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前夫生存攻略 > 第四百三十六章 胖胖被拐

第四百三十六章 胖胖被拐

    果然,根本沒用半個月,只用了三天,那個賭咒發誓把下半輩子都押上了的男人就活蹦亂跳了。

    那些纏繞他長達半個多月的疼痛一朝盡去,死亡的陰影也徹底從他頭上挪開了,他整個人都舒暢了。

    這一舒暢,就特別感激衛襄的大恩大德,跑去給衛襄磕了好幾個響頭,冷不丁地還把衛襄給嚇了一跳。

    不過反應過來,衛襄那得意的小尾巴就翹起來了,矜持地訓誡了那人幾句千萬要遵守諾言什麼的,就得意洋洋地去跟師父還有師姐師兄們匯報自己的功績了。

    德山老頭听了,久久沒說話,到最後也只是冷哼一聲,什麼都沒說,倒是程無心和其他弟子們一致很高興,都夸贊衛襄和她那鎮魂獸胖胖不愧是命中注定的主僕,一個隨便念叨念叨就成了神明的祝福,一個則是出口成真,說什麼應什麼。

    衛襄覺得這話說得十分有道理,笑嘻嘻地應了,而對于師父的不理不睬,她也無所謂。

    沒辦法,在師父的道德準則里,她這樣的行為說不定和趁火打劫差不多呢。

    不過她這可不是趁火打劫,她這是放了火,然後再趁火打劫,畢竟,她是有仇必報的。

    所以,當韓知非慫恿她除了要人發誓,可以多要點兒奇珍異寶的時候,衛襄拒絕了。

    “做人不能貪心,所以我只要一樣兒。再說,我也不是每個人都會救,看緣分吧。”

    “為什麼啊”韓知非第一次覺得小師妹這買賣有點兒不劃算,“難道你這麼興師動眾一場,只為最後救幾個人”

    衛襄瞥了韓知非一眼,這一眼中飽含著讓韓知非心驚肉跳的冷意

    “因為有的人犯下的罪孽,並不是奇珍異寶或者磕頭發誓就能洗清的我就要那些人知道,得罪了我,死活就由不得他們了。”

    原來,原來小師妹是這個意思啊,殺雞儆猴,或者救雞儆猴。

    反正招惹了她的雞和猴,誰也別想逃過。

    想明白這一點,韓知非就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仔細回想了一番,確定自己自從被那個胖胖念得斷了手以後,就再也沒招惹過小師妹,這才是算是安了心。

    等他再看過去的時候,小師妹又已經恢復了笑眯眯的模樣,仿佛剛才那冷厲的眼神只是他的錯覺。

    韓知非就往旁邊悄悄挪了幾步,小師妹現在越來越不得了,他有點兒怕怕。

    而他去看尉遲嘉的時候,發現那個俊美如神的男子正滿含柔情地望著小師妹,仿佛在看著一只人畜無害的小白兔。

    韓知非就又退了兩步。

    這兩個人,一個打人,一個救人,然後被救的人還得感恩戴德,肝腦涂地這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啊,心狠手辣,也是沒誰了。

