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前夫生存攻略 > 第五百四十三章 鴻蒙界

第五百四十三章 鴻蒙界

    “嗡。”

    “嗡。”

    “嗡。”

    一連三聲響,如同有強弓利箭從空中掠過。

    但是很遺憾,那並不是什麼強弓利箭,只是三只蚊子而已。

    衛襄抱著胖胖,揣著混元鼎,所在一片草葉子之下,瑟瑟發抖,望著頭頂上飛鳥一般大小的蚊子,腦子還有點兒轉不過圈兒來。

    因為辰光說尉遲嘉去了別的空間,所以衛襄也就沒有再在崇明界耽誤時間,找到一條大河,在高空布好水雲,就讓辰光開啟了空間之門。

    結果大家就被扔到了這個生命力過于旺盛的世界里。

    剛進入到這個世界的時候,衛襄和胖胖還以為她們是走在一片無邊無際的森林里,直到衛襄看到了一棵又一棵高聳入雲的參天大樹。

    而她之所以能確定那是普通的樹,而不是類似于扶桑神木一樣罕見的神樹,是因為她看到了一只兔子。

    沒錯,一只比她見過的老虎還要大的兔子。

    那只雪白的巨大兔子瞪著紅紅的眼楮,漫不經心地看了她一眼,然後張開血盆大口一般的三瓣嘴,“ 嚓”一聲啃掉了衛襄頭頂一片巨大的樹葉不,那只是一片草葉子而已。

    而自己,在那只兔子的眼里,大概就相當于一只不屑一顧的小瓢蟲,但只要它想弄死這只小瓢蟲,也就是抬抬爪子的事情。

    醒過神來的衛襄拔足狂奔,好不容易才兔口逃生,找了個僻靜地方躲起來。

    可惜在這個世界里,哪里又真的會有什麼僻靜的地方?

    草叢里嗡嗡作響,飛來飛去的蒼蠅蚊子包括蜜蜂,從前都是衛襄看都懶得看一眼的生物,但是此時,卻成了致命的威脅。

    至于那些飛舞在花間的蝴蝶,更是個個失去了翩翩起舞的柔美,面目空前猙獰。

    在自己的世界里橫行霸道的衛襄此時完全成了慫包一個,竭盡全力在自己身周布下了一個小小的結界,就躲在草叢間大氣兒都不敢喘。

    好不容易等頭頂被驚起來的蚊子蒼蠅蜜蜂蝴蝶什麼的飛走得差不多了,衛襄這才壯著膽兒把辰光從混元鼎中給揪了出來︰

    “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蚊子都個個大得要吃人一樣!”

    辰光在崇明界實在是憋屈,連太陽光都沒敢見過,此時被衛襄揪出了混元鼎,覺得前所未有的舒適愜意,先是漂浮在草叢間懶洋洋地伸了個懶腰,才閉上眼楮四處感應了一下,對著衛襄,睜大了一雙無辜的眼楮︰

    “這里是鴻蒙界啊,這可是最接近上古時代的世界呢,蚊子大一些有什麼稀奇?世間萬物都比混沌界的大呢。”

    世間萬物都比混沌界大?

    不,這不是重點。

    衛襄深吸一口氣,在心底勸自己不要生氣,一定要冷靜。

    她看著辰光,提出了自己的質疑︰

    “你不是從前的記憶都沒有了嗎,又怎麼能知道這是最接近上古時代的世界?”

    “是的,我的確是沒有了從前的記憶,但是我有直覺啊,直覺告訴我,這個世界是什麼樣子的。”

    “那你有沒有直覺一下,尉遲嘉在不在這個世界呢?”

    “這個嘛……”

    辰光閉上眼楮再次感應了一番,點點頭︰

    “他應該在這個世界沒錯了。”

    “可我怎麼,沒有一點點感應?”

    衛襄摸了摸心口,心口比她在八爪怪的識海中看到尉遲嘉的身影之時還要平靜。

    如果尉遲嘉真的在離她不遠的地方,她不該察覺不到才是啊。

    除非,除非尉遲嘉真的是離她很遠很遠,遠到隔著一個世界的距離。

    辰光睜開眼楮,看著衛襄的眼神中帶著一絲憐憫,解釋道︰

    “我也感應不到他,但是我看得很清楚,他消失的那道空間之門,的確是通往這里的。你現在感應不到他的存在,一來呢,可能是因為這個世界太大,二來呢,也有可能是有人用手段遮蔽了他所有的氣息,所以……所以你要做好在這個世界里根本找不到他的可能。”

