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前夫生存攻略 > 第三百九十二章 妖怪們的爹

第三百九十二章 妖怪們的爹

    “小仙子,我們真的什麼都沒有干……”

    西泠瞅著自己差點被凍掉一層皮的雙手,痛哭流涕,外加慶幸萬分。

    還好小仙子帶著尉遲嘉及時趕到了,不然他的鰭可就徹底玩完了,以後在海里可就成了一條不會游泳的廢海豚了!

    不過此時衛襄根本沒心情理會西泠,她正在目不轉楮的琢磨祝言這個人。

    祝言被衛襄這種專注的眼神看得心里發毛,不由自主地瞥了幾眼尉遲嘉。

    老天爺啊,他們幾個根本無法掙脫的寒冰都能被尉遲嘉掌心里的金光給擊碎,那尉遲嘉要是想把他給劈成碎渣,大概,只需要動動手指頭吧?

    可他還沒活夠呢,他好不容易得到新的軀殼,好不容易重生為人,他才不要死呢!

    于是祝言思考了半天,還是硬著頭皮,戰戰兢兢的問道

    “小仙子,你干嘛這麼看著我,我,我臉上沒長花吧?”

    “你臉上的確沒長花,但你這個人,好像是長花了。”

    衛襄如此說道。

    然後衛襄指了指還沒醒來的時候要和小白,又指了指淚珠子 里啪啦往下掉的西泠,鄭重的質問祝言

    “蛇妖和小白是一對,所以蛇妖如果沾染上了小白的寒冰之力,我是能夠理解的。西泠本身就有強大的寒冰之力,這也是毋庸置疑的。”

    “而水缸里的這條魚,既然是小白的弟弟,那他有寒冰之力也是說得過去的。唯獨只有你,怎麼能擁有寒冰之力的?”

    衛襄的分析全面又精準,合乎情合乎理,但是祝言呆呆的想了半晌,他也沒能想出來是為什麼。

    “難道是因為他們全都是妖怪,只有我一個是人?”

    最後,祝言實在沒有辦法,試探著問道。

    衛襄搖頭

    “或許有這個原因,但這絕對不是主要原因。我覺得關鍵,應該在你的這具身體上。”

    “我的身體?我從來沒感覺到這個新軀殼體內有什麼寒冰之力啊!”

    “可我記得……”

    衛襄努力回憶了一下,十分篤定的說道

    “在西海的時候,有一段時間我們收了你的魂魄,只剩下這具身軀到處游蕩,冰天雪地中穿著單薄的衣衫,卻從來沒有被凍壞過,這個怎麼解釋?”

    怎麼解釋?

    他哪知道怎麼解釋啊,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啊!

    祝言簡直要哭了,他怎麼就這麼倒霉?

    自己死的不明不白就算了,死後身軀變成僵尸,也就算了,可這種人在船中坐,禍從天上來的事,叫他怎麼接受啊?

    好在衛襄身邊,始終站著一個尉遲嘉,看到衛襄這樣和祝言一起鑽進死胡同,尉遲嘉終于開口勸道

    “襄襄,如果真的是這具軀殼原本就具有寒冰之力,那祝言不知道也說得過去,因為他畢竟不是這具軀殼真正的主人。我們現在要考慮的,是這條龍魚是不是已經進化完成了?”

    “進化完成?”

    衛襄一愣,霎那間如同醍醐灌頂——

    對呀,之前西泠和祝言,還有小笨和小白,並不是沒有在一起湊過,但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

    為何現在有了這條龍魚的加入,就立刻激發了什麼寒冰本源?

    衛襄回頭看了看還沒醒來的小白,到底還是伸出手,將那條龍魚撈了起來,舉到了眼前

    “小怪物,之前我說話你听不懂,現在我說話你應該能听懂了吧?老老實實交代,是不是你耍的花招?”

    “……”

    龍魚眨了眨無辜的大眼楮,一言不發。

    衛襄怒了

    “警告你,你再不說話我就讓他把你劈成碎渣渣!”

    衛襄指了指尉遲嘉,惡狠狠的威脅道。

    然後在衛襄凶狠的的眼神里,龍魚先是打了幾個哆嗦,然後猝不及防的發出了小男娃特有的奶音

    “父親,救命,救命!”

    在衛襄听來,這聲音細細小小的,很微弱。

    但旁邊正哭得傷心的西泠卻猛然抬起頭,滿臉的驚恐

    “小仙子,快,快,攔住他,他在喊他爹!”

    “我知道他在喊他爹,問題是他爹听得到嗎?”

