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神秘芯片 > 第二十章 再遇熟人

第二十章 再遇熟人

    離開表哥家後的幾天里,王不燃倒是沒有為自己住哪里發愁,反正在沒錢之前,他是打算暫時“蝸居”在芯片里的。

    讓他愁的是早已空空如也的口袋,很難再為他接下來的口糧問題作出保障了,于是,王不燃很快就在學校附近,找了一個包吃不包住的兼職,那是一家酒吧,酒吧老板跟王不燃是大學校友,看在他是老實人的份上,就略微地照顧了一下,給他安排了這份前台收銀的工作。

    這份工作倒是還勉強過得去,因為他的上班時間一般都是晚上才開始的,這恰好錯開了他白天里的正常學校生活,不過也因長期的睡眠不足,導致他白天經常犯困。

    晚上的選修課程結束後,王不燃還是一如既往地鑽進這家酒吧,打算頂著困意在喧囂熱鬧的氣氛中見到提醒他下班的日出。

    不過今天的酒吧,好像並沒如他所願……

    “混蛋!你知道我這件夾克衫值多少錢嗎!”一位留有叉子發型的男性,正在用紙巾擦拭著灑到身上的紅酒,並對著眼前的服務生大喊道。

    “對不起,對不起,可明明是你自己撞上來的……”這名服務生好像覺得錯誤不在自己身上,小聲地說道。

    “什麼!我自己撞上的,她說是我自己撞上去的,你們誰看見了?”男子大聲地對著他周圍的人問道。

    “怎麼可能!剛才老大站這里跟我們說話,明明是這服務生撞了上來的。”

    “哼,小姑娘,你也不打听打听我們老大的身份,別說是你,就是你們經理在這里,都要對我們老大畢恭畢敬地端茶送水,你不但不承認錯誤,還想反咬一口?”男子身旁的小跟班說道。

    在這些小跟班的吹噓下,為首的男子現在更是囂張了起來,嚷嚷道︰“叫你們經理來!老子跟他好好理論一下。”

    “哥,我知道錯了,這份工作對我真的很重要,請您不要叫我們經理,要不這樣,您把夾克留給我,我拿回去洗完以後,過幾天給您送過去,行嗎?”

    “洗?你有什麼資格洗我的衣服。”

    “那……那哥這件衣服多少錢,我給您賠。”女服務員略微思考了一下,提出了她能想到的最後的和解辦法。

    “賠?可以,這件我買的時候五千塊,現在被我穿過,漲價了,你賠一萬塊,那這件事情我就不追究了。”男子蠻橫不講理的本性暴露了出來。

    “啊!五千,一萬……”女服務生有些傻眼了。

    這名男子色眯眯地打量了一番面前的女服務生,然後說道︰“賠不起吧,哥也不是不講情面的人,這樣吧,你陪哥睡一晚,哥就不計較這件事了。”

    這名女服務生听到這流氓的話語,臉上泛起些許紅暈,剛要搖頭拒絕,卻從她的身後傳來一陣聲音︰“好啊,高杰,我陪你怎麼樣?”

    “你特麼什麼東西啊!敢直呼我大哥的名字……”高杰旁邊的小混混看清楚了這一陣聲音,居然是出自同樣一位服務生打扮的男子口中,為了彰顯馬屁本領,就提前出頭大喊了起來。

    “啪!”這位小混混的腦袋被高杰狠狠地抽了一下。

    “是不燃哥啊,你怎麼會在這里,剛剛小弟不懂事,有眼不識泰山,還望不燃哥原諒。”高杰先是顯得比較驚訝,但立馬滿含歉意地說道。

    “哼,我為什麼在這兒你管不著,倒是你先給我說說你為什麼在這兒。”王不燃反問了高杰,同時對他身旁的女同事說道︰“你先去幫我看一下收銀台那邊的工作……”

    這名女服務員似乎讀懂了王不燃的眼神,然後輕輕地點了點頭後就迅速離開了。

    “大哥,她走了……”

    “閉嘴!”高杰凶了一下他這些不懂看勢頭的小跟班,然後朝著王不燃解釋道︰“不燃哥,今天是我們協會的紀念日,我帶著幾個弟弟過來玩,這個酒吧以前我們經常來的,不知道你在這里,我保證以後不會來打擾你了。”

    “沒必要,只要你不故意來這兒挑事,你該來玩還是來玩,我就是在這里兼職一下……”

    “兼職……”听到王不燃說這兩個字的時候,高杰狡猾的腦袋迅速轉了一下然後說道︰“兼職!難道不燃哥最近手頭比較緊,像您這麼好的身手,在這里當服務員真是浪費啊,要不這樣,小弟給您介紹一條撈錢快的路子,怎麼樣?”

