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前夫生存攻略 > 第四百四十三章 廢物利用

第四百四十三章 廢物利用

    不合適。

    直到雲汐尊者離開蓬萊的時候,這三個字還在她耳邊徘徊,讓她無論如何都想不通。

    她實在是不明白,這有什麼不合適的

    如果是她的族人遇到這種事情,別說是找個替死鬼,就算是殺人無數,那也沒什麼不行的。

    難道是這蓬萊掌門對尉遲嘉這個弟子根本漠不關心還是說德山掌門跟尉遲嘉的師徒情分不深,所以才不願意幫助衛襄的

    那,那衛襄這個小姑娘也太可憐了吧

    于是衛襄送雲汐尊者離開的時候,就收獲了雲汐尊者一大波同情的眼神。

    “小姑娘,如果他們都不同意,不行你就來找我,這個替死鬼,我來幫你找。”雲汐尊者萬般憐愛地叮囑衛襄。

    衛襄也只能笑笑,含糊著道謝

    “多謝雲汐尊者。”

    等到送走了雲汐尊者,再返回蓬萊閣大殿之時,衛襄又收獲了師父和兩位師叔飽含告誡的眼神。

    “尉遲嘉的封印,我們另想他法,找替死鬼這種違背道義的事情,你就不要再想了。”

    德山老頭鄭重的告誡衛襄。

    雲汐尊者出身幻蝶一族,本非人類,原本就沒有人類這些條條框框規矩道德的約束,能夠對衛襄知恩圖報,已經是很了不得的事情了,德山老頭並不會責怪她提出這個建議。

    但自己的弟子要是敢生出這種念頭,他是絕對不會容情的。

    衛襄太了解師父了,所以也沒什麼可說的,恭敬的答應了,並當這三人的面,保證自己絕對不會私自做出有違德行的事情。

    等到這件事情有了定論,已經歸來好半天的程無心和沈良夜,才上前跟衛襄說了輪回鏡靈請她去趟語凝海的事情。

    一听說害得他們落到這個地步的那面鏡子真的和語凝海的鏡靈有關系,衛襄也不多說廢話,直接就帶著胖胖奔去了語凝海。

    小白貓也死皮賴臉的跟了上去,並且在半路上鼓動衛襄

    “要我說你們蓬萊的人也實在是太迂腐了,找個替死鬼而已,不過就是人世間的弱肉強食罷了,有什麼不道德的”

    “對蓬萊弟子來說,恃強凌弱,那就是不道德。”

    衛襄拍了拍小白貓的腦袋

    “好了,這件事不要再說了,就算真的有一天要我用自己的性命去解開尉遲嘉的封印,那也是我自己的事情,我沒有權力讓別人因為這件事情白白犧牲”

    “可這不單單是你的事情呀,跟那些凡人比起來,你重要多了,你是語凝海的海之領主,你還是以凡人成神的神明之軀,那些螻蟻一般的眾生,如何能跟你相比”

    和幻蝶一樣,小白貓始終搞不懂人類的行事準則,這個世界本來就是誰強誰有理,為什麼他們會有這麼可笑的想法

    衛襄停了下來,站在雲頭上,轉頭望著趴在自己肩膀上的小白貓,鄭重道

    “就算是螻蟻,也有存活在這個世上的權力,任何人都沒有權力肆意剝奪它們的性命,這就是我身為蓬萊弟子的準則。好了,以後這樣的話不要再說,若是再胡說八道,你就不要跟在我身邊了。”

    “好吧好吧,不說了,真服了你們這些人類了,頑固迂腐又假惺惺”

    小白貓不屑地翻了個白眼,忍不住吐槽。

    它活了這麼久,人類的爾虞我詐看得太多了,相對于別人來說,蓬萊這一群人可真是一朵朵奇葩。

    只可惜衛襄身上有它需要的東西,它也只能暫時按捺下來,老老實實待著了。

    語凝海,忐忑不安的輪回鏡靈終于等來了衛襄。

    而衛襄一走出石洞,看到的就是輪回鏡靈正站在白玉頂面前,朝著她這個方向作揖。

    輪回鏡靈這樣的低姿態,讓衛襄原本的一肚子怨氣頓時也發泄不出來了。

    她反倒得倒過來安慰輪回鏡靈

    “好了,事已至此,大叔你也不必這樣,咱們說正事兒吧,說完了我還要繼續回去想辦法呢。”

