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前夫生存攻略 > 第四百二十六章 紀寧之死

第四百二十六章 紀寧之死

    金鱗萬丈的眼光下,扶桑神木的樹葉子一陣嘩啦啦地響。

    衛襄莫名覺得這樹可能是在發抖。

    衛襄頓覺心情愉悅,抱著樹枝丫哈哈一笑

    “可憐的神木啊,這個人總是想打你的主意呢”

    “襄襄是在可憐它嗎”

    尉遲嘉也笑了,枝葉間零零碎碎的陽光照在他的臉上,眼底有笑意,但是眉眼間卻有睥睨萬物的漠然。

    若是旁人看了,定然覺得尉遲嘉這種神情十分難以琢磨,甚至帶著幾分詭異。

    但也不知道是這輩子在一起廝混得久了,還是魂魄相連的緣故,衛襄卻明白無誤地讀懂了他的意思

    這個世界上只有你是重要的,其他的,都不重要。

    這個念頭一起,衛襄就覺得心底一種說不清的感覺蔓延上來,忽而覺得挺高興,忽而又覺得自己會不會想多了,才會有這種厚臉皮的想法

    但是看在尉遲嘉眼里,卻是容顏明媚的女子對著他目眩神迷,眼神忽喜忽悲,縹緲惑人。

    這般神情,像極了當年長安城中,她無時不刻追逐著他的那道目光。

    那是他蒼白短暫的人生里唯一的光芒,刺目灼灼,卻從不敢伸手去捉。

    但是現在,他如果不伸手抓住,一定會被雷劈的,對吧

    “襄襄。”他往前湊了湊,喚了一聲。

    “嗯”衛襄還在揣測到底是不是自己的臉皮太厚,完全沒意識到尉遲嘉的靠得太近,不明所以地回了一個字,花瓣一般的唇瓣微微張開,帶著迷茫和錯愕。

    尉遲嘉再無遲疑,對著眼前微微張開的唇就覆了上去。

    “唔”

    猝不及防之下,衛襄被堵住了唇,她揚手就朝著尉遲嘉臉上揮了過去。

    卻很快被人一把抓住,尉遲嘉的唇在她耳畔徘徊,逸出低低的笑聲

    “良辰美景,別搗亂。”

    良辰美景

    看來不是她臉皮太厚,是有人徹底不要臉了啊。

    衛襄繼續揮手,尉遲嘉繼續鎮壓,扶桑神木的葉子繼續嘩啦嘩啦。

    樹下來來去去的人影听到這聲音,抬頭看了看,又看不出什麼來,就算是用了靈力,也沒發現有人用隱身符的痕跡。

    于是紛紛心中惶恐

    “這不是鬧鬼了吧”

    “鬧什麼鬼”

    “當初扶桑滅門之時,死在這扶桑神木之下的那些人啊”

    “呸呸呸,別亂說話,當初扶桑門下,盡皆狼子野心之人,他們死得又不算冤枉”

    一群人惶恐了一番,又自我安慰了一番,追殺紀寧的心更為迫切了,直至半個月以後,紀寧終于被人逼至扶桑故地,聯手圍剿。

    消息傳來的時候,衛襄正在蓬萊陪著衛曦下棋玩,並且承諾了衛曦等落塵好些就帶著她回大周探親。

    尉遲嘉走進來在衛襄身旁坐下,看著玩得興高采烈的姐妹倆,也沒打擾,一直等到她們不玩了,才牽著衛襄的手走了出去。

    還沒跨出門檻,就被衛曦給叫住了

    “柱國公啊,不,姐夫,你等等。”

    衛曦的聲音細細小小,听起來頗有些膽怯。

    但是看到尉遲嘉回頭,她還是鼓起了勇氣叮囑尉遲嘉

    “我二姐姐很喜歡很喜歡你的,不管怎麼樣,你都千萬千萬不許辜負她”

    “小八”

    衛襄萬萬沒想到衛曦是要說這個,頓時感覺自己被兜了從前的老底,又羞又惱地跺腳。

    衛曦卻是一臉認真

    “柱國公,我二姐姐已經十九了,她已經是個大姑娘了,如果你要娶她,就早些娶,如果不娶,就不要耽誤她的大好年華,反正無論是長安城,還是東海,傾慕我二姐姐的人,很多很多的。”

    “這個啊”一直沉默的尉遲嘉笑了笑,終于開口“好,我盡快娶。”

    “那就好,別以為我二姐姐非你不可,就這樣虛耗她的年華”

    衛曦板著小臉點點頭,跟衛襄揮手告別

    “好了,二姐姐你們可以走了,但是你可別再像以前那般非要吊死在這一棵樹上了,天下好男兒多得是。”