    接下來的幾天,因為那個男人的活蹦亂跳,原本還持觀望態度的其他人咬咬牙,百般衡量之後,只得眼含熱淚,放棄了後半生的自主權,屈辱地來跟衛襄燒香磕頭發誓了。

    畢竟在性命面前,尊嚴一文不值。

    但正如衛襄所說,她絕不會每個人都救,那些曾經想要致她于死地,並且被她察覺到惡意的人,直接就被衛襄挑了出去等死。

    那幾個人萬萬沒想到自己萬般屈辱,等到最後卻是這個結果,不甘心地在蓬萊山門外破口大罵,百般跳腳。

    可惜衛襄根本听不見,該怎麼著還是怎麼著,並沒有因為這些人中有人死去而改變態度。

    這下可好,衛襄剛剛變好些的名聲立刻又毀了大半。

    見死不救,鐵石心腸等等大帽子又往衛襄頭上開始扣。

    都說流言可以殺人,但對于從小就生活在流言蜚語里的衛襄來說,這點兒詆毀算個屁啊,她根本不在意。

    她依然優哉游哉地跳著順眼的人救一救,然後滿東海亂竄,日子一點兒沒受影響。

    而那些原本以為衛襄會靠著傳說中的靈丹之體來救人的人,自始至終也沒發現衛襄流一滴血,割一塊肉。

    之前追殺過衛襄,還能幸存下來的人這下算是徹底不再相信這個荒謬的傳言,暗暗後悔自己當初怎麼會听人慫恿,差點兒送命。

    從此以後,衛襄的人身安全總算是得到了保障,但凡有人再說起靈丹之體什麼的,就有人直斥荒謬。

    那些被衛襄救了的人,無論是出于良心未泯,還是發過的誓言,也都異口同聲地維護衛襄,維護蓬萊,而這股暗地里的力量,也成為了蓬萊發揚光大的中堅力量。

    而衛襄在救完第十八個人的時候,蓬萊山門外來了一位女子求見衛襄,正是玄雲門李崢的那個師妹。

    衛襄想起那女子哭得楚楚可憐的樣子,想到當時自己說過的話,也就去見了她。

    那女子見到衛襄之後,就效仿之前的人,又是燒香,又是磕頭,並且發下毒誓,只求衛襄能救救李崢。

    雖然覺得這女子痴心得有點兒過了頭,但不可否認,衛襄內心深處還是感動的。

    她就沒有推辭,將李崢的名字天天掛在嘴上開始念叨,並且把李崢的名字給胖胖也送了過去。

    但這一次,意外出現了,衛襄念叨了半個月,李崢都沒有醒來。

    韓知非不敢再亂說話,程無心卻是沒那麼多忌諱,和衛襄打趣道

    “怎麼,是小師妹你懈怠了還是胖胖偷懶了”

    “我哪有懈怠啊,我天天捧著他的名字和生辰八字念哼,一定是胖胖在語凝海偷懶了”

    衛襄篤定自己這邊沒有失誤,就安慰了李崢的師妹一番,很快帶著尉遲嘉殺到了語凝海。

    “胖胖呢”

    衛襄繞著語凝海底轉了好幾圈兒,都沒發現胖胖的蹤影,很生氣地跳進了白玉鼎,找輪回鏡靈去了。

    輪回鏡靈已經半個月沒見到衛襄了,此時見到衛襄到來,一張英俊的老臉上滿是驚喜

    “什麼風把赤靈丹吹來了啊赤靈丹還記得語凝海,真是可喜可賀”

    “大叔您說這什麼話,語凝海不就是我的家嗎”衛襄也很給面子地說道,然後左右看看,直截了當地問道“胖胖呢去哪里躲懶了”

    “胖胖”輪回鏡靈詫異不已“不是你親自來帶走了嗎”

    果然,根本沒用半個月,只用了三天,那個賭咒發誓把下半輩子都押上了的男人就活蹦亂跳了。

    那些纏繞他長達半個多月的疼痛一朝盡去,死亡的陰影也徹底從他頭上挪開了,他整個人都舒暢了。

    這一舒暢,就特別感激衛襄的大恩大德,跑去給衛襄磕了好幾個響頭,冷不丁地還把衛襄給嚇了一跳。

    不過反應過來,衛襄那得意的小尾巴就翹起來了,矜持地訓誡了那人幾句千萬要遵守諾言什麼的,就得意洋洋地去跟師父還有師姐師兄們匯報自己的功績了。

    德山老頭听了,久久沒說話,到最後也只是冷哼一聲,什麼都沒說,倒是程無心和其他弟子們一致很高興,都夸贊衛襄和她那鎮魂獸胖胖不愧是命中注定的主僕,一個隨便念叨念叨就成了神明的祝福,一個則是出口成真,說什麼應什麼。

    衛襄覺得這話說得十分有道理,笑嘻嘻地應了,而對于師父的不理不睬,她也無所謂。

    沒辦法,在師父的道德準則里,她這樣的行為說不定和趁火打劫差不多呢。

    不過她這可不是趁火打劫,她這是放了火,然後再趁火打劫,畢竟,她是有仇必報的。

    所以,當韓知非慫恿她除了要人發誓,可以多要點兒奇珍異寶的時候,衛襄拒絕了。

    “做人不能貪心,所以我只要一樣兒。再說,我也不是每個人都會救,看緣分吧。”

    “為什麼啊”韓知非第一次覺得小師妹這買賣有點兒不劃算,“難道你這麼興師動眾一場,只為最後救幾個人”

    衛襄瞥了韓知非一眼,這一眼中飽含著讓韓知非心驚肉跳的冷意

    “因為有的人犯下的罪孽,並不是奇珍異寶或者磕頭發誓就能洗清的我就要那些人知道,得罪了我,死活就由不得他們了。”

    原來,原來小師妹是這個意思啊,殺雞儆猴,或者救雞儆猴。

    反正招惹了她的雞和猴,誰也別想逃過。

    想明白這一點,韓知非就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仔細回想了一番,確定自己自從被那個胖胖念得斷了手以後,就再也沒招惹過小師妹,這才是算是安了心。

