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神秘芯片 > 第二章 神秘方塊

第二章 神秘方塊

    王不燃睜開眼楮的一剎那,只見快接近十米深的湖底,居然有一絲明亮的幽藍色閃光!

    要知道,這可是城中湖,湖水的污濁程度可想而知,同時還是在月明星稀的深夜,湖中的可見度用伸手不見五指來形容,只會有過之而無不及。

    雙目直視它時,雖然所看見的光芒不過指尖大小,但是心中卻有一種莫名感慨,仿佛那是沉入湖底的一輪明月。

    即使知道自己肺里的氧氣所剩不多,也還是會為那種祥和與偉大駐足停留,人類心中狹隘的空間,在這耀眼的光芒面前迅速放大,大到能包容世間萬物,而不去爭一手足。

    仿佛一切的傷痕在這束幽光面前,都能被治愈,哪里還有疼痛,此刻,只不過是靜靜地感受世間的每一粒分子,原來世界如此美好。

    王不燃敢發誓,自從出生到現在,活過的千萬個歲月里,從來沒有過這番奇妙的感受,這一定不是什麼尋常的東西。

    他的心里此刻出現了一個選擇題。

    選項一,游到湖底探查個究竟,但是肺里的氧氣很有可能支撐不了自己返回的路程。

    選項二,放棄冒險,穩扎穩打地浮上水面,但是再次潛入之時,可能與機遇失之交臂。

    “唔……高中時候,吳老師說過,沒有把握的事情別做……”想到這兒,王不燃就奮力往湖底方向游去。

    要是此刻不在水里,一定能听清楚他還補充了說︰“要是听了你的話,沒有把握的壓軸題沒去嘗試,我現在還指不定在哪個破學校里呆著呢。”

    與光芒的距離,越來越近!

    終于,王不燃53的視力沒辜負他往日里的保養,他看清楚了那發光體的廬山真面目,但好像與想象中所設想的情形有所偏差。

    這個物體僅有指甲蓋大小,從曝露在淤泥之外的一部分來看,不難判斷它是一個藍色小方塊,同時物體的表面上,還有一些大小不一、排列規整的凸起。

    如果硬要讓他對這個東西下一個定義,那麼基于這些年所積累的知識水平,王不燃肯定會把這個方塊定義成——“芯片”。

    但讓王不燃感到奇怪的是,為什麼自己能看清楚它的模樣,按理來說,這個距離的光芒,不是應該讓自己連眼楮都睜不開嗎?

    意識開始變得模糊,這是氧氣不足的癥狀,他也顧不得多想些什麼,立馬伸手朝著芯片抓了過去。

    就在此時,更是匪夷所思的一幕發生了。

    當他指尖與小方塊觸踫的一瞬,方塊變得異常脆弱,像是沙子堆積而成一般,只要輕輕一染指,就立即化成點點星光,沿著指尖滲入身體。

    這感覺,仿佛千萬只螞蟻在骨髓上踐踏,局部的癢痛,可以很明顯的感受到那些光點移動的位置。

    “怎麼回事!好燙!”

    此時打散的光點,大多已經遷移到了他的心房左右,他能感受到這些光點正在凝聚。

    “不管了,不管了,先游上去再說。”再多猶豫一秒,就真的沒有活下去的可能了。

    雙腿正要發力的一瞬,只見湖底的他,同樣被打散成點點星光,只用了百分之一眨眼的時間,就出現在了距離湖面高約數十米的空中。

    “哇啊啊啊啊啊!水中?空中?”

    高中物理知識告訴過他,這麼高的距離,如果入水姿勢不對,即使摔到湖面上,所受到的沖擊與力量根本不亞于水泥地。

    正要使盡全力微調一下入水姿勢的王不燃,又在空中化為點點星光。

    下一次再見到他時,已經是在學校後山里的小樹林了。

    就這樣,“小方塊”滿足了他的所有“渴求”,短短的幾分鐘之內,已經穿越了數十個場景,最慘的一次,不知是在誰家的豬圈里。

    而最後的一次,是因為他已經被小方塊弄得暈頭轉向,才放棄了掙扎,不過還好,他著落的地方還算比較安全,只是姿勢有些古怪。

    只見王不燃躺在一口長方形狀的大石塊上,四周一片漆黑,但好在今晚的月亮,格外地明亮,借助這些星光,他兩眼是左瞟一下,右瞟一下,發現自己的周圍,還有很多規整排列的長方形大石塊,石塊的前端還有立著的小石塊。

