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農女殊色 > 第一千零一十章 糊涂

第一千零一十章 糊涂





    第一千零一十章 糊涂

    吩咐完一應事務後,香枝兒也沒了力氣,軟軟的躺倒下去,只靜待消息。

    這一夜注定是殺戮的一夜,國公府內慘叫、哀嚎、刀兵之聲響了大半宿,鄰近的一些人家,听到這般動靜,卻是誰也不敢出來看一眼,只緊閉著門戶,深怕這些人闖進家里來,也是惴惴不安了大半宿。

    事情大半都按照香枝兒所設想的發展,朝南、朝北帶著迷藥,還有毒粉,見機的撒向那些殺進府來的御林軍,但凡中招之人,都沒法逃過一劫,而那些少許沒能中招的,卻是在府中的護衛合力之下,一舉殺滅。

    原本以人數壓倒性的滅殺,在這些藥粉的干擾下,未能成功不說,反倒是被反殺了去,一千多御林軍,多數被藥數放倒,丟了性命,而國公府經過大半宿的動亂之後,很快便穩住了形勢。

    府中護衛幾乎個個都帶傷,折損了大半人手,這些人雖然都是精兵強將,單打獨斗也是個頂個的高手,但在御林軍大舉攻入之時,也不獨木難支,差點就以為要交代在這里了,不想峰回路轉。

    府中的形勢,很快被燕恆掌控在手,他是府里的大公子,名正言順,即便是府中幾位老爺,也都沒有話說,更別提小秦氏等人,一干女流之輩,也是撐不起這場面來的。

    然而小秦氏卻是早被嚇破了膽,這會兒還在驚嚇之中,哪還顧得上爭權奪利,這些殺進府來的御林軍橫沖直撞,也虧得錦華軒離前遠羅遠的位置,讓她有時候趕緊跑了到老夫人的延禧堂內避亂,而延禧堂也成了府中最為安全的一處。

    這老夫人也有幾分本事,身邊還有幾個會功夫的婆子,零散殺過來的御林軍,盡數被她們給斬殺,後又有護衛帶人來援,倒是沒有被攻破。

    燕恆招集府中幕僚,以及諸位老爺們,略商議了幾句,隨後便安排人分頭行事,派了人去報信之後,隨即他便親自領著一干人等,幾位老爺連同幕僚護衛等人趕去皇宮。

    留下一眾女眷在府中,各自驚懼憂慮不已。

    小秦氏待在老夫人身邊,卻是哪兒都不敢去,半步不離老夫人。

    老夫人倒更沉得住氣,打發丫頭婆子匯報府中情形。

    “各院損失不小,丫頭婆子,還有沒功夫防身的小廝,死傷頗多,各院的主子們也陸續報了平安,並無傷亡。”

    御林軍殺進門來,也是一片零亂,並不知誰是誰的,只見人就砍,各院主子們又哪會往刀口上撞,自是各自尋地兒躲藏起來,要不麼就是讓人在院門口防守著,讓人攻打不進來,再加上府中護衛也不是吃素的,這些人一時半會倒也還沒能得逞。

    小秦氏怔怔出神,听到婆子稟報這些,隨即便開口問道︰“流雲居呢,不是說難產嗎,人死了沒有?”一雙眼期翼的望向那管事婆子。

    那婆子看了她一眼,自然明白她的意思,隨即垂下頭來︰“流雲居二少奶奶,平安生下小公子,母子均安。”那婆子說著,隨即沖老夫人福身道︰“老奴還沒恭喜老夫人呢,添了曾孫,四世同堂。”

    老夫人點了點頭,對于這個曾孫她也沒什麼期盼的,不過如今府內動亂一場,倒底有些喪氣,能添一樁喜事,倒也罷了,隨即點了點頭︰“這樣的情形下,都還能母子均安,可見也是個有福氣的。”

    “什麼福氣,我看就是個災星,這一降生,便為咱們國公府帶來一場禍事,死了多少人,可不就是晦氣嘛。”小秦氏撇著嘴道,先前那些驚懼憂慮,在遇上香枝兒母子平安這事時,便消散得無影蹤了。

    老夫人卻是轉頭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道︰“御林軍殺進府來,你還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呢?”竟還有心思計較這些芝麻大點的恩怨。

    “意味著……什麼?”小秦氏茫然問道。

    老夫人卻是扯了下嘴角︰“意味著咱們這太平日子到頭了,皇上對咱們國公府動了殺心,只是事兒沒成,端看國公爺在宮中如何,但凡有個三長兩短,咱們國公府上下一大家子,呵呵!”

