爹雖然混蛋了點兒,可我沒毛病吧?”

    衛襄挑剔地看了他一眼,擺擺手︰

    “去吧,至少比那個人強。”

    她似乎能猜到尉遲嘉準備做什麼了,但還是有點兒不敢相信。

    但防備著總是好的。

    唐子笑和裴照匆匆去了,裴照還有點委屈︰

    “老大說話真是戳心……”

    唐子笑笑得像是一朵花似地寬慰他︰

    “你想開點兒,你的小妾跟你的小廝好上了,還差點讓你喜當爹,這事兒賀蘭辰都算出來了,長安城的人也都知道,你說說你要是當儐相,那確實不好看……”

    “滾!”裴照覺得這人說話更戳心。

    兩人一路小跑地去了,但還是晚了一步。

    辰時已到,陸昌平的那個缺兒,已經被尉遲嘉厚著臉皮頂上了。

    唐子笑瞥見六個儐相那清一色兒的朱紅色刺繡錦衣,臉都黑了。

    這樣的衣服都能直接穿著上陣了,要說尉遲嘉不是提前做好了準備,打死他,他都不信!

    衛國公府前院,迎親的隊伍開始出發。

    新郎倌兒衛程一身大紅色袍服,笑容滿面,合著耀眼的陽光,整個人都意氣風發,英姿無匹。

    而跟在他身後兩排六個,大步走出來的男儐相,雖然沒有新郎倌兒那般耀眼,但也是個個相貌堂堂,氣宇非凡。

    尤其是當前居中的那一位,若是再穿的明艷些,怕是連新郎倌兒的風頭都能搶了。

    站在兩旁圍觀的親眷賓客,一邊發出贊嘆,一邊在心中震驚莫名,那人,是柱國公世子?

    他們沒有眼花吧?

    廊檐下,一群小姑娘興致勃勃地嬉笑著,一起圍觀這群人中龍鳳。

    一個鵝黃色衣裙的少女,驀然瞥見了尉遲嘉,怔了一瞬,慢慢地將手中的帕子捂在唇邊,笑了起來。

    “真沒想到啊……衛襄這樣的人居然也能有守得雲開見月明的這一天。看來以後喜歡一個人,只要死纏爛打,就可以了呢。”

    她有些嘲諷地跟旁邊的小姑娘們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