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前夫生存攻略 > 第三百七十八章 幽冥執念

第三百七十八章 幽冥執念

    白無瑕。

    就沖著這三個字,衛襄就已經能確定眼前這個黑影,的的確確就是那個已經被毀滅的幽冥城主,只是,他為何會在這里?

    衛襄蹲在地上,正在納悶兒,她懷里的朱雲動了動,在幽暗的光線里對著衛襄露出一個笑容

    “謝……謝謝……”

    隨著朱雲開口說話,血沫子不斷地從朱雲的唇邊溢出來,觸目驚心。

    衛襄下意識地就抬手去擦,身後卻冷不防地伸出一只手,將朱雲直接從她懷里拎了出去,轉手扔給了松陵子

    “你的徒弟你自己看好。”

    這人可真是……

    衛襄無可奈何地站起來,再次看向了幽冥之主那邊。

    松陵子接到了自己的徒弟之後,伸手一揮,就將密室通道兩旁牆壁上的燈全部點燃,燈光全都照在了幽冥之主的身上。

    衛襄這才看清,幽冥之主的身影帶著些隱隱約約,並不是在幽冥之城的時候那般凝實,難怪他只是站在那里嚇唬人,卻遲遲不動手。

    而在他的身影中,一道人類男子的身影也忽隱忽現,不用說,那肯定是祝言原本的軀殼。

    而此時纏繞在衛襄手臂上的小白,已經整條身子都縮在了衛襄的袖中瑟瑟發抖,連個頭都不敢露了。

    蛇妖小笨卻是從尉遲嘉的袖中游走而出,化出龐大的身軀,在這狹窄的密室通道中昂起身子,擋在了眾人面前,朝著前任幽冥之主的身影吞吐著蛇信,發出嘶撕的聲響,眼看著就是要干一架。

    但如果真的打起來,衛襄覺得蛇妖一定不是幽冥之主的對手,因為幽冥之主的厲害之處,並不是修仙者推崇的修為和法力,而是他本身那能夠侵蝕一切的死氣。

    所以說,小笨的勇氣讓人感動,可這個舉動,是真的蠢。

    衛襄拽了拽尉遲嘉的袖子

    “把你這不知天高地厚的鎮魂獸給叫回來,別讓他丟了命,你也跟著受牽連。”

    尉遲嘉點點頭,直接出手將蛇妖給收了回來,不由分說地將他打昏,重新塞進了衣袖中。

    對峙的兩方中間,再次空無一物。

    松陵子安頓好了徒弟,立刻從懷里拿出一大把符紙,站在了衛襄身邊,低聲問道

    “衛仙子如今可有什麼好辦法?為什麼這尸魔會變成這副鬼樣子?”

    松陵子總覺得能夠逃過自家徒弟追殺,還能掌控夢魘森林的這對未婚夫妻,應該不會很弱才對,而看這小姑娘的表現,應該是知道眼前這是什麼鬼東西才對。

    衛襄看出了這老頭兒在緊張,拍了拍松陵子的肩,安慰道

    “宗主不要害怕,這黑影乃是從前的幽冥之主,他雖然死而復生,但如今只是一道虛影罷了,成不了什麼大氣候。”

    “誰,誰說我害怕了?你這沒大沒小的孩子!”

    衛襄的動和說話的語氣,都讓松陵子心里一陣不自在,他梗著脖子反駁道。

    不過他心里沒那麼慌了也是真的。

    到底是做了幾十年掌門的人,一直到眼前這家伙沒什麼威脅力,松陵子手里的符立刻就像是下雨一般朝著幽冥之主撒了過去,一道道閃動著金光的符紙,將幽冥之主的影子團團圍住。

    不得不說,松陵子這老頭是真的實力強橫,這麼一大把符紙撒出去,原本看著威風凜凜的幽冥之主頃刻間發出一聲聲的慘叫,身上的死氣開始潰散,原本就不凝實的身影更是淡了幾分。

    松陵子大袖一揮,沖著痛苦的幽冥之主義正言辭地開始訓斥

    “你若真是那什麼幽冥之主,就該知道人間各有道,陰陽之間,不可混淆,為何還要來人間亂?”

    面對松陵子的訓斥,被符咒包圍的幽冥之主一邊掙扎在金光點點中,一邊再度發出怒吼

    “白無暇,白無瑕!”

    這……松陵子有些懵,轉頭看著衛襄“他什麼意思?”

