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神秘芯片 > 第八章 沖突

第八章 沖突

    “不燃,真的對不起,都怪我,害得你卷到里面……”上欣怡稍稍彎下腰,低著頭面對著王不燃十分抱歉地說道。

    在大學里,一般來說大二、大三的課最多,但是也不一定,今天就是上欣怡難有的課余喘息機會,所以,在醫務室包扎治療以後,王不燃就把她送回了女生宿舍樓底下。

    “欣怡,你這是干嘛,我都說了沒事的,這怎麼能怪你,全是他們的錯。”王不燃趕緊上前去托起上欣怡微屈的腰。

    “要不今晚你還是別去了,我們找輔導員吧。”上欣怡滿臉擔心地說。

    “欣怡,有些事情不是輔導員能解決的,你要相信我,我之前可答應你了,不會有事的。”

    “嗯……那,那好吧,但是你要說話算話,不準有事。”

    “男子漢大丈夫,一言九鼎!”王不燃很堅定地說道。

    說完後,只見上欣怡把縴細的小指伸到了王不燃的面前。

    王不燃恍惚有些愣神,不過隨即反應過來,也就趕緊伸出自己的小指頭,與那縴細的小指纏綿在一起,輕輕地勾了勾。

    眾多男同學看到這一幕後,都無比羨慕,要知道,他們以前可從沒見過,能跟上欣怡走得如此親密的男性。

    一前一後的拉扯過後,上欣怡滿臉紅暈地就轉過身往樓里跑去,同時,還邊跑邊說︰“不燃,謝謝你,明天見。”

    “拜拜,欣怡,明天見。”

    王不燃轉過身後,臉上也有了一絲害羞之色,淡淡的紅暈,別說上欣怡沒被別的男性送過,就是連他,也從來沒跟哪個女生走得這麼接近過。

    蔚藍的天空,在時間的催促下,從無盡遠處的地平線開始泛起黃暈,秋季的遲暮就是這樣,來得早,去得也快,王不燃回小叔家里整理了一番,現在正悠然地踏上前往教學樓的林蔭小路。

    王不燃今天雖然經歷了,與高杰的不愉快,但是同樣也收獲了女神的接近,所以自然是不太會去理會那些小混混,畢竟他現在已經有能力去處理他們了。

    再加上這樣一幅美麗的黃昏,王不燃心里的小幸福就涌了上來,一時間竟然開始感嘆起來︰“世界真美好啊……”

    這一晚上的課也甭上了,墜入愛河的王不燃,心思早就已經飛到九霄雲外了,而是他還有一件事需要考慮,那就是等會兒,自己還得去應付的體育館之戰。

    與此同時,散打協會活動室里。

    沒有了太陽的寵幸,屋子里有些漆黑,不過卻沒人開燈,看來這兒的主人比較喜歡陰暗。

    這兒只有一個人,坐在最前面的主桌上,嘴上叼著一根已經過半的香煙,吞雲吐霧地自言自語︰“力氣大有什麼用?臭小子,老子當上會長的那一天,恐怕你毛都還沒長齊,長大路上,總要有人教你該怎樣夾住你的大尾巴!”

    “協會里,比我能打得多了去,偏偏為什麼我是會長,靠的是什麼?打架?錯,靠的是智謀!”

    這陰暗低沉的聲音,再加上敢坐在散打協會活動室的主桌上的,不用猜疑,就是那臭名昭著的高杰。

    就在他熄滅了最後一口煙的時候,又進來了幾個人,其中一人說道︰“會長,您吩咐的我們已經安排好了。”

    “很好,很好……”高杰微微冷笑了一下,仿佛心里的惡氣終于要得以發泄。

    “叮,鈴鈴鈴……”

    時間過得很快,教室門口的電子鬧鈴刺耳地宣布著,今天的課程到此結束。

    夜,已經完全黑去,看看牆上的時鐘,九點整。

    “是時候該去處理那些甩不掉的狗皮膏藥了。”王不燃的背影消失在教學樓。

    學校體育館門口。

    “主人,檢測到體育館里有九個充滿敵意的敵人,他們普遍戰斗力在6左右,只有其中兩個稍顯突出,一人7,一人9。”莫斯菲特運用了星念系統,檢測範圍包括了整個體育館。

    “9?6?7?9?竟然比想象中的好對付一些,不過,以我對高杰為人的了解,這倒是出乎我意料了。”王不燃大步朝著體育館里面邁去,他早就想跟這些小混混來個了斷了。

    “哎喲,王不燃,沒想到啊,你個慫包居然還真敢來啊。”坐在邊上看台位置的高杰一看見王不燃的身影,就朝著他叫嚷了起來。

    “高杰……”

    高杰帶領的不良們,全都從看台上躍下,將王不燃團團圍住。

    但是一數人數,竟然多出來了五個,這五人,就是剛才在打籃球的五個人,而且戰斗力看起來還不弱。

    “方塊,你不是說只有九個嗎?”

    “是啊,主人,莫斯菲特檢測到有敵意的敵人,確實只有九個啊。”

    “嘖,看來其他五個是以打球的心態來的,所以當時沒被檢測到,果然嘛,這才是高杰的作風,不過對付起來是有些棘手了,硬來肯定是不行,得想個法子。”王不燃心里想道。

    王不燃確定單挑的話,他應該是可以秒殺高杰的,俗話說擒賊先擒王,只要擊敗了高杰,對方肯定人心渙散,到時候逐一擊破也不是什麼難事。

    所以說道︰“高杰,我可是單槍匹馬來的,你叫這麼多人不嫌丟臉?敢不敢跟老子單挑?”

