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前夫生存攻略 > 第二百五十七章 踹他

第二百五十七章 踹他

    夕陽西下,衛襄被胖胖和狐狸精簇擁著坐在山頭吹晚風。

    花也被胖胖強行拽了來,不情不願地趴在不遠處的地方,百無聊賴。

    其實衛襄也挺百無聊賴的。

    她再一次試圖站起來離開,卻被胖胖拖著胳膊重新坐了下來。

    衛襄很無奈︰

    “你們這是做什麼嘛?難道我不在的這些天,有人虐待你們了?把你們嚇成這樣!”

    “不是虐待,比虐待還可怕!”

    胖胖可憐兮兮地說道。

    衛襄看見她這麼可憐,頓時又有些心軟了。

    她伸手將胖胖抱進懷里安撫道︰

    “其實師父和師叔們也是為你們好,你看,我都被人抓走了,要是不把你們保護起來,萬一你們也被人抓走了怎麼辦?”

    “哪里是保護我們呀,明明就是懷疑是我們害了你!”

    狐狸精在一旁撇撇嘴,憤憤不平︰

    “尤其是萊蕪仙尊,指責我們是狐媚惑上……仙子你又不是男人,我哪里迷惑得了你呀?”

    衛襄笑笑,將狐狸精也抓了過來,與胖胖一同攬在了懷里安慰︰

    “萊蕪師叔是關心則亂,我就那麼不見了,當時在場的只有你們,他疑心你們也是常事,你看,我回來了,你們就都被放出來了,這沒什麼可難過的,也沒什麼可害怕的。”

    “可他疑心我們做什麼?胖胖是你的鎮魂獸,我是跟著你來的,就算全天下的人都希望仙子你出事,我們也絕對不希望仙子你出事啊,他做什麼懷疑我們?他怎麼不去懷疑那個雲舒?不是她騙你自己去開了門,那個祁連也進不來!”

    想起當時萊蕪不分青紅皂白,就直接命人把自己和胖胖給抓了,狐狸精就越說越生氣︰

    “這明顯就是瞧著我們做妖怪的好欺負!”

    “他怎麼會不疑心雲舒呢?雲舒的下場,可要比你們慘太多了。”

    衛襄撫了撫狐狸精光亮的皮毛,緩緩說道。

    蓬萊閣大殿的結界內,雲舒跪在地上,滿臉淚水和倔強地為自己辯解︰

    “……當時是祁連師兄跟我說衛師姐有危險,叫我去看看,我才去敲的門,之後的事情,我什麼都不知道!我根本不知道祁連師兄居然對衛師姐心懷惡意……”

    這樣的辯解這些日子里,德山和萊蕪以及蕪青三人,已經听過許多回了。

    但這一次,德山什麼耐心都沒了。

    “去吧。”德山老頭揮揮手。

    萊蕪會意,默默上前,直接一道“搜魂”打在了雲舒的額頭上,少女淒婉的聲音戛然而止。

    萊蕪闔目半晌,再睜開眼楮的時候,看向雲舒的眼神中就帶了一絲憐憫。

    “原來只不過是嫉妒……要說刻意加害,倒也稱不上,但若說完全無辜,卻又是為虎倀。至于祁連的事情,她是真的不知情,因為祁連只告訴她敲開門,自己有辦法讓衛襄永遠消失。”

    萊蕪將自己從雲舒腦海里看到的一切如實說出,就後退站在了一旁,等著德山來裁決一切。

    讓衛襄永遠消失?

    德山坐在原地,心內一陣悲哀。

    同為蓬萊弟子,為什麼會有人想要襄襄永遠消失?

    如果是曾經被襄襄欺負過的人有這樣的想法,他還不是太悲哀,但雲舒……襄襄即使再頑劣,也不曾欺負過她,她為什麼想要襄襄永遠消失?

    僅僅因為嫉妒?

    多可笑的理由啊。

    德山沉默半晌,再次揮揮手︰

    “送回南離吧,永生永世,不許踏入東海半步。”

    萊蕪沒說話,看向蕪青。

    蕪青凝視自己曾經寄予厚望的弟子一刻,垂眸道︰

    “謹遵掌門諭令。”

    在大殿之內,蕪青悲喜不顯,出了蓬萊閣大殿之後,匆忙凌亂的腳步卻彰顯了她心里所有的苦楚。

    “師妹!”

    萊蕪一直追到蕪青峰,才攔住了她。

    蕪青回頭看見是萊蕪,一路上的鎮定終究是繃不住了,雙手掩面,潸然落淚︰

    “師兄,這到底是為什麼……難道我一直就是這樣傻的人嗎?難道我這輩子,就注定要一直,識人不清嗎?”

