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神秘芯片 > 第十九章 出走

第十九章 出走

    這是王不燃所策劃的尋寶之旅最後一天,他從前一天中午睡到了今天早上,本可以繼續懶一會兒床,但無奈一陣爭吵聲擾了他的清夢。

    “到底還要多久,李樂童,你告訴我,我們還要多久才能結婚?”這是一陣女子的聲音,是王不燃不陌生的音色,而且可以很明顯地感受到音色里面夾雜著的催促。

    “我們現在就可以結婚……”這位名叫李樂童的男人,現在正坐在干淨簡約的沙發上低頭回答。

    “結婚?婚房就是這里嗎?如果這里只有我們兩個人,暫時住在這里也不是不可以,但是這里還有你弟弟啊,本來就需要靠擠來將就的地方,再加上一個外人,那不是更不方便了嗎?這不是我想要的婚姻生活。”這位扮演未婚妻角色的女子,口中堅決的話語否定了男子的提議。

    “怎麼能是外人呢,那……那就再等等……”李樂童回答的聲音有些中氣不足。

    “等等,再等等?你這句話說過多少遍心里沒點數嗎?每次都讓我等,好啊,我是可以等,但是我現在都已經快二十七歲了,我的青春,我們的時間等不了啊。”女子的聲音有些委屈。

    “我知道,小雪,讓你受委屈了,但是我現在的情況就擺在這里,工資上漲的價格實在比不過房價的暴漲啊,現在的積蓄,是還需一些時間才能再購置一套滿足我們要求的婚房的。”

    “我理解你的處境和現在的行情,也沒逼著你現在就買一套房子啊,只要你的表弟出去住,現在這套房子小是小了一些,但是也夠解燃眉之急的啊,你不知道我父母前幾天又給我安排了多少次相親,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會堅持到哪一天。”小雪又提出了以前的建議。

    “不行,不行,弟弟不能……”李樂童搖了搖頭後小聲地說道。

    “怎麼不行?你自己好好想想,他上高中的時候,我們倆人就有結婚的意向,只不過當時考慮到他的年紀以及情況,我可以理解,也可以等待,但是現在,他已經是一個大二的成年人了,他完全有能力靠自己在這個社會上生存,再說了,他搬出去以後,我們也可以多照顧照顧他啊,為什麼一直要像現在這樣,把他當成嬰兒一樣帶在身邊?”

    “弟弟忙著上學,哪有時間照顧自己……”

    “現在大學生課余時間很多的……等等,李樂童,你老是拿你弟弟來當擋箭牌,但其實你是不是已經不愛我了,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只要承認,我不會纏著你不放的。”小雪有些惱怒了起來,在情緒的波動下,對他們的感情產生了質疑。

    “不不不,小雪,我對的你愛是天地都可以作證的,我也希望我們能早些進入婚姻生活,要不這樣,明天我再去找一個兼職……”李樂童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中無意間傳來了些疲憊感。

    “找兼職,找兼職,你已經找了三個兼職了,你就不怕把自己累死嗎?我知道你很努力,但是我們的時間也真的有限,我也不忍心再看你被這些負擔折磨下去……看在我們五年的感情上,我最後再給你一次機會,今年年底,你弟弟必須從這里搬出去,否則的話……”小雪給李樂童下了最後通牒。

    這位名叫李樂童的男子就是王不燃的表哥,他的親生父母早在二十年前就被一場離奇車禍中帶走了生命,因此他也就被寄養在了王不燃的家中,親眼看著王不燃到這個世界來,當時還因為看到了被羊水養育了十月之久的“小老頭”,而嫌棄了王不燃好一陣子,直到王不燃滿月以後,才漸漸地被小天使的可愛所吸引。

    李樂童從小一天就很懂事,弟弟的調皮搗蛋他全都能包容,不僅如此,因為他的懂事,還給王不燃一家省了不少找保姆的費用,自己又勤奮好學,在所有家長眼里他都被標榜為“別人家的孩子”。

    只不過在他十五歲那年,以優異成績初中畢業,正準備踏入高中校園的時候,他卻只身一人離開了王不燃家,只在桌子上留了一封信件,說是不想再欠他們更多,想要到社會上靠雙手自力更生。