    衛襄不著痕跡地拍了拍袖子里發抖的小白,淡淡地搖搖頭

    “我也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松陵子總覺得這小姑娘在撒謊。

    衛襄很認真地繼續搖頭

    “真的不知道。”

    松陵子只好回頭對著幽冥之主再次怒斥

    “不管你是何處來的陰魂厲鬼,今日有我在,你就休想禍亂我火雲宗,休想禍亂我北海仙門!”

    說完就開始放大招,直接以劍為筆,催動靈力,在虛空中畫出一道道的符咒。

    那些符咒一旦成形,很快就如同實質的金線一般,密密麻麻地形成了一張天羅地網,朝著幽冥之主的身上壓了下去。

    在這張密網的壓制之下,幽冥之主的身影越來越小,越來越淡,到最後,徹底消失,祝言的軀殼,再次清晰地出現在眾人面前。

    而耗費了太多靈力的松陵子,也終于收回了手中不斷畫符的長劍,怦地一聲將長劍杵在了地上,借以支撐搖搖欲墜的身體。

    “宗主!”

    衛襄關切地出聲上前,尉遲嘉也已經趕在衛襄前面伸手扶住了松陵子。

    昏黃色的光影里,原本精神矍鑠的老頭兒奄奄一息,臉上的褶子都像是多了十幾道。

    衛襄順手就將兩張固元符拍在了老頭身上,輕聲道“好了,您可以休息了,剩下的,我們來。”

    說實在的,鑒于對人性的認知,衛襄原本以為,這老頭不會傻到自己一個人上的,怎麼也得先讓他們出手,但是此時此刻,老頭這種大公無私,不畏犧牲的表現,還是讓衛襄不禁動容。

    松陵子也實在是撐不住了,點點頭,順從地被尉遲嘉攙扶到了牆根兒,和還在吐血的朱雲排排坐了。

    轉頭間,衛襄瞥見了朱雲唇角如同小河蜿蜒一般的血痕,心底不由得很是同情。

    這師徒倆也真是不容易,被他們的祖師爺坑得夠嗆。

    于心不忍之下,衛襄就將剩下的一張固元符拍在了朱雲身上,先幫他穩定住傷勢。

    只是衛襄萬萬沒想到的是,這一張符拍下去,原本還奄奄一息的朱雲,立刻就眼神亮晶晶地盯住了她。

    “襄襄……”

    朱雲伸手拽住了她的衣袖,然後伸出手掌,手掌心一只火紅色的鳥雀正在沉眠。

    衛襄愣住了“這是……”

    “這是我的鎮魂獸……朱雀……”燈光里,朱雲的笑容里帶著期待和忐忑“我把它給你,如果不敵,讓它再次迎敵吧……”

    再次迎敵。

    這四個字看似風輕雲淡,實則重逾千斤,吧嗒一聲砸在了衛襄的心底。

    如果此時,朱雲爬起來說,我去迎敵吧,或者跟她說,衛襄,一切都交給你了,她的心情大概不會有任何的波動。

    但是,他卻將等同他性命一般的鎮魂獸就這麼送在了她面前,帶著在所不惜的態度——

    要知道以他此時的狀況,一旦他的鎮魂獸出了意外,他必死無疑。

    這種失心瘋一般的事情,不是沒有人做過,譬如尉遲嘉,就經常瘋狂地干這種事情,但朱雲和尉遲嘉是不一樣的。

    尉遲嘉和她,是兩世糾纏到如今,可朱雲,和她認識才有幾天啊?

    這種把自己性命就這麼交到她手里,他真的,就不怕自己一狠心,用他的命為自己抵擋僵尸嗎?

    時間幾乎在這一刻凝固,衛襄就這麼蹲在朱雲身邊出神,尉遲嘉的眼底,卻已經閃過了數道冷光。

    他上前一步,伸手將朱雲手心里那只脆弱不堪的朱雀攥在了手里。

    “你做什麼?”

    衛襄大驚,連忙起身喊道。

    僅僅是四個字而已,尉遲嘉的心底卻像是被針扎了一般疼——

    不過是這個人一個舉動而已,襄襄就毫不猶豫地來質疑他?

    尉遲嘉閉上眼楮,竭力遏制住了想要一把掐死這只鳥兒,然後讓眼前這個可惡的人死于非命的沖動。

    他不能就這麼,在襄襄心里扎下一根刺。

    再次睜開眼楮的時候,尉遲嘉眼底的難過和痛恨都已經隱沒不見。

    他松開手掌,將朱雀扔回了朱雲的懷里。

    “不要用這種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來博取襄襄的同情,你明明知道,我們不可能做出卑劣的事情。”

    尉遲嘉冷冷說道。

    朱雲的臉色立刻煞白。

    誅人誅心,這個人一句話而已,就將他對眼前這個姑娘的所有用心全都抹殺——

    他怎麼能這樣?!

