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前夫生存攻略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明日

第一百九十一章 明日

    這人真是的,吹牛也要有個限度好吧?

    都修煉成這樣了,還說自己沒有師父,那要是有個師父,不得上天啊?

    尉遲嘉第一次來東海的景象,韓知非印象深刻。

    那會兒的尉遲嘉是橫著被抬進蓬萊的。

    可這會兒的尉遲嘉,還是橫著的,不過是在蓬萊橫著走了。

    前後不過短短半年的時間,尉遲嘉就從一個沒有任何根基的凡人變成了這尊大神口中的“尉遲友”,“天縱奇才”,要說尉遲嘉沒有高人指點,韓知非那是打死都不信的。

    而且,那位听濤真人顯然也是不信的。

    他笑微微地望著尉遲嘉,眼底閃過一絲不悅︰

    “年輕人心高氣傲是常事,但是欺師滅祖就沒意思了。”

    “欺師滅祖?”

    尉遲嘉長眉微蹙︰

    “真人這話是何意?”

    “我先前听說尉遲友即將拜入德山門下——難道背棄自己的師門,轉投他人門下,還算不得欺師滅祖嗎?原本我還以為這些都是謠傳,但今日尉遲友否認自己師承他人這件事,就足以證明,尉遲友是真的要背棄自己的師門。”

    听濤真人搖搖頭,望著尉遲嘉的眼神很是惋惜︰

    “可惜,可惜啊!一個人修為再高,品行卻有失,無論如何,都是落了下乘了。”

    “原來是這樣。”

    尉遲嘉一點都沒有被人當面嘲諷的惱怒與尷尬,面色恢復了平靜,點點頭道︰

    “听濤真人所說,並非謠傳,我的確不日就要拜入蓬萊門下。只不過我並沒有師父,何來的欺師滅祖?況且……”

    尉遲嘉微微一笑,從容且雲淡風輕︰

    “我與真人並不熟,我的人品如何,自有我將來的師父評判,跟真人何干呢?”

    “你這年輕人……非要等到被東海人人厭棄的時候,才知道悔改嗎?”

    听濤真人眼底的不悅終于蔓延到了臉上,甚至帶著一閃而逝的怒意。

    說實話,活了這麼幾百年,自從他成名以後,就沒遇見過這麼油鹽不進的年輕人。

    而尉遲嘉,也的確是油鹽不進,他朝著听濤真人微微躬身,拱手行禮︰

    “這個……還請真人恕罪,他人對我是否厭棄,我並不在意。只要我的未婚妻心中歡喜,別人如何,與我何干?”

    “好好好,尉遲友的風骨,老夫真是領教了!但願來日,尉遲友莫要後悔!”

    听濤真人終是忍不住慍怒,怒笑幾聲,拂袖而去。

    潺潺流動的溪水邊,只剩下尉遲嘉一個人望著清澈的溪水中自己的倒影,過了很久才發出一聲不屑的輕笑。

    然後他轉過身,朝著寂靜的林子笑道︰

    “韓師兄出來吧,不必再躲著了。”

    正覺得心中快意的韓知非頓時就習慣性地打了個哆嗦——

    往日里被師妹欺負也就算了,這尉遲嘉也這麼厲害,還讓不讓人活了?

    難道還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嗎?

    可哆嗦完了,韓知非還是得硬著頭皮走出去。

    他一走到尉遲嘉面前就連忙豎起大拇指夸贊尉遲嘉︰

    “尉遲世子真厲害,我都藏得那麼好了,你居然還能發現我,我看那听濤真人都沒發現我呢!”

    “他沒有發現你麼?我看未必。”尉遲嘉笑笑︰“他最開始找我,其實是想讓我入他門下的,恐怕正是因為發現了你,所以才改了口,大義凜然地將我譴責了一番。”

    “啊?他,他發現我了?那怎麼辦?”

    一听自己被發現了,韓知非大驚失色。

    要是被听濤真人這尊大神記恨上了,這以後的日子可怎麼過?

    見韓知非這樣愁眉苦臉,尉遲嘉倒沒有覺得他的膽子,畢竟听濤真人的地位擺在那里,得罪了他,對普通弟子來說也不算事。

    尉遲嘉想了想,對韓知非道︰

    “這樣吧,韓師兄這就回去,跟德山掌門稟明這件事,就說你從此路過,听到听濤真人勸我入其門下。”

    “我,真的能這麼說?師父會不會罵我?”

    “德山掌門一定不會責怪你的,因為這是在蓬萊的地界上,你是主,听濤真人為客,你听到什麼,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尉遲嘉伸手拍拍韓知非,以示鼓勵︰

    “韓師兄就放心去吧,不然你明明听到了這樣的話,卻不跟德山掌門及時稟報,那才是你身為蓬萊弟子的失職。”

    對哦,好像就是這樣。

    韓知非的心慌頓時去了一半,他連連點頭,撒腿就跑。

    跑了幾步又回頭笑道︰

    “以前我總覺得尉遲世子你不愛說話,如今倒是覺得,尉遲世子言談不輸師妹!”

