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前夫生存攻略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很厲害

第二百七十九章 很厲害

    狂風席卷著星星點點的白色雪花,從高空中猛撲而下,順著長安的大街一路奔跑的道士一抬頭,冰涼的雪花就落在他的臉上,帶著寒氣讓他打了個哆嗦。

    長安城的街道上因為有路旁官府設立的引路燈,並不算黑暗,但是賀微卻無論如何都找不著先他而去的那道身影。

    “衛仙子去了哪里?她,她不會真的進宮去了吧?”

    望著很快被風雪覆蓋的長街,賀微心中震撼又茫然。

    狐狸精說尉遲世子進宮去了,“雙腿癱瘓”的衛襄直接就跳起來奔出門去。

    自己好不容易被狐狸精帶了出來,卻怎麼也追不上人。

    狐狸精在賀微懷里拱了拱,露出個頭來,細長的眼楮眯了眯,四下看了一圈兒,點點頭︰

    “她的確進宮去了,但是這件事到此為止,你可以回四皇觀了。”

    賀微斷然拒絕︰

    “那怎麼行,我也得去皇宮,我姐姐還在宮里,我得先找到我姐姐!”

    “可你跟去了也沒用啊,你又不是仙子,你沒有朝臣夜行的諭令,也不會隱身之術,說不定你走出這條街就會被巡夜的兵士給攔住,就算你勉強混到了皇城之外,你也會被那些皇城外的御林軍直接剁成肉泥,所以,你怎麼去?”

    “至于我,衛國公府里的人都認識我,我才能勉強進出,至于皇宮,我這等妖怪去了就是尋思,我可不敢去!”

    狐狸精冷靜地將現實擺在了賀微面前。

    不是它鄙視賀微,實在是現實就是這樣,平民百姓想入宮,那比登天還難。

    賀微也知道狐狸精說的是事實,方才被熱血沖昏的頭腦也漸漸冷了下來。

    是啊,一入宮門深似海,宮里的人出不來,宮外的人也進不去,不然也不會姐姐進宮這麼多年,他連一面都見不到。

    可要就這麼放棄,那也絕不可能!

    風雪中,身形單薄的少年站直了身體,從自己懷里將狐狸精給抱了出來,放在了已經落了薄薄一層霜雪的雪地上︰

    “你先回去吧,我自己再想想辦法!”

    “你能想什麼辦法啊?你其實什麼都不會!你去了就是送死!”

    狐狸精仰頭看著賀微,四只爪子急得在地上直劃拉。

    看到一只狐狸這麼為自己著急,賀微心里不由得有暖意生出,仿佛這周身的風雪也沒那麼冷了。

    路邊昏黃的光暈下,道士蹲下來,摸了摸紅狐狸毛茸茸的腦袋︰

    “謝謝你帶我找到衛國公府,也謝謝你替我擔心,但是我們人類,有句話叫做盡人事,听天命。即使天命告訴我,去了皇宮我會死,但為了我姐姐,我也要把我能做的一切都做了才好。”

    “姐姐?你姐姐對你來說真的那麼重要,死都可以嗎?”

    狐狸精雖然對自己曾經的兄弟姐妹也有感情,但若是叫它為了兄弟姐妹送命,那是萬萬不能的。

    看來身為妖怪,她到底還是沒辦法理解人類的這種親情。

    “是的,當初我姐姐為了讓我活下來,能進宮去做奴婢,那麼今日我就算為她而死,也是我應該做的。”

    道士站起來,朝著狐狸精揮手告別︰

    “再見吧,皇宮那個地方,你的確是去不得,你先回去吧。若是我能活著回來,我一定買長安最好的燒雞給你吃。”

    說完,就轉過身朝著另一個方向快速地奔跑起來。

    風雪越來越大了,很快就將道士的身影淹沒。

    狐狸精站在原地許久,久到身上的皮毛上都落了一層飛雪,它才恍如夢醒,撒開四蹄追了過去。

    風雪中散落它的嘀咕聲︰

    “誰要吃燒雞啊,一個個的,都跟傻了一樣……算了,為了仙子,我也傻一回好了!”

    皇宮門口,隱匿身形的衛襄抱著胖胖直接走到侍衛們的面前,圍著所有的侍衛都轉了一圈兒。

    然後,掀開衣襟,放胖胖。

    只見一個藍白色的胖團子在雪地上滾了兩圈兒,就笑眯眯地朝著自己面前的一大批侍衛開始念叨︰

    “睡著,睡著,睡著,看不見,看不見,看不見……”

    原本如同蒼松一般在風雪中站立得筆直的侍衛不知為何就忽然間覺得腦子里一片空白。

    只听到有個沉沉的聲音在腦海中心響起,猶如九天之上傳來的神祗諭令,讓人無法抗拒︰

    “開門。”

    燈火明亮的宮門前,侍衛們開始機械地走動,開啟了偏門。

    沒錯,除了皇帝和皇後,一般人進宮走的都是偏門。

    也正是因為這樣,此時偏門開啟,並沒有驚動什麼人。

    衛襄抱著胖胖很順利地走了進去,她身後清淺的腳印也很快被風雪覆蓋。

    不多時,重新站到宮門前的侍衛才慢慢地動了動。

    “你有沒有覺得,方才有人進去了?”