    衛襄茫茫然不知道這有什麼問題。

    西泠頓時覺得頭大——

    這龍魚的喊聲在人類听起來沒什麼,可在听他這個白海豚的耳朵里,這簡直就是拼了命的吶喊!

    是一個孩子召喚親爹的吶喊!

    就在同一時間,原本很平穩的船只忽然之間就開始晃蕩,像是有風浪襲擊了船只一樣,屋子里的東西稀里嘩啦的朝著地上掉下去,幾個人也搖搖晃晃,差點跌倒在地。

    衛襄好不容易扶著尉遲嘉站穩,一巴掌就拍在了龍魚的身上

    “斗不過別人就叫你爹,你這小妖怪可真有出息!”

    “小仙子,我們真的什麼都沒有干……”

    西泠瞅著自己差點被凍掉一層皮的雙手,痛哭流涕,外加慶幸萬分。

    還好小仙子帶著尉遲嘉及時趕到了,不然他的鰭可就徹底玩完了,以後在海里可就成了一條不會游泳的廢海豚了!

    不過此時衛襄根本沒心情理會西泠,她正在目不轉楮的琢磨祝言這個人。

    祝言被衛襄這種專注的眼神看得心里發毛,不由自主地瞥了幾眼尉遲嘉。

    老天爺啊,他們幾個根本無法掙脫的寒冰都能被尉遲嘉掌心里的金光給擊碎,那尉遲嘉要是想把他給劈成碎渣,大概,只需要動動手指頭吧?

    可他還沒活夠呢,他好不容易得到新的軀殼,好不容易重生為人,他才不要死呢!

    于是祝言思考了半天,還是硬著頭皮,戰戰兢兢的問道

    “小仙子,你干嘛這麼看著我,我,我臉上沒長花吧?”

    “你臉上的確沒長花,但你這個人,好像是長花了。”

    衛襄如此說道。

    然後衛襄指了指還沒醒來的時候要和小白,又指了指淚珠子 里啪啦往下掉的西泠,鄭重的質問祝言

    “蛇妖和小白是一對,所以蛇妖如果沾染上了小白的寒冰之力,我是能夠理解的。西泠本身就有強大的寒冰之力,這也是毋庸置疑的。”

    “而水缸里的這條魚,既然是小白的弟弟,那他有寒冰之力也是說得過去的。唯獨只有你,怎麼能擁有寒冰之力的?”

    衛襄的分析全面又精準,合乎情合乎理,但是祝言呆呆的想了半晌,他也沒能想出來是為什麼。

    “難道是因為他們全都是妖怪,只有我一個是人?”

    最後,祝言實在沒有辦法,試探著問道。

    衛襄搖頭

    “或許有這個原因,但這絕對不是主要原因。我覺得關鍵,應該在你的這具身體上。”

    “我的身體?我從來沒感覺到這個新軀殼體內有什麼寒冰之力啊!”

    “可我記得……”

    衛襄努力回憶了一下,十分篤定的說道

    “在西海的時候,有一段時間我們收了你的魂魄,只剩下這具身軀到處游蕩,冰天雪地中穿著單薄的衣衫,卻從來沒有被凍壞過,這個怎麼解釋?”

    怎麼解釋?

    他哪知道怎麼解釋啊,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啊!

    祝言簡直要哭了,他怎麼就這麼倒霉?

    自己死的不明不白就算了,死後身軀變成僵尸,也就算了,可這種人在船中坐,禍從天上來的事,叫他怎麼接受啊?

    好在衛襄身邊,始終站著一個尉遲嘉,看到衛襄這樣和祝言一起鑽進死胡同,尉遲嘉終于開口勸道

    “襄襄,如果真的是這具軀殼原本就具有寒冰之力,那祝言不知道也說得過去,因為他畢竟不是這具軀殼真正的主人。我們現在要考慮的,是這條龍魚是不是已經進化完成了?”

    “進化完成?”

    衛襄一愣,霎那間如同醍醐灌頂——

    對呀,之前西泠和祝言,還有小笨和小白,並不是沒有在一起湊過,但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

    為何現在有了這條龍魚的加入,就立刻激發了什麼寒冰本源?

    衛襄回頭看了看還沒醒來的小白,到底還是伸出手,將那條龍魚撈了起來,舉到了眼前

    “小怪物,之前我說話你听不懂,現在我說話你應該能听懂了吧?老老實實交代,是不是你耍的花招?”

    “……”

    龍魚眨了眨無辜的大眼楮,一言不發。

    衛襄怒了

    “警告你,你再不說話我就讓他把你劈成碎渣渣!”