    “根本找不到他的可能?不,這不可能。”

    衛襄斷然否認,拒絕這種可能性。

    “那,那你就慢慢找找看吧。”

    辰光只好無奈地晃了晃自己半透明狀的身體,表示無能為力。

    于是在接下來的十幾天里,衛襄很是領略了一番這個世界的廣闊。

    鴻蒙界生機格外旺盛,靈力也分外充沛,衛襄不但可以御劍,還可以御空。

    但是她在空中飛了一天,也不過是從這個山頭飛到肉眼可見的另一個山頭而已,這十幾天飛下來,她也沒覺得自己挪了多遠。

    照著這樣的速度,就算再給她一百年的時間,恐怕她也無法游遍這個世界,更別說找到尉遲嘉了。

    衛襄氣餒之下,又將辰光給揪了出來︰

    “你說,有沒有辦法把我們都變得大一點兒?”

    “這個,我覺得不太可能。”辰光很認真地分析了一下︰“這些天你也看見了,那些龐然大物都是這個世界原本就有的生物,咱們吸收了這麼多的靈力,也沒有一點兒改變啊。”

    “誰說沒有改變,我就變了啊?”

    混元鼎里傳出八爪怪的聲音,它伸出幾只巨大的爪子在鼎中晃悠︰

    “你們看,我是不是長大了一些?”

    “你?”

    八爪怪不出聲的時候,衛襄幾乎都想不起來還有個它,這會兒听它這麼說,衛襄把它抓出來,仔細地瞧了又瞧,覺得這家伙似乎是真的長了那麼一點點。

    衛襄想了想,決定用這家伙試試看。

    “現在,我以海神的名義命令你,給我變成人形。”

    衛襄毅然對著八爪怪下令。

    “啊?化成人形?”八爪怪有點兒茫然。

    自從被人攆到了崇明界以後,它差點兒連自己的修為都沒保住,更不要說化成人形了,它都要忘記自己變成人形是什麼模樣了。

    但是眼前這藍衣女子這聲古怪的命令一出口,八爪怪就覺得自己的身體就不由自己做主了,它的爪子開始慢慢往回收縮,它的身體也慢慢地拱起,皮膚也在急劇變化。

    不多時,出現在衛襄和辰光面前的,就是一個身高丈許的……彪形大漢。

    “你,你的人形,居然,居然長這個樣子……”

    辰光難以想象原本在混元鼎中的那只小八爪魚的人形居然會是這個德行。

    衛襄就淡定多了,她上下掃了一眼眼前的彪形大漢,點點頭︰

    “沒錯,的確比我們大多了。”

    剛進入到這個世界的時候,衛襄和胖胖還以為她們是走在一片無邊無際的森林里,直到衛襄看到了一棵又一棵高聳入雲的參天大樹。

    而她之所以能確定那是普通的樹,而不是類似于扶桑神木一樣罕見的神樹,是因為她看到了一只兔子。

    沒錯,一只比她見過的老虎還要大的兔子。

    那只雪白的巨大兔子瞪著紅紅的眼楮,漫不經心地看了她一眼,然後張開血盆大口一般的三瓣嘴,“ 嚓”一聲啃掉了衛襄頭頂一片巨大的樹葉不,那只是一片草葉子而已。

    而自己,在那只兔子的眼里,大概就相當于一只不屑一顧的小瓢蟲,但只要它想弄死這只小瓢蟲,也就是抬抬爪子的事情。

    醒過神來的衛襄拔足狂奔,好不容易才兔口逃生,找了個僻靜地方躲起來。

    可惜在這個世界里,哪里又真的會有什麼僻靜的地方?

    草叢里嗡嗡作響,飛來飛去的蒼蠅蚊子包括蜜蜂,從前都是衛襄看都懶得看一眼的生物,但是此時,卻成了致命的威脅。

    至于那些飛舞在花間的蝴蝶,更是個個失去了翩翩起舞的柔美,面目空前猙獰。

    在自己的世界里橫行霸道的衛襄此時完全成了慫包一個,竭盡全力在自己身周布下了一個小小的結界,就躲在草叢間大氣兒都不敢喘。

    好不容易等頭頂被驚起來的蚊子蒼蠅蜜蜂蝴蝶什麼的飛走得差不多了,衛襄這才壯著膽兒把辰光從混元鼎中給揪了出來︰

    “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蚊子都個個大得要吃人一樣!”