    無論是紀寧,還是雲舒,都曾經,是她珍之重之的人啊。

    可他們,為什麼要這樣?

    女子低低的啜泣聲音從長袖之下傳出,隨同山風一起飄散在黃昏的荒涼里。

    萊蕪的手掌攥緊又松開,松開又攥緊。

    最終輕輕地落在了她的肩頭,開口道︰

    “師妹不要怪罪德山師兄,有些規矩畢竟還是要……”

    說到一半,他又停了下來。

    不,其實他不是想說這個的。

    萊蕪穩穩心神,才將原本要說的意思表達清楚︰

    “我其實是想說你不要傷心,並非你識人不清,而是人心本就易變,這並不是你的錯,不要難過。”

    “怎麼會不是我的錯?是我這個做師父的疏于引導,才會讓她一錯再錯……”

    蕪青將手放了下來,淚水漸漸停止,但眼神卻更加哀傷︰

    “萊蕪師兄,我並不是怪掌門師兄,我知道他身為掌門,門下弟子背叛師門,他如今心里的難過只怕比我還要多,他對雲舒,也已經是開一面了。我只是覺得,我大概需要閉關一段時間,以後早課的事情,還要先勞煩師兄一段時間了。”

    蕪青如此說,萊蕪也不知道還能勸什麼,默然一刻,點頭道︰

    “蕪青師妹閉關一段時間也好,凡事有我和德山師兄在,你盡管放心。”

    蕪青點點頭,轉過身走入了茫茫暮色中。

    萊蕪在原地站了一會兒,也轉身走開了。

    程無心的房間里,衛襄趴在程無心的床頭,硬是賴著不肯走。

    “大師姐,我害怕,讓我睡你這里吧,求求你了!”

    “回你自己的屋子去,你一個人都睡了三天了,這會兒跟我裝什麼裝?”

    程無心直接拎起衛襄扔出了門外︰

    “你要真是害怕,就去語凝海陪著你那位尉遲世子好了,人家也是為了救你,才會落在語凝海回不來的,你好歹有幾分良心,別到處招惹爛桃花!”

    這也得虧了此時尉遲嘉在語凝海回不來,不然就憑著听濤老賊上門提親這件事,尉遲嘉就得直接去弄死那什麼凌瀚。

    不過,這個世界的主角難道要變了嗎?

    不然凌瀚和甦沫言這一對官配為什麼會忽然就變了?

    程無心對著空蕩蕩的屋子百思不得其解。

    被拒之門外的衛襄也很是無奈,自己站了一會兒,只好無趣地走開了。

    半路上就遇到了踏著夜色歸來的萊蕪。

    衛襄連忙上前問好︰

    “萊蕪師叔。”

    萊蕪停下腳步,盯了衛襄一瞬,皺眉道︰

    “老實說吧,你是怎麼和那個凌瀚糾纏上的?”

    “沒有,我和那人連一句話都沒多說過,又怎麼談得上糾纏?”

    說起這朵無端飛來的爛桃花,衛襄也很是郁悶。

    萊蕪卻不相信,冷聲道︰

    “既然如此,那你現在就前去山門外,將那凌瀚打發走——如果你能將人給打發了,我就信你,不然,你讓我們如何信你?”

    “凌瀚在山門外?”衛襄急了︰“萊蕪師叔你不能這麼不講道理吧,難道我好端端走在路上,被不知道哪里竄出來的瘋狗咬了一口,就一定是我去招惹這條瘋狗了嗎?”

    “可這瘋狗為什麼不咬別人,就咬你?你難道就沒有反思過自己的過錯嗎?”

    “我,萊蕪師叔,你講不講理啊?”

    “這種事情,還要講什麼理?”萊蕪一個冷眼丟過來,就差直接譴責衛襄出去招蜂引蝶了。

    衛襄︰……

    “……好,我這就去踹死那條瘋狗!”

    衛襄轉身就氣呼呼地直奔山門而去。

    不能跟萊蕪師叔撒氣,還不能跟凌瀚撒氣了嗎?!

    山門外,凌瀚的確是一副痴情不悔的樣子在等衛襄。

    他不想死,也不能讓言兒死,所以,那就只能衛襄死了。

    一看到衛襄的身影出現在山門內,他咬咬牙,直接就迎了上去︰

    “衛襄!”

    “干什麼你,叫你進來了嗎?出去出去!”

