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前夫生存攻略 > 第三百五十二章 離開西海

第三百五十二章 離開西海

    天尊掌門橫行西海這麼多年,無論是脾氣,還是能力,都是有的。

    一怒之下就執劍上前,其威勢比之前的冰清和赤練不知道強了幾千倍。

    但再強,再怎麼在西海為王,對于尉遲嘉來說,也只是站在螻蟻世界的頂端而已。

    衛襄照舊後退,將與人動手這種拉風的事情交給尉遲嘉。

    狐狸精站在她肩頭上表示擔憂︰

    “仙子,你這算是全憑著大魔王來坐穩你的掌門之位嗎?你總是這樣躲在他身後,就不怕別人不服你?”

    衛襄垂眸看了狐狸精一眼︰

    “知道為什麼我是人,你是妖怪嗎?就是因為你太死腦筋了,不管是誰動手,能打敗敵人就是好事,何必糾結別人服不服我?想做掌門,總要保留一點兒新鮮感嘛。不過,別人服不服我嘛……”

    衛襄還是有那麼一點羞愧的︰

    “愛服不服吧,有兩個師兄和尉遲嘉在,不服我這是遲早的事情,反正我又沒說過我很厲害。”

    “你,你……”狐狸精發現自己無話可說。

    這世上,像仙子這樣對自己定位清楚的草包可真是不多了!

    這邊衛襄和狐狸精聊著天,那邊,天尊掌門已經被尉遲嘉拿下了。

    抬手,打暈,讓人帶走。

    這三個步驟尉遲嘉已經很熟悉了,一氣呵成,半點不帶遲疑的。

    而天尊掌門帶來的那些仙奴,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紛紛朝著衛襄奔來——

    “人願給上仙做仙奴!還請上仙收留!”

    “人願侍奉上仙左右,生死相托!”

    ……

    衛襄︰……

    本來她還覺得這群男人長得玉樹臨風,賞心悅目,現在……一群見風使舵的死男人!

    而尉遲嘉一轉頭就看見這群死男人居然來跟襄襄獻媚,實在是不能忍。

    干脆直接一揮手,讓這群人全部體驗了一把飛升的感覺,一個個像是下餃子一般落入山林,再也不見了蹤影。

    山門前終于是徹底清淨了。

    白翼和賀蘭辰從頭到尾就像個看客一樣旁觀,這會兒結束戰斗了,白翼才開口道︰

    “師妹,接下來準備怎麼做呢?”

    “接下來啊……”衛襄眨眨眼楮︰“師兄不是說要合並天尊門,難道,不是派人去接收天尊門嗎?”

    “然後呢?”

    “然後就召集弟子,開始修煉啊!”

    “再然後呢?”

    “再然後,擴充北斗門,繼續招弟子,繼續傳授他們仙法啊!等這一切做的差不多了,西海的冰封也慢慢就該解除了,到那個時候,北斗門強大起來了,我也就可以放心地離開西海了!”

    這一切,衛襄早就在心里計劃好了。

    白翼這才笑了笑,血色眸子微眯,意味不明地看著衛襄︰

    “看來師妹還頗有做掌門的天分,不過師妹不打算一直待在西海嗎?在西海你可是能做掌門的,要是回去東海,你依舊只是蓬萊門下一個不成器的弟子而已。”

    “那又怎麼樣呢?”

    衛襄下巴微揚,指了指山門內起伏的群山︰

    “難道我做了這北斗門的掌門,我就成器了?我沒忘記東海才是我家,我才不會永遠留在西海呢!更何況我原本就不是想做什麼掌門,我只是剛好看不慣這里的修仙風氣罷了,要真說權勢地位什麼的——”

    衛襄眼神亮晶晶地看著白翼,帶著的得意和顯擺︰

    “白翼師兄,你知不知道我在南海已經有了屬于我的海神娘娘廟啊?我都有神廟了,我還稀罕做什麼掌門?”

    “哦?師妹居然做了南海的海神娘娘呢,講給我听听……”白翼依舊是笑微微的模樣,怪異的容顏看起來也暖意燻人。

    “好啊好啊,我慢慢講給你听!”

