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神秘芯片 > 第十八章 尋寶之旅(八)

第十八章 尋寶之旅(八)

    王不燃在森明出去的幾分鐘後到達了洞口,和他預計的一樣,那兩頭冰火猛禽,已經把以棕毛猩猩男為首的眾人給驅趕走了。

    不過,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莫斯菲特的一陣提醒︰“主人,之前送出去的兩個能量體,就在前方。”

    王不燃朝著莫斯菲特提醒的方向看了過去,發現能量信號波動的地方,竟然只剩下了幾縷灰燼,焦糊的動物油味兒,順著一陣風,飄進了王不燃的鼻子里。

    這一股詭異十足的味道,讓王不燃陣陣發嘔,再加上某堆灰燼中那兩粒熟悉的能量體反應,他大概已經猜到了,那堆灰燼八成就是剛才還在和自己說話的森明,想到這里,他滿身是雞皮疙瘩,眼前的事實對他的內心造成了極大的沖擊與震蕩。

    雖然說之前他也目睹了火蛇是如何偷襲了猩猩男的手下,也目睹了那些人在頃刻之間灰飛煙滅,害怕是會有一些的,但是畢竟那些人跟自己都沒有一絲瓜葛,那一幕的發生,在情況比較緊急的條件下,他就當做是好像看到了電視里的特效一般,過目即忘。

    可森明是剛剛還站在面前稱他為前輩的人啊,他的離去,就像一個幾十噸重的大錘子,朝著王不燃的腦袋上全力一砸,告訴他,這不是電影,這是現實。

    更讓他腿腳發軟還在後面,只見那只紫焰黑斑隼,即便身上點點鮮血往下滴落,可仍然用盡力氣,朝著洞窟這邊飛來,再仔細一看,不,那飛來的,是兩只紫焰黑斑隼!

    而且陌生的那只,身型竟然比受傷的那只高大上整整一倍,額頭上再不是僅僅邊緣泛紫的小火苗,而是熊熊燃燒的紫色火焰,灼燒空氣帶來的溫度,足以讓百米開外的王不燃感到熾熱。

    兩只紫焰黑斑隼,他能輕易地想到,那些人殞命之前的絕望與後悔,後悔當初不該為古老板效力,後悔當初情報收集的疏忽,後悔當初……

    王不燃想到變成灰燼的尸體,哪還顧得上腿腳發軟啊,猩猩男眾人中,幾乎每一個人的戰斗力都在他之上,而且還是合理作戰,那樣子都因為紫焰黑斑隼的強大而慘敗收場,自己這一個剛剛才46戰斗力的小渣渣,要是被那隼發現了,豈不是如同螻蟻一般,隨時會被滅口。

    王不燃強行崩住發軟的雙腿,沿著那條他最熟悉的路跑了回去,因為他在那個鐘乳石洞窟里的時候,感受到了幾縷幽幽的涼風,那些涼風就是他最後逃命的希望!

    洞穴里陰冷的空氣開始慢慢地變得燥熱了起來,這般感受,仿佛是在向躲在洞穴最里面的王不燃,倒數著末日的到來。

    即便王不燃早就收起了陪他度過嚴寒的軍大衣,可不知道是因為溫度升高的緣故還是因為心里的惶恐不安,他額頭上豆大的汗珠開始滴落,自言自語地喃喃道︰“明明剛才感受到有風的,到底在哪,在哪啊……”

    “不行,這樣漫無目的地尋找,只會浪費更多時間。”王不燃看著湖中間的石塔說道。

    他現在的計劃,就是爬到石塔上去,在那里視野廣闊,十分有利于尋找這些隱藏在黑暗中的風口,同時,萬一要是沒能在紫焰黑斑隼回來之前找到風口,他也能用石塔上的鳥蛋作為救命的最後一根稻草。

    空氣越來越熱,現在的石窟像一個巨大的蒸籠,王不燃也終于明白了,原來紫焰黑斑隼就是使得湖水升溫的始作俑者。

    他的短袖已經被汗水浸透,在爬石塔的過程中,他連額頭上滴落的顆顆汗珠都沒有多余的時間去處理,只是閉著眼楮,在星念系統的輔助下,使勁渾身解數,奮力往上爬去,洞窟里石塔上的青年,正在與時間拼命賽跑。

    洞窟里加快蒸發的水汽,凝結在岩壁上,一次次地滴落,宣告著時間一秒秒地流逝。

    剛才還是漆黑一片的洞窟,已經有了些許亮光躥了進來,只不過那不是太陽光的顏色,而是略微泛紫的火光!