    “是是是,小八說得十分有道理回頭我就甩了這棵歪脖樹,去另找一片森林”

    衛襄此時而已沒有羞惱了,反倒被衛曦這一本正經斥責負心漢的模樣逗得哈哈大笑。

    尉遲嘉瞬間黑了臉,再也顧不得什麼見鬼的風度,直接拉著衛襄的手走了出去。

    一走出門,尉遲嘉就攥緊了衛襄的手,將人緊緊箍在了懷里,湊到了自己面前

    “你打算上哪兒去尋別的森林”

    尉遲嘉的神情算得上平靜,但這話音相當不平靜。

    衛襄莫名心虛,可很快又理直氣壯

    “這天底下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男人滿街都是,我隨便揮揮手,都能找到一大片森林”

    “可問題是,我這棵樹的脖子都歪了,你卻始終都不願意吊上來你家八妹妹剛好說反了,不是我在耗費你的年華,是你在耗費我的年華呢,這事兒你得負責。如果你不想負責,那我不介意提前跟你入個洞房。”

    入個洞房衛襄目瞪口呆,這人真是越來越不要臉了呢,這種話都能這麼雲淡風輕地說出口

    不過要跟尉遲嘉入洞房的話衛襄忽然覺得心里居然有點兒美滋滋的。

    不不不,做人怎麼能這麼沒出息,被人佔了便宜還美滋滋,美滋滋個頭啊

    “想得美,做夢吧你”

    衛襄暗暗唾棄自己剛才那一瞬間的浮想聯翩,一把推開尉遲嘉,忍著心口的狂跳,撒腿就跑。

    尉遲嘉對衛襄的秉性實在是太了解了,早有防備,長臂一伸就將人重新圈回了懷里,從背後將她緊緊抱住,在她耳邊低語

    “是不是做夢,我們要不要試試”

    “試你個頭啊,放開我”

    衛襄扎手舞腳地掙扎,但是那雙圈著她的臂膀卻像是最為堅固的玄鐵一般,讓她無論如何都逃不出去。

    衛襄忍不住氣急敗壞

    “登徒子,流氓,不要臉”

    尉遲嘉依舊那樣風輕雲淡

    “身為男人,要是面對自己喜歡的女人,還做什麼君子,那一定是不夠喜歡。”

    尉遲嘉說著話,薄唇更往衛襄耳邊湊了湊,氣息拂過,讓衛襄一陣心悸

    “再說了,在你面前,我從來都是不要臉的,你是今天才知道的嗎”

    “我滾”

    衛襄再次掙扎逃跑,拼命地抻著脖子讓自己的耳朵遠離脖子後面傳來的那股灼熱的氣息。

    這人最近都比較規矩,他怎麼忽然又成了這個樣子啊

    好在尉遲嘉也看出來衛襄是真的惱羞成怒了,又笑了兩聲,抬起頭暫時遠離了衛襄的耳朵,給了她一絲喘息之機。

    讓人心悸的氣息稍稍遠離,衛襄總算是鎮定了幾分,回過頭惡狠狠地斥道

    “你到底想干什麼光天化日的,你準備就地洞房不成行啊,有本事你現在脫光啊”

    衛襄自以為不要臉這種事情,她比尉遲嘉可是強多了,從前在長安城逛窯子看小倌兒練就的臉皮,尉遲嘉肯定比不上。

    尤其是這種佔便宜的事情,端看誰怕誰。

    但是,衛襄嚴重低估了尉遲嘉的臉皮厚度。

    他很認真地朝著衛襄眨眨眼楮

    “現在就脫啊好吧,但是只能我脫,你不許脫。”

    衛襄世上竟有如此不知廉恥之人

    衛襄氣得臉漲紅如燈籠,抬腳踹過去

    “愛脫你脫,我走了”

    只不過衛襄這輕飄飄的一腳對尉遲嘉來說實在沒有什麼殺傷力,反倒惹得尉遲嘉笑出了聲

    “襄襄,你走了我脫給誰看難道你希望我被人佔便宜不成”

    被人佔便宜衛襄心地一股無名火又蹭蹭蹭冒了出來

    “那你到底是想干什麼我把蝕心蠱都給你了,你離我遠點兒你也死不了,別總往我身邊湊行不行”

    “襄襄你這是嫌棄我。”

    尉遲嘉如墨雙眸中透出無限幽怨,忽然就松開了手臂,放開了衛襄,“黯然神傷”地走開

    “那我這就走,關于紀寧的事情,我也就不說了。”

    猛然間被尉遲嘉放開,猝不及防之下衛襄愣了一下,下一刻卻又跑上去拽住了尉遲嘉

    “什麼意思,你什麼意思把話給我說清楚,紀寧怎麼了”