    就因為衛襄這一句話,輪回鏡靈簡直激動得要老淚縱橫了

    赤靈丹真的是懂事了啊這跟他預想中可能痛哭流涕,指天罵地的赤靈丹一點兒都不一樣好嗎

    不過等衛襄听輪回鏡靈說明白了這件事情的前因後果,也頓時不淡定了

    “你是說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鏡靈靈和靈丹,他們也想要搞事情”

    “這個我並不能肯定,但目前在這個世界里,我並沒有感受到什麼地方還有鏡靈的存在,應該是無妨的。而這孿生鏡靈說來慚愧,我並不知道他到底從何而來,我只能將他禁錮在白玉鼎中,時時看管,讓他再也不能興風作浪。”

    輪回鏡靈很是為自己的感覺遲鈍而擔憂。

    至于到底是不是因為語凝海最終會消亡,所以自己才會感覺遲鈍的,輪回鏡靈一點口風都不敢露。

    赤靈丹如今已經夠心煩的了,他不能拿這種不確定的事情去嚇唬她。

    “三千世界造神計劃從上古流傳下來的東西果然很瘋狂。不過,不是說這世間同時只能有一個神存在嗎那個孿生鏡靈想搞什麼造神計劃,豈不是在開玩笑”

    衛襄看著面前的輪回鏡靈,找出了孿生鏡靈話里的破綻。

    輪回鏡靈搖搖頭

    “他說的不是這個意思,他的意思是想造出一個神明,利用完了以後再造出另外一個,以達到最終掌控三千界的目的。”

    “那這想法可太搞笑了,就這一個世界他還整不明白呢,還三千界,也就只有大叔你會听他吹牛。”

    衛襄對這孿生鏡靈的“雄心壯志”嗤之以鼻,再次安慰輪回鏡靈

    “所以大叔你完全不用擔心,你只要看好他,別讓他再出去搞事情,等我解開了尉遲嘉的封印,我就想辦法滅了他。”

    “是,我會好好看著他。”

    輪回鏡靈不勝感激,接著又問起了德山老頭對于尉遲嘉的打算。

    當听說了幻蝶的那個提議之後,輪回鏡靈沉吟了一會兒,小心地提醒衛襄

    “無辜的人自然不能因為這件事被拉來墊背,但是那些不無辜的人,赤靈丹要不要考慮考慮”

    “不無辜的人”衛襄詫異。

    輪回鏡靈點點頭,指了指白玉鼎中

    “比如孿生鏡靈,比如那個偽裝成您的女子,又或者,那條惡蛟。”

    不合適。

    直到雲汐尊者離開蓬萊的時候,這三個字還在她耳邊徘徊,讓她無論如何都想不通。

    她實在是不明白,這有什麼不合適的

    如果是她的族人遇到這種事情,別說是找個替死鬼,就算是殺人無數,那也沒什麼不行的。

    難道是這蓬萊掌門對尉遲嘉這個弟子根本漠不關心還是說德山掌門跟尉遲嘉的師徒情分不深,所以才不願意幫助衛襄的

    那,那衛襄這個小姑娘也太可憐了吧

    于是衛襄送雲汐尊者離開的時候,就收獲了雲汐尊者一大波同情的眼神。

    “小姑娘,如果他們都不同意,不行你就來找我,這個替死鬼,我來幫你找。”雲汐尊者萬般憐愛地叮囑衛襄。

    衛襄也只能笑笑,含糊著道謝

    “多謝雲汐尊者。”

    等到送走了雲汐尊者,再返回蓬萊閣大殿之時,衛襄又收獲了師父和兩位師叔飽含告誡的眼神。

    “尉遲嘉的封印,我們另想他法,找替死鬼這種違背道義的事情,你就不要再想了。”

    德山老頭鄭重的告誡衛襄。

    雲汐尊者出身幻蝶一族,本非人類,原本就沒有人類這些條條框框規矩道德的約束,能夠對衛襄知恩圖報,已經是很了不得的事情了,德山老頭並不會責怪她提出這個建議。

    但自己的弟子要是敢生出這種念頭,他是絕對不會容情的。

    衛襄太了解師父了,所以也沒什麼可說的,恭敬的答應了,並當這三人的面,保證自己絕對不會私自做出有違德行的事情。

    等到這件事情有了定論,已經歸來好半天的程無心和沈良夜,才上前跟衛襄說了輪回鏡靈請她去趟語凝海的事情。

    一听說害得他們落到這個地步的那面鏡子真的和語凝海的鏡靈有關系,衛襄也不多說廢話,直接就帶著胖胖奔去了語凝海。

    小白貓也死皮賴臉的跟了上去,並且在半路上鼓動衛襄

    “要我說你們蓬萊的人也實在是太迂腐了,找個替死鬼而已,不過就是人世間的弱肉強食罷了,有什麼不道德的”

