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前夫生存攻略 > 第二百三十七章 她才是

第二百三十七章 她才是

    “師妹你是在路上听說的吧?哎,說來也是,不知道是哪個膽大包天黑心肝的造了孽惹來天譴,這下可好,大家全都遭殃……”

    說起這場天災,韓知非的心情就沒那麼飛揚了,恨恨地說道。

    膽大包天黑心肝的……

    衛襄略微心虛,並且看了一眼尉遲嘉。

    尉遲嘉依舊神情自若︰

    “扶桑本就作惡多端,此時遭了天譴,這也是天意,至于這海水上漲的緣故……師父和師叔們可有定論?”

    “這,這倒沒有……”

    “那怎麼就一定是因為扶桑神木的原因呢?”尉遲嘉跳下船,走到韓知非面前,含笑道︰“韓師兄以後說話,可要嚴謹些。”

    韓知非一愣,一股寒氣從後背蔓延而上——

    雖然眼前這人說話和氣,面帶微笑,但他就是覺得渾身不自在。

    再想想尉遲嘉那恐怖的實力,韓知非本能地就慫了,他趕忙讓開了路︰

    “尉遲師弟說得有道理……你們快去見師父吧,師父知道你們回來一定很高興!”

    “好,我們這就去見師父,這些日子辛苦韓師兄了。”

    見他上道,尉遲嘉笑容更深了幾分,回頭看著衛襄︰

    “襄襄,我們走吧。”

    衛襄站在船舷邊上,手指已經緊緊地攥在了一起——

    就算韓知非被迫改口,那又怎麼樣呢?

    她想要報仇,卻依舊如同前世那般為東海帶來了厄運。

    見她這樣,沒等尉遲嘉再說什麼,賀蘭辰連忙推了衛襄一把︰

    “師妹,走吧,快去讓師伯給八姐看看!”

    衛襄這才回過神來,跳下船,從賀蘭辰懷里接過了熟睡中的衛曦。

    韓知非這才注意到師妹居然又帶回了一個女娃娃,雖然害怕尉遲嘉,還是忍不住湊了過來︰

    “師妹,這是你那個生病的族妹?她還沒好起來?”

    “嗯,我帶她回來給師父看看。”

    衛襄此刻心情低落,也沒心情跟韓知非多說什麼,只低低應了一聲,就快步向前走去。

    被撇在山門外的韓知非望著衛襄和尉遲嘉一同遠去的背影,忍不住扯住了跟在後面的賀蘭辰︰

    “賀蘭師兄,師妹這是怎麼了?她是不是覺得這扶桑神木提前被老天給劈了,沒留給她親手將它燒了,有點兒遺憾?”

    “韓師弟。”

    賀蘭辰停下腳步,慢慢地轉過身看著韓知非,往日和氣的臉色莫名嚴肅了幾分︰

    “你也看得出來師妹不高興,那就少說話,尤其是別提這個扶桑神木。”

    “為什麼啊?我覺得扶桑神木被燒了,扶桑上下徹底滅門,師妹就算遺憾,也應該很高興才是……”

    “你錯了,她現在可高興不起來。”

    賀蘭辰一副為了韓知非好的樣子,諄諄勸誡︰

    “扶桑滅門,那時遲早的事情,師妹其實並不是十分在意,她在意的,是她的族妹的性命。所以呢,你最近別去招惹她,不然她要是生氣打你,我可救不了你。”

    說完也跟著前面的兩人走遠了,留下韓知非一個人站在山門外發呆。

    直到祁連走過來叫他,他才回過神來。

    祁連也早就瞧見了那三人,但他向來跟衛襄關系不好,也就躲在遠處沒過來,此時見韓知非這失魂落魄,一臉迷茫的樣子,直覺就是這家伙又被衛襄給欺負了。

    他忍不住嘆道︰

    “好了,你也別這麼垂頭喪氣了,我早都跟你說了,師妹那人就是個白眼兒狼,你再怎麼對她好,她也不會摒棄前嫌給你個好臉色的,偏你不听,非要往上湊,被罵了吧?”

    韓知非搖頭︰

    “不是,師妹今兒雖沒理我,但也沒罵我,我就是覺得,覺得他們三個這趟去長安回來,好像……”

    “好像怎麼了?”祁連趕忙追問。

    韓知非想了想,卻又不說了︰

    “算了算了,我也說不清,還是不說了,反正他們三個原本就是一伙的。”

    見他這樣,祁連頓時興味索然,也轉身朝山門內走去︰

    “我早知道他們一伙兒的,所以,以後護好自己就夠了,別往師妹跟前湊了,指不定這次回長安,她又惹什麼禍了呢。”

    “嗯。”

    韓知非悶悶地應了一聲,也跟了上去。

    蓬萊閣後殿。

    德山老頭瞪大了眼楮看著一回來就不消停的徒弟,胡子都有點兒抖︰

    “你說什麼?你又要去語凝海?你死里逃生回來還不夠是吧?你整日里出ど蛾子也就罷了,可東海如今是什麼情況你不知道?”