    “國公爺天人之資,怎麼會有事?”小秦氏是絕不會相信護國公會出什麼事的,在她眼中,護國公無所不能。

    “哼,即便再是天人之資,那又如何,不過是**凡胎,以一人之力,能敵擋多少人殺伐,你竟是半點不關心國公爺安危,也罷,那你就不想想慎哥兒嗎,他還在宮中……”

    她這話還沒說完,小秦氏頓時瘋了一般的喊叫起來︰“慎哥兒,慎哥兒,可不能有事,這可怎麼辦啊,老夫人你趕緊想想辦法,我怎麼倒忘了,慎哥兒竟還在宮中呢,這孩子怎麼這麼讓人操心的……”

    燕慎一向不在府中,而先前那場動亂,也沒有燕慎參與其中,一時小秦氏倒也沒想到這上頭來,只是如今讓老夫人一提醒,她才驚醒過來,她兒子還深陷宮中,宮里全是皇帝的御林軍,燕慎有天大的本事,都插翅難飛啊!這才開始驚慌起來。

    老夫人斜了她一眼,完全不想理她,想保命的時候倒是知機得很,別的什麼全是棒槌。

    小秦氏卻了不在乎她的態度,只一個勁的猛撲過來︰“老夫人,你快想想法子,慎哥兒可怎麼辦啊,皇上都派人殺上門來了,慎哥兒在宮中指不定如何呢,老夫人那可是你最親的親孫子啊!”

    “我何嘗不擔心,國公爺還是我親兒子呢,你倒好心里眼里只掛念著慎哥兒,國公爺竟是全然不顧了,往日里倒好,國公爺在府中你就像貓兒見腥似的,總想著撲上去,這會兒卻是問都不過問一句了。”老夫人著惱道。

    兒子擔心,孫子自然也擔心,不過現在闔府都出動了,能不能救回來端看這一舉,旁的她也無法可想。

    小秦氏卻是不服氣的辯駁道︰“國公爺那樣的人,身經百戰,又哪里可能會出差錯,慎哥兒才多大點,又沒經什麼事,一個不慎便是萬劫不復,老夫人啊!”說到此處,她不由放聲大哭起來。

    小兒子不爭氣,她所指望的只有這一個兒子,如今卻身陷險境,這讓她如何不著急心慌。

    “你這個蠢貨,心里眼里就只剩下一個兒子了,也不看看咱們國公府現在是什麼狀況,一個不慎,咱們抄家滅族只在頃刻,你卻還只在這里嚎喪,我還沒死呢,你可有什麼好哭的。”老夫人氣急喝罵道。

    比起小秦氏來,她憂心的更多,這人不但不省事,反倒還給她添亂,她這會兒也只覺頭疼得緊,府里一番動亂,宮中還不知是何情形,若是此番無法扭轉,他們這一大家子人,全都將沒有好下場。

    這樣的情形,她全然沒看明白,卻還在這里勾心斗角,扯什麼災星之說,稍提一句慎哥兒,便又在這里嚎哭起來,從來沒有這一刻覺得小秦氏這麼愚不可及的。

    被老夫人這麼一說,小秦氏的聲音嘎然而止,好半響才弄明白老夫人話中的意思︰“抄家滅族,當真這麼嚴重,府上也沒犯什麼事啊!”除了他們母子與楊貴妃過往甚密了些外,當真沒什麼旁的心思啊!

    “哼,當真不當真,你難道還沒鬧明白嗎,殺上府里來的可是御林軍,沒有皇帝的命領御林軍會殺進府來,你倒底明不明白?”老夫人厲聲質問道。

    小秦氏這才看清了眼前的現實,但與之同時,整個人的精氣神也沒了似的,歪倒在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