    衛襄指了指尉遲嘉,惡狠狠的威脅道。

    然後在衛襄凶狠的的眼神里,龍魚先是打了幾個哆嗦,然後猝不及防的發出了小男娃特有的奶音

    “父親,救命,救命!”

    在衛襄听來,這聲音細細小小的,很微弱。

    但旁邊正哭得傷心的西泠卻猛然抬起頭,滿臉的驚恐

    “小仙子,快,快,攔住他,他在喊他爹!”

    “我知道他在喊他爹,問題是他爹听得到嗎?”

    衛襄茫茫然不知道這有什麼問題。

    西泠頓時覺得頭大——

    這龍魚的喊聲在人類听起來沒什麼,可在听他這個白海豚的耳朵里,這簡直就是拼了命的吶喊!

    是一個孩子召喚親爹的吶喊!

    就在同一時間,原本很平穩的船只忽然之間就開始晃蕩,像是有風浪襲擊了船只一樣,屋子里的東西稀里嘩啦的朝著地上掉下去,幾個人也搖搖晃晃,差點跌倒在地。

    衛襄好不容易扶著尉遲嘉站穩,一巴掌就拍在了龍魚的身上

    “斗不過別人就叫你爹,你這小妖怪可真有出息!”

    “小仙子,我們真的什麼都沒有干……”

    西泠瞅著自己差點被凍掉一層皮的雙手,痛哭流涕,外加慶幸萬分。

    還好小仙子帶著尉遲嘉及時趕到了,不然他的鰭可就徹底玩完了,以後在海里可就成了一條不會游泳的廢海豚了!

    不過此時衛襄根本沒心情理會西泠,她正在目不轉楮的琢磨祝言這個人。

    祝言被衛襄這種專注的眼神看得心里發毛,不由自主地瞥了幾眼尉遲嘉。

    老天爺啊,他們幾個根本無法掙脫的寒冰都能被尉遲嘉掌心里的金光給擊碎,那尉遲嘉要是想把他給劈成碎渣,大概,只需要動動手指頭吧?

    可他還沒活夠呢,他好不容易得到新的軀殼,好不容易重生為人,他才不要死呢!

    于是祝言思考了半天,還是硬著頭皮,戰戰兢兢的問道

    “小仙子,你干嘛這麼看著我,我,我臉上沒長花吧?”

    “你臉上的確沒長花,但你這個人,好像是長花了。”

    衛襄如此說道。

    然後衛襄指了指還沒醒來的時候要和小白,又指了指淚珠子 里啪啦往下掉的西泠,鄭重的質問祝言

    “蛇妖和小白是一對,所以蛇妖如果沾染上了小白的寒冰之力,我是能夠理解的。西泠本身就有強大的寒冰之力,這也是毋庸置疑的。”

    “而水缸里的這條魚,既然是小白的弟弟,那他有寒冰之力也是說得過去的。唯獨只有你,怎麼能擁有寒冰之力的?”

    衛襄的分析全面又精準,合乎情合乎理,但是祝言呆呆的想了半晌,他也沒能想出來是為什麼。

    “難道是因為他們全都是妖怪,只有我一個是人?”

    最後,祝言實在沒有辦法,試探著問道。

    衛襄搖頭

    “或許有這個原因,但這絕對不是主要原因。我覺得關鍵,應該在你的這具身體上。”

    “我的身體?我從來沒感覺到這個新軀殼體內有什麼寒冰之力啊!”

    “可我記得……”

    衛襄努力回憶了一下,十分篤定的說道

    “在西海的時候,有一段時間我們收了你的魂魄,只剩下這具身軀到處游蕩,冰天雪地中穿著單薄的衣衫,卻從來沒有被凍壞過,這個怎麼解釋?”

    怎麼解釋?

    他哪知道怎麼解釋啊,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啊!

    祝言簡直要哭了,他怎麼就這麼倒霉?

    自己死的不明不白就算了,死後身軀變成僵尸,也就算了,可這種人在船中坐,禍從天上來的事,叫他怎麼接受啊?

    好在衛襄身邊,始終站著一個尉遲嘉,看到衛襄這樣和祝言一起鑽進死胡同,尉遲嘉終于開口勸道

    “襄襄,如果真的是這具軀殼原本就具有寒冰之力,那祝言不知道也說得過去,因為他畢竟不是這具軀殼真正的主人。我們現在要考慮的,是這條龍魚是不是已經進化完成了?”

    “進化完成?”

    衛襄一愣,霎那間如同醍醐灌頂——

    對呀,之前西泠和祝言,還有小笨和小白,並不是沒有在一起湊過,但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

    為何現在有了這條龍魚的加入,就立刻激發了什麼寒冰本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