    尉遲嘉卻已經懶得再看他一眼,徑直拉過衛襄從朱雲面前走過,只留下一句只有他一個人能听到的話

    “我的未婚妻,我自己會護她周全,不必你多事。”

    男子的聲音飄逸出塵,女子的背影窈窕輕快,兩人攜手在昏黃的光線里走向那具僵尸。

    朱雲漸漸垂眸,再也沒有勇氣看過去。

    此時的僵尸,雖然還是僵尸,但在經歷過幽冥之主的折騰以後,又被松陵子的符咒壓制,已經沒有多少反抗的余地了。

    衛襄輕輕松松就用一張鎮魂符將他拍倒——

    之前他只是僵尸,沒有魂魄,鎮魂符對他來說沒有用,但是現在他體內有祝言的兩魂六魄,又有幽冥之主的魂魄寄居在內,是可以用符壓制的。

    不過為了萬無一失,尉遲嘉還是伸手將毫無反抗之力的僵尸拎了起來,扔回了密室的棺材里,加上了重重符咒的封印。

    至此,衛襄和尉遲嘉才算是松了一口氣,兩人拍拍手,轉了回去將依舊昏迷不醒的祝言再次拖了進來,放在了棺材旁。

    衛襄也拍了一張鎮魂符在祝言的身上,避免他再被原身把剩下的魂魄都給吸走。

    如此一番折騰之後,衛襄才拿出了自己的終極法寶——招魂符。

    衛襄將招魂符在祝言頭燃,然後將灰燼撒在祝言的身上,雙手結印,開始念動咒語。

    “以彼之肉身,招彼之魂魄,魂歸來兮,魂歸來兮……”

    隨著衛襄的吟唱,飄渺似煙的魂魄從棺材內逐漸升起,然後在密室內盤旋圍繞,許久之後才順著衛襄指尖的煙灰,慢慢降落在了祝言的身上,消失不見。

    “成了!”

    大功告成,衛襄興奮地拍掌。

    “嗯。”尉遲嘉應了一聲,隨即在祝言的身上又拍了一張搜魂符。

    他們要問清楚祝言的意願,看他到底是願意繼續做祝言,還是想要回到自己原本的軀殼內,去獲得強大的力量。

    尉遲嘉護法,衛襄則是站在了祝言的身邊,閉上眼楮去面對已經恢復了完整的魂魄。

    白茫茫一片的心海內,祝言的魂魄安安靜靜地沉睡其中。

    衛襄慢慢地走了過去,叫醒了他。

    “祝言,醒醒,我要問你一句話。”

    沉睡在霧海中的魂魄茫然睜開雙眼,看了衛襄好一會兒,才“哇”地一聲哭了出來

    “小仙子,我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你了……嗚嗚嗚……”

    原本肅穆的氣氛頓時被打破,衛襄瞧著仿佛西泠附體一般哭得淒淒慘慘的祝言,哭笑不得。

    “好了,不要哭了,我這不是把你救回來了嗎?”

    衛襄坐在他身旁安慰他。

    想了想又說道

    “其實也算不上是救你回來,因為你的魂魄去到的,是你原本的軀殼。”

    “這……”

    祝言的哭聲有片刻的停頓,他很快抹了抹眼楮,擦了擦那並不存在的眼淚,哽咽道

    “我不想回去了,我再也不想回去了……”

    雖然之前做好了各種心理準備,但是祝言的回答還是讓衛襄愣了一下

    “難道你不希望擁有強大無匹的力量嗎?”

    “我當然希望啊,可,可我從沒想過做僵尸啊……”

    祝言很委屈

    “那個僵尸已經生出了靈智,那已經,已經不是我了,再說,幽冥之主的魂魄也來搗亂,我都打不過他們……嗚嗚嗚……”

    說著說著,祝言的魂魄悲從中來,又開始哭。

    “別哭別哭,不想回去咱就不回去。”

    衛襄溫和地勸慰,原本緊繃著的心弦也驟然放松——

    幽冥之主忽然重生,是一件壞事,卻也有它的好處,她終于不用像之前想過的那樣,苦口婆心勸祝言做出正確的選擇了。

    因為祝言一旦選擇回到自己的軀殼中,那麼她和尉遲嘉勢必是要將其誅殺的。

    相處這麼長時間,誰敢保證,就一定能干脆利落地下得了這種狠手呢?

    還好還好,祝言沒有讓她失望。

    衛襄心情很好地跟祝言許諾

    “你放心,只要你不想回去,我就做主,把你現在這具身軀永遠送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