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前夫生存攻略 > 第五百四十七章 到底是誰?

第五百四十七章 到底是誰?

    黑袍祭司的眼楮驀然睜大,三步並作兩步朝著大殿門口沖去,怒斥道︰

    “來者何人,居然敢擅闖神殿!”

    “擅闖?有人規定這神廟我不能來嗎?走開,你個老女人!”

    一馬當先闖進來的南川郡主嘴上一點兒沒積德,盛氣凌人地推開了黑袍祭司,抬腳就朝著祭台走去。

    跟進來的胖胖更是屁股一歪,極為配合的把黑袍祭司拱去了一邊︰

    “就是,你這老女人,自己留著哈喇子就不許別人覬覦了嗎?哼!”

    “老女人?!你們說誰是老女人?!”

    黑袍祭司向來受到的都是民眾的愛戴,從來沒有遭遇過這種事情,一個踉蹌站穩之後,憤怒的開口質問。

    “說的就是你啊,沒拿鏡子照照自己嗎?”

    胖胖一點兒沒客氣的回嘴。

    這個老女人真是的,當它瞎啊?它剛才在簾子外面看的很清楚,這老女人對著姐夫一臉痴迷的花痴樣兒,它現在沒當場揍她一頓,已經算是客氣的了!

    已經跑在前面的南川郡主听到胖胖這麼說,回頭看了一眼胖胖,忍不住笑道︰

    “你這小寵物也真有意思,不光會說人話,說出來的話還句句在理,實在是難得!”

    “所以呢?”胖胖莫名覺得這女人不懷好意。

    南川郡主嫣然一笑︰“所以你以後干脆跟著我得了,我什麼都有了,就缺一個小寵物在身邊陪我玩耍呢。”

    “可我是有主人的,你想都別想。”

    胖胖立刻回了南川郡主一個白眼表示不屑。

    這輩子,它胖胖生是小姐姐的貓,死是小姐姐的鬼,絕對不會再認別的主人的!

    南川郡主倒也沒有生氣,笑眯眯的伸手摸了一把胖胖毛茸茸的大腦袋︰

    “真是看不出來,你這小東西不但有勇有謀,還這麼忠心,我倒真羨慕你的主人呢!”

    “我主人的福氣,你是羨慕不來的。”

    胖胖冷冷的回道。

    其實它也覺得眼前的這個女孩子蠻可愛的,但是它一再告誡自己,一定要注意站好隊,畢竟這女人可是來跟小姐姐搶夫君的。

    膽敢搶姐夫的女人,都不是好女人!

    胖胖再次在心里告誡了自己一番,就搶在南川郡主前面朝著祭台奔了過去。

    “你這小貓也真是奇怪呢,跟我搶有意思嗎?你又不是人類,難不成你還能解了太祖皇帝的封印呀?”

    南川郡主看著胖胖這副火急火燎的樣子,聲音清脆地笑道。

    只不過這笑聲也只持續到了一半,笑容就凝固在了南川郡主的臉上

    就在那只圓滾滾的胖貓跳上祭台的一瞬間,祭台上沉睡千年的那個男子,霍然睜開了眼楮!

    “太祖,太祖皇帝!”南川郡主激動得語無倫次,提起裙角就要往祭台上奔。

    “你別過來!”胖胖一看,立刻大聲阻攔,“不是你,是我的小姐姐解開的封印!”

    “小姐姐,你是說跟著你一起往里面混的那個女人?可是小東西你是不是搞錯了,她連進都沒有進來哎!”

    南川郡主仔細回憶了一下,想起了似乎的確有個女人跟在她後面進來的。

    黑袍祭司的眼楮驀然睜大,三步並作兩步朝著大殿門口沖去,怒斥道︰

    “來者何人,居然敢擅闖神殿!”

    “擅闖?有人規定這神廟我不能來嗎?走開,你個老女人!”

    一馬當先闖進來的南川郡主嘴上一點兒沒積德,盛氣凌人地推開了黑袍祭司,抬腳就朝著祭台走去。

    跟進來的胖胖更是屁股一歪,極為配合的把黑袍祭司拱去了一邊︰

    “就是,你這老女人,自己留著哈喇子就不許別人覬覦了嗎?哼!”

    “老女人?!你們說誰是老女人?!”

    黑袍祭司向來受到的都是民眾的愛戴,從來沒有遭遇過這種事情,一個踉蹌站穩之後,憤怒的開口質問。

    “說的就是你啊,沒拿鏡子照照自己嗎?”

    胖胖一點兒沒客氣的回嘴。

    這個老女人真是的,當它瞎啊?它剛才在簾子外面看的很清楚,這老女人對著姐夫一臉痴迷的花痴樣兒,它現在沒當場揍她一頓,已經算是客氣的了!