    等他再看過去的時候,小師妹又已經恢復了笑眯眯的模樣,仿佛剛才那冷厲的眼神只是他的錯覺。

    韓知非就往旁邊悄悄挪了幾步,小師妹現在越來越不得了,他有點兒怕怕。

    而他去看尉遲嘉的時候,發現那個俊美如神的男子正滿含柔情地望著小師妹,仿佛在看著一只人畜無害的小白兔。

    韓知非就又退了兩步。

    這兩個人,一個打人,一個救人,然後被救的人還得感恩戴德,肝腦涂地這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啊,心狠手辣,也是沒誰了。

    接下來的幾天,因為那個男人的活蹦亂跳,原本還持觀望態度的其他人咬咬牙,百般衡量之後,只得眼含熱淚,放棄了後半生的自主權,屈辱地來跟衛襄燒香磕頭發誓了。

    畢竟在性命面前,尊嚴一文不值。

    但正如衛襄所說,她絕不會每個人都救,那些曾經想要致她于死地,並且被她察覺到惡意的人,直接就被衛襄挑了出去等死。

    那幾個人萬萬沒想到自己萬般屈辱,等到最後卻是這個結果,不甘心地在蓬萊山門外破口大罵,百般跳腳。

    可惜衛襄根本听不見,該怎麼著還是怎麼著,並沒有因為這些人中有人死去而改變態度。

    這下可好,衛襄剛剛變好些的名聲立刻又毀了大半。

    見死不救,鐵石心腸等等大帽子又往衛襄頭上開始扣。

    都說流言可以殺人,但對于從小就生活在流言蜚語里的衛襄來說,這點兒詆毀算個屁啊,她根本不在意。

    她依然優哉游哉地跳著順眼的人救一救,然後滿東海亂竄,日子一點兒沒受影響。

    而那些原本以為衛襄會靠著傳說中的靈丹之體來救人的人,自始至終也沒發現衛襄流一滴血,割一塊肉。

    之前追殺過衛襄,還能幸存下來的人這下算是徹底不再相信這個荒謬的傳言,暗暗後悔自己當初怎麼會听人慫恿,差點兒送命。

    從此以後,衛襄的人身安全總算是得到了保障,但凡有人再說起靈丹之體什麼的,就有人直斥荒謬。

    那些被衛襄救了的人,無論是出于良心未泯,還是發過的誓言,也都異口同聲地維護衛襄,維護蓬萊,而這股暗地里的力量,也成為了蓬萊發揚光大的中堅力量。

    而衛襄在救完第十八個人的時候,蓬萊山門外來了一位女子求見衛襄,正是玄雲門李崢的那個師妹。

    衛襄想起那女子哭得楚楚可憐的樣子,想到當時自己說過的話,也就去見了她。

    那女子見到衛襄之後,就效仿之前的人,又是燒香,又是磕頭,並且發下毒誓,只求衛襄能救救李崢。

    雖然覺得這女子痴心得有點兒過了頭,但不可否認,衛襄內心深處還是感動的。

    她就沒有推辭,將李崢的名字天天掛在嘴上開始念叨,並且把李崢的名字給胖胖也送了過去。

    但這一次,意外出現了,衛襄念叨了半個月,李崢都沒有醒來。

    韓知非不敢再亂說話,程無心卻是沒那麼多忌諱,和衛襄打趣道

    “怎麼,是小師妹你懈怠了還是胖胖偷懶了”

    “我哪有懈怠啊,我天天捧著他的名字和生辰八字念哼,一定是胖胖在語凝海偷懶了”

    衛襄篤定自己這邊沒有失誤,就安慰了李崢的師妹一番,很快帶著尉遲嘉殺到了語凝海。

    “胖胖呢”

    衛襄繞著語凝海底轉了好幾圈兒,都沒發現胖胖的蹤影,很生氣地跳進了白玉鼎,找輪回鏡靈去了。

    輪回鏡靈已經半個月沒見到衛襄了,此時見到衛襄到來,一張英俊的老臉上滿是驚喜

    “什麼風把赤靈丹吹來了啊赤靈丹還記得語凝海,真是可喜可賀”

    “大叔您說這什麼話,語凝海不就是我的家嗎”衛襄也很給面子地說道,然後左右看看,直截了當地問道“胖胖呢去哪里躲懶了”

    “胖胖”輪回鏡靈詫異不已“不是你親自來帶走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