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前夫生存攻略 > 第四百八十章 巧合?

第四百八十章 巧合?

    賀蘭辰和尉遲嘉齊齊轉頭看著沖進來的衛襄。手機端

    衛襄將心底的沉重忽略過去,朝著賀蘭辰笑了笑

    “賀蘭師兄,你四哥和永和郡主真不愧是兩口子呢,永和郡主在外面哭,他在里面哭,這一看就是夫妻同心,還需要誰給他們下什麼蠱啊”

    “小師妹,這件事情沒這麼簡單,你先不要說話。”

    賀蘭辰站起來,走去衛襄面前,轉身將她護在了身後,眼神警惕地望著尉遲嘉

    “柱國公既然能給我毗陵四皇子下蠱,那麼亦或有可能給小師妹下蠱在你沒有解釋清楚之前,我絕不會讓你再靠近小師妹”

    賀蘭辰語氣凌厲,態度強硬,被他護在身後的衛襄莫名感動。

    但是感動歸感動,她還是一眼就能看得出來,地上昏過去的賀蘭恪體內的蠱蟲,根本就和尉遲嘉沒有任何關系。

    或許是成了海之領主的緣故,又或許是成了神明的緣故,衛襄不僅修為突飛猛進,感知也比從前敏銳了千倍萬倍。

    賀蘭辰只能看得出來賀蘭恪的確被人下了蠱,但是衛襄一眼就能看得出來那蠱蟲身上並沒有任何尉遲嘉的氣息,反倒,有另一種熟悉的氣息。

    衛襄從賀蘭辰身後繞了出來,走到了賀蘭恪身邊,指尖的靈力傾瀉而出,然後分成無數的細線,像是一張網一樣朝著賀蘭恪身上罩了下去。

    “小師妹你這是干什麼”賀蘭辰大驚,就要上前阻止。

    衛襄看了賀蘭辰一眼,涼涼的眼神很有效地制止了賀蘭辰的大驚小怪

    “賀蘭師兄既然懷疑是尉遲嘉下的蠱蟲,我自然要把那蠱蟲捉出來好好審一審啦。”

    “可是,除了他,還有別人能給賀蘭恪下蠱蟲嗎我記得我曾經在賀蘭恪眼楮里看到過幻術的痕跡。”

    賀蘭辰並沒有因為衛襄這話態度有所緩和,繼續據理力爭。

    但是衛襄並不打算跟他爭,朝著賀蘭辰眨了眨眼楮,笑眯眯地回道

    “我能感知到的東西,賀蘭師兄你感知不到哦,反正在事實真相沒有出來之前,我們兩個爭來爭去只會影響我們師兄妹之間的情誼,賀蘭師兄還是拭目以待吧。”

    賀蘭辰被這話噎得啞口無言,只得站在了原地看著衛襄施展法術將那蠱蟲捉出來。

    而自始至終都沒有辯解過一句的尉遲嘉則是笑眯眯地看著衛襄

    “襄襄就這麼相信我嗎”

    “當然啊,因為你要是想操控一個人,我相信你不會冒著被人發現的風險,來干這麼費力氣的事情。”

    衛襄說著,又白了尉遲嘉一眼,滿臉的冷笑

    “對了,今天你私自跑來這里,讓永和郡主懷疑我是來捉奸的,這筆賬我隨後跟你算”

    捉奸這可真是誤會。

    尉遲嘉和賀蘭辰兩人同時出了一頭冷汗。

    尉遲嘉糟了,回去會不會挨揍

    賀蘭辰糟了,回去會不會被打

    就在兩人忐忑不安的時候,賀蘭恪的領口爬出了一只紅色的小蟲子,自動爬進了衛襄指尖的靈力網中。

    “襄襄小心”

    “小師妹小心”

    暗暗哆嗦的兩人同時喊道,一道金光和一道藍光一同朝著那紅色小蟲子襲去。

    “哎呀,別動,這蟲子挺可愛,可別把它給弄死了”

    衛襄連忙將手挪開,指尖的靈力自動化作了一個晶瑩剔透的靈力球靜靜地躺在了衛襄的手心里,而那個被靈力球完全包裹住的小蟲子,正在貪婪地啃噬著身周的靈力。

    “襄襄,別鬧,這蟲子是吃靈力的。”

    尉遲嘉面色嚴肅地將靈力球從衛襄手中拿開,唯恐那小蟲子咬到衛襄。

    賀蘭辰湊到靈力球前面看了看,臉色逐漸變得精彩

    之前是他眼拙,可到了這會兒,就算再怎麼眼拙,他也看出來了,這小蟲子身上根本就沒有尉遲嘉的氣息。

    “可是”賀蘭辰目露疑惑“之前你的確對賀蘭恪用過幻術”

