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前夫生存攻略 > 第一百零八章 裝傻

第一百零八章 裝傻

    程無心接了過來,一顆一顆慢慢地磕著,也跟著笑了︰

    “倒也是,蓬萊這過年的規矩也是你鬧起來的。”

    不然,她在這個陌生的時空里,偶爾還是會覺得孤獨的。

    沒穿過來之前,她也有家有親人的。

    除夕夜她也會擁有家人的陪伴,和豐盛的團年飯。

    但來到這里以後,吃飯都變得可有可無,過年更是沒什麼稀奇,大家都忙著修仙,過年這種事情,那是俗人才會干的事情。

    可自從小師妹來了以後,這一切就不同了。

    小師妹喜歡熱鬧,喜歡過節,喜歡過年,喜歡把這原本冷冷清清的蓬萊攪得雞飛狗跳,卻生機勃勃。

    像眼前的這種熱鬧,盡管一年之中只不過這一晚,但也足夠讓她們這些還無法做到完全放下世俗的蓬萊弟子們,感受一次青春該有的喧鬧和鮮活。

    她也終歸能在這個沒有家人,沒有同伴的地方,稍稍重溫恍如隔世的暖意。

    “謝謝你啊,小師妹。”

    程無心端起杯中酒,在衛襄面前的白瓷杯上踫了踫。

    衛襄也端起白瓷杯跟程無心踫了踫,一飲而盡,然後望著眼前的喧囂熱鬧哈哈大笑起來。

    笑了一會兒,眼角的水光就悄悄滲了出來。

    酒不是什麼名酒,是師父自己釀的米酒,杯子也不是皇宮和衛國公府會有的名貴玉器琉璃,只是再普通不過的白瓷。

    但她真的開心。

    “師姐,這真是我喝過的最好的酒。”

    她忽然伸手,抱著程無心,再次無聲地哭了起來。

    沒有人知道,此刻的她,多害怕這是一場夢。

    夢里,師父師叔,師兄師姐師弟師妹都鮮活地穿梭在她眼前,熱鬧地相聚一堂。

    夢外,卻是蓬萊滿門覆滅,世間再無蓬萊之名。

    程無心愣了一下,良久,才將手放在小師妹的肩頭,一下一下輕輕地拍著,只覺得手掌下小姑娘的肩膀,其實也那樣柔弱。

    平日里跟個小獅子一樣跟人打架,滿蓬萊胡鬧的小師妹,也不過是個柔弱的孩子啊。

    她不知道小師妹這次回長安一趟,到底經歷了什麼,但她知道,這個可憐的孩子,真的是嚇壞了。

    每個人都有心底的秘密,所以她也不方便在這個時候追問,她能做的,只有陪伴,安慰。

    沈良夜呆呆地坐在她們旁邊的桌旁,手里的酒杯,端起來,又放下。

    他易醉,即使是米酒,他也不敢多喝。

    不然要是醉了,誰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來……萬一,萬一跑到師姐面前胡鬧,那就不太好了。

    他最終垂頭挪開了視線,心底不由得再次嘆息一句,小師妹,好福氣啊。

    一群年輕人,一直鬧騰到了深夜,醉意微醺,才互相攙扶著離去。

    程無心身為大師姐,前來拉著她喝酒的師弟師妹們不少,喝多了酒,此刻她酒意上涌,也站起身準備回去。

    她伸手扯了扯依然眼神清亮地坐在桌案前的衛襄︰

    “小師妹,你不走嗎?咱們只是圖個熱鬧,又不是真的要守歲熬年,回去睡吧。”

    “我不困,我今晚要一直在這里。”

    衛襄卻固執地搖了搖頭,順著已經大開的大殿大門朝外望去,似乎黑沉沉的夜色中有什麼東西需要她等待和警惕。

    程無心覺得莫名其妙,但她頭疼的厲害,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她推了跟在自己身後的沈良夜︰

    “你在這里陪著小師妹吧,我先回去了。”

    沈良夜卻是順勢扶住了她,神情木然地道︰

    “我先送你回去。”

    程無心就在的燈火里回過頭來,眼神亮晶晶地望著沈良夜。

    “你,到底喜不喜歡我啊?”

    她的聲音不大,在喧鬧的大殿里也沒引起什麼回響。

    但沈良夜卻是霍然抬起頭來,張了張嘴,卻再次垂下頭去。

    “師姐,你喝醉了。”

    滿懷期待,亮晶晶的眼神瞬間黯淡下去。

    程無心冷呵了一聲,甩開了沈良夜的手︰

    “那就給我滾。”

    然後一個人踉蹌著出了門,再也沒有回頭。

    這到底算什麼?

    算曖昧?算欲拒還迎,還是算自己自作多情?

    昨夜無心愛良夜,呵,什麼狗屁詩句。

    她程無心,憑什麼要愛這麼一個膽小如鼠的沈良夜?

    沈良夜並沒有理會她突然的呵斥,不言不語地跟了出去。

    坐在桌案旁的衛襄慢慢地嘆了口氣。

    二師兄,你可千萬別成了大師姐口中所說的渣男啊。

    不過她一轉頭,就看見了自己心中的那個渣男。

    大殿內的人已經走得沒幾個了,大殿外更是冷冷清清。

    一片冷清中,銀白色衣衫的男子信步走來,身影被大殿門口懸掛的燈籠照得愈發修長,白皙如玉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如同游走在暗夜中的謫仙。

    有看見他的弟子,都紛紛回頭,對著衛襄擠眉弄眼暗示一番,才嘻嘻哈哈地離去。

    衛襄神情平靜地望著越走越近的人,沒有躲避也沒有收回目光。

    想要讓這個人知道,自己是真的放下了,要從面對他也能心如止水開始。

    不然,可能在這個人眼里,愛恨都是漣漪,都是執念不息的證據。

    長安城那種你追我逐,你跑我追的把戲,她實在是累了。

    她站起身,開門見山地道︰

    “我原本還想著如何讓你體面地醒來,如今你自己醒了,這就好。但你跟著我來也無用,我是不可能再將一輩子耗在你身上了。”

    尉遲嘉臉上笑意依舊,微微頷首︰

    “我知道,但我是打算把這輩子都耗在你身上的。”

    這……自己還能說點兒什麼?

    衛襄驟然覺得,想要做到心如止水,真特麼難。

    她眼底的暗火重燃︰

    “那你信不信我明天就讓師父將你趕出蓬萊?”

    “信。可我既然來了,就不會走。”

    他笑意淡然,對答自如。

    衛襄跌坐回椅子上,雙手捂著額頭。

    真想現在就把這家伙干掉啊。

    良久,她才再度抬頭道︰

    “既然你看起來真心一片……那,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是如何知道,我宿醉之後要喝蜂蜜水,如何知道,我吃花椒雞的時候,不吃花椒,又如何知道,那張藥方的?”

    既然此刻趕不走眼前的人,那就來解解心中的疑惑好了。

    “那張藥方是我特意為你尋來的,而喝蜂蜜水,不吃花椒這些小事……”

    尉遲嘉的聲音帶著幾分驚訝︰

    “這是我的一些習慣啊,難道你也是?”

    然後,他的笑意逐漸加深︰

    ”襄襄,看來我們真的是天作之合呢。”

    “啪!”

    衛襄摔了面前的杯子。

    這家伙就是裝傻,去你的天作之合!呸!

    她站起來,一把揪住了尉遲嘉的衣領︰

    “說,你是不是重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