    憑借著還算清醒的頭腦,他判斷出來了,這是一塊公墓,是松山山腳的公墓,畢竟自個的姥爺是葬在這兒,談不上熟悉,至少也不會陌生。

    一知道自己是在墓地,哪還有昏頭轉向可言,精神頓時被激發到了極致,對于周圍的風吹草動,此刻是異常敏感。

    王不燃立馬從墓蓋上退了下來,雙手合十地朝著墓主人鞠躬︰“對不起,對不起,小生無意打擾,請主人們不要見怪。”

    一陣蕭瑟的秋風幽幽地拂過王不燃,頓時他雞皮疙瘩都掉落一地,只覺後背一陣發涼。

    “唔……從來沒在晚上到過這兒,還真是人,得趕緊從這兒出去,姥爺保佑,姥爺保佑。”

    話音剛落,王不燃就迅速邁開步伐朝著出口方向走去,可正趕不巧,邁開腳的第一步,他就踩到一個什麼軟綿綿的東西。

    低頭一看,一只滿是鮮血的手。

    “啊啊啊啊啊啊!”

    王不燃本來膽子就不算大,再加上這一嚇唬,殺豬般的叫聲頓時充斥在了墓園,他就像一頭受了驚的 子,瘋狂地朝著大門邊跑邊喊叫,如果此刻有人幫他計個時,或許都快趕上博爾特的速度了。

    王不燃受到這一驚嚇,哪兒還管得了路,只是朝著記憶中的出口方向奔去,直到撞到了一位身材魁梧的老漢後才停了下來。

    “哎呦喂,小兔崽子,大半夜的不睡覺,在墓園鬧,你怕是失了智。”原來是看守墓園的老漢,在听到墓園里的異動後,立馬就打起手電過來查看,沒想到還撞上了驚不擇路的“ 子”。

    “鬼!鬼!里面有鬼!”王不燃坐在地上,聲音顯得有些顫抖,滿臉蒼白地指著那只血手的方向。

    “停停停,帶我去看看,老子守了十幾年墓,還從來沒見過鬼呢!”老漢用力按住王不燃的雙肩。

    “那兒,就在那兒。”有了老漢的出現,王不燃的恐懼終于被按壓下了幾分。

    他也不抗拒老漢的要求,因為他知道,只有回去面對事情的真相,以後才不會恐懼,如果現在逃走,那麼這會是一輩子的陰影。

    王不燃帶著老漢回到踩到血手的地方,卻發現那里早就空無一物,老漢又把墓園的燈打開找了一遍,結果還是一無所獲。

    此刻的老漢有些生氣︰“臭小子,你耍我呢,哪有什麼血手,反倒是你,大半夜的為什麼在這兒,可給我好好交代一下!”

    王不燃沉默了一會兒,心里有些納悶,明明自己剛才是踩到一只血手的,怎麼現在不見了蹤影,而且周圍一點兒蛛絲馬跡都沒。

    不過,他還是不排除在這種詭異的地方,由于自己精神極度緊張,而出現了幻覺,反正他是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的存在。

    “喂!臭小子,問你話呢!”老漢有些不耐煩,推了王不燃一下。

    “呃…我……我白天給我姥爺上墳,太傷心,哭著哭著就睡著了,然後醒來就是這個時候了。”王不燃目光不敢直視老漢的眼楮,吞吞吐吐地編造了一個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謊言。

    “原來是這樣,不!傻子才會信你這種說法,除非你告訴我你姥爺在哪,叫啥,不然我不信!”老漢撓了撓頭後說道。

    “果然不信……我姥爺叫王青松,諾,就是那邊的九十二號墓,不信你自己去看。”王不燃朝著某個方向微抬下顎,示意老漢他姥爺的位置。

    老漢幾步路就走到九十二號墓前,論起墓園位置的熟悉程度,他自然是這個世界上最清楚的那一位︰“王……青松,還真是,可我還是疑惑為啥你渾身濕漉漉的。”

    “哎呀,不是都說了哭了,哭了!都哭暈過去了,當然衣服上也就是淚水啊,不信你嘗嘗?”王不燃說完就提起衣服的一角,朝著老漢的嘴邊遞過去。

    豬圈上殘留的余香,此刻卻是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滾滾滾,大晚上的快回去睡覺去,真是煩人。”老漢聞到了這股讓人不愉快的味道,也懶得搭理王不燃的解釋,反正墓園也完好無損,就不耐煩地驅趕著這個半夜吵鬧墓園的年輕人。

    王不燃自然也沒找不自在,腳底上像抹了油,趕緊就借著墓園的燈光,走上了回家的小路,要是再不回家,估計家人都快干著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