    “是嗎?”

    尉遲嘉抬起頭,迎著明亮的陽光,眼底的笑意忽然就像是在綻放著光芒一般,卻帶著幾分心忐忑︰

    “那我以後還是少說話,盡量不與她爭辯什麼,韓師兄盡管放心。”

    好吧,看來尉遲嘉是誤會了,自己才懶得管他以後會不會與師妹吵架呢。

    韓知非轉頭跑遠,心底卻覺得師妹真是運氣好啊。

    喜歡上這麼一個驚為天人的美男子,甘願為她洗手作羹湯,甘願拋棄在世俗的一切,跑來跟著她修仙。

    尤其是,只要說起師妹,這尉遲世子的眼底,總像是盛滿星辰一般,讓人一眼看去就能明白,他多麼喜歡師妹。

    只是這尉遲世子配師妹那麼個人……哎,真是糟蹋了。

    客房,凌瀚緊張地站在眉頭緊皺的師父面前,大氣兒都不敢出。

    過了許久,惱怒歸來,一直在生悶氣的听濤真人才漸漸緩和了神色,抬頭看著自己唯一的徒弟。

    “瀚兒,你這些日子,可曾與那尉遲嘉再起爭端?”

    “不曾。”

    凌瀚恭敬地回道。

    听濤真人很滿意︰

    “如此就好,你且記住,以後切不可與他再動手,能化干戈為玉帛,是最好不過。”

    “徒兒謹記。”

    凌瀚的態度恭順,一如他跟著師父的這麼多年的日日夜夜,垂下去的眼眸遮去了他眼底的波濤。

    從前,師父可是從來沒有跟他說過什麼與人為善的話啊。

    而且,師父看著他的那種以他為傲的眼神,自從那日師父到來之後,他就再也沒有見到過。

    盡管師父並沒有責怪他,但他能清晰地感覺到師父那種淡淡的疏離。

    是在怪他不爭氣嗎?

    尉遲嘉,尉遲嘉。

    東海為什麼要出現這個人呢?

    蓬萊閣大殿,結界內,德山與萊蕪還有蕪青三人相對而坐,神情肅穆。

    韓知非戰戰兢兢地在三人眼神的逼視下,撒完了謊︰

    “……反正徒兒就是听見听濤真人這麼說的,他還說尉遲世子入我們蓬萊門下是欺師滅祖,德行敗壞……”

    “這個老匹夫,我就知道他好端端賴在我們蓬萊不走,定有圖謀!”

    沒等韓知非說完,蕪青就拍案而起,俏臉含霜地怒道。

    韓知非知道,師父師叔們泄憤的時候到了,他立刻麻溜兒地走開,站旁邊兒哆嗦去了,不在師父師叔們面前招罵。

    德山老頭沒有蕪青那麼激動,但臉色也很是難看。

    他沉思了一瞬,擺擺手示意蕪青冷靜︰

    “師妹先坐下來,莫要為這種事情動氣,不值當。”

    “那個老匹夫居然敢如此光明正大地打我蓬萊弟子的主意,我怎麼能不生氣?這不就是欺負我們不好跟他撕破臉嗎?我之前就說尉遲嘉入門之事要趁早,師兄還不放在心上,如今可好,直接有人來搶了!”

    蕪青非但沒有消氣,反而越說越生氣︰

    “師兄還說只要衛襄在,就不怕尉遲嘉入別的門派,可那尉遲嘉,才來東海多久,他萬一覺得那老匹夫修為高深,真的動了這個心思怎麼辦?”

    在一旁一直沒說話的萊蕪听蕪青說得嚴重,細思之下,也不免開始擔心。

    他開口附和道︰

    “蕪青師妹說得有理,對于一個剛剛踏上修仙之途,就遙遙領先同輩的人來說,這樣的誘惑只會越來越多,他如何能一一分辨出別人是好意還是歹意?說句真心話,要是我還沒入門那會兒,有個在東海地位超然的人要來收我為徒,我定然是會動心的。所以此事,還請師兄早做打算,至少,在去語凝海之前,一定要讓尉遲嘉成為我們蓬萊名正言順的弟子。”

    “你們兩個說了這麼多,意思我都明白。我知道,萬一尉遲嘉在語凝海此行中大放光芒,那搶著要收他做徒弟的人多的是。”

    德山老頭點點頭︰

    “既然如此,那就這麼定了吧,擇日不如撞日,就定在明日,讓尉遲嘉入門吧。非常時,行非常事,也不必請太多人前來,我只傳書給真一大師,請他來觀禮即可。”

    “很好,就這麼定了,反正這件事,越快越好。”

    蕪青見師兄听勸,心情總算好了一點點。

    其實按照東海收徒的規矩,觀禮的人多不多一點兒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有分量。

    而且,明日就行入門禮,還是當著听濤真人那老匹夫的面兒,真是大快人心!