    已經跑在前面的南川郡主听到胖胖這麼說,回頭看了一眼胖胖,忍不住笑道︰

    “你這小寵物也真有意思,不光會說人話,說出來的話還句句在理,實在是難得!”

    “所以呢?”胖胖莫名覺得這女人不懷好意。

    南川郡主嫣然一笑︰“所以你以後干脆跟著我得了,我什麼都有了,就缺一個小寵物在身邊陪我玩耍呢。”

    “可我是有主人的,你想都別想。”

    胖胖立刻回了南川郡主一個白眼表示不屑。

    這輩子,它胖胖生是小姐姐的貓,死是小姐姐的鬼,絕對不會再認別的主人的!

    南川郡主倒也沒有生氣,笑眯眯的伸手摸了一把胖胖毛茸茸的大腦袋︰

    “真是看不出來,你這小東西不但有勇有謀,還這麼忠心,我倒真羨慕你的主人呢!”

    “我主人的福氣,你是羨慕不來的。”

    胖胖冷冷的回道。

    其實它也覺得眼前的這個女孩子蠻可愛的,但是它一再告誡自己,一定要注意站好隊,畢竟這女人可是來跟小姐姐搶夫君的。

    膽敢搶姐夫的女人,都不是好女人!

    胖胖再次在心里告誡了自己一番,就搶在南川郡主前面朝著祭台奔了過去。

    “你這小貓也真是奇怪呢,跟我搶有意思嗎?你又不是人類,難不成你還能解了太祖皇帝的封印呀?”

    南川郡主看著胖胖這副火急火燎的樣子,聲音清脆地笑道。

    只不過這笑聲也只持續到了一半,笑容就凝固在了南川郡主的臉上

    就在那只圓滾滾的胖貓跳上祭台的一瞬間,祭台上沉睡千年的那個男子,霍然睜開了眼楮!

    “太祖,太祖皇帝!”南川郡主激動得語無倫次,提起裙角就要往祭台上奔。

    “你別過來!”胖胖一看,立刻大聲阻攔,“不是你,是我的小姐姐解開的封印!”

    “小姐姐,你是說跟著你一起往里面混的那個女人?可是小東西你是不是搞錯了,她連進都沒有進來哎!”

    南川郡主仔細回憶了一下,想起了似乎的確有個女人跟在她後面進來的。黑袍祭司的眼楮驀然睜大,三步並作兩步朝著大殿門口沖去,怒斥道︰

    “來者何人,居然敢擅闖神殿!”

    “擅闖?有人規定這神廟我不能來嗎?走開,你個老女人!”

    一馬當先闖進來的南川郡主嘴上一點兒沒積德,盛氣凌人地推開了黑袍祭司,抬腳就朝著祭台走去。

    跟進來的胖胖更是屁股一歪,極為配合的把黑袍祭司拱去了一邊︰

    “就是,你這老女人,自己留著哈喇子就不許別人覬覦了嗎?哼!”

    “老女人?!你們說誰是老女人?!”

    黑袍祭司向來受到的都是民眾的愛戴,從來沒有遭遇過這種事情,一個踉蹌站穩之後,憤怒的開口質問。

    “說的就是你啊,沒拿鏡子照照自己嗎?”

    胖胖一點兒沒客氣的回嘴。

    這個老女人真是的,當它瞎啊?它剛才在簾子外面看的很清楚,這老女人對著姐夫一臉痴迷的花痴樣兒,它現在沒當場揍她一頓,已經算是客氣的了!

    已經跑在前面的南川郡主听到胖胖這麼說,回頭看了一眼胖胖,忍不住笑道︰

    “你這小寵物也真有意思,不光會說人話,說出來的話還句句在理,實在是難得!”

    “所以呢?”胖胖莫名覺得這女人不懷好意。

    南川郡主嫣然一笑︰“所以你以後干脆跟著我得了,我什麼都有了,就缺一個小寵物在身邊陪我玩耍呢。”

    “可我是有主人的,你想都別想。”

    胖胖立刻回了南川郡主一個白眼表示不屑。

    這輩子,它胖胖生是小姐姐的貓,死是小姐姐的鬼,絕對不會再認別的主人的!

    南川郡主倒也沒有生氣,笑眯眯的伸手摸了一把胖胖毛茸茸的大腦袋︰

    “真是看不出來,你這小東西不但有勇有謀,還這麼忠心,我倒真羨慕你的主人呢!”

    “我主人的福氣,你是羨慕不來的。”

    胖胖冷冷的回道。

    其實它也覺得眼前的這個女孩子蠻可愛的,但是它一再告誡自己,一定要注意站好隊,畢竟這女人可是來跟小姐姐搶夫君的。

    膽敢搶姐夫的女人,都不是好女人!

