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前夫生存攻略 > 第三百三十四章 海神娘娘的巫女

第三百三十四章 海神娘娘的巫女

    “只要人心有貪欲,就永遠沒有盡頭。”

    尉遲嘉揮揮手,那白骨骷髏就在一瞬間化成了飛灰,散落于海水中。

    衛襄愣愣地望著飛灰消散,不知道為什麼,覺得那白骨骷髏有點兒可憐︰

    “其實這白骨精也算是本分,沒有跑到那些海島上胡亂吃人,也算是他僅存的一點善良了,可惜,他的罪孽還是太過深重,畢竟這個洞穴里,那麼多的森森白骨,皆是無辜。”

    “這也並非是他良善,而是生存之道。”

    尉遲嘉牽起衛襄的手往外走,慢慢地跟衛襄解釋︰

    “他要是沖到海島上隨意吃人,就算那些島民都是化外之民,也遲早會被人知道,說不定就會有人前來誅殺他,但他只是讓島民心甘情願供奉,那麼這鬼神之事,只要人類自己篤信,誰又能橫加干涉呢?”

    “原來是這樣啊。”衛襄點點頭,又有點兒怏怏地感嘆︰“其實這個原因,我自己也能想到,你干嘛要說得這麼清楚,都讓我對‘人之初性本善’這句話產生懷疑了。”

    “因我怕你被人騙啊,你性子太單純,對這等吃人的白骨都能覺得可憐,別人要是在你面前賣慘,豈不是很容易就能把你騙走?”尉遲嘉笑答道,手心里的金光燦燦亮在他和衛襄之間,如同溫暖的燈火。

    衛襄撇撇嘴︰“我哪有那麼好騙。”

    “你若是不好騙,為什麼要去救那個紅衣女子呢?”

    “我救她,只是覺得她快被淹死了——我既然要做南海的海神娘娘了,她也是我的子民了呢!”

    “可你若是不救她,她也根本淹不死。”尉遲嘉看著衛襄︰“你相信常年生活在海島上的人,會被海水輕易淹死嗎?”

    “這……”衛襄愣了一下,當時她沒想那麼多。

    可是……

    “可是當時我不救她,她就真的會死啊。算了算了,我已經知道她不是什麼好人了啊,等回去了,我就把她扔回她的部落,我們再也不用管她了。”衛襄嘴硬地辯解道。

    尉遲嘉也不與她爭辯,笑笑不再說什麼。

    襄襄的心軟,對他來說是莫大的好處,但是對于襄襄本身來說,就是一個莫大的弱點。

    狐狸精和蛇妖靠在一起,一邊打瞌睡,一邊晃著腦袋朝四處望。

    哎,等不到那兩個回來,真是想睡覺也睡不踏實啊。

    而蛇妖可就不僅僅是睡不踏實這麼簡單了,他又著急又後悔。

    那個凶巴巴的姑娘死了也就罷了,但是主人要是死了,他這做鎮魂獸的,還有活路嗎?哎,當時真不該為了面子,給人類做什麼鎮魂獸,真是吃飽了閑的!

    兩只妖怪心里都在默默盤算,那個原本昏迷的紅衣女子就慢慢地睜開了眼楮。

    然後,輕啟雙唇,低沉的吟唱聲從她口中慢慢逸出,在狐狸精和蛇妖完全沒有防備的時候,如同一根看不見的細線一般,鑽進了他們的耳朵里。

    狐狸精和蛇妖不約而同地開始昏昏欲睡,眼皮子越來越沉重,幾乎就要進去夢鄉的時候,才忽然被一聲慘叫驚醒!

    “啊!”

    這聲慘叫不是別人的,正是那個紅衣女子的。

    夜色中,結伴歸來的一對璧人正站在浪濤之間,冷冷地看著她,尉遲嘉手中的金芒一閃而逝。

    衛襄三兩步跳上礁石,狠狠地給了那女子一腳,憤憤道︰

    “哼,我就覺得你不對勁,原來你真的會魅惑之術!虧我還同情你被族人退出來獻祭,現在看來,你也真不是個好東西!”

    那女子先是被尉遲嘉手中的金光擊中,又被衛襄踹了一腳,直直吐了一口鮮血出來,但是一看見尉遲嘉,她卻又掙扎著朝尉遲嘉的方向撲過去︰

    “海王,海王大人……護佑……”

    “別做夢了好嗎?你的海王大人已經死了,你要是一心追隨的話,我不介意送你上路!”

    衛襄不耐煩地將她拎起來,隨手招呼早就被驚呆在一旁的狐狸精和蛇妖︰

    “好了,我們也別耽誤時間了,現在就回岸上去,走吧!”