    不等衛襄答話,看守山門的韓知非就開始趕人,一疊聲地呵斥著。

    只要不是瞎子聾子,那就該知道眼前這位和那玄雲門女弟子之間的曖昧,此時忽然來向師妹獻殷勤,那肯定是非奸即盜。

    而且以師妹的性子,就算真的和尉遲嘉鬧翻了,那也絕對不會看上這樣的人。

    所以韓知非絕對自己身為師兄,有義務替師妹將這樣不靠譜的人拒之門外。

    衛襄卻仿佛對韓知非的好意視而不見,直接就跑出了山門外,與凌瀚打了個照面兒。

    因為衛襄跑得離凌瀚實在是太近,兩人之間相隔不到一尺的距離,凌瀚心里惱怒而不自在。

    但他還是橫了橫心,朝著衛襄喊道︰

    “衛襄,我今日來,是要跟你提親的。”

    “提親?你是被甦沫言給踹了嗎?而且,你用這種態度跟我提親?”

    衛襄上下將凌瀚一通打量,眼里的嫌棄和厭惡紅果果不加掩飾,言辭之間更是傲慢無禮。

    凌瀚很少被人如此對待,尤其此刻嫌棄他的人還是這個可惡的衛襄,凌瀚直覺地反駁道︰

    “言兒待我情深意重,自然不會如此待我……”

    “照這麼說,你是沒有被踹了?”衛襄不待他說完,就點點頭︰“既然如此,今日就讓我踹上一踹可好?”

    “什麼?”

    “神獸大人!”

    凌瀚還沒反應過來,就見眼前的少女朝著天空揮揮手,隨即一聲獸吼聲當空炸響!

    “吼——!”

    蓬萊的鎮山神獸撫仙神獸當空而來,四蹄直奔凌瀚——

    這架勢,絕對不是要踹他,而是要直接把他踩死!

    好在他曾經跟這孽畜交過手,也不怕它!

    “孽畜!”

    凌瀚一聲厲喝,迎頭而上。

    衛襄後退一步,再次朝身後揮揮手︰

    “胖胖,上!”

    一個藍色的胖團子從衛襄身後屁顛屁顛地跑了出來,一屁股坐在地上,就開始對著飛身而起的凌瀚大喊起來︰

    “掉下來!掉下來!掉下來!”

    “什麼?”

    凌瀚再次詫異,但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就覺得自己全身的力量像是被人全部抽走了一樣,不由自主地開始往下掉!

    “不,不!”

    凌瀚絕望地大喊。

    胖胖高興地直拍手︰

    “姐姐,我不是廢柴,我不是廢柴哦!”

    “當然,因為你的主人我已經不是廢柴了嘛。”

    衛襄得意洋洋地說道,愜意地看著撫仙神獸腳踩凌瀚,將凌瀚當成蹴鞠用的球一般在山門前踢來踢去,然後在凌瀚的慘叫聲中十分仁慈地喊著︰

    “哎,神獸大人心些,別崴了您的腳哦!”

    “衛襄!”

    凌瀚一邊竭力躲避,一邊目眥欲裂地喊道。

    要是被一腳踩死了也就算了,現在這樣,就是對他的羞辱啊!

    于是,不等撫仙神獸真的對凌瀚怎麼樣,凌瀚自己就先生生地吐了一口血出來。

    “居然吐血了啊,還是太脆弱了嘛。”

    衛襄觀看了一會兒凌瀚的慘狀,覺得差不多了,才揮揮手︰

    “神獸大人辛苦了!接下來,把這家伙踢進海里,讓他回家找他師父就好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衛襄如今恢復了海之領主的身份,從前見了衛襄就暴躁不已的撫仙神獸如今很是乖順。

    听衛襄這樣說,它也就收住了腳,然後準確無誤地將人一腳踢進了茫茫大海。

    “嗯,很好,就這樣,胖胖,我們回去睡覺!”

    衛襄滿意地看了一眼海面上洶涌的波濤,打了個哈欠,招呼在一旁對著撫仙神獸兩眼冒星星的胖胖。

    從頭到尾都沒什麼機會說話的韓知非這才找回了自己的聲音,試探著問道︰

    “師妹,這樣,真的沒關系嗎?這凌瀚要是真有個什麼萬一,那听濤真人豈不是……”

    “豈不是怎樣?上次我們在語凝海底差點兒把這家伙弄死,也沒見听濤那老賊怎麼樣啊,這會兒怕什麼?”

    衛襄渾然不在意,擺擺手往回走。

    韓知非︰……

    好吧,師妹這個動手的都不怕,他一個旁觀的怕什麼?

    蓬萊仙山最高處,完完整整目睹了這一幕的萊蕪忍不住對著身旁的德山老頭抱怨︰

    “衛襄這家伙別的不會,打架的本事倒是一等一的好!”

    這話德山老頭從來就不愛听。

    他也冷哼道︰

    “要是在自己家門口都打不贏,她也不配再做我的弟子了!听濤那老賊厚顏無恥,讓輩來惡心我們,那襄襄親自去解決,不是最好不過嗎?活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