    王不燃扭過頭來一望,岩壁後面,探出一顆鳥頭,一顆火焰正在熊熊燃燒的鳥頭。

    與此同時。

    紫焰黑斑隼也看到了石塔上的王不燃,“啾”地一聲長鳴,一米多高的身體,迅速從岩壁中全部露了出來。

    因為王不燃所處的敏感位置,讓這紫焰黑斑隼顯得十分著急,二話不說,直接朝著王不燃所處的石塔頂端,噴出了一條控制過溫度的紫色火蛇,它打算在王不燃威脅到鳥蛋之前,迅速將其擊斃。

    王不燃原本以為他跟鳥蛋在一起的話,這猛禽應該不會用火焰攻擊自己,因為他覺得在那麼高的溫度下,這幾顆鳥蛋肯定會被煎成焦糊的荷包蛋。

    但是讓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在這些鳥蛋孵化之前,是必須經過多次的烈焰灼燒的,不然的話,溫度與能量的缺失,會使得這些鳥破殼而出以後,變得脆弱異常,所以,為了鍛煉還未出生的小鳥,它們的父母也懂得“胎教”的重要性。

    王不燃黑色的瞳孔,已經被朝自己爆射而來的紫色火蛇染成了紫色,眼看著危險就要奪取自己的生命之時,突然,一絲幽幽的清風在火蛇到來之前,拂過王不燃滿是汗水的臉頰。

    充滿希望的生命之風,就這樣,把處于千鈞一發之際的王不燃揚出了洞穴,真是讓人感嘆,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話說回來,數秒前,王不燃感受到了那股他擠破頭都在尋找的清風,原來,那個風口,就在他的身後,在距離石塔頂端數米的洞窟頂端,難怪他十分肯定這個洞窟里是有風口的,只是慌忙之下,他一直沒有想起來,那個風口在哪。

    找到風口後,王不燃迅速轉身,從石塔上朝著風口位置奮力躍出,直到風口進入了傳送距離,強烈的求生欲使得他毫不猶豫地變成點點星光,在那千鈞一發之際,終于還是規避了僅有毫厘之差的火蛇。

    他現在也明白了洞窟的構造,原來深入到這個洞穴的底部以後,差不多也已經到了大鷹峰的邊緣,只要用瞬移功能,就可以通過岩壁上的風口,輕易地穿越這幾米厚的岩壁,離開大鷹峰。

    至于現在,正是從大鷹峰峰頂往下垂直下落的王不燃,他反而是絲毫不慌,因為只要借著地球對自己的重力,就可以輕松地越過這一段強大的上升氣流,然後再進入芯片里,仍由芯片墜落到山腳,到時候出來便可。

    剩下的回家歸途,王不燃跟他的計劃里一樣,開著星念系統披星戴月地往家里趕,即便已經超過24小時沒合眼,他的精神也異常抖擻,或者說,是心底里的恐懼感,逼迫著他,必須聚精會神。

    因為,無論是棕毛猩猩男,還是紫焰黑斑隼,只要遇上了,都可以輕易秒殺他,他再也不想嘗試那種刀尖舔血的滋味了。

    翌日一早,早早等候在車站的王不燃順利地乘上了回家的汽車,還是在那條高速公路飛馳,路上暢通無阻,這種時候,一般王不燃都敵不過他的困意,可是,現在這段坦途的高速路,在他眼里卻是顛簸的,只要沒回到家前,沒遠離無涯山脈前,都是崎嶇不平的。

    折騰了接近三個多小時後。

    “嘩啦啦啦……”

    王不燃站在浴室的噴頭底下,仍由溫暖的自來水從他的身上流過,他終于緩過神來,看著手里那顆滿含韻味的紫色水晶。

    這雖然只是一顆e級寶石,但是卻是他得到的十四株能量體中最美麗的一顆,他早在融合能量體的時候,就讓莫斯菲特檢測過,這顆寶石上的能量是不會對人體造成輻射傷害的,自打那一刻起,他就為這紫水晶安排好了最好的歸途。

    王不燃收拾整理完以後,除了跟小叔交代了幾句話,就把自己鎖在了屋子里,人一旦安靜下來以後,頭腦就會轉得飛快,他回想這幾天的經歷,依然還是會覺得不可思議,會覺得心有余悸,但他一句自言自語也沒有,或許他真的疲憊了,也或許心里真的需要一些調節了。

    他明白這一切都不是一場夢,自從得到芯片的那一刻起,人生的軌道就徹底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扭轉,而且,這一切僅僅只是一個開始,既然事已至此,他不會不明白,他以前那套只會逃避的生活方式,已經完全不能夠用了。

    現在可以做的,就是真正地去面對,無論未來發生什麼,都要當做常態來看。

    但是除了一件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