    衛襄站在德山老頭面前,一言不發任憑師父數落,等師父數落夠了,她才看著一邊兒依舊昏睡不醒的衛曦︰

    “不是弟子想要去語凝海,而是我八妹妹,必須前往語凝海才能魂魄歸位。”

    “你八妹妹從來就沒來過東海,怎麼會將魂魄失落在語凝海?襄襄,你就算是胡來,你也給我找個能讓人相信的理由行不行?”

    德山老頭為徒弟的墮落而痛心疾首。

    從前徒弟要撒謊搞事情,總還能花言巧語騙騙人,如今可好,騙人都不走心了。

    “師父,我沒有騙您。”

    衛襄就知道會是這樣,所以她也做足了準備。

    她反手從身後將一直背在身上的龍泉寶劍拿了下來,雙手握緊︰

    “師父,您是不是一直以為,我是那位莫離前輩的轉世,所以才給我這把劍?”

    “你,你知道了?”

    德山老頭往後退了幾步,一張老臉也有點僵,驚嚇的情緒十分明顯。

    衛襄點點頭︰

    “是的,這原本就是我應該知道的事情,所以,今日我要跟師父澄清一下。”

    “你要跟我澄清什麼?”

    “澄清我並不是那位莫離師伯的轉世,她才是。”

    衛襄走到衛曦身邊,將龍泉劍的劍柄放在衛曦手中,然後自己握著劍鞘往後狠狠一抽。

    “ 嚓!”

    龍泉劍隨之出鞘,雪亮的刀鋒帶起一陣明晃晃的光,照得女童的臉色更加蒼白。

    “師父,你看,她也能拔出龍泉劍,她才是那位,與語凝海鏡靈有過來世之約的,莫離前輩的轉世。”

    衛襄望著目瞪口呆的德山老頭,微笑道。

    蓬萊三位仙長的會晤,再次緊急召開。

    德山老頭將事情說完,眼神仍然有些飄忽︰

    “……萊蕪,蕪青,你們說,該不該讓她去?”

    萊蕪久久沒有回答,他仍然處于走神兒中——

    莫離師兄的轉世,不是衛襄那個廢柴,他很高興,但卻成了一個魂魄都不全的女孩,這,這還不如衛襄那個廢柴吧?

    蕪青倒是很認真地在听師兄說話,對于師兄的問題,她也很認真地想了一下,才試探著答道︰

    “師兄,如果不讓她去,您覺得,攔得住嗎?”

    這……德山老頭不說話了。

    “所以,師兄您也了解衛襄的性子,她真要去語凝海,我們是攔不住的,除非把她綁起來。這一次,她至少沒有先斬後奏私自前往語凝海,好歹還回來跟您說一聲。而且之前您不是還打算將沒去過的弟子都丟進語凝海試煉心魔嗎?”

    蕪青慢慢地勸說道,並且給出了人選︰

    “這一次干脆讓良夜和知非跟著她去好了——再說,依我看來,衛襄縱然不是莫離師兄的轉世,她也和語凝海的那些鏡靈大有淵源,師兄其實不必過于擔心的。”

    上次語凝海回來之後,對于蓬萊弟子全部安全回返這件事,蕪青和萊蕪私下討論過。

    相比于其他門派弟子十之三四回不來的情況,蓬萊弟子無一殞身,在當日去往語凝海的門派里,是獨一無二的。

    不可否認,蓬萊弟子資質都不錯,但放眼整個東海,並不是最好的。

    很顯然,這樣大的運氣背後,定然是有別的緣故。

    回想起一路上衛襄對于語凝海的熟悉,和語凝海那位輪回鏡靈對衛襄的態度,由不得蕪青不多想。

    但愛護徒弟的德山老頭沒這麼容易被說服。

    他凝神半晌,還是搖頭︰

    “就算她不是莫離師兄的轉世,我也不希望她再去冒險——容我再想想,再想想吧。”

    蓬萊閣後山,衛襄的房間里也很熱鬧。

    胖胖霸佔了衛襄的懷抱,狐狸精就只好去舔舔衛襄的手,只剩下一個對衛襄愛答不理的花還維持著原本的冷傲,蹲在一旁的榻上,冷冷地看著這女人左擁右抱。

    但是左擁右抱的衛襄並不開心,她很是瑟瑟發抖,因為她對面的椅子上,正坐著一身紅衣,美艷動人的程無心,心中大呼倒霉。

    她就是回來換身兒衣服,就被大師姐堵在房間里了,肯定是韓知非那個嘴快的家伙給大師姐報的信兒!