    高杰之前與他交過手,自知不是對手,心里也有了小算盤︰“這小子有點實力,單挑風險大,我又不是傻子,絕不能讓他得逞……”

    可在高杰都還沒盤算清楚時,突然有一位大漢從人群中走了出來,朝著高杰吼道︰“會長,讓我來會會他!”

    這位看似老陳的年輕人,魁梧的身體上,只穿了一件白色背心和一條大號黑色五分褲,露在衣服外面的是黝黑而又精壯的肌肉,看起來十分能打。

    “是龍哥,今年散打大賽的冠軍,那小子慘咯。”一位尖嘴猴腮的小跟班說道。

    “臥槽……還真有傻子出來單挑……不過還好是龍東,應該打得過吧。”高杰愣了愣神,心里想道。

    “杰哥,我要把他揍到連他媽都不認識他,看給這小*崽子囂張的。”龍東活動了一下粗壯的脖子,掰了一下抱成拳的手指,“磕磕”作響,一股殺氣油然而生。

    “主人,這人就是戰斗力9的那個。”莫斯菲特提醒了一下。

    “9嗎?一對一的話,這光頭應該不是我的對手,趁機將對方最強戰力滅了,對後面的戰斗會有利很多。”王不燃想道。

    “禿子,要我跟你單挑倒是沒問題,但是我要挑戰的可是你老大,就你這樣,能代替你們老大嗎?”王不燃抬頭,盯著大高個的眼楮問道。

    “小赤佬,要挑戰我們老大,就必須要先過我這一關,懂嗎?”龍東十分有自信地說道。

    高杰隱隱作痛的手腕讓他心有余悸,心里暗罵龍東︰“你特麼要打就快打,娘們一樣,話那麼多,扯上老子干嘛。”

    “小赤佬,看招!”龍東率先發難。

    蓄力已久的右拳,傍上右胸與腰部核心位置的力量,徑直朝著王不燃的臉轟去。

    王不燃開啟了星念系統,這凡人的速度,就好像他在看一部慢放的電影一樣,但是確實出拳的力量和速度,是比高杰快上幾分的。

    王不燃把頭稍稍偏移了一些,與那擦肩而過的拳頭之間,把控著一個恰好的距離,不浪費多一秒反擊的時間。

    在躲閃的數秒里,他的右拳同樣也蓄上了力,目標是龍東的腹部位置,一個蓄謀已久的上勾拳,在力量的增幅下,發射了出去。

    不過龍東可就沒星念系統的幫助了,這一拳,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地成功轟上他的腹部。

    直接將他擊飛了出去,像電影小說里那樣,克服著重力在空中翱翔一會兒,直到落在了地上,還往前滑出去三五米遠,才肯停下來。

    遠處的龍東,抱著自己的腹部,從來沒有感受過的疼痛席卷全身,讓他終于忍不住哭了出來,躺在地上邊哭邊喊︰“嗚嗚嗚,我要回家……嗚嗚嗚。”

    王不燃同樣地咬緊牙根,對著拳頭直吹氣,心里想道︰“厲害是厲害,但手好疼啊。”

    眾人看到這一景象後,被驚得都合不攏嘴了,連高杰的下巴都沒有例外地往下直掉。

    “還有誰!繼續啊,高杰,我現在有資格和你單挑了嗎?”王不燃的氣勢大漲,朝著高杰喊道。

    因為時間太短的緣故,高杰的驚訝,除了王不燃以外,根本沒人注意到,眾人里最先緩過神來的也就是他,畢竟當上這種不良組織的會長,還是見過些小風小浪的,他知道此刻他是最不能慌的那個人。

    “不是吧,龍哥居然被秒殺了,而且還被揍哭了?”

    “這小子是誰啊?有兩把刷子啊。”

    “听說是跟老大搶對象的人。”

    眾人的議論,開始有些退縮的意味了。

    高杰意識到再不控制場面,就要被別人牽著鼻子走了,然後朝著王不燃高聲道︰“臭小子,給你牛大了,在我地盤上打我的人,真是想騎在我們散打協會的兄弟脖子上撒尿?你到底是看不起誰?”

    “不就有幾分蠻力嗎?像你這樣的渣滓老子見多了,還不一樣在我們眾多兄弟的拳頭底下,乖乖夾起尾巴做人,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高杰的發言,語氣稍顯低沉。

    低沉過後緊接著激昂,像是演講一般,飽滿激情︰“是因為我們散打協會的兄弟,都是條條戰狼一般的真漢子,我們戰狼只有團結在一起,才是最無敵的存在,戰狼的尊嚴不容得你侮辱半分,兄弟們,給我上!讓他看看什麼叫戰狼精神!”

    “會長說的沒錯啊,我們團結一致的戰狼精神差點就被這小子給蠱惑了。”

    “戰狼的尊嚴不容踐踏。”

    ……

    “我們的地盤絕不容許其他人撒野!”

    “兄弟們,一起上,弄死他!”

    剛才還心存懼意的眾多跟班,在高杰一番激情高昂的號召下,紛紛被點燃了斗志,惡狠狠地盯著王不燃。

    一對十三的戰斗,一觸即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