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前夫生存攻略 > 第四百三十一章 美男計

第四百三十一章 美男計

    德山老頭氣得肝兒疼,韓知非和賀蘭辰卻是高興非常。

    “這些人之前腦子一定是被漿糊給糊住了,小師妹要是真有讓人長生不老之能,早就該敬著供著了,還追殺,呵呵,現在知道後悔了晚了”

    因為心里實在是太過快意,韓知非和賀蘭辰商議了一番,壓根兒就不打算把這件事告訴衛襄。

    韓知非還直接去山門外將那些前來求見衛襄的人嘲諷了一頓

    “你們之前追殺我小師妹的時候,怎麼沒想到有今天不好意思,我小師妹上次被你們嚇著了,現在也見不了客。生死有命,回吧你們”

    幾句話將那些人說的老臉無光,羞愧不已。

    可再羞愧,該說的好話還是要說,該求救命還是要求啊。

    誰讓他們這傷,尋遍整個東海,都沒人能醫呢

    想起那個將他們打傷的神秘人,他們就恨得牙癢癢,但是想想眼前這道山門內有人能救他們的命,他們還是不得不再次低頭

    “這位小仙長莫要生氣,之前追殺衛仙子的,並不是我們當然,我們也有管教弟子不嚴之責,但是常言不都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況且蓬萊是東海名門,向來以德報怨“

    “我呸”

    韓知非實在是不想再听這人叨叨,直接啐了一口,打斷了他

    “我小師妹可從來不是惦記著造七級浮屠的人還以德報怨,以德報怨何以報德大家都是修仙的,一啄一飲,自有前因,你們今日落得這種下場,也怨不得別人,快走吧你們”

    說完,韓知非就趾高氣揚地轉身回了山門內,山門外的人雖然心中焦急萬分,但是小命重要,誰還敢像之前那樣對蓬萊動手

    無奈,一幫人商量了一下,只得命人回去搜羅奇珍異寶,以圖打動衛襄。

    蓬萊閣,德山老頭手抖了半晌之後,也是拿尉遲嘉沒辦法,想了想,干脆轉身回了蓬萊閣密室,只說自己要閉關,誰也不見了。

    好在衛襄深知師父是個什麼人,還以為尉遲嘉會惶恐,就趕緊安慰她

    “你別看師父生氣,其實師父還不知道怎麼暗搓搓地高興呢,只不過他向來性子耿直,不好明著高興,這會兒說是閉關,其實就是躲事兒去了,所以你盡管放心,師父不會追究你的”

    “襄襄是覺得我,害怕”

    尉遲嘉低頭,神色不明地看著衛襄。

    “難道不是”衛襄伸出手指戳了戳尉遲嘉“反正不管怎麼樣,師父永遠都是師父,你可不能再干出對他拔劍的事情,不然我要你好看”

    “好。”

    尉遲嘉應了一聲,唇角的笑意一直蕩漾到了眼底。

    真好,從前的襄襄一點一點回來了呢。

    等到那些哭著喊著求衛襄救命的人捧著各種奇珍異寶,再次來到蓬萊山門外的時候,衛襄和尉遲嘉正在小溪邊烤兔子吃。

    這一次代表衛襄出面的還是韓知非,原本他還想再抖一抖蓬萊的威風,但是看到那些人手里捧著的奇珍異寶,他就啥話也說不出來了。

    思慮再三,韓知非還是悄悄的溜回了蓬萊後山。

    在衛襄身邊轉了幾個圈之後,韓知非厚著臉皮開口了

    “小師妹,其實呢,人性是個相當復雜的東西,有時候善惡就在一念之間,我是覺得呢,就算現在那些人全部都死掉,也改變不了之前發生過的事情,小師妹你不如大人有大量,原諒他們吧不然你看他們拿出來的那個乾坤鏡,就有點兒太可惜了啊”

    韓知非正說得起勁兒,一根兔子腿就飛進了他的嘴里,堵住了他的叨叨。

    “我說你可拉倒吧,合著那些人之前不是要你的命,你就這麼痛快既往不咎了”

    衛襄蹲在小溪邊洗干淨了手,冷嗤一聲

    “我衛襄可沒有那麼心胸寬闊,你去告訴那些人,我是屬睚眥的,凡是追殺過我的人,我絕對不會這麼輕易就放過”

