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前夫生存攻略 > 第五百四十六章 女人的戰爭

第五百四十六章 女人的戰爭

    衛襄看著自己面前那顆跟自己腦袋差不多大小的紅褐色果子,雖然不知道這到底是個啥玩意兒,但還是本能地咽了咽口水。

    “這什麼呀?”衛襄爬起來打量了一番,還是沒看出來這是個什麼東西?

    “哦,我忘了,這里的梅子太大了。”

    胖胖連忙跑遠些,以便于衛襄觀察︰

    “這是一顆酸梅子,我就怕小姐姐你吃不了,我只買了十幾顆,你要不要嘗嘗?”

    “酸梅子?好好的給我買什麼酸梅子,我不喜歡吃這玩意兒。”

    衛襄覺得胖胖簡直是莫名其妙。

    胖胖的一片好心被小姐姐如此拒絕,倒也沒生氣,用一種非常憐憫的眼神看著衛襄︰

    “小姐姐,你,該不會是還不知道你自己要當娘了吧?”

    衛襄雖然覺得自己應該不喜歡吃酸梅子這玩意,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這酸梅子的清香還是直勾勾地往她鼻子里躥,她正抱了一顆在懷里,考慮著要不要啃上一口,也算是對胖胖一片好心的一個安慰。

    猛然間听胖胖這麼一說,那顆酸梅子直接從她手里掉了下去,砸到了自己的腳︰

    “當,當娘?!”

    接下來足足一刻鐘,衛襄啥也沒干,光在這張大床上蹦了。

    蹦兩下,再摸摸自己一點兒起伏都看不出來的小肚子,始終都是一臉的不可思議和苦惱。

    “我,我沒想著要這麼早給人當娘啊,我自己還是個孩子呢……”

    衛襄對著自己的肚子愁眉苦臉。

    身為修仙者,以她如今的修為,長生不老且不說,至少也能活他個三五百年吧?

    這才過去了二十年,以後就要被個小包子綁住了,那還了得?

    畢竟給人當娘這件事情,可不是光動動嘴皮子就行的。

    胖胖和八爪怪還有辰光,萬萬沒想到衛襄知道她自己身懷有孕以後會是這麼個反應

    一般的已婚女子知道自己要當娘了,不都該是興奮激動的一顆拳拳慈母之心嗎?

    哪有人這樣的呀?

    現在听衛襄這麼說,胖胖想了想,琢磨出點兒意思來︰

    “小姐姐,你是不是害怕你自己當不好一個母親,照顧不好孩子?我跟你說,你根本不用擔心,有我們這麼多人在,怎麼著也能把小寶寶給照顧好!”

    “唉,你們想的太簡單了,孩子生出來,不是說只照顧好,讓他吃喝不愁就完了,事情多著呢!”

    衛襄覺得胖胖根本就不懂自己的心情,遂舉例說明︰

    “你就看我姐衛錦,身為皇後,伺候的人夠多了吧?那養兩個小皇子,還天天把她累得夠嗆,你說我這好端端的,為什麼要把我的大好年華全都浪費在生孩子,養孩子上?”

    “養孩子怎麼能是浪費呢?你知不知道在我們的族群中,要是有一個孩子,大家爭搶的時候,都是要打起來的!”

    “喲,你們龍貓還會為了搶孩子打架呀?我還以為你們只會為了搶吃的打架呢。”

    衛襄也是第一次听到胖胖這樣說,懊惱的心思淡了幾分,不由得好奇道。

    胖胖連忙縮成正常大小,坐在了衛襄身邊勸道︰

    “你得知道,一個新生命的到來,是上天跟我們的造化,要是不好好接著,可真的會有斷子絕孫的危險!”

    “呸呸呸,你在一個孕婦面前說什麼斷子絕孫啊,你趕緊閉嘴!”

    辰光在旁邊一听胖胖這麼口無遮攔,就連忙攔著。

    胖胖覺得很委屈︰

    “我怎麼就不能說了?有了孩子,卻一點兒都不開心,明明就是小姐姐太過分……”

    衛襄︰……老娘有了孩子,開不開心跟你有啥關系?

    說得好像她不開心這孩子就能不來了似的。

    只不過,她到底有沒有懷孕啊?

    衛襄將胖胖的一張大圓臉掰起來,問它︰

    “你是怎麼知道我懷孕了?我自己都不知道啊。”

    “是辰光說的,他說你最近總是打瞌睡,看起來沒什麼精神的樣子,應該是有孕在身了……”

    “……”衛襄︰“我能打死你們這群胡說八道的混蛋你信不信?”