    “好 ,仙子,我可真是想死你了!”

    狐狸精喜出望外地朝著衛襄撲過去,撲到一半被尉遲嘉凌空揪住,扔回了蛇妖的身上︰

    “離襄襄遠點兒!”

    狐狸精堪堪抓住蛇妖的衣領,只能灰溜溜地所在了蛇妖的肩膀上,什麼都不敢說了,只在心里暗暗嘀咕,這什麼人啊,根本不是醋壇子,這是醋缸!

    連她一個女妖精的醋都吃,也不怕把自己酸死!

    在狐狸精的一片腹誹中,兩人兩妖,加上那個紅衣女子,終于返程。

    此地離紅衣女子族人所居的海島不遠,走了沒多遠,天邊剛剛現出拂曉的一縷晨曦,他們就已經到了海島邊上。

    一路上衛襄好幾次都想讓尉遲嘉把這個女子提著,但尉遲嘉就是不接手,一句“男女授受不親”就把衛襄給打發了,平日里對衛襄的百般呵護,都好像徹底消失了一樣。

    這讓拎著個人,拎得手臂酸痛的衛襄滿腹怨氣。

    于是看到海島之時,衛襄就毫不客氣的奔了過去,隨手將那女子往海灘上一扔︰

    “好了,我能將你送到這里已經是仁至義盡了,你自己回去吧!”

    “不,不,海王大人,不要拋棄您的子民……”

    女子卻固執的不肯離開,仍舊朝著尉遲嘉的方向爬去,試圖用手拽住他的衣襟。

    但是尉遲嘉一直站在遠處不曾上前。

    在他眼里,除了襄襄以外,任何的女子都會讓他感覺到厭煩。

    “我不是海王,海王已經死了。”

    尉遲嘉淡淡的說了一句,算是對她最後的仁慈。

    然後對著衛襄伸出手︰

    “我們走吧。”

    “哼,男女授受不親!”

    別想冷哼一聲,繞開尉遲嘉,直接往海上走去。

    尉遲嘉輕笑一聲,也不再勉強,跟上了衛襄的腳步。

    兩人衣袂飄飄,衣角在海風中糾纏踫觸,從他們的身後望去,實在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璧人。

    可是,他們離開了,自己怎麼辦?

    已經獻祭給海王的巫女,居然活著回來了,是會給族人帶來災難的!

    紅衣女子從海灘上爬起來,踉蹌著追了上去。

    只是她的腳步跟那兩人比起來,實在是太慢,不過追了一段距離,那兩人就已經消失在了她的視線里。

    “求求你們,不要丟下我,求求你們,讓我侍奉在海王的身邊……”

    女子跪倒在沙灘上,痛哭起來,哀傷的聲音傳出去很遠很遠。

    而原本平靜無波的海浪隨著她的哭聲,漸漸起了波瀾,慢慢聚攏,旋轉,拍上高空。

    海面上,也如同暗夜的蒼穹綻放星芒一樣,逐漸露出一個又一個亮著尖利獠牙的海獸。

    正在走遠的衛襄和尉遲嘉幾乎是同時發現了不對勁,等他們回頭的時候,看到的,就是海面上密密麻麻,大大的海獸。

    海上初升的朝陽,照在他們的眼楮上,刺眼而又讓人瞬間清醒。

    “呵,一直以為那個海王才是最厲害的,現在看來是我們錯了,這個被獻祭的犧牲品,原來也這樣陰差陽錯掌控著大海深處的力量。”

    衛襄毅然回頭,朝著那些海獸奔去。

    “仙子你要做什麼?”眼看著衛襄似乎又要去惹事,狐狸精心驚肉跳,大聲喊道。

    尉遲嘉卻似乎知道衛襄要干什麼一般,只是一言不發,快步跟上,然後從旁指導︰

    “控水之力和御獸之力不一樣的,這些海獸,並沒有生出靈智,他們听不懂我們人類說話,他們只能听得懂巫語的召喚。”

    “嗯,我明白,不過我也不需要它們听懂,我只要它們害怕就夠了!要是它們不退,這個愚蠢的女人遲早被啃成渣滓!”

    衛襄雙臂飛快的舞動著,海水再次翻涌,席卷著海面上的一切拍上高空。

    海獸的慘叫聲和怒吼聲瞬間響徹海面,海灘上紅衣女子的哭聲被打斷,涌而來的海獸飛快的退散而去。

    衛襄凌空踏浪,重新走到了紅衣女子的面前︰

    “為什麼一定要侍奉在海王的身邊?為什麼不願意回到你的部落和你的族人一起,無憂無慮的生活呢?”