    “撈錢快?得了吧,你那些歪門邪道少在我面前說。”王不燃輕蔑了高杰一眼。

    “不……不是歪門邪道……”

    “哦?”王不燃有些好奇,這些小混混除了一些見不得人的方式以外,還能有正常渠道獲得金錢。

    “小弟覺得不燃哥的身手是絕對有能力在‘地下鐵’大賽上大展身手的。”

    “地下鐵大賽,那不就是一個江北地區的友誼格斗比賽嗎?”身處和平校園的王不燃,無聊的時候就會上網看看新聞,他可不是只會學習的書呆子,對這些友誼比賽也是略有耳聞的。

    高杰猜到了王不燃的反應,僵硬地微笑,然後解釋道︰“地下鐵大賽,公眾給他的定義不過是場友誼拳擊比賽,不過那只是它的海選門檻,只有通過了海選才能真正接觸到他的核心賽事,至于核心賽事,由于它的尺度已經遠遠超過了正常的體育競技範疇,所以實際上是在地下舉辦的一場自由格斗大賽。”

    “尺度超過正常體育競技範疇?”這個說法是王不燃第一次听見,所以他不免有些疑惑。

    高杰點了點頭後說︰“地下鐵核心賽事是沒有喊停的裁判的,它的規則非常簡單,在比賽中,只要你把對方打趴下就算贏,除了熱武器以外,無論什麼手段都可以使用,當然,雙方中有認為對手過于強大,自己毫無勝算的也可以自動棄權,它的種類也不多,只有單人格斗和多人競技。”

    “不過就是可以用些武器,也沒想象中……”

    高杰又猜到王不燃要說什麼,便打斷了他,說道︰“不燃哥可能還沒理解我所說的‘打趴下’,大賽雖然是有規定,不得將對方置于死地,但是發展到今天,為了讓比賽更具有觀賞性,這個規則就像是花**一樣,不過是擺設而已,即使把對方‘無意’打死了,也沒人會來追究責任的,因此,近年來大賽上是死傷無數,掀起的腥風血雨是一陣接一陣。”

    “死傷無數……哼,還說不是歪門邪道,不要命的比賽,我才不會參加,看在你我相識的份上,我勸你也別打它的主意。”說完後,王不燃準備轉身離開,畢竟清點賬目的工作還等著他處理。

    其實王不燃並不是在害怕他打不贏這個地下鐵比賽,而是在顧慮這種灰色地下比賽牽扯的東西實在太多,他在這個城市並不是只身一人,以他大學生的身份,別人只要肯調查,那麼是可以很隨意地就把他的家底翻個底朝天兒的。

    “等等,不燃哥,難道你對那五百萬美元的獎金池不心動嗎?”高杰口中吐出了連王不燃都難以抵擋的巨大誘惑,使得剛要離開的王不燃停頓了一下。

    高杰看到王不燃動搖的內心又緊接著補充道︰“只要進了前一百名就有獎金!”

    “前一百名就有獎金?”王不燃轉過頭來問道。

    這一點好像又讓他找到了空子可以鑽,反正這種地下比賽注冊資料的虛實本來就不能當真,到時候他隨便打個幾十名,撈上幾萬塊錢,就故意輸給對方,然後退出比賽,既能夠解決當下資金短缺的燃眉之急,又不足以引起過多的注意。

    “是的,不燃哥,具體情況我們這邊細聊……”

    高杰把王不燃帶到了一個稍微比較安靜的包間,屋子里就只剩下他們兩人,然後他說道︰“獎金分配制度是這樣的……”

    听完高杰的介紹後,有一個敏感詞匯被王不燃捕捉到,然後說道︰“報名費多少錢?”

    “整整一萬刀,不過這個不用擔心,小弟會幫您安排好的,只是……”

    “只是什麼?”

    “只是小弟希望不燃哥發財以後,能給小弟分一口湯喝,畢竟這已經是小弟的所有積蓄了,而且核心地下鐵比賽也不是誰都可以參加了,是要有推薦名額的……”

    “咦,高杰,我是說你怎麼這麼熱情,你倒是膽子挺大的啊,把賺錢的主意打到我頭上來了,不過要是你幫我安排妥當了,到時候自然不會虧待你……”王不燃面無表情的說道,高杰正要把開心顯露出來之時,王不燃又補充︰“要是有什麼差池,我也不會虧待你的……”

    最後這句話的冰冷程度,鑽進了高杰的每個毛孔中,深深地寒在了他的骨頭里。

    他只好唯唯諾諾地重復著點頭的動作。

    接下來,高杰又和王不燃大致地講了一些關于地下鐵大賽的事情,不過大多數都無關緊要,無非是歷史淵源什麼的,就好像茶余飯後的閑談一樣。

    大約一個小時後,高杰帶著他的小跟班早早地離開了酒吧,王不燃還是繼續著他的前台收銀工作,不過今夜的工作做起來確實不像往日一樣經常會打哈欠,也不知道是因為他在考慮這件事情,還是因為已經習慣了這種通宵達旦的生活節奏。

    ()