    但是等到衛襄看到自己識海中那小小的一點金光的時候,她發現,這群混蛋也不算是完全的信口開河。

    她如今身居海神之位,她的識海是蔚藍色的,如同大海一樣。

    原本一眼望過去,是一望無際波濤茫茫的樣子,可現在她進入到自己的識海之中時,卻發現大海上出現了一塊兒金色的光團,像是一顆夜明珠一樣在海上飄飄搖搖,閃閃爍爍。

    但是等她湊近的時候,那塊金色的光團又忽然間沒了蹤影,像是在跟她捉迷藏一樣,出現在了很遠的地方。

    幾番追逐之後,衛襄非但沒能逮得到那個金色的小光團,還把自己給累的夠嗆。

    最後,她叉腰站在自己的識海上方,指著那個在波濤間閃閃爍爍的小金團,怒道︰

    “你給我過來!”

    “娘,娘親……”

    似乎能感知到她生了氣,那小金團這才從海中再次浮現而出,圍繞在她身邊嘰嘰喳喳地叫道。

    衛襄愣了一下,一屁股坐在了海里︰

    “麻蛋,居然,居然真的懷孕了……”

    “娘親這麼說,是不喜歡我嗎?嗚嗚嗚,我好傷心,娘親不喜歡我……”

    小金團對于衛襄的情緒變化似乎感知得極為靈敏,很快就發出微弱的啼哭聲,並且再次消失在了波濤間。

    “哎,你去哪兒?回來,回來!”

    衛襄頓時覺得心慌慌,連忙站起來朝著海里喊道,但是識海中哪里還有小金團的影子?

    “你回來,我沒說不喜歡你啊!回來!”

    衛襄徹底急了,沖著自己的識海大聲喊道。

    “小姐姐,醒醒,醒醒,你是不是做噩夢了?”

    胖胖發現再次睡過去的衛襄忽然間開始亂喊亂叫,滿臉著急,急忙上前將她叫醒。

    衛襄睜開眼楮,這才發現自己似乎是做了一個夢。

    可是……那片海域的確是自己的識海,那個小金團,在自己的夢里,也是真實存在的。

    衛襄愣愣地坐在巨大的被褥間出了會兒神,緩緩地將手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好一會兒,她才喃喃道︰

    “算了,你來都來了,答應娘親,好好待著,行嗎?”

    空曠高大的屋子里並沒有任何的回音,胖胖和辰光對視一眼,瞬間安下心來。

    看來小姐姐是接受了自己要當娘的事實了,這就好,畢竟生育繁衍,人類本能嘛。

    而且小姐姐這會兒心情平靜了,他們似乎也能跟她說另一件事了。

    “小姐姐啊,剛才趁著你睡覺的時候,我出去晃了一圈兒,打听到了一些事情,你要不要听?”

    “有什麼話你就說吧。”

    一連睡了兩覺,衛襄這會兒神清氣爽,豎起耳朵準備听胖胖說話。

    胖胖就將自己的所見所聞說了出來︰

    “小姐姐,我瞧這這個帝都和你們大周長安城的格局差不多,就讓八爪怪去問了問,據說這里的格局和他們所用的文字之類的,都是在千年以前,他們的太祖皇帝定下來的。”

    “太祖皇帝?”

    衛襄稍稍一想就明白了胖胖的用意︰

    “你是不是想說,他們的太祖皇帝很可能來自我們的混沌界?”

    “小姐姐你可真聰明!”胖胖爪子一拍,表示對衛襄的贊賞,點點頭說道,“沒錯,我也是這麼想的,而且我們還打听到了一些別的事情。”

    “還有什麼事情?”

    “據說他們的太祖皇帝是一個俊美非凡的男子,不老不死,只是最後被人封印了,傳說中,只有他最心愛的妻子,才能解除他的封印,所以千百年來他一直就在等著命中注定的那個人來。”

    “然後呢?”

    “然後我們嚴重懷疑,這個太祖皇帝就是姐夫。”

    “可是不對呀,你姐夫才消失了多長時間啊,照你說,他們這太祖皇帝距離現在最起碼也有上千年了。不對不對,時間對不上。”

    衛襄很快就否決了胖胖的猜想。

    但是旁邊的辰光卻臉色古怪的開了口︰

    “那什麼,衛仙子,其實也不是,沒有這種可能……”

    “什麼意思?說明白!”衛襄轉過頭盯著辰光,心里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果然,辰光期期艾艾的開口了︰

    “衛仙子,想必你也知道,三千世界中大部分的世界都是不一樣的,而這種不一樣,不一定只體現在空間上,也有可能體現在時間上……”

    “所以呢?”