    胖胖再次在心里告誡了自己一番,就搶在南川郡主前面朝著祭台奔了過去。

    “你這小貓也真是奇怪呢,跟我搶有意思嗎?你又不是人類,難不成你還能解了太祖皇帝的封印呀?”

    南川郡主看著胖胖這副火急火燎的樣子,聲音清脆地笑道。

    只不過這笑聲也只持續到了一半,笑容就凝固在了南川郡主的臉上

    就在那只圓滾滾的胖貓跳上祭台的一瞬間,祭台上沉睡千年的那個男子,霍然睜開了眼楮!

    “太祖,太祖皇帝!”南川郡主激動得語無倫次,提起裙角就要往祭台上奔。

    “你別過來!”胖胖一看,立刻大聲阻攔,“不是你,是我的小姐姐解開的封印!”

    “小姐姐,你是說跟著你一起往里面混的那個女人?可是小東西你是不是搞錯了,她連進都沒有進來哎!”

    南川郡主仔細回憶了一下,想起了似乎的確有個女人跟在她後面進來的。黑袍祭司的眼楮驀然睜大,三步並作兩步朝著大殿門口沖去,怒斥道︰

    “來者何人,居然敢擅闖神殿!”

    “擅闖?有人規定這神廟我不能來嗎?走開,你個老女人!”

    一馬當先闖進來的南川郡主嘴上一點兒沒積德,盛氣凌人地推開了黑袍祭司,抬腳就朝著祭台走去。

    跟進來的胖胖更是屁股一歪,極為配合的把黑袍祭司拱去了一邊︰

    “就是,你這老女人,自己留著哈喇子就不許別人覬覦了嗎?哼!”

    “老女人?!你們說誰是老女人?!”

    黑袍祭司向來受到的都是民眾的愛戴,從來沒有遭遇過這種事情,一個踉蹌站穩之後,憤怒的開口質問。

    “說的就是你啊,沒拿鏡子照照自己嗎?”

    胖胖一點兒沒客氣的回嘴。

    這個老女人真是的,當它瞎啊?它剛才在簾子外面看的很清楚,這老女人對著姐夫一臉痴迷的花痴樣兒,它現在沒當場揍她一頓,已經算是客氣的了!

    已經跑在前面的南川郡主听到胖胖這麼說,回頭看了一眼胖胖,忍不住笑道︰

    “你這小寵物也真有意思,不光會說人話,說出來的話還句句在理,實在是難得!”

    “所以呢?”胖胖莫名覺得這女人不懷好意。

    南川郡主嫣然一笑︰“所以你以後干脆跟著我得了,我什麼都有了,就缺一個小寵物在身邊陪我玩耍呢。”

    “可我是有主人的,你想都別想。”

    胖胖立刻回了南川郡主一個白眼表示不屑。

    這輩子,它胖胖生是小姐姐的貓,死是小姐姐的鬼,絕對不會再認別的主人的!

    南川郡主倒也沒有生氣,笑眯眯的伸手摸了一把胖胖毛茸茸的大腦袋︰

    “真是看不出來,你這小東西不但有勇有謀,還這麼忠心,我倒真羨慕你的主人呢!”

    “我主人的福氣,你是羨慕不來的。”

    胖胖冷冷的回道。

    其實它也覺得眼前的這個女孩子蠻可愛的,但是它一再告誡自己,一定要注意站好隊,畢竟這女人可是來跟小姐姐搶夫君的。

    膽敢搶姐夫的女人,都不是好女人!

    胖胖再次在心里告誡了自己一番,就搶在南川郡主前面朝著祭台奔了過去。

    “你這小貓也真是奇怪呢,跟我搶有意思嗎?你又不是人類,難不成你還能解了太祖皇帝的封印呀?”

    南川郡主看著胖胖這副火急火燎的樣子,聲音清脆地笑道。

    只不過這笑聲也只持續到了一半,笑容就凝固在了南川郡主的臉上

    就在那只圓滾滾的胖貓跳上祭台的一瞬間,祭台上沉睡千年的那個男子,霍然睜開了眼楮!

    “太祖,太祖皇帝!”南川郡主激動得語無倫次,提起裙角就要往祭台上奔。

    “你別過來!”胖胖一看,立刻大聲阻攔,“不是你,是我的小姐姐解開的封印!”

    “小姐姐,你是說跟著你一起往里面混的那個女人?可是小東西你是不是搞錯了,她連進都沒有進來哎!”

    南川郡主仔細回憶了一下,想起了似乎的確有個女人跟在她後面進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