    等到萊蕪和蕪青以及韓知非都散去之後,德山一個人坐在略顯空曠的大殿里,忍不住嘆了口氣。

    原本以為听濤真人這樣德高望重的前輩,會是一個真正一心向道的仙人,如今看來,卻也難逃世間七情六欲。

    就是不知道,他到底是想長生呢,還是真的只是看見一個優秀的年輕人起了愛才之心呢?

    晚飯時分,一心讀書的衛襄又被打擾了清淨。

    尉遲嘉端來飯菜,花在她腳邊打轉,狐狸精趴在她懷里呼呼大睡,胖胖則是對著那些飯菜流口水。

    驀然回頭,衛襄還是不自禁地覺得這種氛圍很溫馨。

    但事到如今,她到底還是過不了自己心里這一關。

    她低頭,拍了拍花的腦袋︰

    “花乖,去吧,胖胖陪你吃,我不餓。”

    畢竟是練了這麼些日子的闢谷了,衛襄好歹也有點兒長進了,沒以前那麼容易餓了。

    听見她這話,正在擺放碗筷的尉遲嘉手下動作一頓,很快又恢復如常。

    下一刻,花就跳進了衛襄懷里,拼命地拱啊拱,很快就把霸佔了衛襄懷抱的狐狸精給拱了下去。

    “喵喵!”

    花不依不饒地叫衛襄吃飯。

    衛襄重新捧起書,不理它。

    花眼珠子轉了轉,直接跳起來,一把將衛襄手里的書打落在地。

    “別搗亂!”

    衛襄好脾氣地俯身,將書撿起來。

    誰知道還沒拿穩,花又是一爪子,書再次掉落在地。

    “花!”

    衛襄咬牙低喝,拎著花的兩只耳朵扔了出去。

    這得虧是花,要是胖胖或者狐狸精膽敢這麼鬧事兒,她早就把它們抓過來打一頓了。

    被扔出去的花在地上打了個滾兒,很快站起來,可憐兮兮地望了尉遲嘉一眼,表示自己是真沒辦法,再作下去就得挨打了!

    尉遲嘉不說話,轉手將原本放在衛襄那一邊的花椒雞放在了胖胖面前。

    這下可好,根本不用尉遲嘉再說什麼,胖胖直接化身神助攻。

    “雞,有雞哎!”

    胖胖一邊擦口水一邊伸出爪子拈了一塊送進嘴里,然後干脆端起盤子,屁顛屁顛送到衛襄嘴邊︰

    “姐姐你嘗嘗,雞,雞!好吃的雞!”

    跟著衛襄在蓬萊整日里吃魚蝦海味,胖胖也是在是吃膩了,好不容易見著一只雞,不要太激動,好在它還記得有好吃的,不能忘了姐姐。

    衛襄只覺得鼻端一股花椒的麻香味兒傳來,肚子里的饞蟲根本沒有任何準備,就被直接勾了起來。

    等她眼神稍稍往那微微帶著醬色,不見一粒花椒的雞肉上一放,就再也移不開了。

    哎,這雞為什麼這麼香?是在後山林子里打得野?

    還有這用的花椒,一定是臨仙鎮最好的調料鋪子里出來的仙椒,不然不能這麼香!

    唉,香成這樣,到底是吃還是不吃啊?

    吃了顯得沒骨氣,可不吃吧……

    “拿走拿走!”衛襄含淚推開胖胖的手。

    胖胖喜出望外,大口咀嚼,含糊不清地嚷嚷︰

    “姐姐你真不七啊……你不七的話我就多七點!”

    “不是,我,我……我不能吃!”

    “那你嘗嘗?”

    “不……”

    衛襄還在愁腸百結,矛盾得痛苦不已,已經看穿一切的狐狸精已經重新找個地方窩著去了。

    會做飯的男人還有什麼事情是一頓飯搞不定的?

    如果一頓飯搞不定,那就兩頓,兩頓不行三頓。

    反正遲早仙子都會向美食屈膝的嘛。

    果然,不多時,半闔著眼楮的狐狸精就听到衛襄撐不住的聲音︰

    “哎你少吃點兒,給我留點兒!留點兒!”

    “襄襄別急,這個還有一大盤,專門給你留的。”

    尉遲嘉露出笑意,在一邊溫柔地說道。

    哼,這才是貨真價實的狐狸精呢。

    狐狸精本尊翻了個白眼,繼續睡覺。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ilil}》,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說,聊人生,尋知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