    “你做夢了吧?這可是皇宮,誰能不經咱們就從這里闖進去,不要命了吧!”

    “說的也是。”

    隱隱約約覺得自己做了個夢的侍衛還特意走過去查看了一下,宮門依舊緊閉,周圍依舊白茫茫一片,連個腳印都沒有。

    那一定是自己做夢了,他放了心。

    重重宮闕中,衛襄飛快地走著,直奔御書房的方向而去。

    胖胖窩在她懷里,好奇地東看西看,得意洋洋︰

    “姐姐,我是不是很厲害?剛剛幫你進了皇城,現在又幫你進了皇宮!”

    “嗯,你最厲害。”

    衛襄漫不經心地夸了它一句,又停下腳,鄭重地摸了摸它的頭︰

    “其實我原來沒想到你這麼厲害的,我只是想著,如果我今日真的回不去了,不能把你一個人丟在衛國公府,我可以把你托付給尉遲嘉。”

    “怎麼會死呢?我們都不會死的,倒是那里,有個人會死!”

    胖胖露出腦袋,好奇地望著暗夜中如同一尊尊巨獸一般的宮殿,爪子伸出來,朝著遠處的一座宮殿指了指。

    衛襄一眼看過去,呼吸都要停止了——

    那里是姐姐居住的宮殿!

    “不,不!”

    衛襄轉過身,在寂靜的皇宮中,迎著飛雪,拼命奔跑起來。

    跑了沒幾步,卻忽然听到耳邊一陣喧嘩聲傳來,遠處的嘈雜聲如同潮水一般席卷整座皇宮,將每一個人淹沒。

    “有刺客,有刺客!護駕,護駕!”

    長夜深重,地上的雪落了厚厚一層,又被無數雜亂的腳步踩過,很快化為雪水,凍結在冬日的夜里。殿外,無數侍衛和御林軍聞聲而來,將皇後寢宮重重包圍,殿內,卻只是三人對峙。

    身穿繡龍寢衣的皇帝,坐在皇後的榻前,一手掐著皇後的脖子,一手執劍指向立于不遠處的俊美男子︰

    “尉遲嘉,今日你若敢動朕一下,朕就要她即刻命喪黃泉!”

    “動手,不必顧念本宮!”

    被皇帝緊緊掐住脖子,幾乎斷氣的憔悴女子朝著尉遲嘉厲喝出聲。

    皇帝暴怒,掐著皇後脖子的手更用力了幾分,手背上的青筋都迸了起來︰

    “你居然叫他動手?一日夫妻百日恩,你居然這般對我?”

    “你,你又不是我的夫君,我的夫君,他絕不可能這般對我……”

    皇後聲嘶力竭地喊道,眼淚順著眼角不停地流出來,滴在皇帝的手上。

    很快她又笑了起來,一雙淚眼望著皇帝,仿佛透過這張熟悉的容顏,能夠自己昔日的夫君︰

    “皇上,我來了,我很快就來陪你了……”

    病了這麼久,這是皇後第一次在皇帝面前沒有用敬辭。

    女子溫涼的眼淚落在手背上的一剎那,皇帝神情一震,只覺得心口如同刀剜一般疼痛起來,手指差點松開。

    他死的時候,也有一個女子這樣跟他說過同樣的話,可是,那個女子最終卻沒有死,而是在他死後,做了新皇的嬪妃。

    千年過去了,他以為這種被人欺騙,被人背叛的感覺他早就忘了,卻沒想到,今日被這個女子勾起。

    皇帝大笑起來,面色卻在這大笑聲中更加猙獰︰

    “哈哈哈,好好,那就一起死,既然皇後對朕如此情深,那就請皇後先行!”

    這句話他早就想說了,這一千以來,他最恨的,就是為什麼沒有親口對那個虛情假意的女子說出這句話!

    尉遲嘉一直站在一旁,冷冷地看著癲狂的皇帝。

    然後在皇帝掐著皇後脖子的手指微微松開,又再度準備捏緊的這一剎那,飛身上前,將手心里的金芒重重地打在了皇帝的後背上。

    “啊!”