    “我對他用幻術,只是讓他自己求娶永和郡主,至于後來後來他和永和郡主過得好不好,跟我有什麼關系”

    尉遲嘉手心里的金芒透進了靈力球,正吃的歡快的小蟲子瞬間像是被火燒了一般蜷縮了起來,拼命地朝著靈力球中心逃去,竭力想要避開這金芒。

    但是尉遲嘉一出手,連神都能拍個半死,更不要說一只小小的蠱蟲。

    小蟲子最後還是被逼的無路可逃,金芒無情地穿過了它的身軀,很快將它的身軀化作了一團血色的液體。

    尉遲嘉這才算是徹底放心,回過頭來看著賀蘭辰,眼底全是意味深長

    “這是連心蠱,和蝕心蠱差不多,但是一般只有夫妻或是情侶才會給對方下這樣的東西因為它的作用不是要對方不離自己左右,而是為了讓對方對自己死心塌地,至死不渝。”

    “所以,這蠱難不成是永和郡主下的這不可能她對賀蘭恪並沒有什麼感情,她就算真的要下蠱,那也是對”

    賀蘭辰話說了一半,不說了,再說下去他怕小師妹會暴走。

    連他這個遠離大周的蓬萊弟子都知道那永和郡主鐘情尉遲嘉,他才不信永和郡主拿到了這種東西,會浪費在賀蘭恪的身上。

    尉遲嘉卻搖搖頭

    “看來賀蘭師兄你還是不了解女人或許從前永和郡主不會,但是後來如果能讓身邊朝夕相處的人對自己言听計從,誰還會去費力算計天邊的雲呢”

    這話,是在夸他自己是天邊的雲真不要臉。

    賀蘭辰在心里暗暗罵了一句,但是不得不承認尉遲嘉說這話是有幾分道理的。

    雖然他和那永和郡主打交道不多,但他也能看得出來這是個什麼樣的女人

    性情激烈,唯我獨尊。

    如果她覺得反正自己這輩子是不能和離第四次了,就算不喜歡賀蘭恪,也要讓他像狗一樣听話,真的對他下手了呢

    衛襄則是對這兩個男人的分析和猜測半點耐心也沒有。

    她十分惋惜那連心蠱,好好的小蟲子就這麼沒了,她不開心。

    她伸手從尉遲嘉手里將靈力球拿了過來,略略施法,就將那團血色的液體重新變成了小蟲子

    “明明很容易解決的事情,你們偏偏要在這里爭論,真是沒意思讓它自己去找它的主人不就行了嗎”

    衛襄將手里的靈力球扔在了地上,紅色的小蟲子在靈力球里面打了幾個滾,就爬起來,一邊繼續啃噬靈力,一邊慢慢地朝著門口的方向挪動。

    而門外,鼻青臉腫的永和郡主正一瘸一拐地朝著這邊走過來。

    衛襄瞪大了眼楮

    “真的是永和郡主下的蠱賀蘭師兄,看來她對你四哥情有獨鐘呢”

    “不,很可能不是她。”賀蘭辰很快找出了破綻,“這連心蠱既然是以靈力為食,怎麼會被永和郡主這樣的凡人所驅使呢”

    “這”

    衛襄愣了一下,但也不得不承認賀蘭辰說的很有道理。

    這連心蠱並沒有傷到賀蘭恪的血肉,反倒如此貪吃靈力,那就說明一般人根本是養不動它的。

    那會是誰給賀蘭恪下的呢

    衛襄繼續看著那個靈力球,果然,那只小蟲子在與永和郡主擦肩而過的時候,除了差點兒被永和郡主一腳踩上去,並沒有任何交集。

    紅色的小蟲子反倒拖著靈力球,一扭一扭地往另一個方向去了。

    而這一次,它不再是慢吞吞的笨拙樣子了,反倒是特別靈活地在靈力球中打著滾,驅動靈力球飛快地向著後院的方向滾去。

    “追”

    三人齊齊喊道,亦步亦趨地跟了上去。

    永和郡主此時還沒從衛襄給與的扎心難過中恢復過來,心底的難過讓她對眼前的這三人選擇了視而不見,進門直奔賀蘭恪,一巴掌甩在了賀蘭恪的臉上

    “說你願意為我去死,說啊”

    昏迷中的賀蘭恪猛然被打了這一巴掌,悠悠轉醒,一眼就看到了永和郡主那張青青紫紫的臉,也听到了她凶神惡煞的吼叫。

    賀蘭恪頓時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反手就是一巴掌打了回去

    “啪”