    “對蓬萊弟子來說,恃強凌弱,那就是不道德。”

    衛襄拍了拍小白貓的腦袋

    “好了,這件事不要再說了,就算真的有一天要我用自己的性命去解開尉遲嘉的封印,那也是我自己的事情,我沒有權力讓別人因為這件事情白白犧牲”

    “可這不單單是你的事情呀,跟那些凡人比起來,你重要多了,你是語凝海的海之領主,你還是以凡人成神的神明之軀,那些螻蟻一般的眾生,如何能跟你相比”

    和幻蝶一樣,小白貓始終搞不懂人類的行事準則,這個世界本來就是誰強誰有理,為什麼他們會有這麼可笑的想法

    衛襄停了下來,站在雲頭上,轉頭望著趴在自己肩膀上的小白貓,鄭重道

    “就算是螻蟻,也有存活在這個世上的權力,任何人都沒有權力肆意剝奪它們的性命,這就是我身為蓬萊弟子的準則。好了,以後這樣的話不要再說,若是再胡說八道,你就不要跟在我身邊了。”

    “好吧好吧,不說了,真服了你們這些人類了,頑固迂腐又假惺惺”

    小白貓不屑地翻了個白眼,忍不住吐槽。

    它活了這麼久,人類的爾虞我詐看得太多了,相對于別人來說,蓬萊這一群人可真是一朵朵奇葩。

    只可惜衛襄身上有它需要的東西,它也只能暫時按捺下來,老老實實待著了。

    語凝海,忐忑不安的輪回鏡靈終于等來了衛襄。

    而衛襄一走出石洞,看到的就是輪回鏡靈正站在白玉頂面前,朝著她這個方向作揖。

    輪回鏡靈這樣的低姿態,讓衛襄原本的一肚子怨氣頓時也發泄不出來了。

    她反倒得倒過來安慰輪回鏡靈

    “好了,事已至此,大叔你也不必這樣,咱們說正事兒吧,說完了我還要繼續回去想辦法呢。”

    就因為衛襄這一句話,輪回鏡靈簡直激動得要老淚縱橫了

    赤靈丹真的是懂事了啊這跟他預想中可能痛哭流涕,指天罵地的赤靈丹一點兒都不一樣好嗎

    不過等衛襄听輪回鏡靈說明白了這件事情的前因後果,也頓時不淡定了

    “你是說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鏡靈靈和靈丹,他們也想要搞事情”

    “這個我並不能肯定,但目前在這個世界里,我並沒有感受到什麼地方還有鏡靈的存在,應該是無妨的。而這孿生鏡靈說來慚愧,我並不知道他到底從何而來,我只能將他禁錮在白玉鼎中,時時看管,讓他再也不能興風作浪。”

    輪回鏡靈很是為自己的感覺遲鈍而擔憂。

    至于到底是不是因為語凝海最終會消亡,所以自己才會感覺遲鈍的,輪回鏡靈一點口風都不敢露。

    赤靈丹如今已經夠心煩的了,他不能拿這種不確定的事情去嚇唬她。

    “三千世界造神計劃從上古流傳下來的東西果然很瘋狂。不過,不是說這世間同時只能有一個神存在嗎那個孿生鏡靈想搞什麼造神計劃,豈不是在開玩笑”

    衛襄看著面前的輪回鏡靈,找出了孿生鏡靈話里的破綻。

    輪回鏡靈搖搖頭

    “他說的不是這個意思,他的意思是想造出一個神明,利用完了以後再造出另外一個,以達到最終掌控三千界的目的。”

    “那這想法可太搞笑了,就這一個世界他還整不明白呢,還三千界,也就只有大叔你會听他吹牛。”

    衛襄對這孿生鏡靈的“雄心壯志”嗤之以鼻,再次安慰輪回鏡靈

    “所以大叔你完全不用擔心,你只要看好他,別讓他再出去搞事情,等我解開了尉遲嘉的封印,我就想辦法滅了他。”

    “是,我會好好看著他。”

    輪回鏡靈不勝感激,接著又問起了德山老頭對于尉遲嘉的打算。

    當听說了幻蝶的那個提議之後,輪回鏡靈沉吟了一會兒,小心地提醒衛襄

    “無辜的人自然不能因為這件事被拉來墊背,但是那些不無辜的人,赤靈丹要不要考慮考慮”

    “不無辜的人”衛襄詫異。

    輪回鏡靈點點頭,指了指白玉鼎中

    “比如孿生鏡靈,比如那個偽裝成您的女子,又或者,那條惡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