    來不及反應的韓知非張了張嘴,嘴里的兔子腿吧唧一聲掉在了地上。

    “不是,小師妹,那些奇珍異寶那麼難得,就算弄到手了難道是留給我了嗎還不是想著給你呀,我這都是為你好”

    “襄襄不願意理會他們,那就不理會好了,韓師兄有意見”

    尉遲嘉一個眼神冷冷的掃過來,韓知非瞬間閉嘴。

    好吧,小師妹那家伙向來是刀子嘴豆腐心,但是尉遲嘉這家伙就不一樣了,動不動就要動手,偏偏他們還打不過。

    算了算了,他還是閉嘴保命吧。

    只是想想要與那些罕見的奇珍異寶擦肩而過,韓知非心都要碎了。

    思忖半晌之後,他再次去找了賀蘭辰,跟他商量這件事情。

    剛好白翼也在,與賀蘭辰一同听韓知非將事情說了一遍之後,白翼就笑了

    “小師妹有說她不願意救那些人嗎”

    “什麼意思”韓知非愣了一下,肯定地點點頭,“她肯定是不願意救呀,她要是願意救的話就不是這樣了”

    “不不不,小師妹只是在待價而沽罷了。”

    賀蘭辰開口說道,他已經完全領會了白翼的意思。

    “待價而沽等著漲價對現在那些人出的價碼不滿意”

    一連三問,韓知非總算開竅了。

    他轉過身撒腿就跑“既然是這樣,我再去跟那些人講講價”

    “回來”

    白翼叫住了他

    “你是堂堂蓬萊弟子,衛襄的師兄,何必自降身價去跟那些人講什麼價”

    韓知非頗有些不知所措

    “那,那這會兒就任由他們在山門外鬧事兒”

    賀蘭辰拍拍他的肩,將他點醒

    “沒錯,隨他們去吧,反正那些人是死是活對小師妹影響都不大,只要小師妹能夠得到她想要的,讓他們鬧上一鬧也無妨,反正咱們蓬萊都習慣了。”

    “這樣啊,那我就不管那些人了,不過,小師妹她到底想要什麼呀”

    韓知非又陷入了猜疑中。

    而被晾在蓬萊山門外苦苦等候的人們,此時也在心中思索,這衛襄到底想要什麼

    之前追殺衛襄,的確是他們想岔了,總以為搶到衛襄的血肉吃下去,就會百病不侵長生不老,但結果卻是他們傷亡慘重,卻連衛襄個衣角都沒摸到。

    這次他們被神秘人打傷,四處求醫之時,听說了須彌山的小和尚死而復生的事情。

    大批的人涌向了須彌,雖然沒敢再次擄走小和尚,但卻千真萬確看到了活蹦亂跳的小和尚。

    而且最最關鍵的是那小和尚死而復生,並非吃到了衛襄的血肉,而是被衛襄念叨了兩天,就給念活了。

    這麼說來,人家衛襄讓人長生不老,靠的根本就不是什麼血肉之軀,人家靠的是傳說中神明的意志呀

    領悟到了這一層,這些人腸子都要悔青了

    他們這是造了什麼孽呀,生生的把自己的生路給掐斷了

    不過事情已經做了,現在也是悔之晚矣。

    他們現在只想知道,除了賠禮道歉,奉上寶物以外,還有什麼能讓衛襄心動的

    于是一群人又開始搜腸刮肚地想辦法,而衛襄則是悠哉游哉的帶著尉遲嘉從後山悄悄溜出了蓬萊。

    今天逛逛語凝海,敲打敲打祝言和西泠,明天去幻影海看看美女,後天就去極淵海欣賞一下那頭惡蛟的慘狀,衛襄的小日別提過得有多麼輕松愜意了。

    尉遲嘉的心情也隨著衛襄對他的日漸親昵,越來越明朗,越來越燦爛,他覺得,自己幾乎是過上了夢想中的日子。

    但尉遲嘉這份好心情在他們返回蓬萊之時,就被徹底打破。

    只見蓬萊山門前,一溜站著一排仙氣飄飄的美男子。

    而蓬萊上至萊蕪,下至新入門的弟子,全都湊在一處,高高興興地看熱鬧。

    衛襄從半空中落下來的時候,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是憑著從前混長安的本能,直直地朝著那排搔首弄姿的美男子奔了過去。

    “嘖嘖,這個長得真不錯,身材修長,皮膚白皙,就是眼楮小了點不好看還有這個,唉,你說你一個男人,長這麼白得跟鬼一樣干嘛還有這個,身材長相都不錯,就是這氣質咋這麼猥瑣呢,抬頭挺胸,肩背挺直”