    “想知道”尉遲嘉施施然回頭,微微一笑里透露著無限溫柔“那你說一句你喜歡我。”

    “”

    衛襄轉身就走

    “哼,我就不信整個蓬萊只有你一個人知道”

    尉遲嘉看出來她是真的生氣了,這才轉身重新把她圈回了懷里,溫聲細語地哄道

    “好了好了,別氣,我真的是來跟你說紀寧的事情的他被那些人圍在扶桑了,很快就要死了。”

    一听這個消息,衛襄霎時也顧不上生氣了,仿佛心底一塊大石落了地,卻又覺得沉重

    “那些人還真是有本事這件事,蕪青師叔知道嗎”

    “蕪青師叔,已經趕往扶桑了。”

    尉遲嘉低低說道,似乎也覺得心中不忍。

    “你不早說”衛襄撒腿就跑。

    扶桑故地,蕪青站在遠處,遠遠望著扶桑神木,佇立半晌,也沒有前進半步。

    萊蕪站在她身後,隨著她的目光看過去,隱約能看到當年那個豐神俊朗,人人稱贊的紀寧。

    但現實是殘酷的,出現他們面前的,只是一個容顏丑陋,滿身傷痕,如同喪家之犬一般的黑衣人。

    這種天差地別,不論對方是敵是友,總歸是讓人唏噓。

    尤其是師妹畢竟曾經傾心過,如今要眼睜睜看著他死,總歸太殘忍。

    萊蕪心中劃過一絲不忍,走上前站在蕪青面前擋住了她的目光

    “師妹,我們不如先回去”

    “師兄不必擔心。”

    蕪青淡淡說道,朝著旁邊跨了一步,再一次朝那個黑衣人望了過去,萊蕪一時間居然看不出她眼底是何種情緒。

    看到這一幕,原本要走過去的衛襄也停下了腳步。

    “蕪青師叔不是在語凝海已經度過了自己的心魔嗎,難道,還是放不下這個人這紀寧也真是的,死也沒說痛痛快快,利利索索地去死,何必這樣來來回回坑人”

    衛襄不滿地嘀咕。

    尉遲嘉將手放在她的肩上輕輕地拍了拍,安慰道

    “不要擔心,蕪青師叔入仙門上百年,不會真的為兒女情長所困,她應該也就是來送紀寧一程。”

    遠處,扶桑神木之下,追殺紀寧至此的人們已經開始高聲數出紀寧的罪過,從貪圖長生藥到造謠生事,從與听濤老賊狼狽為奸,到心存不軌,有的沒的,一口口大鍋都朝著紀寧頭上扣了上去。

    紀寧常年罩在臉上的斗篷風帽已經被掀開,一張蒼白丑陋的臉上傷痕累累,看一眼就讓人覺得可怖。

    面對鋪天蓋地的聲討指責,他什麼也沒說,任由灼目的陽光灑在他的臉上,引發一陣灼痛。

    苟活了這麼久,仿佛真的變成了陰詭地獄中的厲鬼一般,連陽光都見不得了嗎

    紀寧抬手掩住眼楮,遠處那道仙姿翩然的身影卻始終無法忽略。

    片刻之後,他放下手,朝著蕪青笑了笑。

    他口唇微動,毫無聲息,遠處蕪青卻驟然間變了臉色

    多謝你來送我

    “快,他要逃走”

    蕪青低呼出聲,下一刻,萊蕪已經手持長劍朝著那人飛了過去。

    “師兄”蕪青喊了一聲,但也僅止于此而已。

    她,她能阻攔自己的師兄去殺了這個憑借一己之力攪弄風雲的人嗎

    衛襄和尉遲嘉也從蕪青身邊掠過,朝著紀寧飛了過去。

    而圍著紀寧的那些人尚未察覺異常,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眼前這個窮途末路,苟延殘喘的人忽然間縱身一躍,從他們頭頂掙扎飛過,然後一頭栽進了扶桑神木之下的波光粼粼中,瞬間消失不見。

    “快,快追”

    原本圍著紀寧的人頓時亂紛紛地喊道,如同炸窩的蝗蟲一般追上去,但這追逐也只到湖面就戛然而止

    據說湖面下連通著語凝海,曾經下到水里的人,無一生還啊

    追殺紀寧是追殺紀寧,但誰願意為了這麼一個人,再搭上自己的性命啊

    所以,眾目睽睽之下,只有萊蕪帶著衛襄和尉遲嘉毫不猶豫地跳入湖中,追了上去。

    “這蓬萊弟子,果然勇氣可嘉啊。”

    停在湖面上的人們格外尷尬,看到蕪青追過來的時候,也就尷尬地夸了一句。

    仿佛要印證他們的夸贊一般,蕪青面色平靜地看了一眼湖面,也跟著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