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前夫生存攻略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不可能低頭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不可能低頭

    蕪青峰是蓬萊風景最為秀麗的山峰。

    或許是因為鎮守此峰的歷來是女子,所以蕪青峰既不像蓬萊閣所在的主峰那樣被德山老頭弄得到處都是麥子白菜蘿卜什麼的,也不像萊蕪峰那樣一派冷清肅穆。

    山間到處都是花樹林,此時正值凜冬,漫山遍野的紅梅白梅開遍,如同雲霞氤氳,美不勝收。

    衛襄走在梅花林間,百無聊賴地折了幾枝梅花拿在手里,邊走邊甩。

    程無心一回頭看見,連忙劈手奪了扔去了草叢間。

    “師妹!蕪青師叔本來找你就不是什麼好事情,你還掐她最喜歡的梅花,你是不是找打啊?還以為你真的變乖了呢,鬧了這麼久,還是手欠!”

    “這花開著不就是讓人看的嗎?我拿在手里看,和它長在樹上被我看,有什麼不一樣?”

    衛襄笑眯眯地反駁了一句,順手又掐了一朵花插在程無心的發間︰

    “瞧,它能這樣裝點師姐這樣的美人兒,不也是它的福氣?”

    程無心被她這無賴的說辭弄的無可奈何,瞪眼道︰

    “就你一天到晚的歪理多!”

    師姐妹兩人正說這話,就見梅林間繞出一個身姿窈窕的少女來,迎著她們笑道︰

    “衛師姐,這是不一樣的,它們好端端地長在樹上,師父會開心,可要是被人折在手里,師父肯定會生氣啊。”

    衛襄抬眼一看,正是蕪青峰的師妹雲舒。

    她笑嘻嘻地揮揮手︰

    “只要雲舒師妹不去告狀,蕪青師叔就不會知道,不知道,自然就不會生氣啊。”

    這話……說者無心,听者有意。

    乍一听“告狀”這兩個字,想起那晚自己落空的期望,雲舒莫名有些心虛。

    但她很快就神色如常拱手跟程無心見禮,笑道︰

    “程師姐听听,衛師姐可真是不講理呢。要我說,不管師父知道不知道,一會兒衛師姐見了師父,可不要這般講話,師父心情不大好,衛師姐多體諒體諒吧。”

    雲舒的笑容還是跟衛襄記憶里一般無二,明媚而嬌憨。

    但這話里,居然有話啊。

    衛襄揚眉道︰

    “蕪青師叔既然是心情不好,那找我來做什麼,雲師妹可否告知一二?”

    “自然是為了扶桑紀師叔的事情了,今日紀師叔帶著門下弟子上門來道歉,但是德山師伯和萊蕪師叔一點面子沒留地將人趕走了,師父心里是有些過意不去的,所以心情不大好。”

    雲舒細言慢語地解釋了一番,才意有所指地道︰

    “所以衛師姐等會兒見了師父,如果師父說了什麼,還望衛師姐可不要像方才跟大師姐說話一般,與師父強辯,該低頭的時候,不妨低一低頭,也算是師妹求你了!”

    低頭,低什麼頭?衛襄頓時不開心了。

    她直接就問雲舒︰

    “就算蕪青師叔心情不大好,可我,做錯了什麼?還沒听見蕪青師叔說什麼呢,就讓我低頭,這是無緣無故讓我認錯的意思嗎?”

    雲舒趕忙擺手︰

    “不是不是,衛師姐,我的意思是,扶桑的事情縱然是衛師姐你有理,如果師父責備,你也最好不要跟師父起爭執,惹她老人家不開心就好。”

    “哦,這樣啊。可憑什麼啊?”

    衛襄已經完全明白了雲舒的意思。

    就是說,就算錯不在她,她也得跟蕪青師叔低頭認錯,討蕪青師叔歡心。

    衛襄笑了︰

    “雲師妹你可真是孝心可嘉,蕪青師叔要是知道了,定然會很歡喜的,可惜——”

    衛襄肅整了神色,抬手拍了拍眼前眼巴巴看著她的少女額頭︰

    “這不是認個錯就能過去的事情。”

    “如果這件事情是我衛襄的錯,那我自然會認,比如那日貿然撲上去打了紀寧師叔,但不是我的錯,我是不能亂認的。這不是簡單的討師叔歡心的事情,這是關系到我蓬萊生死存亡的大事。”

    雲舒被衛襄一巴掌拍在額頭上,頓時漲紅了臉,張著嘴巴,一時居然不知道怎麼反駁。

    衛襄也沒給她反駁的機會,就接著說了下去︰

    “第一,當初把那個扶桑弟子扔進海里的人,不是我,雖然他活該。第二,他既然命大沒死在東海,回到了扶桑,卻被紀寧師叔帶著來請罪,那說明他的確是欠揍。第三,他們定然又做了什麼惹惱了師父和萊蕪師叔,不然師父也不會如此待他們。”

    “這麼想想,我覺得身為蓬萊弟子,我們應該跟隨師長,一起捍衛我們蓬萊的尊嚴,而不是為了討師父歡心,就懂不懂認慫。雲師妹,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我,我不是……”

    雲舒覺得很委屈,她說什麼了?她沒說要認慫,沒說不捍衛蓬萊的尊嚴啊……她說什麼了她?

    她說一句,這位衛師姐可是能說十句!

    一直冷眼旁觀的程無心雖然覺得這位雲舒師妹太過于想當然,但看她此時被師妹說得啞口無言,也不禁有些同情。

    師妹不禁頑劣,而且歪理特別多,雲舒師妹找她單挑,真是失策啊。

    程無心抬手戳了戳衛襄的後背,將她從雲舒面前拉開︰

    “好了,雲舒師妹來蓬萊的日子淺,又向來最尊重蕪青師叔,一時想岔了也是有的,你可別得理不饒人啊!”

    “沒,我就是覺得雲舒師妹還年輕,怕她不知道這其中的利害關系,給她解釋解釋罷了!”

    衛襄自覺理直氣壯,笑嘻嘻地從雲舒面前走開,繼續往前走,還不忘回頭跟雲舒告別︰

    “雲師妹,走了啊,放心放心,我不會氣著蕪青師叔的,蕪青師叔可沒你想的那麼肚雞腸,拿無辜弟子撒氣的事兒,她做不出來!所以低頭認錯這種事嘛,絕不可能發生!”

    藍色裙琚飛揚,程無心與衛襄師姐妹二人很快離去,留下雲舒站在原地,過了很久才輕輕舒了一口氣。

    真不愧是師姐師妹啊,專門欺負她這個外人是嗎?

    她果然還是來蓬萊的時日太淺,不知道這個人人口中頑劣不堪的人,居然如此能說會道,而且,不上當。

    真是讓人討厭的人。

    雲舒正準備抬腳走開,眼尾卻掃到遠處林間有一道修長的身影走過來。

    是那個姿容絕世的大周柱國公世子啊。

    雲舒停下了腳步,想了想,眼角泛出水光。

    等到那人走到她面前來的時候,她剛好在抬手抹眼淚。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ilil}》,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說,聊人生,尋知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