    “師妹,是不是以為回了趟長安,這事兒就算過去了?”

    程無心一條長鞭在手,笑容格外冷。

    一看大師姐這條輕易不動用的鞭子都祭出來了,衛襄只覺得一陣皮緊,連忙討好地笑笑︰

    “哪有……我知道師姐惱我,但是師姐,我,我這也是為了你好……再說,不過一個夢而已,你和二師兄也沒有真的滾床單嘛……”

    “你給我閉嘴!你再敢提起這個,我剁了你!”程無心暴怒而起。

    衛襄連忙抖落身上的妖怪們,往門邊兒挪了挪,眨巴眨巴眼楮,滿臉的委屈︰

    “我的大師姐您講講道理行不行?一直提起這個的不是你嗎?我一直都想著這事情過了就過了,我不提,大家不提,這事兒大家也就都忘了,只你和二師兄心里記著就成了,哪知道你一直這麼緊揪著不放啊?”

    “你!”

    程無心被衛襄這麼一通歪理堵得一陣心絞痛!

    她恨恨咬牙︰

    “衛襄,我現在就丟你去喂魚!”

    “大師姐!”

    原本準備逃遁的衛襄卻突然一聲大喊。

    程無心一個愣神,衛襄就撲了過來,如同一條八爪魚一樣掛在了她的身上。

    “大師姐,你別生氣了,我知道是我不對,可我,我可能就要死了,你能不能不要怪我了?”

    衛襄死死地抱著程無心,剛剛還振振有詞狡辯的狐狸驟然間就成了可憐兮兮的白兔。

    程無心完全被這突發的狀況弄懵了,她將衛襄往下扒拉了兩下,沒能扒拉開。

    手里的鞭子也被衛襄緊緊地攥住了,抽都抽不出來。

    “到底怎麼了?”

    程無心費了老大的勁兒,終于將手抽出來,遲疑了一下,輕輕地落在了衛襄的頭頂。

    這個“死”字,太沉重了。

    門外海風悠悠,並未闔上的房門被風吹得發出吱呀吱呀的聲響。

    衛襄埋首在程無心胸前,很久才悶悶地出聲︰

    “大師姐,我欠了別人東西,要還的,還回去,我,我可能就要死了。”

    可能是衛襄這樣傷感的語氣太過于真實,剎那間,程無心居然覺得眼楮里驟然一片酸澀。

    “胡說什麼!你死一個給我試試,我打不死你!”

    她忍著酸澀,照著衛襄的腦袋給了一巴掌。

    翌日,清晨。

    蓬萊仙山籠罩在海上升騰的霧氣里,草木繁茂,晨露閃爍。

    韓知非打了個哈欠,從山腳下匆匆跑過,去看昨夜水位又漲了多少。

    不過看了一眼之後,他立刻就見鬼一般跳了起來︰

    “師父,師父,海水停止上漲了,不漲了!”

    昨夜他做記號的地方,不僅沒有被海水淹沒,海平面反倒還下降了足足一丈多!

    他一邊大喊著,一邊連滾帶爬地跑回去報信。

    正在上早課的蕪青聞訊立刻就帶著弟子們趕到了山腳下,只見原本幾乎侵襲到山門外的海水,的確已經退去不少,就連被海水淹沒的棧橋,此時都得以重見天日!

    德山與萊蕪也隨後趕到,眾人圍著岸邊四處查看一番之後,確認那一連上漲了將近一個月的海水,終于是退了,而且這退去的速度明顯比上漲快多了。

    德山心頭一塊大石放下,捋了捋胡子,目露疑惑︰

    “看來海水的異常與扶桑神木被燒毀沒有關系,那會是因為什麼呢……”

    “因為昨日師妹回來了唄!”

    看師父心情愉悅,韓知非在旁邊歡歡喜喜地說道。

    德山一愣,因為襄襄回來了?襄襄的來去能影響東海?

    這怎麼可能?!

    德山瞪了弟子一眼︰

    “無稽之談!”

    原本就是一念之間的玩笑之談,又被師父訓斥,韓知非只得訕訕地笑了笑,再也不敢提起了。

    萊蕪倒是因為韓知非這一句無心之言,若有所思地看了他幾眼。

    然後上前對德山行禮道︰

    “師兄,我有話跟你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