    辰光在崇明界實在是憋屈,連太陽光都沒敢見過,此時被衛襄揪出了混元鼎,覺得前所未有的舒適愜意,先是漂浮在草叢間懶洋洋地伸了個懶腰,才閉上眼楮四處感應了一下,對著衛襄,睜大了一雙無辜的眼楮︰

    “這里是鴻蒙界啊,這可是最接近上古時代的世界呢,蚊子大一些有什麼稀奇?世間萬物都比混沌界的大呢。”

    世間萬物都比混沌界大?

    不,這不是重點。

    衛襄深吸一口氣,在心底勸自己不要生氣,一定要冷靜。

    她看著辰光,提出了自己的質疑︰

    “你不是從前的記憶都沒有了嗎,又怎麼能知道這是最接近上古時代的世界?”

    “是的,我的確是沒有了從前的記憶,但是我有直覺啊,直覺告訴我,這個世界是什麼樣子的。”

    “那你有沒有直覺一下,尉遲嘉在不在這個世界呢?”

    “這個嘛……”

    辰光閉上眼楮再次感應了一番,點點頭︰

    “他應該在這個世界沒錯了。”

    “可我怎麼,沒有一點點感應?”

    衛襄摸了摸心口,心口比她在八爪怪的識海中看到尉遲嘉的身影之時還要平靜。

    如果尉遲嘉真的在離她不遠的地方,她不該察覺不到才是啊。

    除非,除非尉遲嘉真的是離她很遠很遠,遠到隔著一個世界的距離。

    辰光睜開眼楮,看著衛襄的眼神中帶著一絲憐憫,解釋道︰

    “我也感應不到他,但是我看得很清楚,他消失的那道空間之門,的確是通往這里的。你現在感應不到他的存在,一來呢,可能是因為這個世界太大,二來呢,也有可能是有人用手段遮蔽了他所有的氣息,所以……所以你要做好在這個世界里根本找不到他的可能。”

    “根本找不到他的可能?不,這不可能。”

    衛襄斷然否認,拒絕這種可能性。

    “那,那你就慢慢找找看吧。”

    辰光只好無奈地晃了晃自己半透明狀的身體,表示無能為力。

    于是在接下來的十幾天里,衛襄很是領略了一番這個世界的廣闊。

    鴻蒙界生機格外旺盛,靈力也分外充沛,衛襄不但可以御劍,還可以御空。

    但是她在空中飛了一天,也不過是從這個山頭飛到肉眼可見的另一個山頭而已,這十幾天飛下來,她也沒覺得自己挪了多遠。

    照著這樣的速度,就算再給她一百年的時間,恐怕她也無法游遍這個世界,更別說找到尉遲嘉了。

    衛襄氣餒之下,又將辰光給揪了出來︰

    “你說,有沒有辦法把我們都變得大一點兒?”

    “這個,我覺得不太可能。”辰光很認真地分析了一下︰“這些天你也看見了,那些龐然大物都是這個世界原本就有的生物,咱們吸收了這麼多的靈力,也沒有一點兒改變啊。”

    “誰說沒有改變,我就變了啊?”

    混元鼎里傳出八爪怪的聲音,它伸出幾只巨大的爪子在鼎中晃悠︰

    “你們看,我是不是長大了一些?”

    “你?”

    八爪怪不出聲的時候,衛襄幾乎都想不起來還有個它,這會兒听它這麼說,衛襄把它抓出來,仔細地瞧了又瞧,覺得這家伙似乎是真的長了那麼一點點。

    衛襄想了想,決定用這家伙試試看。

    “現在,我以海神的名義命令你,給我變成人形。”

    衛襄毅然對著八爪怪下令。

    “啊?化成人形?”八爪怪有點兒茫然。

    自從被人攆到了崇明界以後,它差點兒連自己的修為都沒保住,更不要說化成人形了,它都要忘記自己變成人形是什麼模樣了。

    但是眼前這藍衣女子這聲古怪的命令一出口,八爪怪就覺得自己的身體就不由自己做主了,它的爪子開始慢慢往回收縮,它的身體也慢慢地拱起,皮膚也在急劇變化。

    不多時,出現在衛襄和辰光面前的,就是一個身高丈許的……彪形大漢。

    “你,你的人形,居然,居然長這個樣子……”

    辰光難以想象原本在混元鼎中的那只小八爪魚的人形居然會是這個德行。

    衛襄就淡定多了,她上下掃了一眼眼前的彪形大漢,點點頭︰

    “沒錯,的確比我們大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