    一白一藍兩道身影向著山門內走去,尉遲嘉默默地看了賀蘭辰一眼,也跟了上去。

    只余賀蘭辰一人站在冰天雪地中,笑容漸漸苦澀。

    真希望,師妹永遠都是這樣的天真開朗,無憂無慮啊。

    入夜,北斗門萬籟俱寂,七層塔樓內的燈火漸漸熄滅。

    與之遙遙相對的一座樓宇中,站在窗口的賀蘭辰這才慢慢從那座塔樓上收回目光,將復雜的目光投向了站在他身側的白翼︰

    “白翼師兄,我們這樣試探師妹,真的好嗎?師妹這樣的人,能有什麼天下稱霸的野心?她根本不是這種人。”

    白日里還與衛襄言笑晏晏的白發男子,此時已經完全恢復了從前的冰冷,血色的眼眸漸漸低垂︰

    “這沒有什麼好不好,只有該不該。對掌門師伯個人而言,她只是一個有些頑劣的弟子,但對于整個蓬萊甚至東海而言,她和尉遲嘉,都是變數,一旦她生出邪念,掌控南海和西海,那對東海來說,就是莫大的威脅。”

    “白翼師兄的意思是,你相信萊蕪師伯給師妹和尉遲嘉算出來的命格?”沉默了一會兒,賀蘭辰才再次開口問道。

    “你自己不也算過嗎?未來的命運空白一片,你敢說,你對這樣的無命之人,毫無忌憚?一切,都是防患于未然罷了。”

    暗沉的屋子里,白翼的嘆息聲格外清晰︰

    “再說,我們都是俗人,又不是聖人,師妹自己做事惹人懷疑,又能怪得了誰呢?總而言之,只要她不做出格的是事,她就永遠是我們的師妹,如果她非要走上絕路,到那時,誰也沒有辦法。”

    月光從窗外照進來,照在白翼的臉上,一片肅殺。

    月光的另一邊,藍衣的少女趴在床上,腦袋從帳子里探出來,盯著不遠處擺放的冰瑤草,眼底的水光如同那冰瑤草的枝葉一般晶瑩剔透。

    床邊,一襲銀白色衣衫的絕美男子俯身坐在椅子上,一手放在床沿,一手有一下沒一下地輕撫著少女散落的長發,溫柔中帶著無聲的安慰。

    夜色幾乎在床邊凝結,兩人之間許久不曾出現過的靜謐不知道維持了多久,少女的眼楮才終于眨了眨,淚珠從眼眶中滾落。

    衛襄趴在床沿,嗚嗚咽咽哭了起來。

    “……他們憑什麼這麼試探我,我從來都沒有想過對蓬萊不利……我就算是死,我也不會做出有損師門的事情……上輩子的事情是我不對,可我已經知道錯了,我這輩子辛辛苦苦為的什麼,我不就是想好好守護蓬萊嗎?還有師父,他,他也不相信我……”

    听到少女的哭訴,尉遲嘉緊繃的神色終于緩和了下來。

    以襄襄的性子,要是一直悶在心里,遲早悶出毛病,但她只要能這樣說出來,那就不怕了。

    他的身子越發往前傾,不著痕跡地伸手,將少女扶起,攬入懷中,為她擦干眼淚,心哄勸︰

    “其實你完全不必傷心,對你而言,師父只是師父而已,但是對于蓬萊,對于東海而言,他是執掌一派的掌門,自然是不能意氣用事。而且你的身邊有我,無論什麼事,我都會和你一起面對,別人相不相信你,又有什麼關系?”

    “可我,可我就是傷心……”

    衛襄很久沒有這麼傷心過了,完全不是尉遲嘉兩句好話就能哄好的,而且因為體內冰魄的原因,她越哭越傷心。

    師父對她什麼樣兒,她心里清楚,她就是不能接受被自己最敬愛的師父居然不完全信任自己這件事。

    “好吧,那你想哭就哭,我在。”尉遲嘉也不多說什麼,靜靜地懷抱著心愛的女子,默默陪伴。

    這樣的感覺,熟悉而又遙遠——前世的時時刻刻,他都是這樣陪伴在襄襄身邊的啊,不過那時候是襄襄抱著他汲取安慰,今生,他終于能再次以人來的身軀陪伴在她身旁,這就是很好的事情了。

    直到窗前的月色漸漸朦朧,懸掛半空中的朗月逐漸西去,衛襄才漸漸地止住了哭泣,然後,直接在尉遲嘉懷里睡過去了。

    尉遲嘉確定懷中的少女已經徹底沉睡之後,才輕輕地將她放回了帳內,妥帖安放。

    月光的余暉朦朦朧朧地映在少女如玉一般的容顏之上,美到極處,恍如夢幻。

    尉遲嘉凝視良久,漸漸俯身,冰涼的唇從少女的額頭而下,蜿蜒過她如同翠羽的長眉,秀挺的鼻尖,最後在她嫣然如花瓣的雙唇停下,輾轉許久,最後霍然起身,推門離去。

    不,有些事情,現在絕對不能做。

    尉遲嘉回到自己的房間,坐在椅子上,絕美的面容上浮現出潮紅的顏色,如墨雙眸緊閉,遮去了眼底的顏色,好一會兒,胸臆間的那股沖動,才逐漸平息。

    這時候,他的胸口卻有什麼東西動了動,一個的褐色三角頭顱從他的衣襟內探了出來,朦朦朧朧地睜開了一條縫兒一般的眼楮︰

    “怎麼這麼熱,影響人的冬眠知道嗎……”

    “熱?”