    衛襄露出了從前逛窯子的挑剔嘴臉,對著這些美男子們品頭論足。

    山門外的那群人終于見到了衛襄,個個激動的像是見到了自己的十八輩兒祖宗。

    待看明白衛襄似乎對那排美男子頗有興趣之後,他們更是激動不已,紛紛朝著衛襄拱手行禮

    “這些人都是精心挑選來伺候衛仙子的,還請衛仙子笑納”

    “啥笑納”

    衛襄中午後知後覺地反應了過來。

    “這”衛襄指指那些美男子,目光投向了正看熱鬧看得興高采烈的蓬萊弟子們“你們知道這是給我的”

    “是啊是啊,恭喜小師妹”

    韓知非朝著衛襄擠眉弄眼,還暗搓搓的瞟了尉遲嘉好幾眼。

    其他人都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樣子看著衛襄,尤其是藍冰,眼神陰郁而嘲諷。

    果然還是那個花痴一般的衛國公府二小姐,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德山老頭氣得肝兒疼,韓知非和賀蘭辰卻是高興非常。

    “這些人之前腦子一定是被漿糊給糊住了,小師妹要是真有讓人長生不老之能,早就該敬著供著了,還追殺,呵呵,現在知道後悔了晚了”

    因為心里實在是太過快意,韓知非和賀蘭辰商議了一番,壓根兒就不打算把這件事告訴衛襄。

    韓知非還直接去山門外將那些前來求見衛襄的人嘲諷了一頓

    “你們之前追殺我小師妹的時候,怎麼沒想到有今天不好意思,我小師妹上次被你們嚇著了,現在也見不了客。生死有命,回吧你們”

    幾句話將那些人說的老臉無光,羞愧不已。

    可再羞愧,該說的好話還是要說,該求救命還是要求啊。

    誰讓他們這傷,尋遍整個東海,都沒人能醫呢

    想起那個將他們打傷的神秘人,他們就恨得牙癢癢,但是想想眼前這道山門內有人能救他們的命,他們還是不得不再次低頭

    “這位小仙長莫要生氣,之前追殺衛仙子的,並不是我們當然,我們也有管教弟子不嚴之責,但是常言不都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況且蓬萊是東海名門,向來以德報怨“

    “我呸”

    韓知非實在是不想再听這人叨叨,直接啐了一口,打斷了他

    “我小師妹可從來不是惦記著造七級浮屠的人還以德報怨,以德報怨何以報德大家都是修仙的,一啄一飲,自有前因,你們今日落得這種下場,也怨不得別人,快走吧你們”

    說完,韓知非就趾高氣揚地轉身回了山門內,山門外的人雖然心中焦急萬分,但是小命重要,誰還敢像之前那樣對蓬萊動手

    無奈,一幫人商量了一下,只得命人回去搜羅奇珍異寶,以圖打動衛襄。

    蓬萊閣,德山老頭手抖了半晌之後,也是拿尉遲嘉沒辦法,想了想,干脆轉身回了蓬萊閣密室,只說自己要閉關,誰也不見了。

    好在衛襄深知師父是個什麼人,還以為尉遲嘉會惶恐,就趕緊安慰她

    “你別看師父生氣,其實師父還不知道怎麼暗搓搓地高興呢,只不過他向來性子耿直,不好明著高興,這會兒說是閉關,其實就是躲事兒去了,所以你盡管放心,師父不會追究你的”

    “襄襄是覺得我,害怕”

    尉遲嘉低頭,神色不明地看著衛襄。

    “難道不是”衛襄伸出手指戳了戳尉遲嘉“反正不管怎麼樣,師父永遠都是師父,你可不能再干出對他拔劍的事情,不然我要你好看”

    “好。”

    尉遲嘉應了一聲,唇角的笑意一直蕩漾到了眼底。

    真好,從前的襄襄一點一點回來了呢。

    等到那些哭著喊著求衛襄救命的人捧著各種奇珍異寶,再次來到蓬萊山門外的時候,衛襄和尉遲嘉正在小溪邊烤兔子吃。

    這一次代表衛襄出面的還是韓知非,原本他還想再抖一抖蓬萊的威風,但是看到那些人手里捧著的奇珍異寶,他就啥話也說不出來了。

    思慮再三,韓知非還是悄悄的溜回了蓬萊後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