    皇帝口中發出一聲尖利如同萬鬼哀嚎的慘叫,他想要掐死身邊的女子,但他永遠也合不攏自己的手指了。

    不,是他再也無法掌控這具身軀了。

    他重重地倒在皇後的榻上,看著站在不遠處的那個男子。

    衣飾華貴,身姿卓然,安靜如深海,出手如雷電。

    一瞬間,他仿佛看到了千年前的自己。

    出身顯赫,英武不凡,原本是世家里最有名的翩翩佳公子,前途無量。

    可上天有命,讓他成為亂世的英雄,登基為帝,即將開闢新的王朝。

    只可惜一朝功敗垂成,他死在了剛剛坐上去的龍椅上。

    他所有的雄心壯志,隨著死亡,隨著時間的流逝,都成為過往雲煙。

    “你知道蕭子衡嗎?”奄奄一息的皇帝忽然問道,不知道是在問誰。

    剛剛從鬼門關逃回來的衛錦捂著脖子,一臉茫然。

    尉遲嘉的眼底卻漸漸露出憐憫︰

    “原來你是北齊威帝蕭子衡?”

    “你知道我?你居然知道我?”皇帝眼神激動起來,聲音卻像是從別的地方傳來︰“史書上原來,還有我的名字?”

    做了一千年的鬼,他被讀書人敬而遠之,從來沒能靠近過那些史書,而佔據了這具軀殼之後,他也沒再去翻過史書。

    但這一刻,他真的很想知道。

    “告訴我,請你告訴我——我只是一個迷失在時間長河中的人,我想要回到自己的家鄉,知道自己的歸宿。”

    皇帝身體內的鬼王哀求道。

    尉遲嘉沉默了一瞬,點點頭︰

    “有,史書上說,你是北齊的開國皇帝,雄才大略,但天不假年。你死後,你的兒子登上帝位,追封你為威皇帝——所以,你的心願早就了了,你不應該再來人間亂。”

    “皇帝,我最終還是做了皇帝……青史留名,萬載不朽,萬載不朽啊……”

    屋內響起一個似哭似笑的聲音,但已經不是皇帝低沉悅耳的聲音。

    “皇上!”

    衛錦一瞬間就明白過來,那個佔據皇帝身軀的人已經離去了,她哭著朝徹底閉上雙眼的皇帝撲了過去。

    但是屋內忽然一陣風過,再次響起一聲慘叫。

    “既然心願已了,你又打算去哪里?”

    尉遲嘉手中的金芒再次大盛,金芒籠罩下,一個縹緲的黑影正在其中掙扎扭動,淒厲慘叫聲再次傳出︰

    “我不要輪回,我再也不要做人了,我不想再成為一個凡人了……”

    “但你沒有選擇的權利。”

    尉遲嘉淡淡地說道,然後手掌一翻,一個雕花鏤空的鼎出現在他的掌心,將那團黑影裝了進去。

    淒厲的慘叫聲很快消失,室內只余皇後的哭聲和路過的風聲。

    “姐姐!姐姐!”

    門外,少女從風雪中跑來,一身的寒氣掠過尉遲嘉,直奔皇後而去。

    衛錦一把拽住了妹妹的手︰

    “襄襄,有沒有辦法讓皇上活下去?求求你救救他,救救他!”

    衛襄直接伸手去探皇帝的鼻息,感受到皇帝鼻端那微微的氣息,她才心底驀然一松,抱住了哭泣的姐姐︰

    “姐姐,皇上還活著,一時半會兒,你是不會做太後的。”

    “什麼?”

    衛錦愣了一下,驟然間破涕為笑︰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這般說話!”

    胖胖被抱在一起的姐妹兩人擠得難受,就從他們中間擠了出來,邁著短腿兒來到了尉遲嘉面前,滿眼都是崇拜的星星︰

    “姐夫你好厲害哦,比姐姐還厲害!”

    尉遲嘉微微一笑將它抱了起來,看向衛襄的眼神中也驟然帶上了光芒萬丈。

    他的襄襄也很厲害呢,能這麼快解決衛國公府那邊的事情,並且,來到了他的身邊。

    “你是不放心我,才來的吧?”

    離開皇宮的時候,尉遲嘉忽然問道。

    被他抱在懷里的衛襄抬頭看著他,嗤之以鼻︰

    “少自多情,你那麼厲害,我擔心你干什麼?我是擔心我姐姐姐夫,還有我兩個外甥!”

    “嗯,我知道了。”

    尉遲嘉點點頭,將她抱得更緊一些。

    宮外的大道上,三三兩兩走過的大臣看見這兩人,忍不住停下了上朝的腳步,指指點點︰

    “哎呀,這衛襄腿都斷了,居然還半夜進宮探望皇後,皇上怎麼能允準呢?真是荒謬!”

    “何止荒謬,這兩人光天化日之下如此摟抱,更是有傷風化!”

    “昨夜宮中有刺客,皇後娘娘本就受了驚嚇,怎能還召外臣女眷漏夜入宮,真是罔顧宮規!今日我定要參衛國公府一本!”前夫生存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