    “因為我已經獻祭犧牲,我的身軀和靈魂都已經歸于海王,被獻祭的人如果活著回到族群,只會為自己的族人帶來災難……”

    那女子激動的陳述著,長發上的貝殼飾品隨著她的晃動,發出嘩啦嘩啦的清脆響聲。

    “原來是這樣啊。”

    衛襄迎著朝陽笑了起來,對著那女子點點頭︰

    “其實你說的沒有錯,你已經為你的族人帶來了災難——我只勸誡你一句,以後閑來無事,不要隨意哭,不然你們的生存之地,一定會被海獸所踐踏,天地之間,將不再有你們的容身之地。”

    “你,你是誰?”

    女子怔怔的望著衛襄,第一次認真的看這個救了自己,卻又特別嫌棄自己的人。

    “我啊……”

    衛襄微微一笑,神情頓時莊重︰

    “我是這南海的新任海神,衛襄。”

    “海神,娘娘?”

    女子喃喃低語,天邊的第一縷陽光,照在她的臉上,在她的雙眸中再次燃起點點光亮。

    海岸之上,石三的身體稍好一些,就迫不及待的親自起身,去督促神廟的建造進程。

    看到神廟內雕的亂七八糟的雕像,石三忍不住發脾氣︰

    “這都多少天了?你們還沒把海神娘娘的神像給造好,你們再這樣給我磨蹭下去,到時候可別怪我不給你們付工錢!還有你們別再給我擰著來,我說海神娘娘是多大年紀就是多大年紀,你們再擰我就另請他人……”

    那兩個雕刻石像的工匠,只覺得自己那天夜里像是做了一場夢,在夢里也見到了海神娘娘的真容似的,所以此時對于石三的吩咐,也沒有了抵觸,又開始叮叮當當的干活。

    衛襄和尉遲嘉,隱匿身形站在房梁上,忍不住感嘆︰

    “石三這個人,還真算是條漢子,不過隨手救了他,居然能想到給我立神廟,真是沒想到我衛襄毫無建樹,也能受萬人膜拜。”

    “你當初救了他,這就是你的功德,再說了,讓南海的民眾來拜你,總比他們去拜一個殘暴的海王要好得多。”

    “嗯嗯,有道理,以後這就是我的地盤了,沒事我們就來南海轉轉,維護維護我們的子民!”

    衛襄興奮的計劃著,尉遲嘉則是無條件表示同意。

    不管做什麼,只要襄襄開心就好。

    不過對于接下來的行程,衛襄心里又有了新的主意︰

    “對了,那個白骨骷髏來自西海,西海也有仙門嗎?”

    “自然是有的,蕪青師叔也講過的。只是東海與西海,相隔整個大陸,很少有人去到極西之地而已,所以西海仙門在東海的傳說也就少而又少。你平日里上早課又不專心,所以不知道。”

    尉遲嘉語氣和緩地解釋道。

    衛襄臉就悄悄地紅了紅,好吧,這個問題無知又可笑,再一次驗證了她是多麼的不學無術。

    不過現在嘛,不了解,剛好去了解了解嘍。

    衛襄縴手一揮︰

    “那就這麼決定了,我們直奔西海,我要去看看那些仙門到底是怎麼修煉的,白骨骷髏活到九十歲都那麼費力氣。”

    尉遲嘉微微彎了眼楮,笑意淺淺︰

    “那你不在南海練習控水之力了?”

    “這個不影響呀,只要是有水的地方我都可以練嘛,現在多出去見見世面,長長見識才是最重要的!”

    衛襄大眼楮轉了轉,振振有詞。

    尉遲嘉笑了笑,點頭表示同意。

    還是那句話,只要襄襄開心,他怎麼樣都可以。

    至于狐狸精和蛇妖,不同意也得同意,根本沒有他們說話的份兒。

    于是兩人兩妖,再次離開南海,踏上了前往西海的路。

    而在他們走後半個月,一艘船漸漸靠岸,一個紅衣女子走上了海岸,來到了新建成的海神娘娘廟,此生再也沒有離開過。

    有人問她是什麼人,她回答說,她是專程前來侍奉海神娘娘的巫女。她曾經承蒙海神娘娘出手相救,所以下定決心,要把一生獻給海神娘娘。

    這樣一個來歷莫測的巫女,再加上石三不遺余力的宣揚,遠去的衛襄並不知道,她的香火,正在逐漸鼎盛。

    而她此時滿腦子想的都是,這西海,怎麼這麼冷?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前夫生存攻略》,微信關注“熱度文或者rd444”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