    尉遲嘉愣了一下,然後摸向自己的胸口,平日里冰涼的肌膚,此刻卻泛著炙熱的溫度!

    居然,居然重新有了人類該有的溫度?

    一剎那,酸甜苦辣,各種滋味從尉遲嘉的心頭掠過,他的心潮再次開始澎湃,過了許久,他又再次沖出門去,返回了衛襄的房間。

    “襄襄,襄襄,我不再是個冷冰冰的人了,我不是了……”

    他將臉頰貼在少女的手心,欣喜若狂地喃喃。

    少女手心那曾經對他來說炙熱無比的溫度,此時已經變得讓他格外舒適。

    睡夢中的少女自然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她迷迷糊糊覺得手心里暖暖的,像是一個燃燒的火爐,在這冬夜中帶給她無盡的溫暖,干脆就翻了個身,將自己的臉也貼了過去。

    晨曦微亮中,兩人相依相偎,再也沒有分開。

    翌日清晨,天光大亮,陽光晴好。

    前任掌門老頭興沖沖地來敲現任掌門的房門,打算給現任掌門進諫幾句,大家好早點兒去天尊門掃蕩,反正都說了要合並的,想必昨夜天尊門那邊也是做好了準備的,不過還有一事必須得掌門拿主意。

    但是一看到從衛襄房間走出來的尉遲嘉,掌門老頭頓時不淡定了——

    這祖宗,也不看看這是什麼時候,居然還有功夫徹夜不眠尋歡樂!

    這個仙奴可真是不知道本分,仗著自己修為高深,就這麼不識大體!

    前任掌門老頭在心里默默腹誹了一番,到底還是沒那個膽子沖出去指責,只能默默地躲在了一邊,等尉遲嘉走沒影兒了,才跑過去拍門︰

    “掌門掌門,快起來,咱們得盡快去天尊門,那些個仙法仙丹,仙器仙草什麼的,可不能遺失!”

    衛襄睡得迷迷糊糊,被掌門老頭兒這震天響的拍門聲吵醒,只覺得腦子里嗡嗡響。

    她爬起來,打開門,一腳就踹了出去︰

    “去去去,一邊兒去,昨日午後不是已經讓人去交接了嗎,你還 率裁矗俊br />
    “掌門,不是屬下 攏 糲輪饕 竅肭 鬃勻а熳鵜趴純矗 降資竊勖潛倍訪藕吞熳鵜藕喜 兀 故翹熳鵜藕馱勖潛倍訪藕喜 俊br />
    衛襄有點兒不明白︰“這有區別嗎?”

    “當然有啊!”掌門老頭將自己的盤算說了出來︰“要是天尊門和咱們合並的話,那以後掌門就不用挪動了,把天尊門的人和東西都搬過來就行,可要是北斗門和天尊門合並,咱們就得搬過去……”

    “別廢話,說人話!”衛襄听得腦殼疼,不耐煩地揮揮手。

    掌門老頭的絮叨戛然而止,干脆直說︰

    “屬下是覺得呢,咱們北斗門地盤,天尊門的人要是跑來合並,咱們未必養得起,但如果咱們搬去天尊門的話,那就是另一番光景了,畢竟人家天尊門有錢有地,有人還有東西……”

    “明白了,你是嫌棄現在的北斗門寒磣?”

    衛襄環顧了一圈兒四周,腳尖碾了碾石頭地板上的坑坑窪窪,毫不猶豫地做了決定︰

    “那就搬過去唄,放著好好的洞天福地不住,窩在這窮鄉僻壤,誰不去誰腦子有坑!”

    “掌門英明!”掌門老頭趕緊奉承,又再次提出難題︰“可是天尊門明里暗里的那些陣法,咱們也不熟悉……別的不怕,就怕他們心口不一,並非真心臣服,就不太好了……”

    “這個沒問題,交給我兩位師兄!”

    衛襄就不信了,就西海這個鬼天氣,能布下什麼厲害的陣法出來。

    不過,能不能讓她再睡會兒?

    衛襄打著哈欠又走了回去, 擦一聲甩上了門。

    掌門老頭再次上前拍門︰

    “掌門,還有一句話您得听——一定要注意節制,節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