    因此就有了今天的江北漢城生活,也不知道一個十五歲只有初中學歷的少年,是如何在這諾大的漢城,通過五年辛勤耕耘,才打拼出了這個城市容納自己的一席之地。

    雖然當時他小叔小姨把王不燃送到這里來的時候,已經留下過一筆撫養費,但李樂童認為小叔小姨的處境更為艱難,又原封不動地把那些錢匯了回去,一直到現在也沒有回音,同時,憑借自己二十歲的肩膀,硬生生地扛下了照顧十歲小孩的負擔。

    王不燃雖然小時候比較調皮,但是自從父母親離開以後,他的內心好像一下子就成長了很多,等到寄宿到這里的時候,已經變得十分懂事了,因此,他們哥倆的生活過得是比較節儉,但也沒到煎熬的日子。

    直到五年前,忙于工作的李樂童還是被丘比特的愛心箭矢擊中,與小雪一見鐘情,終于意識到他已經二十五歲了,是時候考慮一下自己的終身大事了,于是乎,李樂童便主動出擊,在一番猛烈的追求下,兩人迅速墜入愛河。

    轉眼今天,他們相愛的日子積累到現在已經有了五年整,其實對于小雪的催促,他已經不陌生了,早在兩年前,他就確定了小雪是那個會陪自己走完一生的女人,可無奈當前的情況,他的積蓄完全不夠他再添置一套婚房,辦一個體面的婚禮。

    那天夜里,他在小雪的身上留下了他的印記,他也對著星空許諾過會給小雪一輩子的幸福,但是一回到現實,看著眼前折磨自己的問題,山大的壓力,心里再難受也不過抽一支劣質的香煙,燃完以後,還是要拼命工作,努力攢錢,即使攢錢的速度,遠遠趕不上計劃中第二套房子價格上漲的速度……

    可是他也不可能會在王不燃和小雪之間選擇一個,因此,他只好采用圓滑的方法,為自己再爭取點時間……

    這些對話,很輕易地就穿過了那扇單薄的木門,完整地進入了王不燃的耳朵中,從吵醒他的第一句爭吵開始,他就把一些必要的東西陸續收拾進芯片空間,然後坐在那張破舊的小木書桌前,看著窗外的陽光默默發呆,他在懷念這個為自己擋風遮雨十年小屋子的同時,也規劃好了自己的下一步路該怎麼走。

    “樂童哥,多謝你十年的關照,弟弟現在有能力靠自己活下去了……”

    王不燃低聲呢喃後,十分不舍地環顧了一下這一間他生活了十年的小屋子,然後打開窗戶,就變成點點星光從這里永遠地離開,只在那張每晚都會發出咯吱聲響的木板床上,留下了一顆流光溢彩的紅色寶石和一封充滿祝福的告別書信。

    “咚。”輕輕的聲響,從王不燃的房間中,傳到了小雪和李樂童的耳中。

    小雪立馬意識到了王不燃的存在,然後小聲說道︰“誒,你不是說他不在家嗎?”

    李樂童皺了一下眉頭,滿臉疑惑地說道︰“對啊,不燃說他去參加了一個活動,要五天後才回來,按理說,應該是今天才回來啊……”

    李樂童推開王不燃的房門,發現這間原本就比較簡單的屋子,在又少去許多東西以後,變得更加整潔了,排除了小偷進門的可能性,因為小偷可不會傻到選擇一個沒有價值的房間行竊,而且就算偷了東西也應該是一片狼藉。

    確實,小雪敏銳的眼神,捕捉到了床上流光溢彩的紅色寶石和一封書信,就確定了這件事情跟小偷沒什麼關系。

    李樂童暫且沒有管紅寶石,而是先從沒有被膠水封起來的信封中抽出一張信箋紙,十年的一起生活,他不僅扮演了王不燃的親哥,還扮演了王不燃的家長,這筆跡對他來說再熟悉不過了,里面是王不燃編造的一些關于紅寶石來歷的謊言,留下它的目的,以及自己離去的原因等。

    王不燃說自己以後都不會再回來這里住了,希望表哥能和表嫂過上幸福美滿的婚姻生活……

    看到這里,李樂童和小雪四目相對,好像王不燃離開以後,他們心里誰都沒有那種解放的釋懷感,反而更多的是五味雜陳的思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