    “所有才有那句話,叫做‘天上一日地上一年’嘛,也可能在我們的時間線里,他只是消失了一段時間,但是在這個世界里,他已經過了上千年。”

    “居然,居然真的有這種事情?”

    衛襄被深深的震驚了。

    說實在的,身為一個修仙者,衛襄能夠相信這世界上大部分光怪陸離的古怪之事,但她很難接受這種時間上的差異

    如果真的是這樣,這意味她和尉遲嘉之間將會錯過千年的時光。

    “我,你們帶我去看看吧。”

    在心中忐忑一時之後,衛襄終于還是鼓起了勇氣來面對現實,不管是什麼樣的現實,只要有一絲絲線索,她就不能放過。

    而在知道這座城池曾經名字的一瞬間,衛襄更是像被雷劈了一樣愣在了原地

    念襄,念襄,這座城池的名字,居然叫念襄!!!

    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在這個世界的千年時光,他到底是如何度過的?

    一瞬間,衛襄坐在胖胖的爪手心里,在這座城池人來人往的大街上,嚎啕大哭起來。

    街道上來來往往的人,只听見一陣微弱的哭聲,最終卻沒發現這陣哭聲到底是從哪兒來的。

    胖胖和八爪怪也沒有阻止衛襄,胖胖小心翼翼的將自己的爪子合攏了一些,找了一個僻靜的地方,任由衛襄哭了個痛快。

    等到衛襄好不容易將眼角的淚擦干,情緒平靜下來之後,胖胖才弱弱的開口︰

    “小姐姐,你先不要傷心,姐夫還活著呢,他只不過是被封印了而已。都說他在等待他命定的人來為他解除封印,那他命定的那個人肯定就是小姐姐你呀,現在你來了,姐夫的封印一定能夠解除的,這樣咱們就能一起回到混沌界了,不是很好嗎?”

    “嗯,你說的很有道理。”

    衛襄狠狠的哭過一場,心中一直以來的郁結也消失了大半,她點點頭,指了指遠處廟宇高聳的地方︰

    “走吧,我們朝著那個地方去。”

    “好的,小姐姐真不愧是小姐姐,一下子就能感應到姐夫的位置!”

    胖胖習慣性的拍個馬屁,歡快的點頭答應了衛襄。

    其實它已經打听到了那個傳說中的太祖皇帝所在的地方,但是現在小姐姐能自己猜到,那可真是再好不了。

    一直都在胖胖身後沒怎麼說話的八爪怪看著胖胖將衛襄捧在手心里一蹦三跳地遠去,疑惑道︰

    “這兩個二傻子,就這麼過去了,真的進得去嗎?”

    畢竟封印著他們太祖皇帝的地方可不是一般地方,那可是這座城池乃至于整個帝國的神廟啊。

    辰光朝著八爪怪擺擺手︰

    “這個你放心,不用多考慮,她可不是你想象中那麼簡單的人。”

    “是嗎?那她是什麼人啊?”

    “她啊……”

    辰光考慮了一下,總結道︰

    “她是一個能夠肆意改變別人的命運,但卻很少動用自己的力量,隨意改變別人命運的人。”

    “這……我能說我壓根沒听懂嗎?”八爪怪還是沒明白衛襄到底是個什麼人。

    辰光點點頭︰

    “可以啊,你當然能說你根本就沒听懂。只不過,你得確定再這麼磨蹭下去,你能找得到她。”

    “什麼?!”

    八爪怪被辰光這麼一提醒,才發現原本還走在他們前面的胖胖忽然就沒了蹤影。

    “人,人呢?”大街上,風度翩翩的白衣男子驚慌失措,大喊出聲。

    虛空中,衛襄指了指八爪怪,沖著胖胖搖搖頭︰

    “你看,不是我不想帶著這家伙,是這家伙實在是經不起一點事,這麼點破事就大喊大叫的,要真的進到神廟中,還不得把所有人的守衛都給吸引過來?”

    “這,沒關系的,神廟里的太祖皇帝,其實也不難接近。”胖胖猶猶豫豫地說道。

    衛襄一頭霧水︰

    “你什麼意思?難道他們被封印的太祖皇帝就這麼好靠近的嗎?”

    “何止是好靠近啊,簡直就是,搶手。”

    胖胖朝著衛襄眨了眨眼楮,帶著幾分促狹之意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