    就在他以為自己這巴掌可能會違背自己的本意,反回來甩給自己的時候,他听到了這聲清脆的聲響。

    然後就是永和郡主既驚且怒的尖叫聲。

    賀蘭恪反應了片刻,然後發自內心地感覺到了身心合一的美好。

    他一躍而起,朝著永和郡主撲了過去

    “惡婆娘,老子終于不怕你了”

    已經跑向後院的衛襄隱約間听到了這夫妻兩人廝打在一起的叫喊聲,好心提醒了賀蘭辰一句

    “你四哥跟你嫂子打起來了,你不要回去看看嗎”

    賀蘭辰格外淡定,臉上甚至還有了幾分笑意

    “打起來好呀,打起來說明我四哥現在身體很誠實,靈魂也很誠實,挺好的。”

    衛襄好吧,從前只能挨打,不能還手,現在麼,就讓這位可憐的毗陵四皇子好好的為自己出一口惡氣吧。

    而他們眼前的靈力球已經越滾越快,球里面的小蟲子幾乎晃成了一朵紅色的小花。

    小蟲子很快帶著靈力球來到了後院某個荒無人煙的小院子里,然後溜到了角落里的一口水缸旁,然後努力驅動靈力球朝著水缸內蹦。

    無奈小蟲子的力氣始終有限,蹦了好幾下都沒能蹦進去,只在水缸外壁上踫出了咚咚的聲響。

    衛襄正打算走過去助它一臂之力,就看見水缸上面的木頭蓋子慢慢的掀開了一條縫兒,然後從縫里面伸出了一條蓮藕一般的手臂。

    只不過這條手臂比蓮藕縴細多了,透著一種病態的蒼白,完全不像是人類的手臂。

    水缸內一個細如蚊蚋一般的聲音傳了出來

    “小紅,是你回來了嗎不是昨天才喂過你嗎怎麼這麼快又餓了”

    這聲音細微而飄渺,仔細听來卻又僵硬而生澀,不太像正常人類能夠發出的聲音。

    此情此景此聲,衛襄忍不住心底發寒

    “該,該不會是有鬼吧”

    “別怕,有我在。”

    尉遲嘉當機立斷將衛襄護進了懷里,手心里的金光直直朝著水缸打了過去,水缸上的蓋子直接被打飛,露出了水缸里的東西

    “鮫人”

    衛襄看清楚的那一刻,忍不住驚呼出聲。

    賀蘭辰也滿臉的不可思議

    “這里怎麼會有鮫人,鮫人不是應該在南海嗎”

    南海這麼巧合的嗎

    衛襄沉默片刻,伸手將水缸里身形瘦弱嬌小的鮫人拉了出來,放在了旁邊的荒草地上。

    驟然間被人發現,鮫人也是驚慌失措,長長的魚尾拖在草地上,雙臂緊緊的捂著自己的臉,往角落里拼命蜷縮過去

    “不要,不要別過來”

    這讓準備上前查看的衛襄愣住了

    這個鮫人,是被人類抓來的嗎

    衛襄並非沒有見過南海鮫人,且不說鮫人之王魚滄海活得多麼熱情奔放,就說蒔溪,雖然溫柔恭順,但看見他們也不是這副驚弓之鳥一般的樣子。

    眼前的鮫人看到他們就怕成這樣,很顯然這個鮫人曾經在人類手里受過罪。

    或許是一位身為南海的神靈,衛襄在這一瞬間對眼前惶恐的鮫人生出了深深的憐憫。

    她掙開尉遲嘉的手臂,走到了正在掙扎的鮫人面前,半蹲了下來

    “不要害怕,我會送你回去南海。”

    “南,南海”

    渾身濕噠噠的鮫人停止了掙扎,抬頭看著衛襄,濕漉漉的頭發也分成兩邊,露出了一張屬于女孩子的臉。

    “海神娘娘,海神娘娘護佑”

    如同衛襄第一眼就對她心生出憐憫一般,可憐的鮫人也在看清楚衛襄的第一眼,看到了希望。

    她撲了過來,濕漉漉的手臂緊緊地抱住了衛襄的腿,大顆大顆的眼淚從蒼白的臉上滾落,滴在草地上。

    衛襄回頭望著他們來時的方向,目露狠厲

    “永和郡主,很好,很好”

    一刻鐘以後,和賀蘭恪打得你死我活的永和郡主被衛襄扔到了鮫人的身旁

    “說吧,到底怎麼回事”

    永和郡主先是吃了一驚,很快又鎮定下來,青青紫紫的臉上滿是傲慢

    “你沒有見過南海鮫人吧不然也不能這麼大驚小怪皇上那里就不讓你去告狀了,我會把這只鮫人進獻給皇上的”

    前夫生存攻略

    前夫生存攻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